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一个都别走

第四百三十二章 一个都别走

  (谢谢大家的投票和打赏的支持,继续求支持!)

  “我,我们不是,不是强盗。¤,”

  崔东右神色激动地急忙喝道,面孔肌肉扭曲在一起。还算完好的左手捂着右胳膊,他浑身都在抽搐,这种伤筋断骨的刺痛,是旁人难以想象的。

  不过,听到王程的话,他还是强忍着刺痛开口反驳了一句。

  王程这时候终于将手中的茶杯放好,在刚才出手的过程中,他一直都是用的一只手,另一只手上的茶杯都没有抖动一下。

  他发现,自己右手手掌上被平良樱用名剑天运留下的伤势已经好了九成,这种气血逆行之下虽然有自己都差点无法承受的刺痛,但是对身体的好处也是巨大的,身体机能提高了几倍有余。

  气血运行更快,对筋骨皮肉的锤炼效果更好,对伤势的恢复更加明显,他估计再过几天,手掌的伤势就能完全恢复了,不会有丝毫的后遗症。

  如果不是这种刺痛依旧存在,他都想就如此一直维持气血逆行算了。

  “强行破门而入,不是入室抢劫是什么?绍云,把他们拖出去,让警察带走。记得打好招呼,没有我的点头,不能放人,这两扇门可都是古董,不能便宜了他们。”

  王程不屑地看了崔东右一眼,平静地说道。

  张绍云当即点头,拿出电话就报了警。然后他和刘诗成一起将崔东右拖出了门口,和晕倒在门口的刘真志放在一起。

  “让张先生看笑话了,我们练武之人的圈子里。突发事情比较多。练了拳脚。就会血气方刚。都容易冲动,一言不合就出手。”

  王程看向张潮海,淡然一笑,很清闲地说道,好像刚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如此气度,加上刚才出手的气势,堪称宗师风度。

  张潮海心中都忍不住滋生出了一次尊敬,第一次在王程面前露出了一丝拘谨地笑容。摇头道:“没事,我只是看了一出好戏,先生的实力又提高了,可喜可贺。练武之人,都争强好胜,我理解的,绍云在先生门下,我也放心了。以后这小子能学到先生一成的实力,就算是有出息了。”

  现在国家大力扶持本国的中华武术,张潮海如果还看不清楚形势的话。也就不配坐拥这么多的财富了。

  有个拜师在名门名师之下的儿子,对他的发展肯定会有不小的好处。

  王程摇摇头。直言道:“绍云虽然资质普通,不过他能吃苦;因为成年,所以他也能听得进去话。这是他的优势,最近他也有所领悟,假以时日,应该是会有所成就的。”

  “哈哈,那太好了,有先生这句话,那我就彻底放心了,以后就绍云还多麻烦先生了。”

  张潮海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红色布包,笑道:“我知道先生爱好玉石,这次来的匆忙,没有带来太多,只收集到了一块极品帝王绿翡翠。稍微次一点的,我也不好意思拿出来,还请先生别嫌弃。”

  说着,张潮海将布包放到王程面前。

  如果是别人,张潮海楞送个上百万的礼物就不错了,可是当着王程的面,他可不敢如此马虎。上次在东海,王程当着他的面可是拿走了价值几十亿的极品翡翠玉石。他如果送的玉石次了点,那就是丢人了。

  王程眉毛一扬,看了看露出袋子的翡翠,点头道:“我最近的确需要玉石,你是绍云的父亲,也不是外人,我就收下了。”

  张潮海和张绍云都露出一丝轻松,他们听到王程说不是外人,心中都是一喜。

  张绍云不等师傅王程说话,就上前去将父亲送来的极品翡翠收了起来,放在后面的桌子上,低声道:“师傅,您还没吃饭,要不我们出去吃吧?我马上打电话订个酒店位置。”

  王程摇摇头,伸手将面前杨青语拿回来的饭盒打开,轻声道:“不用了,我也不喜欢那些排场,青语给我带了些吃的回来就足够了。你们出去吃饭吧,这次因为有些特殊情况,所以就不陪张先生一起吃饭了,绍云你替我好好陪你父亲。”

  张潮海急忙摇摇头,道:“不碍事的,王先生的事情最重要,你刚才都说了,咱们都是自家人,那就不需要如此客套。那我们先出去吃点东西,等下再回来和先生聊聊。”

  王程微微一笑,点头道:“好,绍云,带你父亲去吃点好的,这里的伙食不错。”

  张绍云点点头,心头明白。

  这里以前是一个比较隐蔽的闲散大型疗养庄园,本来就是很高级的待遇。而这次作为比武大会的选手居住地,待遇更是提升了一个档次,伙食基本上都是仅次于中南海的标准,全部食物都是最高级的,大多都是肉食。

  杨青语给王程带回来的饭盒里,就都是肉食,牛肉和羊肉居多。王程打开了之后,就自顾自的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杨青语又拿起茶壶给王程的茶杯里再次倒满了茶水,然后也就坐在一边拿起一本道家典籍看了起来。

  两人甚至一直都没说过几句话,可看起来又是如此的默契和谐,似乎两人心意相通,不说话也能知道彼此之间的意思。

  张潮海刚刚起身,看到这一幕,心头又是有一丝莫名的感觉。这一对年轻人,在他眼里根本都不像年轻人,好像隐居世外多年的神仙眷侣。

  走出门,张潮海低声问儿子:“你师傅和师娘什么时候结婚的?我都不知道,没有准备贺礼。”

  张绍云心头也很是羡慕,笑道:“他们还没结婚,只是订婚。是我师娘追我师傅的。”

  想到那天晚上在别墅。杨青语找上门来对王程表白。张绍云心中就由衷地佩服。他时常就做梦,自己何时能遇到师娘这样的人呢?

  张潮海叹了口气,心头也很是复杂。

  张绍云三人离开不久,王程就将手中的饭盒里的食物吃光了,虽然看起来动作慢条斯理的,可是消灭起来却很快。

  吃完之后,王程再次拿起手中的黄庭内景经低声诵读了起来。

  而杨青语读了两遍道门典籍,就在王程身边练起了太极拳。她心中有一个想法。想要将道门太极和自己杨家的太极融合起来。到时候,她再将陈氏太极的拳谱领悟,把陈氏太极也融合进来,最后的目标就是去南洋将周氏太极的拳谱拿过来,也将之融入自己的独门太极拳法当中。

  到那时候,杨青语就会成为天下太极拳一脉的掌门人,实力也会同时达到惊世骇俗的境界。

  不过,那都还很遥远,这是杨青语的长期目标,或者也可以说是终生目标。

  两人一人读书。一人练拳,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张绍云三人吃过饭回来。都不忍心去打扰两人,三人坐在外面的大堂内聊了起来。

  这时候,两名警察才赶了过来,看着地上躺着刘真志和崔东右,两名警察都微微咋舌,这伤势,真的不是常人能造成的,估计两人下半生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崔东右一直都躺在刘真志的身上没有说话,此时看到警察到了,急忙说道:“两位警察先生,我们是棒国跆拳道总部的考察员,这次是来中国考察交流武术大会的,我们的大使馆马上就会派人来,这件事都是误会,我们不是盗贼。”

  两个警察当中领头的孙东鹤可不简单,乃是京城孙氏拳馆门下,算是形意拳一脉。前段时间他也是参加了京城地区的比武的,只是实力不如人,所以没有机会参加擂台赛,但是也排在第二,因为执勤的关系,所以没有去现场,大部分时间在比武大会会馆外面巡逻,不过也通过外面的大屏幕看到了比武大会现场内的一切。

  看着崔东右,他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棒子国跆拳道总部的人,上次见到的时候,这家伙还是趾高气扬地看不起自己,当下轻声笑道:“崔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你们是来挑战比武大会选手的吧?然后被打败了?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你这的确是属于上门打架斗殴,说严重点,就是强盗。就算你叫你们大使馆的人来了,这也说不过去,要想走,就交保释金,赔偿金。”

  崔东右呼吸急促,知道这里是对方的地盘,自己肯定是寸步难行。当下他不再说话,保持了沉默,少说少错。他算算时间,自己打电话叫的大使馆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还有京城这里的跆拳道分部主管。

  张绍云上前来和孙东鹤交涉了一下,将王程的说法和要求都提了出来,孙东鹤一副公事公办地样子将这些都记下来,并且给张绍云和刘诗成录了一份口供。

  然后,孙东鹤想要给里面读书的王程录口供的时候,张绍云急忙一把拦住了,严肃地说道:“孙警官,这里面你不能进去,我师傅不想被打扰。”

  孙东鹤目光凝视着坐在那里安静读书的王程,神色严肃而复杂。他之所以亲自来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知道报警的人是王程,他想当面来看看,这个传说中的武圣山王程究竟有多强。

  他没有机会上擂台,但是他想知道,自己最有可能成为冠军的选手差距有多大。

  “张先生,你师傅王程是双方当事人之一,这两个犯人也是你师傅打伤的,所以我必须给你师傅录口供。如果可能,我更加希望你师傅能和我们走一趟,虽然现在是比武大会时期,但是私下里斗殴,可不好处理,这两个人是有护照的棒子国人员,还是比武大会的交流团的成员。”

  孙东鹤语气严肃地说道。

  张绍云皱着眉头,沉默了一下,因为对方说的很在理。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对方进去打扰师傅王程读书,当即一步站在门口,摇头道:“抱歉了。孙警官。没有我师傅的允许。我不能让你进去。这两扇门就是这两个棒子国的人损坏的,他们强行闯入,然后被我师傅打了出来,这已经是很清楚的证据了。”

  张绍云的这话有警告的味道。

  孙东鹤眼中闪烁着精光,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坚定地道:“这是我们的流程,你去和你师傅说一声,如果他不配合。那我们只能因为证据不足而释放这两个人了。”

  张绍云看了看依旧在读书的师傅王程,他知道师傅肯定要将这一遍读完了才能停下,所以索性等在门口,不说话。

  孙东鹤眉头紧皱,不知道张绍云在干什么,一起沉默了几秒钟,正想开口。

  这时王程也将手中黄庭读完了,终于抬起头看向门口,淡淡地道:“绍云,让他进来。”

  张绍云这才将门口的位置让开。伸手示意孙东鹤进去。

  孙东鹤的目光一直都在王程的身上,这位比武大会声势最高的头号种子选手。走进门口,抱拳道:“孙氏拳馆门下孙东鹤。”

  王程没有起身,微微抱拳,道:“武圣山门下王程,孙警官就不需要这些客套了,你有公务在身,办事要紧。”

  孙东鹤点点头,走进来坐在王程面前,毫不客气地端起杨青语给自己倒的茶水喝了一口,就询问起了刚才的情况,将王程的话一一记录在案。

  等他记录完毕,起身要离开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看着王程,问道:“王程,都说你实力深不可测,叶群生曾经在港岛败在你的手上。不知道,我有没有资格让你出手?”

  孙氏一脉,当年最强的时候自然就是中央国术馆的孙禄堂,以及其子孙存周时期。可是建国以后,孙氏一脉就分崩离析,孙存周远走海外,国内留下的孙氏拳馆,只是当时的旁系。

  不过,当年的孙禄堂精通三大内家拳以及八极拳等诸多当时的国术拳法,并且独创孙氏太极拳和孙氏形意拳,底蕴绝对极其深厚。

  这孙东鹤行走呼吸之间,就展示出了极为高深的内家武学修为。

  王程的目光如水一般地看着对方,直接问道:“孙警官败给了谁?”

  他能看出,这孙东鹤的武学修为绝对不弱于彭东,比之纳兰峰或许也不弱多少,乃是国术化劲巅峰的修为,如此实力也没能参加比武大会,只能说他的对手很强。

  孙东鹤毫不避讳地看着王程,坦然说道:“我败给了李胜扬。”

  “原来如此,李胜扬实力的确在你之上。好,既然你开口了,那我就出一招。”

  王程点头,严肃地说道。

  武者之间的切磋,不需要太多的废话,各自都有自己的武学理念和道路,该出手时,那就出手,不然就是看不起人了。

  孙东鹤当即后退一步,站在王程面前,看到王程依旧坐着,心中有一丝不满,开口道:“好,阁下请出手吧,让我看看,内定了比武大会冠军的高手,有多厉害。”

  门口躺在地上的崔东右,以及走过来的张绍云,张潮海,刘诗成,都紧紧地盯着王程,想看看王程是如何出手的,是不是还会有龙吟之声。

  王程没有再说废话,手掌缓缓扬起,龙爪自然形成,接着倏然推出,一声龙吟之声就在周围轻微响起。

  昂……

  听到这龙吟之声,所有人都神色严肃至极。

  包括面对王程的孙东鹤,心中极其震惊。他早就知道王程的虎形拳极其厉害,在东海市能和郭氏老一辈高手对拼。但他却是没想到王程竟然还会龙形拳,而且修炼到了如此高深的境界。当即他急忙再次提气,没有丝毫保留的全力一招炮拳轰出。

  只有硬碰硬,才能知道实力之间的差距,所以孙东鹤选择了炮拳硬拼。

  砰!

  而下一刻,孙东鹤拳头上的炮劲直接被王程的龙爪拍碎,没有爆发出来,龙爪上巨大的力道极其凝聚,几乎有凝劲的趋势,将孙东鹤震动的体内气血翻滚,右手整个胳膊都已经麻木地失去知觉,气血已经紊乱。

  呼哧呼哧……

  孙东鹤急促地呼吸两声,震惊地看着王程,只见王程依旧坐在那里,身上没有丝毫的异样。

  这就是武圣山门下王程的实力?

  好强!

  孙东鹤此时心中只能想到这一个词,他找不出其他的词汇来形容。他面对家族中抱丹中后期的大宗师级别的长辈都没有如此的无力感,李胜扬与面前的王程相比,也是远远不如。

  “领教了。”

  孙东鹤对着王程抱拳严肃地说道,言语之间有一丝丝的尊敬。

  王程点点头,道:“你也不错。”

  孙东鹤对王程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走,对发愣的下属喝道:“带上两个犯人,我们走。”

  下属哦了一声,然后清醒过来,急忙说道:“对了,孙队,外面来人了,他们要把这两个人带走。”

  孙东鹤心中一惊,看向那边门口,只见四个人站在那里,三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人。

  “孙队长,崔东右和刘真志两位先生是我们邀请来中国参加武术大会,进行交流学习的,他们是我们的客人,绝对不会入室抢劫,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当中的中年人是这次比武大会的政府官员之一,对着孙东鹤严肃地说道:“这三位是棒子国跆拳道在京城的分部人员,他们已经向我们解释清楚了,这的确是误会。现在让他们把人带走吧,刚才的资料也都不必带回去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这位官员说完,两个棒子国的中年人就要去将崔东右和刘真志扶起来带走,刘真志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崔东右继续保持沉默。

  孙东鹤神色难看,急忙说道:“等等,姜科长,这件事可不是这样的。他们在这里进行了打架斗殴,还损坏了这里的两扇门,强行破门而入,这可不是误会。”

  那棒子国的年轻人冷哼了一声,用稍微蹩脚的汉语说道:“现在是你们打伤了我们的人,我们会用法律的武器来维护的。崔东右先生和刘真志先生,是我们跆拳道总部的重要人员,被打断了手和腿,给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到时候你们可以等法庭的传票。”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都不需要走了,叫能负责的人来说清楚,说不清楚,那你们就永远留在这里。”

  王程的声音轻飘飘地传了出来。

  张绍云和刘诗成得到信号,立即挡在门口,将几个棒子国的人围在中间。

  崔东右听到王程的话,扶着同伴的手掌不自主的颤抖了一下,目光一丝惧意地看向王程。

  姜处长,和三个棒子国的人也都疑惑地看向他们刚才没注意到的王程,神色间还有诸多的怒火。

  谁敢这么对他们说话?(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