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五章 谁来都没用!

第四百三十五章 谁来都没用!

  (求票求支持……一个大章,算是小小的爆发一下,最近状态不好,身体也不好,所以我在健身,每天都有几个小时在运动,再不健身,估计就要扛不住了,这几天浑身肌肉都疼的不行。所以大家包涵一下,还请多多支持,等我状态恢复了,再慢慢给大家加更,多谢……)

  一个个穿着制服的公职人员和穿着跆拳道练功服的年轻人被直接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来,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人数已经没有了意义,只要被打中一拳就会立即失去战斗力。

  砰砰砰砰……

  杨青语,刘诗成,孙东鹤三人每一次出手,都必定会有一个对象倒下惨叫着挣扎。不过,三人还是知道分寸,并没有留下伤筋动骨的重伤,都是皮肉伤,最多一两周就能恢复的轻伤。

  那将军肚局长和跆拳道会馆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都是神色难看,自己的人就这么不经打?

  一转眼,他们带来的三十几个人,就倒下了将近一半?

  而且,看样子,好像每个人都伤的不轻?

  剩下的十来个人都不敢上了,纷纷都躲开杨青语三人,一起站在了墙角。

  那边靠着墙壁坐着的权载仁满脸难看地大声怒喝道:“一群蠢货,叫高手来,叫高手,普通人来再多都没用。”

  跆拳道会馆来的中年人是唯一能算得上是高手的人,可是被孙东鹤打了两拳,已经被废了一半,不敢再出手了。

  双方一时间对峙了起来,杨青语三人没有追击赶尽杀绝的想法,而对方十来个人看着倒在地上呻、吟惨叫的同伴,也没人敢上去。

  王程微微皱眉,正想说话的时候,门口突然跑进来三个人,每一个都步伐很是沉稳。冲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当即就对着杨青语,刘诗成。以及孙东鹤三人出手了。

  这三人每一个都是高手,而且都是化劲后期的国术高手,一看动作就是久经沙场的,一出手,拳头就是毫不留情。

  三人当中。两人施展形意拳,一人施展八极拳,都是以攻击力著称的拳法,拳法凌厉,劲道凝聚。

  杨青语一转身,缠丝手轻易地卸掉了对方大部分的劲道,可是剩下的劲道也是将她冲击地后退了一步,手臂微微发麻,心中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急忙后退。缠丝手不停的施展而出。

  这就是国术高手和跆拳道高手的最大区别,那崔东右或许实力也能达到化劲后期地步,可是因为他没有凝劲,只有力道,所以不是杨青语的对手。而现在这个实打实的国术化劲后期的绝对高手出手之后,杨青语就不能再阻挡,只能勉强以太极拳的强势防守来自保。

  孙东鹤是三人当中实力最强的,也是达到了化劲后期的境界,比之纳兰峰也不弱多少,所以施展出形意拳。能和对手打个旗鼓相当。

  最弱的刘诗成又是满脸无奈苦涩,因为他又被虐了……一上来就被对方打的无法招架,他的刘氏炮拳是精妙一些,可是内家修为不足。在对方的手上根本占不到便宜。纯攻击拳法如果在对拼当中不是对手,那么就只有直接被碾压的下场了。

  三人出手,直接将气势高涨的杨青语三人压入下风,场中的形势也是逆转而下。将军肚局长和跆拳道的人都是松了口气,虽然他们不认识这三个人,但是对方直接对杨青语三人出手。那必定是他们一方的。

  就是不知道是谁找来的?

  就当几人奇怪的时候,门口姜处长姗姗来迟。只见他双手背后,没有了刚才的狼狈,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目光扫过被压制的杨青语和刘诗成三人,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然后看向王程,沉声道:“王程,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只要你现在让我把人带走,向他们道歉,了结此事。我保证这件事结束之后,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

  王程好笑地看着姜处长,眉毛一样,好奇地问道:“你以为有他们三个人,你就能掌控一切了?”

  “他们是我从牛局长那里借来的,就算你实力强能击败他们,但是你要想清楚了,如果你敢伤了他们,牛局长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姜处长看了看三个中年人,又看向王程,很自信地说道。

  牛大海,在姜处长看来,是武圣山也很忌惮的存在,天下间能无惧牛大海的人没有几个,所以把牛大海的人叫来,应该是能震慑场面了。

  然而。

  这并没有什么实质性地作用。

  别说是牛大海的下属,就是牛大海本人,王程今天都亲手打了,现在还会怕牛大海的手下?只怕牛大海好老道士他们此时都不在这里,去处理那刀疤的事情去了,不然的话,会让自己的下属跟着姜处长来胡闹?

  王程淡淡一笑,依旧保持着无为心境,没有过多地废话。他对张潮海点点头,就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双脚发力,身体一跃,如苍龙飞腾。

  昂………………

  一声极为高亢,穿透性极强的龙吟之声在周围响起,在整个小院子内激荡,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除了之前和王程一起的几人,其他人都是听的面色极为震惊。

  将军肚局长以及其下属都面色惊惧地急忙后退,和跆拳道会馆的人一起骇然地看着一跃飞过将近十米距离地王程。

  权载仁和崔东右几人都瞪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飞在空中的王程。想到自己刚才对王程飞踢一脚,权载仁就是面色微红,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而且还是装逼不成反被虐了!

  此时,在其他人的眼中,王程好像真的化作了一条真龙,在空气当中很轻松地游荡,好像这天空才是他真正应该呆的地方。

  三个和杨青语三人战斗的中年高手猛然感觉到浑身冰冷,好像被远古猛兽盯上了,下一刻就要被吞噬一样的感觉。再加上他们刚才又被高亢的龙吟之声惊动了心神,所以知道是王程来了,当下急忙转身看向飞过来地王程。

  可就在这时候。王程已经就要降落在三人的面前,携带着一股剧烈的气流。

  三人面色瞬间同时出现一丝惊惧,然后急忙后退一步。可是他们随后似乎又想起自己是三个人,不应该惧怕王程一个人。所以又突然同时出拳冲向即将落下地王程而来。在国术武者的思维里,双脚离地,是不利于发力的。

  但是,身在空中的王程却是第一次同时挥出双手,双手化作龙爪。每一根指节都能看出隆起的血管和筋脉,发力之间,劲风呼啸,一声龙吟之声又在空中若隐若现的出现。

  砰砰砰……

  眨眼间。

  王程的真龙拳法就将三人的拳头击溃,巨大的力道将三人直接冲击的后退,三条手臂同时发出咔嚓的脆响,已经关节脱臼,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继续发力。

  然而,王程并没有就此罢手。

  轰的一声轰鸣之后,他双脚落地。地面出现两个一尺深的脚印。然后,只见他一步上前,一双龙爪再次出击。

  三个牛大海的下属面色难看不已,显然没想到王程的实力会是如此的强悍。他们现在一条胳膊已经废了,急忙联手再次用另一只手出拳!

  如果是施展逆转真龙之前的王程,只怕权力之下,也无法对抗三个化劲巅峰,还是善战的国术顶尖高手。

  可现在,他浑身气血逆转,真龙拳法威力增强数倍以上。龙爪出击,动辄之间就是莫大的威力。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是牛大海和永正和尚的对手了,但是对付这种化劲后期的国术高手,已经是没有了丝毫的压力。

  砰砰砰……

  又是三声几乎同时响起的声音。

  然后。王程站定在了地上,而牛大海的三个下属,已经一起倒在了地上,每个人都捂着腹部,面色抽搐。脏腑之间受了伤,再加上一条胳膊脱臼。显然他们现在只能躺在地上看戏了。

  王程没有多理会这三人,这就是被姜处长拉来当炮灰的龙套而已。

  他的目光看向站在门口又是愣住的姜处长,平静地道:“姜处长,你还有什么依仗?就算你把牛局长叫来了。今天,我王程也要坚持到底了,谁来了都没用。这几个棒子国的人不赔偿,不道歉,一个都别想走。不管是他们的大使馆的人,还是各国媒体来了,都没用。”

  姜处长看着地上失去战斗力的三个牛大海的下属,手指颤抖着指着王程,小半是被气的,大半是被王程的气势实力吓到了,脸色通红,沉声道:“你,你,你,你太过了,王程……你以为了一己私欲,罔顾国家和民族的荣誉,你,你太过分了……”

  “谁为了一己私欲而不顾国家和民族的荣誉,姜处长,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才对。你一直让我放了他们,根本不问前因后果。我不知道你是为他们棒子国的人服务的,还是为我华夏民族服务的。”

  王程这一问,直接将姜处长憋的说不出话来,眼神也急忙躲开王程的视线。

  那将军肚局长也是微微低下头,面色微红,感觉满脸发烧,十几个年轻警察也是如此。

  “我们棒子国跆拳道来你们中国投资,你们应该保护我们,是我们给你们带来了财富……”

  那跆拳道会馆的中年人不服气地大声说道。

  昂…………

  回答他的是一声突兀的龙吟之声。

  王程猛然转身,脚下未动,只是龙爪探出,就是一声龙吟。龙爪携带着一股呼啸的风声,冲向那中年人,劲风吹拂,将其震慑的蹬蹬蹬后退了三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满脸都是苍白,不敢再说话。

  “他们应该保护的是正当的生意人,而不是你们这种打上门的土匪。希望你们搞清楚这一点。而且,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说话。”

  王程心中的无为心境有一丝破坏,神经更为敏感,浑身刺痛再次刺激着每一根神经,让他的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目光闪过一丝金黄,盯着对方。

  啪啪啪……

  这时。

  门外响起一阵鼓掌地声音。

  然后,一个身穿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墨镜的中年人缓步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两个气息沉稳的保镖。

  中年人鼓着掌,目光看着王程,点头道:“不错,你说的对。法律和职能部门的确是给正当生意人服务的。年轻人,虽然你说的对,但是你做的方法是不对的。我是李全佑,来自棒子国大使馆,我们国家的这些朋友都是很本分的商人。你对他们可能有点误会。如果他们对你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我代替他们向你道歉。但是,他们现在受了伤,我想,现在送他们去医院救治才是最重要的,对不对?如果他们身上被你造成的伤势恶化了,到时候后果是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

  中年人李全佑,来到王程身前一米的地方站定。他的个头和王程差不多,视线平时着王程,没有丝毫破绽。只有一丝诚恳,让人本能的心生好感。

  能成为外交人员的人,首先第一关就是——演技!

  没有演技的人,就别去做外交了,这是铁律。不能空口说白话,不能把白的说成黑的还面不改色的人,也别做外交官了。

  王程沉重的呼吸再次平稳下来,浑身也放轻松下来,心中再次恢复一片无为,整个人看起来都显得轻松许多。露出微笑,道:“我做事的方法可能在你们的眼中的确是不对,因为在你们的位置上,你们有更多的选择。但是。很抱歉,我在我的位置上,并没有那么多选择……我只能用我最能掌控的方式来行事,李大使,我很希望能和平解决此事,他们的强盗行为。已经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和破坏。”

  说着,王程竖起一根手指:“第一,赔偿损失,金额三亿,记住是美元!”

  接着,他竖起第二根手指:“第二,所有来犯的人,都要对我和我的朋友们道歉,为他们的莽撞和过错负责。”

  然后,王程面色极其严肃地看着这位外交大使,气势更胜地道:“这两点,缺一不可。”

  李全佑平静地神色终于出现了一丝破绽,皱着眉头道:“我听说,你刚才不是要求两亿美元的吗?”

  “我和我朋友们的时间都很宝贵,刚才的确是两亿美元,可是过去了这么久时间。这段时间内还对我们造成了更大的麻烦,难道不应该增加赔偿吗?”

  王程语气不容置疑地反问道。

  李全佑笑了笑,道:“看来,我还是需要召开新闻发布会,把这件事公布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来评评理。”

  王程也是笑了起来,赞同地道:“请便,我们已经录下了事情发生的全部过程,我们保留用法律武器追究责任的权力,必要的时候,我们会直接向全世界公布。”

  李全佑的笑容慢慢地僵硬了下来,语气坚定地道:“三亿美元太多,这是不可能的。”

  一直在一边沉默了一会儿的姜处长突然拿出手机看了看,然后激动了一下。接着他急忙转身跑了出去,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又跑了回来,身后跟着几个神色匆匆地中年人。

  当先一个中年人快步上来,首先对李全佑歉意地笑道:“李大使,给你添麻烦了。”然后看向王程沉声呵斥道:“王程,你们这是胡闹,赶紧把人放了。你知道比武大会时期有多重要吗?你知道现在全世界多少眼睛想看我们的笑话吗?”

  王程看向对方,皱眉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我只知道,放了人,我们才会成为笑话。”

  “你!”

  中年人手指狠狠地指着王程,沉声道:“你,你太胆大包天了,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做?”

  “如果你是来指责我的,那就别开口了。”

  王程毫不犹豫地反驳道。

  姜处长急忙说道:“王程,这位是外交部的秦科长,你说话可要想清楚了。”

  院子内,将军肚局长已经不敢说话了。现在的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料和可以控制的范围,或者一开始这件事就在他能力控制范围之外。

  里面靠着墙壁忍着刺痛的权载仁以及崔东右几人经过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的思考,已经是心中后悔莫及了,他们知道这件事要是真的传出去,王程掌握的录像公布出去的话,对他们棒子国的跆拳道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他们本人也是很严重的打击。

  这也是李全佑想到的。他才一上来想和王程商量,而不是强硬提要求的原因。

  所以,权载仁此时也不敢嚣张了。知道王程的实力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中华武术之神奇强大。也不是他能质疑和轻视的。他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伤好了之后,一定要想办法拜师学习中华武术。

  而现在摆在台面上的问题,就是面子问题!

  王程身为此时面对棒子国的中华武术的代表,他是坚决不能妥协。

  李全佑代表的是棒子国政府。要维护自己本国的子民,他也不能妥协。

  权载仁代表的是棒子国跆拳道,也有不能妥协的理由。

  秦科长几人想要迅速的平息此事,以免出现不可控制的意外,所以也不想妥协。

  听了王程的话,秦科长也是如姜处长之前一样,被气的浑身颤抖。什么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也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霸道?

  “你,你。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对你用强制手段?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只能把你们全部都抓起来,以刑事罪论处。”

  秦科长气急败坏地指着王程喝道。

  李全佑看着秦科长打压王程,自己也乐得轻松,就站在一边不说话。他在京城当大使快有五年的时间,为人处事方面,他已经有了习惯的套路。每次他只需要搬出国家面子,然后对方八成就会妥协,或者根本不用他出面,就会有类似秦科长。姜处长这样的人帮他办好了。

  王程不屑一笑,摇摇头,没有丝毫地惧意。站在他身后的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孙东鹤,赵建设,也都是气势如虹,众志成城,面对秦科长的威胁。没有任何一人皱一下眉头。

  王程笑了笑,将双手伸出来,递到秦科长面前,很是平静地说道:“你要抓我,我给你抓,你敢吗?”

  你敢吗?

  这一问,将秦科长和姜处长又是问的怒气上涌。秦科长一挥手,对将军肚局长喝道:“你们没看到吗?你们都是干什么的,快拿手铐过来,把他们都铐起来带回去。”

  将军肚局长浑身一哆嗦,愣在了原地。他抬头看了看秦科长,又看了看王程几人,心中满是刚才王程几人发威的情形,尤其是王程那如真龙飞过来,一招击败三大高手的场面,让他根本没有一点点的胆气去给王程戴手铐。

  看着将军肚局长和其几个下属都被吓住了的样子,秦科长又是气的不行,手指指着对方大声骂道:“你耳朵没听到我说的话?我让你们把他们都铐起来带走!”

  几人反应过来,都本能的点点头答应下来,可是随后还是没人敢迈出一步。

  “小秦,小姜,你们这是要铐谁?”

  这时,门口又出现一道有些苍老,但是很稳重地声音。

  姜处长和秦科长听到对方叫自己的称呼,都是面色微变,然后急忙看向门口,发现一个老者坐在轮椅上,膝盖上放着一个尺寸比较大的黑色箱子,后面跟着一个中年人推着轮椅,两人都很平静地看着他们。

  两人同时神色剧变,瞬间将满脑子的怒气都丢的一干二净,秦科长上前恭敬地道:“胡老,您来了,现在是比武大会时期,事情比较多。我们正在处理一件国际纠纷事件,因为有几位选手不配合,所以我们只能用强硬一点的手段,只是稍微惩戒一下。”

  坐在轮椅上的胡老露出一丝微笑,问道:“哦?谁不配合?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科长指了指王程几人,恭恭敬敬地说道:“就是他们,他们扣押了几个棒子国的交流嘉宾,还重伤了几位嘉宾。我让他放人,他反而想敲诈一笔,我怎么劝都没用,那我没办法,只能用强了……没想到这件事还惊动了胡老您,胡老您放心,我们马上就处理好了。”

  胡老面色出现了一丝恍然的表情,没有理会秦科长,而是目光看向王程,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王程微微抱拳,淡然地道:“武圣山王程,胡老身体可是好了?”

  秦科长以及姜处长,还有将军肚局长等人都是神色一楞。每个人很是疑惑,看样子,这胡老好像和王程之间很熟悉的样子?

  站在胡老身后的中年人对王程笑道:“多谢先生出手相救,先生的医术果然天下无双。我父亲现在已经能下床了,正好今天天气不错,他就想出来亲自见见先生,顺便将诊费给先生,没想到,这里竟然还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一瞬间,秦科长和姜处长身体同时颤抖起来,那将军肚局长更是神色间出现了一丝死灰。他们知道……这次麻烦大了!

  棒子国大使李全佑也是神色剧变,很是难看。眼神深深地看着坐在轮椅上的那位老者,想到自己前人外交大使在其手上吃的一次次大亏,面部肌肉就有一丝抽搐。他知道,今天只怕真的要大出、血了。

  一直淡定地坐在那里的张潮海也急忙放下茶杯,起身略微恭敬地道:“胡老来了!”(未完待续。)

  (,,章节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