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抱丹高手

第四百四十六章 真正的抱丹高手

  求票,求支持!

  洪门几大派系,所练主要拳法都各不一样,因为各种原因,他们各个不同区域的传承也出现了偏差。

  如司徒老怪这一系,主修的就是几大主流国术拳法,三大内家拳,以及其他几门外门拳法都有修炼,并且很是精通,形成了一些自己的独门流派。

  而南洋的洪门一系就是主修的洪门的独门拳法洪拳,这也是洪门的招牌拳法,所以南洋洪门一向自称洪门正统。

  王程当初在港岛的时候就接触过洪拳,只不过并没有见识过真正的洪拳顶尖高手,只是感觉到洪门很是不凡,在内家方面不弱于三大内家拳,对身体的锤炼很强势。

  此时,司徒老怪的徒弟云河出手,就是标准的形意拳起手式,并且夹杂着八极拳的劲道爆发技巧。

  将这两门最擅长爆发和杀伤力的拳法融合起来,是大部分国术高手最普遍的修炼方式。

  只不过,云河更加强大一些。只见他呼吸之间,气息很是悠长,一看就是气血进行周天搬运的内家高手,赫然已经是抱丹境界的国术高手,就内家境界果然就在纳兰峰和彭东之上。

  王程的眼神微微一凝,呼吸也是立即变化,将自己体内逆转的气血也缓缓提提起,全身肌肉都紧绷起来,扎着玉针的右手也出现了微微的颤抖,一根根玉针不停的震颤摇晃。

  “喝……”

  云河也注意到了王程的变化,但是没有在意。只是在体内气血凝聚成丹。气息也瞬间停止下来,整个人就好像一个气球一样,身体也好像有一丝膨胀的迹象!

  好强势的内家抱丹气息!

  王程和杨青语两个年轻高手都微微惊异。

  因为,这才是真正的抱丹境界,不是那种初步气血抱丹的国术高手能比拟的。真正的抱丹境界高手的标志就是气血如意凝丹,随时都能瞬间爆发丹劲!

  全身气血凝于一点,如气球一样。然后突然爆炸开来,爆发力堪称恐怖!

  云河此时就是这样的状态,脸颊两边都凸起来,然后突然低喝一声,体内气血同一时间爆发出来。整个人也瞬间冲了上来,带着一声声呼啸的风声,脚下的两块地板也瞬间随之变成了碎片!

  轰…………

  拳头如炮弹一般,又如长枪一样的刺向王程而来。

  好强势的劲道,好凝聚的劲道!

  王程的眼神能清晰地看到云河的拳头上因为劲道的强势而凝聚出一层空气。这才是真正的抱丹境界丹劲的爆发力。

  之前他接触的那些抱丹初期境界的年轻宗师级高手,其实都还差一些。

  如果这个云河真的参加比武大会的话,在王程领悟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之前,还真的有机会拿下冠军,李胜扬和叶群生几人都不一定是此人的对手。

  砰砰砰……

  空气一声声爆响。

  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云河就跨过几米的距离。来到了王程的面前。

  杨青语都震惊地微微张开嘴巴。身体本能的挪动了半步,想要帮助王程,随后才猛然停下来,神色间很是担忧。

  司徒老怪看到徒弟如此威势的出手,则是带着一些期待,期待着那一死死的可能。

  如果他徒弟云河真的在这里击败了王程的话,那他今天来的目的就绝对能达到。

  唯一没有担心地,就只有长鹤老道士了,他最是清楚现在王程的实力有多么强势,内家气血有多雄厚。

  啪!

  云河浑身气势和满脸的狰狞突然凝滞了下来。整个人也停在了王程的身前,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脸上吓人的气势化作了不可置信,有些目瞪口呆的表情。

  只见他的拳头就被王程的手掌直接挡在了空中,那吓人的劲道将周围的空气激荡的一层层的爆炸开去,可就是没有对王程有丝毫的伤害。

  王程依旧坐在椅子上,扎针的右手动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依靠左手就将云河的拳头挡了下来。只不过,王程此时面色非常的严肃,眉宇之间有一丝丝红晕在闪烁。

  看似轻松,但是王程自己知道,他这一下几乎也是尽了全力。这一招,几乎蕴含了他所有的卸力技巧。

  坐着不动,以左手去抵挡一个真正的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高手的全力一拳……难度几乎无限高。

  咔咔……

  王程屁股下的老红木椅子终于不堪重负,被一丝丝传递下来的劲道震碎,四只脚都出现了裂痕,微微摇晃起来。

  砰!

  王程猛然手掌一震,力道爆发,将云河震动的后退了两步。

  云河这才清醒过来,站定脚步,收摄心神,呼吸也平稳下来。他深深地看着王程,心中满是压抑,双手抱拳,沉声道:“领教了。”

  至此,云河确切地知道,他终究不是王程的对手。他心中对武术大会的诸多遗憾消失的一干二净,压抑的同时,反而也有许多轻松,放下了一个包袱。

  呼……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摇摇头,也尽量压抑自己的气息,淡淡地道:“你很厉害,如果是半个月前,我或许不是你的对手,你也能成为武术大会的天下第一!”

  这话看似是安慰,可是云河本人听了,却是更为压抑,打击也更大,心中感叹着:是呀,王程才练武几个月而已!

  或许,下个月,他和王程的实力差距就更加巨大了。

  “呵呵,你不用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和你的差距了,今日迫不得已,得罪了!”

  云河对王程苦涩地笑了笑。之前的那些仇恨表情都消失。再次抱拳,然后安静地走到师傅司徒老怪的身后站定下来,迅速地调整呼吸恢复气血。

  司徒老怪也是神色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又很是羡慕地看向长鹤老道士,感叹地说道:“长鹤,你这辈子有这个徒弟,就已经值了。”

  长鹤老道士喝着茶。眼神之中也满是得意,笑呵呵地说道:“那是。”

  司徒老怪不再提及此事,毕竟王程再如何优秀都是长鹤的徒弟,夸奖对方就是对自己徒弟的打击,当下继续刚才的话题,严肃地说:“长鹤,年关的时候,我们内地洪门有一个大会,在中原召开。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武圣山能参加。”

  长鹤继续喝着茶,面色也严肃下来,显然是在思索着,平静地说道:“司徒老怪,你要让我帮你。那你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和实力。等你说的话能代表洪门的时候。再来找我吧。”

  司徒老怪眼中闪烁着精光,问道:“我当上龙头,你就帮我?”

  长鹤眼神看向司徒老怪,点点头,很是严肃地说道:“不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好,一言为定!”

  司徒老怪神色出现一丝兴奋,声音掷地有声地说道。

  长鹤道士也沉声说道:“一言为定。”

  “那就如此说定了,我答应你的也不会变。我先告辞,年关大会的时候。我会让我徒弟亲自上武圣山送请柬。”

  司徒老怪声音洪亮地说道。

  长鹤老道士轻轻点头,道:“好,慢走。”

  司徒老怪对长鹤道士和王程师徒两都轻轻抱拳拱手,神色极其严肃认真,然后对徒弟云河挥挥手。

  云河对王程点点头,就推着师傅司徒老怪转身出门而去了。

  两人来的意外,走的也直接。

  王程目送云河和司徒老怪两人出门,眉头才轻轻地皱起来。然后他轻轻地将自己右手胳膊上的一根根玉针轻轻地拔下来,每一个拔出玉针的**位上,都渗透出了一丝丝粘稠的献血。这些鲜血一部分是平良樱留下的内在伤势,还有一部分就是刚才云河那一拳震动气血导致的。

  还好的是,王程此时龙象拳法和地煞拳法都有所成,再配合道门太极,卸力技巧之高明,只怕天下间少有人及。

  简单地说,就是很能挨打,所以云河那一拳的影响并不大。

  杨青语急忙给王程拿过热毛巾,擦拭手臂上的鲜血,低声抱怨地道:“受伤了,就别理会那些无聊的人了。如果是个人见到你就要挑战,那你天天就别出门了。”

  王程笑了笑,有些享受这样的唠叨,以前似乎王媛媛那小姑娘就是这样,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个云河的确有些实力,而且我也不能拒绝,其他的闲杂人等,我才没心情理会。”

  将王程胳膊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杨青语确定王程没有大碍,这才想起自己和王程都还没吃饭,当下说了一声,就拿起饭盒出门了。

  房间内就剩下了长鹤老道士和王程两人,杨青语也是看出长鹤道士有些话要说,所以才会聪明的离开。

  看着杨青语乖巧地走了出去,长鹤老道士很赞赏地说道:“你娶了杨家的姑娘,也不亏,这小姑娘很懂事,也很喜欢你,倒是很难得。”

  王程面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师傅,我还小,成家的事情还早。”

  “不早了,当年我要不是去参军,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能就成家了。”

  长鹤老道士神色有些缅怀,似乎回忆着什么,又有些遗憾,随后说道:“成家立业,成了家才能安心立业,如今你和杨家姑娘也有了口头婚约,算是有了家室。那你可有想过投身国家,成就事业?”

  王程突然一愣,怎么突然说道投身国家的事情了?当即眉头就皱起,他好奇地问道:“师傅,有什么话,您就直说。”

  长鹤老道士呵呵笑了笑,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这次比武大会结束之后,你有机会加入国家秘密部门,你想不想去?”

  王程眉头皱的更紧了,首先想到的是杨无忌,然后就是牛大海,当即就是摇头道:“我不想去,我现在还小,以后我也不想进那些部门工作。”

  “你年纪的确很小,但是你有超出你年龄许多的成熟智慧,这方面我都比不上你。王程,你是我的徒弟,我也很希望你能一生就当一个单纯的武者,发扬我武圣山武学就足够了。可是,这世道上,很多事情就是身不由己的……你现在好好考虑一下,有一些思想准备。”

  长鹤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地说着:“这次比武大会也是我们向世界宣扬武力的一种方式,结束之后,世界各国对我国会有更多的防备和警惕。仅仅是现在,老牛的压力就已经更大了,最近京城内各国高手都有不少,有许多来自各国政府的。”

  王程心中思索着,问道:“牛局长手底下不是有很多高手吗?还有其他家族门派都高手,应该都是巨大的助力吧?少我一个也无所谓。”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反问道:“你认为现在我们国内武术界很强大了吗?”

  王程神色疑惑,他的确是这样认为的,各大国术家族以及武学门派都是年轻高手辈出,并且老一辈高手也还在,难道不是很强大吗?

  长鹤道士自嘲地笑了笑,摇头道:“那都是你们年轻人的错觉,就比如我们武圣山,听起来名声响亮,历史上也是天下第一门派,可是事实上呢?门派上下就只有我们师徒两人而已。武当少林峨眉人数也的确不少,但是因为许多原因,年轻一辈刚刚起来,这一代要想成为绝顶高手,没有十年二十年是不可能的。”

  “至于其他国术家族,能和南洋欧美的国术家族相比?国内所有国术势力加起来,也不是南洋洪门的对手,也包括司徒老怪这一系的洪门在内。更别说,南洋还有其他许多强大的国术家族。”

  “南洋洪门龙头司徒青南,当年连我都不是其对手。当时他来过内地一趟,我和老牛,还有另外一个高手三人一起出手,都没有将其拿下,只是将其重伤,还让他安全逃回了南洋。”

  说着,长鹤道士眼神很是复杂,郑重地说道:“外面的世界,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大,还要危险。”

  王程浑身一震,屁股下的椅子终于是咔嚓一声变成了碎片,心中震动无比。

  长鹤老道士看着震惊的徒弟王程,期待的说道:“以后,还是要靠你们的,你身为我长鹤的弟子,在拜师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责任!”

  王程重新坐下来,默默地拿起茶杯,没有说话,神色间已经很是严肃凝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