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三章 赔偿,道歉。

第四百三十三章 赔偿,道歉。

  (求票,求支持,明天有很大可能加更爆发哦。)

  如果说今天之前,全世界范围内,几乎没有几个人认识王程的话;那么今天之后,全世界就有至少几亿人认识王程了。

  经过官方统计,全世界有超过四亿人观看了今天的中华武术比武大会,其中王程就是这些观众关注的重点,当时镜头不知道给了他多少特写。

  而王程以前在东海市被拍摄下来的视频也再次火热起来,甚至传播到国外几个大型视频网站,成为点击排名前几的热门视频。

  所以,当姜处长和三个京城跆拳道分部的棒子国工作人员看到王程楞了一瞬间之后,就都认了出来,一个个神色都变得有些不好看起来。

  棒子国年轻人上前来到门口,眼神有些复杂地看着王程,沉声道:“你就是王程吧,你为什么打伤我们交流团的人?”

  王程轻轻地看了对方一眼,反问道:“那你们的人为什么要来我这里?”

  年轻人又是楞了一下,他以前在中国碰到一些类似的麻烦事情,只要保持无脑的理所当然和强势就自然可以压倒对方了。大多数人看到他是棒子国的人,而且还是练跆拳道的,就会自然而然的避让。

  于是,几年下来,他也保持了这种无脑强势的习惯,不管对错,都先一步质问对方。

  所以,王程毫无忌惮的反问,一下子让他不知道如何回答。

  崔东右急忙答道:“我们,我们是来找你切磋的。”

  “我让你们进房间了吗?我同意和你们切磋了吗?你们强行闯进来,于是打坏了我们的房门,是不是?”

  王程两个问题,让崔东右也无话可说。

  因为,王程说的这就是刚才发生的事实。虽然崔东右可以解释,但是那都是解释和掩饰而已,事实上他们做的就是不对。

  年轻人没有回答王程的问题,沉声道:“王程。你是比武大会的选手,我们跆拳道总部的高手挑战你本来就是应该的,你怎么能避让?”

  “呵呵,这么说。规矩要你来定?”

  王程淡然一笑,看着对方,又是问道。

  年轻人眉头紧皱,他心中有一些不安,因为面前的王程显得太镇定了。当下他依旧语气阴沉地道:“这不是我的规矩。而是我们练武之人的规矩。如果一个人连别人的挑战都不敢接受的话,那就不配称为武者。我现在就要挑战你,王程,都说你厉害非凡,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战?如果不敢,那你就不配成为武者。”

  “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对也是你,不对也是你,呵呵。既然你要挑战我,你叫什么。有资格么?”

  王程将手中的黄庭内景经经书放下,第一次站起身来,双手背后,目光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平静地问道。

  心中一片清静无为,逆转的气血在王程的感知中已经不存在了,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纯粹的意识思维。似乎意识是意识,身体是身体,两者是两个单独的个体,互相毫不干扰。却又互相联系,意识支配着身体。

  总之是一种很奇妙,很玄妙的状态。

  如此状态下,他能将身体的感知完全忘却。忘记逆转气血的强烈刺痛,又能同时完美的控制身体,意识随意控制身体做出任何一个动作,随意爆发最大的爆发力。

  这是身体与意识融合为一,又各自单独存在的奇妙境界。

  其他人看着此时站在这里的王程,就好像看着一座万年立在那里不曾移动。不曾摇晃,不曾倒下的山峰一样。

  杨青语结束了练拳,平复呼吸,站在王程的身边。她整个人好像化作了一团柔和的秋水,和王程的气息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两人站在一起,就好像山水之间,万年不变的天作之合一般。

  门口站着的诸人都愣神了一瞬间,年轻人立即反应过来,神色变得有些难看。看着此时的王程,他心中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气低沉地道:“你记住了,王程,我叫权载仁,我父亲是棒国跆拳道总部第一高手,我现在要挑战你。”

  崔东右面色焦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一条腿断了,他根本无法发力,急切地低声道:“载仁,不要。”

  崔东右心中明白,权载仁绝对不是王程的对手。虽然权载仁继承其父亲在跆拳道方面的天赋,年纪轻轻失利已经不弱于他了,是棒子国跆拳道总部培养的第一年轻高手,但是和王程比起来,差距还是太遥远了,几乎没有可比性。

  姜处长也是急忙站出来说道:“权先生,挑战就算了吧,我看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先带着受伤的两位去治疗要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我保证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但是请你们不要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宣扬出去。”

  王程皱着眉头看向姜处长,疑惑地道:“我想你搞错了,是他们要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不然,今天谁都不能走。”

  姜处长立即转身对着王程满脸严肃地呵斥道:“王程,你是比武大会的选手,不要胡闹。不要破坏我们和棒国之间的关系,这次比武大会是我们和世界的一次交流,你要听从我们的命令安排。”

  王程忍不住呵呵笑起来,双眼毫无情绪地看着这个姜处长,摇头道:“我不听,你要如何呢?”

  姜处长双眼一冷,沉声道:“你要是不听命令,破坏规矩,那我只能申请取消你的比武选手资格。”

  孙东鹤皱眉说道:“姜处长,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的不对,他们上门来打王程,怎么到你嘴里,好像是他们吃亏了,是王程去欺负他们一样?还有,你好像没有取消选手资格的权力吧?就算是部长都没有资格。”

  这次比武大会当中十大选手的资格,只有长鹤老道士,牛大海几个人才有资格提议取消。其他人的提议,都会被他们几个老家伙否决。

  姜处长面色也难看起来。盯着孙东鹤,沉声呵斥道:“孙队长,一切行动听组织命令,难道你不知道?”

  孙东鹤呵呵一笑。眼神闪过一丝不屑,然后不再说话,不过身形移动了一步,站在大门口,挡住了出去的路。

  权载仁忍不住了。满脸通红,大声道:“好了,你们中国人之间的矛盾,我不想听。我现在就想挑战王程,让他知道我们跆拳道的厉害。”

  说完,权载仁又是大吼一声,不顾其他人,直接朝着王程冲了出去。两步之后,他双脚突然发力,身体猛然跃起。如刚才刘真志一样,一脚飞踢向王程的面门而来。但是他又随时都能改变方向,攻击肩膀或者胸口腹部,攻击面积几乎笼罩王程的全身。

  声势很大,带着一丝风声,而且权载仁这一脚几乎有凝聚劲道的趋势。他最近在京城想要寻找一个内家拳师傅学习中华三大内家拳,融合到跆拳道里,凝聚了劲道,跆拳道的攻击威力就会上升一个档次。

  “不过如此!”

  王程看着权载仁踢过来的一脚,淡淡地说了四个字。然后突然一拳挥出。

  昂………………

  龙吟之声骤然而起,清晰可闻。

  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王程的拳头呼啸着和权载仁飞踢过来的一脚对拼了一记。

  实打实的硬碰硬,没有丝毫的花哨。

  权载仁看到王程挥拳,脸上的讥讽之色一闪即逝。可随后他的脸上就是巨大的震惊,以及骇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右腿瞬间就失去了知觉,巨大而凝聚的力道眨眼间传遍了他的全身,让他全身的血液立即溃散,呼吸也顿时乱了。

  咔嚓!

  最后才是一声脆响。

  权载仁知道自己的腿骨断了,浑身筋骨肌肉都抽搐了一下。

  啊……

  伴随着一声惨叫。权载仁整个人迅速的倒飞了出去,和刚才的崔东右一样,飞出七八米远,摔向门口。和他一起过来的两个棒国中年人急忙上前去将其接住,可是也被权载仁身上的巨大力道一起冲击的摔倒在地上。

  噗通噗通噗通!

  几声闷响,几个棒子国的人都摔在了一起,非常的狼狈难堪。

  权载仁的脑袋清醒无比,身体内的每一处刺痛都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面孔五官几乎扭曲在一起,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艰难地开口道:“你,你,你这,这真的,真的是,中国,的,拳法?”

  两个棒子国中年人也惊骇无比,他们来中国几年,一直都看不起那些练套路把式的中国武者,但是却没有见识过真正的高手出手。

  姜处长更是有些双手无处安放的感觉,感觉自己在王程面前就像是一个透明的小丑一样,让他很不安,也很焦躁。

  王程拳头抖动了一下,将手指上沾染的灰尘都弹掉了,慢慢地迈步上前,平静地道:“你并没有让我出手的资格,权载仁,你们棒子国的跆拳道,在我眼里,和广场上那些阿姨跳的舞蹈没有任何区别。”

  权载仁被气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很想反驳王程的话,可是自己输了。

  成王败寇,输了的人,说什么都是无力的,他只能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王程,沉声道:“我,我,我一定会,会报仇的。”

  王程无所谓地耸耸肩,道:“我随时欢迎你来,不过今天的事情先解决了你才能走,不让你们付出一些代价,你们以为我是什么?路边的一棵树?还是你们跆拳道会馆的沙包?你们想欺负就欺负?想打一拳就打一拳?我给你时间打电话,马上叫你们跆拳道总部的人来赎人,打给大使馆也无所谓。破坏了两扇门,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一共赔偿两亿。”

  姜处长和孙东鹤以及权载仁几个人听到两个亿,都是一惊,两亿也敢叫的出来?

  可是顿了一下,随后王程继续说了两个字:“美元!”

  权载仁几个棒子国的人齐齐身体颤抖了一下。

  “你这是绑架,抢劫!”

  崔东右大声呵斥道。

  姜处长也缓过神来,上前来到王程面前,强行给自己提神,大声道:“王程,你现在放了他们还来得及,我以官方的身份命令你,放他们离开。”

  王程看也没有看姜处长一眼,站在门口,看向孙东鹤,微笑道:“我说过,让他们棒子国跆拳道能说话,能负责的人来说清楚。不说清楚,一个都别想走。刚才权载仁出手袭击我,孙警官就能作证。”

  孙东鹤郑重地对王程点点头,感觉到王程的信任,心中竟然有一丝激动,立即接口道:“不错,我能作证,他们袭击王程在先,王程被动防守在后。”

  “对,就是这么回事,姜处长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诗成,绍云,看好他们,赔偿金不到账,而且没有人当面来给我道歉,就不放人。”

  王程对孙东鹤点点头,然后对刘诗成和张绍云说道。

  孙东鹤低声对王程说道:“不过,王程,你这要的赔偿金是不是太多了?”

  “多?”

  王程呵呵一笑,道:“就要这么多,让他们长点记性,别以为自己在我们中国能横行霸道,以后对他们就要这么狠,不给钱不道歉就不准走。如果他们不答应,到时候就麻烦孙警官走正常程序。算算他们入室抢劫,破坏价值五百万的古董,并且对我们造成了伤害,这些罪行,我想能让他们坐几年了。”

  孙东鹤心头汗颜,感觉自己在王程面前,就是个单纯小白,笑了笑,点头道:“好,我的工作我不会忘记的。”

  姜处长已经被气的浑身颤抖了,狠狠地指了指王程和孙东鹤两人,激动地没有说出话来,转身急匆匆地走了。他知道自己对王程和孙东鹤两人无可奈何,想来可能是去叫人了。

  权载仁听到王程的话,双手捂着筋骨断裂的右腿,心头的怒火可以将太阳焚烧,但是却无可奈何,对两个中年人沉声道:“打电话,叫李先生过来,我不相信,他们敢闹大。他们想闹,那我就闹成国际新闻,现在是比武大会本来就世界瞩目,一旦闹大,出丑是他们中国人,其他国家的人都会指责他们。”

  崔东右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不赞同闹大。但是其中一个中年人立即拿出电话已经拨打了出去,他只能继续沉默下来。

  这个李先生,是他们棒子国驻扎在京城的大使馆的官员,崔东右昨天在跆拳道会馆举办的宴会上还见过一面。

  王程看到这一幕,并没有阻止,任由其打电话给大使馆。他一开始本来就让他们通知大使馆的。

  不过是在世界上露脸而已,谁怕谁?

  跆拳道三大高手上门挑战中国选手,然后一起失败?

  就这一条,就足够让棒子国跆拳道先一步丢脸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