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南洋司徒家族

第四百四十四章 南洋司徒家族

  (求票,求支持呀,票票有点少……)

  比武大会的第二天,举行了两场正式比赛,都在上午。↗

  然后就是四场表演赛,上午两场,下午两场,也吸引了大量的观众。只不过,下午表演赛开始的时候,十大选手都没有出现。尤其是王程没有出现,虽然现场观众依旧坐满了,但是外面围观的观众立即锐减,从数万人变成了只有上千人。

  中午的时候,上午比赛的两场正式比赛的视频在比武大会官网上被放了出来,短短几个小时内,点击量就突破了五千万,下载量突破百万。

  备受期待的王程展示出了震惊世界的龙形拳,将国际跆拳道总部的高手何东原一拳就当场击败,打飞出十米远的距离,当场龙吟阵阵,反响最是激烈;随后唯一的女选手周煜出场,击败武当山的小道士。

  这两场比赛堪称最吸引人的比赛。

  两部视频也都被大量的观众所喜欢,在官方公布之后,不到几分钟就流传到了国外的视频网站,吸引了大量的国外观众。

  国内各大媒体也都顺大流,针对这次比武大会进行了大量而正面的报道,尤其是今天王程和周煜的出场,报道的笔墨更是比之前的比赛多了数倍。

  “武术一直是我国文化的国粹,历史上一直就有侠士的传说。而到近代,更是发展出了国术拳法,一代代国术高手想要以武强国,可是他们都失败了。事实证明。单纯的武术是不能救国的。

  而武术发展到现在。经过半个世纪的修生养息,又再次进入了一个新的武学盛世,各大武学流派和武学门派都是年轻精英辈出。武当,少林,峨眉等都闭山半个多世纪才开放,门下年轻弟子精英荟萃,各大国术家族门下弟子也高手众多。

  但是,武圣山是一个例外。武圣山上有一座道观。名叫藏鼎观,这座道观有记载是三国时期建造,因为和武圣关有关系,并且有一座无刀武圣雕像,所以这座山被称作是武圣山,道观门口有一座藏鼎,所以被称作藏鼎观。

  这座道观传承两千年,本来应该香火旺盛,门人弟子众多,但是事实却是相反。传承到这一代。武圣山门下只有王程这一个武学传人,其他都是很普通的小道士。他师傅长鹤道长也是我国的道教文化名人。至今已经九十多岁,同时也是一代顶尖的武学大师……

  事实证明,王程一个人现在已经撑起了武圣山的武学传承,以绝对强悍的实力扬名天下,是现在武术大会第一号种子选手。我们拭目以待,期待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将武术发扬光大!”——人民日报!

  国内的诸多象征着政治方向的报纸都报道了大量的武术大会的信息,不同的媒体针对各个选手都进行了详细的挖掘。尤其是王程,每一张报纸上都能看到他的照片,看到在报纸最显眼的位置介绍了他的信息和武圣山的来历。

  很多人看了之后才恍然——原来如此,原来武圣山的名字由来是三国的武圣关羽,藏鼎观的由来是那座巨鼎。

  全国九成九的人都是从报纸上才第一次知道江州有这么个地方。

  所有人也注意到了,武圣山是一个传承两千年的武学门派,那岂不是比少林武当都要悠久的多?

  如此久远的门派,没有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就已经不错了。

  或许,这是因为这是一座道观的原因。

  历史上传承下来的武学门派,如藏鼎观,少林寺,武当山,峨眉山等等,都是以宗教的形式存在的,如此才能避免许多的麻烦。在必要时候,以宗教为由避开战乱,当权者也不敢对神明不敬。

  如果是单纯的武馆拳馆一类的,绝对会在乱世之中麻烦多多,即便能存活下来,也会倍受打击,就如那些从民国时期传承下来的国术家族一样,不管是战时还是和平时期,都会被针对。

  那些都不提,此时国家是全力支持武术发展的。一时间,全国许多目光都集中到了江州武圣山地身上。

  王程本来就是他们最关注的选手,因为之前东海市的两部视频,在比武大会之前王程就被许多人知道了。现在他们又见识了王程再次亲自出手的震撼,自然而然地就被王程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其他选手之中,或许就只有唯一的女选手周煜能和他争锋。这让立志于夺冠的李胜扬,叶群生等人都很是郁闷,不管他们如何表现,似乎都注定要被忽略了。

  国内的报道都是绝对正面而阳光的,而在同一时间,国外的许多媒体报道就不是这么正面了。

  纽约时报如此写道:“这是一场滑稽的表演,那个国际跆拳道的何东原先生应该要丢工作了,不知道他从中国政府那里拿到了多少钱,能不能支持他后半生的生活。中国武术已经经过我们科学的验证是假的,现在又拿出来欺骗全世界的民众,我们是不会相信的……有本事,等几天后的挑战赛,中国把那些来自世界各地所有的嘉宾都收买了。”

  象征着美国政府态度的华盛顿邮报也写道:“滑稽的表演,吸引了许多弱智的人。”

  英国泰晤士报:“谁能告诉我,中国人是怎么在现场直播制作特效的?他们的计算机技术已经这么发达了吗?那个少年跑百米只需要七秒五?博尔特先生绝对不会相信的,中国人在玩儿火,他们以为全世界都是傻子,到最后他们会自食其果,承受来自全世界的怒火!”

  法国媒体:“当时看完了,我和我妻子都不相信,但是我们的孩子看了很兴奋。他们要求去学习中国武术。所以。中国武术还是只能骗骗孩子。我们成年人是不会相信的。”

  国外欧美的许多国家,不只是报纸媒体上将中国武术归咎于一场骗局,来引导舆论,甚至许多电视节目还专门找来了一些格斗专家,或者是人体专家来解释,根据中国比武大会的录像画面分析一些动作的难度和不可能性。

  最后,十几个国家的专家都证明了,中国武术是假的。中国的比武大会的选手比赛都是表演,全都是一个玩笑。就像一个气球,自己吹起来了,飞的很高,最后会被狂风吹落,爆炸,只剩下空气!

  欧洲和美国的许多观众也都相信了自己国家媒体们的宣传和结论,所以很多观众都在网络上对此发表了言论。

  “我就说中国武术不可能有这么厉害的,那些都是骗人的,在我们的搏击冠军面前就想一张纸一样。一桶就会碎。”

  “中国武术如果有这么厉害,那他们还会安静这么多年吗?”

  “在交流团里。我看到了几个美国和欧洲的拳击冠军,到时候他们一定会向中国所谓的比武大会冠军发起挑战,当没有人陪他演戏的时候,希望那个中国的小孩子不会被我们拳击冠军的拳头吓到。”

  “国际跆拳道和棒子国跆拳道是不是拿了中国的好处?两次配合中国人来演戏。”

  有相信自己国家媒体的,那自然就有质疑的。

  “如果都是假的,那现场那么多人都没有人发现吗?这是现场直播,要作假不被发现,难度无限大。”

  “对,如果是假的,那个十八岁的王程,七秒五跑完了一百米,是在现场几万人的注视下做到的,直播是有可能作假,但是现场几万的观众怎么可能都被骗呢?”

  “中国五千年文化,有一些我们不能理解的神秘东西,这并不奇怪,奇怪地是我们的国家对此不承认,说那都是虚假的。他们是在愚弄我们大众,对此我表示很愤怒,反正我已经打算去中国拜师学武了。”

  “是真是假,等几天后决胜出冠军,迎接世界各国高手的挑战就知道了。我个人相信这是真的的,因为这是现场直播,还有就是,王程太厉害了,太帅了,他会飞……我也要拜师,我要飞……”

  国外对武术的真实性持怀疑,甚至政府就是直接告诉民众们——这是假的。而中国国内,也有许多人对武术大会选手们的表现有些怀疑,因为这些选手表现的有些太厉害了,颠覆了一些人的世界观。但是这些怀疑的声音很弱小,所以很快就被淹没在潮水般的热浪当中了。

  中国沉寂太久了,华夏民族也沉默太久了,现在的武术大会出现,一个个高手展示出的实力震惊世界。让很多人都立即恢复了民族的自豪感,并且立志学习武术,将武术当做了自己新的信仰。

  而且,还有一些消息说,中国政府在推行将武术当做学校的课程,如数理化一样地重要,以后每个中国人都会从小开始练武!

  外界的纷纷扰扰,并没有打扰到王程这个当事人,所谓漩涡的最中心,也是最平静的,大致就是如此的状态。

  王程中午回到住处之后,就没有出门,午饭也没有吃。他一边看书,一边在给自己扎针,一根根玉针从右手手掌一直延伸到胳膊肩膀上,形成了一条线,一个个大穴上都刺入了一根玉针,并且,他没有行针,就是这么此在穴位当中。

  一根根玉针当中的凉意缓缓地流入他的穴位和血脉,让他精神感知的更为清晰。

  所以,王程还要一边诵读道门典籍来维持自己平和的心境,以此来要让气血尽可能的平静下来。到现在,他才知道剑法高手的真正厉害,才知道刀兵的强势杀伤力,果然不是一般的拳头能比拟的。

  杨青语一直担心地陪在王程的身边,也没有吃饭。看到王程扎针之后,伤口的鲜血止住了,她才稍微安心。

  “这究竟是什么伤?”

  杨青语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伤口都已经愈合,伤疤都掉了,还能再次复发?

  就好像中毒一样了。

  王程眼神离开手中的书本,端起杨青语倒的茶水喝了一口,也有些郁闷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和她的剑有关系。我们国内几乎没有剑法高手,当年的剑法高手差不多都移居海外了。所以,我也没有接触过类似的高手。不过,我刚刚治疗才发现,上次的伤势,实际上是伤及血脉穴位的,不只是筋脉,一旦在特定的条件下,穴位血脉伤势就会爆发。这样的伤势,我还是第一次见识。”

  “很厉害,以后不能轻易地用手去抓她的剑了。”

  王程最后凝重地说道,脑海里回荡着那把黑夜中几乎划破黑暗的剑光。

  如果,能将服部剑雄的家族传承之间当着全世界的面抢过来,那对平良樱,以及服部家族和日本武术界,绝对都是巨大的打击。

  就如当年师傅长鹤老道士空手抢夺了伊贺长生的刀一样。

  杨青语点点头,眼中也闪烁着思索地光芒。她听爷爷杨祐德说起过当年的华人剑法高手,似乎都去了海外,国内所剩寥寥无几。

  “那你能治好吗?”

  杨青语又问道,这才是她关心的。

  王程对杨青语露出一丝自信地微笑,平静地所道:“你放心,已经没事了。以我的医术,除非是切断我的筋脉,不然我都能治好不留隐患。只要我找到了根源,那就没有大碍了。之前穴位的暗伤我没有发现,现在我发现了,那自然没事,最多三天,就没有大碍。”

  现在剩下的,就是一些皮肉伤而已。而且,再加上玉针气息的滋润,他相信三五天就能痊愈了。

  这时,长鹤老道士和牛大海一起走了进来,两人都面色很是严肃。

  见到王程,牛大海还有一些不自然。昨天王程身在空中,他都无法将之拉下来,并且被王程带着一起飞了一段距离的画面,至今还在牛大海的脑海里回荡着,这对他绝对是生平最大的打击。

  所以,见到王程,牛大海只是很轻微地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长鹤道士邀请牛大海坐下来,杨青语给两个老家伙一人倒了一杯茶就很懂事地出去了,只有王程还坐在那里。

  长鹤道士看着牛大海,淡淡地道:“老牛,我徒弟可以知道,你有话就说吧。”

  王程喝着茶,也不说话,他知道牛大海肯定对自己耿耿于怀,乐得当个哑巴,依旧一只手看书,心中关注着另一只手上的玉针穴位变化。

  牛大海看了王程一眼,知道王程在武圣山的地位和重要性,也没有反对老道士的话,当即面色凝重起来,沉声道:“根据我调查的消息,这次刀疤来内地,可能是来自司徒家族的授意。”

  “司徒老怪?”

  长鹤立即问道。

  王程也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当然也记得前天司徒老怪和纳兰峰找来这里,双方才交过手的。

  牛大海立即摇头,不屑地道:“不是北方的司徒家族,是南洋的司徒家族。”

  长鹤老道瞬间眼神一凝,呼吸也急促起来。他当即站起身,迈着步伐,在房间内来回走了两步,然后盯着南方,沉声道:“是他们,看来,当年我就不应该放过他们。”

  “事已至此,说这些没用了。不过,他们或许不是针对老道你,他们是有意想扶持叶家上位,叶家代表了南洋的利益……”

  牛大海想了想,又说道。

  南洋的利益?

  王程也是一惊,想到上次叶群生在和自己比武之前,就是去了南洋,还能从戴家和周家学到戴氏形意拳和周氏太极拳的内家秘法,其中定然是有诸多隐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