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洪门内部博弈

第四百四十五章 洪门内部博弈

  (求票,求支持……)

  南洋的司徒家族!

  长鹤老道士站在房间中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我知道了,老牛,你打算怎么办。”

  牛大海无奈地摇头道:“暂时我也没有办法,还好的是他们没有成功,王程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我想,接下来,他们也不敢再对王程有什么想法了。”

  说着,牛大海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

  只怕,昨天王程独斗刀疤,随后击败他牛大海,接着又击败太极陈氏的陈天文,以及少林永正和尚的事情已经在武术圈子里传开了。

  年轻弟子一人独斗四大顶尖高手,并且战而胜之。

  这样的事情,只是想想,很多人就觉得可怕了。

  不说南洋的司徒家族还敢不敢继续针对了,就算是他们还想继续下去,或许都请不到人敢出手了。

  得罪武圣山就已经让很多人很忌惮了,现在又加上一个武圣山传承弟子王程,很多人直接就将武圣山划归到了不能得罪的行列当中了。

  王程感觉到了牛大海的眼神,只是对其稍微点头致意了一下,然后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牛大海仔细地打量着王程,看到王程一边看书,一边在给自己行针治伤,知道可能是那天晚上的剑伤还没好,这份气派,比其师傅长鹤老道士更像是一派宗师。

  当下,他站起身来。对长鹤老道士歉意地说道:“老道。现在我们国家虽然极力地推行武术,但是却不想看到江湖争端,引起民间混乱。所以,你应该知道我的难处。不过,我最近会亲自跟着你们,保护王程。有我在,我看谁还干用下三滥的手段。到时候不用你们说,我必定尽全力将其铲除。”

  长鹤老道士点点头,他当年坐过这种位置,所以也知道牛大海的难处,并没有过多的压迫,只是淡淡地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保护就不用了。我武圣山还没有沦落到不能保护自己的地步。谁再敢对我徒弟下黑手,我可不会客气了。叶家的叶鸿只丢了一只手。算是很幸运了。老道我几十年没开杀戒,我只是希望晚年没人逼我。”

  王程心中一震,听到牛大海和师傅的话,情绪也出现了一丝激动,逆转的气血也随之躁动,手中力道不受控制的爆发了一丝出来。将手中的道门典籍直接撕掉了一个角。抬头看着牛大海,语气很平静地说道:“不错,牛局长,我们武圣山的事情,就不麻烦你了。如果他们还敢来,我也不会客气了……”

  牛大海摇摇头,叹了口气,已经猜测到是这种结局了,无奈地说道:“我说不过你们,不过我还是会留意可疑人物的。我就先走了。这件事你们也不要传出去。”

  王程点点头,目送牛大海出了房间,才带着一丝疑惑地看向师傅。

  长鹤老道士又来回走了一步,才开口说道:“司徒家族现在还掌控着南洋洪门,实力遍布南洋几个国家的范围内,笼络了很多高手。这次他们针对武术大会的事情,我想,扶持叶家上位是一方面。不过,更多的,他们是想收服内地的洪门堂口。到时候,他们就可以顺势再拿下美国和欧洲的洪门堂口,那样就可以一统洪门,重现百年前洪门的威风了。”

  “洪门统一起来的势力,在全球非政府地下势力当中,能排在前三,这才是司徒家族的目的!”

  长鹤老道很是凝重地说着。

  王程心中有人立即闪过一些信息,他知道洪门历史悠久,或许仅次于国内的几大门派,成立于清朝初年,比之武当也就完了三百多年。当时还不叫洪门,而是叫天地会……不错,就是在许多电视电影和里都出现过的组织,以反清复明为目的的民间帮会组织。

  后来,似乎在清朝末年和民国时期,这个组织的重要人物就开始朝着国外发展了,因为当时国内实在是太乱了。牺牲了大量精英也不能有所作为之后,洪门便想在国外保留一些传承香火,最早的迁徙地就是南洋。

  长鹤知道王程的疑惑,继续说道:“洪门现在分为四部分,我们国内保留的这一部分因为政治环境的压制,所以算是最弱的,高手最少。美国和欧洲那边的洪门堂口也因为有本地势力的压制,发展的不是很强势。只有南洋的洪门是最强势的,野心也最大。”

  “我当年就知道南洋不会太平,迟早会把手伸到内地来。只是没想到,他们会在这次比武大会的时候动手,而且选择以我们武圣山为突破点。看来,老道士我的确是几十年没动手,很多人都忘记了。”

  说到后面,长鹤老道的声音压抑着许多的怒火。

  王程眼中闪烁着思索的光晕,又问道:“那叶家也是洪门的人?”

  长鹤摇摇头,道:“不是,叶家现在也只不过是洪门的棋子而已。”

  “师傅,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王程问道。

  “不怎么办,你拿下比武冠军就可以了,到时候整顿一番,就北上去大雪山,解决你气血逆行的问题。这里不管如何,终究是大陆,不是他们的主场南洋,刀疤出手神秘仓促,是我们不知道。现在我们知道了,还能再让他们得逞?有我在,就算是司徒青南亲自出手,我也能让他有来无回。”

  长鹤的声音掷地有声地说道。

  司徒青南,是现在南洋司徒家族的掌舵人,在这种帮会能坐上掌舵人的位置,实力也绝对是顶尖。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微笑,眼神也随之恢复了平静。逆转的气血再次平静下来。道:“等我以后有时间,会去南洋一趟。”

  南洋周家,司徒家,王程都记在了心里。

  长鹤坐下来,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点头。

  武圣山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侵犯的,当年武当山招惹了武圣山。长鹤的师傅亲自杀上武当山,一人独战武当山所有人,将武当山打的闭山百年。

  砰砰……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长鹤刚端起茶杯,微微皱眉,淡淡地道:“进来。”

  进来的是杨青语,对长鹤道士恭敬地说道:“长鹤道长,那个司徒老怪来了。他说要见你。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长鹤手中的茶杯微微一震,茶水差点洒了出来,冷冷地道:“他他还敢来?让他进来吧。”

  杨青语看了王程一眼,看到王程依旧很好,才转身走了出去,带着坐在轮椅上。身上多处包扎的司徒老怪走了进来。其身后跟着一个推着轮椅的年轻人。

  此时的司徒老怪自然是没有了当日的嚣张自大,只有一些落寞,并且气息很微弱,眼神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对长鹤说道:“老道,前天的事情,我向你和你徒弟赔个不是。”

  王程和杨青语都诧异地看了司徒老怪一眼,这种顶级大宗师高手,会亲自赔礼道歉?让他们两人都没想到。

  推着轮椅的年轻人也是神色震惊,双手紧紧地握着轮椅的把手。手指青筋暴起,面部肌肉也微微颤抖,显然压抑着心中的愤怒情绪。

  长鹤道士坐着没动,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司徒老怪,平静地道:“要赔不是,可不是说说就可以的。”

  “那是自然,明日我就会安排人送上礼物,还请你们收下。”

  司徒老怪面色微微一喜,急忙打蛇随棍上地说道。

  “那等东西送到了再说吧。”

  长鹤道士很随意地说道。

  “长鹤,明人不说暗话,你也知道我来的目的。司徒青南已经向你们武圣山下手了,刀疤休息了好多年,现在能让他亲自对你徒弟出手的,除了司徒青南,应该没有其他人了,你还在犹豫?我可以保证,只要你帮了我们,到时候吞并司徒青南,我洪门世世代代对武圣山不会有丝毫不敬!”

  司徒老怪看了看王程和杨青语,没有避讳地直接说道。

  王程眉心一跳,瞬间明白过来。

  这司徒老怪,只怕就是内地洪门的高层之一。

  南洋洪门司徒青南请刀疤对王程出手,武圣山此时就是南洋洪门的敌人,那自然就是内地洪门的天然盟友。

  一个个华人势力之间的关系,的确是错综复杂的,上一刻还是敌人,下一刻可能就是统一战线的盟友了。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可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却是不多。更何况,前天王程和长鹤老道才将司徒老怪打伤的不轻,甚至长鹤道士差点杀了司徒老怪,打断了其一条胳膊,实力锐减。

  司徒老怪能忍辱负重,放弃自己个人对王程和长鹤道士这一对师徒的仇恨,并且亲自登门道歉,可见他是将洪门的事业放在了至高无上的地位,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长鹤老道士和王程师徒两作为明白人,都微微凝重地看着司徒老怪。

  如此人物,不是一方枭雄,就会死的很惨,总之不会很平凡。

  司徒老怪也看着长鹤道士,等着答案,房间内顿时安静下来。

  “师傅,我们不求他们。”

  突然,站在司徒老怪身后的年轻人开口沉声说道:“他们差点杀了你,我们就算是被南洋洪门吞并了,也不求他们。加入南洋洪门,也还是我们一家。”

  啪!

  司徒老怪还能活动的手掌瞬间狠狠地拍在了轮椅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差点将轮椅打散架,沉声喝道:“你懂什么?闭嘴!”

  年轻人不服气地哼了一声,眼神阴沉地看着王程。

  王程很是平静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放下书本,捻动了右手胳膊上的几根玉针,并没有多理会这个司徒老怪地徒弟。

  年轻人的气息却是更是沉重起来,双手发力,骨节捏的咯吱作响。

  长鹤老道士看到这一幕,淡淡地说道:“司徒老怪,看来你们自己内部都还没有谈好,司徒青南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我们内部的事情,我自然会解决。”

  司徒老怪急忙说道:“我会说服他们,只要长鹤你能站在我们这一边,司徒青南就不敢轻举妄动。”

  呼……

  这时,司徒老怪身后的年轻人长长的深呼吸一口气息,双眼凝视着王程,松开了师傅的轮椅,终于一步踏出,盯着王程就沉声喝道:“王程,你敢不敢和我一战。”

  声音很大,瞬间打破了房间内宁静的气氛。

  司徒老怪急忙一把拉住了徒弟地胳膊,沉声呵斥道:“云河,退下,不要胡闹。”

  云河挣脱了师傅司徒老怪的手,依旧双眼通红地盯着王程,不服气地喝道:“师傅,就是他们当日打伤你的,我放不下,我一定要替你报仇,不然我睡不着,吃不下。”

  长鹤道士,王程,杨青语,都很平静地看着司徒老怪师徒两。

  王程捻动了一下几根玉针,调理了一番手臂上的穴位,目光直视着云河,摇头道:“我没兴趣和你交手,你不是我的对手,击败你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云河瞬间呼吸更为急促起来,心中怒火更盛,沉声道:“王程,你不要狂妄自大,击败纳兰峰和彭东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不是师傅不让我参加比武大会,我早就击败纳兰峰参加比武大会了,冠军也会是我的。只是因为一些规矩,我没有参加,才让你们有了机会而已,你现在不和我交手,是怕了?”

  云河大声地喝道,声音经过了特殊的气息爆发秘法加持,震人耳膜,在人耳边嗡嗡作响,房间的门窗都轻微地晃动。

  但是,房间内没有一个普通人,所以他的这番声音加持,并没有任何效果。

  一道道声浪冲过王程的耳膜,也没有让他丝毫动容,依旧神色平静,缓缓地念动着手中玉针。对于很多年轻高手没有参加比武大会的事情,他也不奇怪,又看了对方一眼,平静地道:“既然你坚持,那你就出手吧,不过,我不会客气的。”

  长鹤道士端起茶杯喝茶,对此没有丝毫在意;杨青语也相信王程对自己的身体有把握,所以也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

  司徒老怪看到事已至此,知道是拦不住了,强行拉住徒弟会打击其信心,更会让王程和长鹤老道士看不起自己,也只能沉声开口道:“这只是切磋,希望你们记住分寸!”

  云河对师傅点点头,道:“师傅放心,我不会伤了他的。”

  然后,他上前一步,站在王程面前五步远的地方,看到王程一只手上还插着玉针,顿时视线凝聚,皱眉沉声道:“我要出手了,王程,你快点处理好你的手。”

  “你出手吧,你看到我手上有伤还要坚持出手,可见你也没有信心面对全盛时期的我。我既然接受了,说明我有伤也不惧你,那你出手就是了。”

  王程看了对方一眼,目光仿佛能看透其心思一样地说道。

  云河心中震动,神色间出现一丝慌乱。因为,他一开始的确是没信心面对全盛时期地王程,今天王程在比武大会上的表现,对他也是一种打击。

  那一声声龙吟之声,似乎还在他心中回荡。

  他刚才不顾师傅的阻拦强行向王程挑战,固然为师傅报仇是一方面,但是更多的也是为了打破自己心中的那种恐惧。

  呼呼呼……

  云河急忙调整呼吸,稳住自己的情绪,将心中那一丝惧意抛却地一干二净。然后他双拳紧握,目光如实质般地看着坐在那里的王程,浑身气息高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