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三十章 跆拳道也不简单

第四百三十章 跆拳道也不简单

  汗,被骂了……而且是连带家人,没什么意思,但是也影响心情……所以慢了点,心情不好,不说什么了!读者群以后不会再有了,现在的群也不会再收人了,谢谢这位骂人的童鞋,让我知道了,还有你这种人……公布一下这位热心而素质高尚的童鞋的qq号:200988840,以后大家遇到小心点……

  气氛紧张起来。

  还没走远的李胜扬,马木提几人都回过头来神色不善地看着崔东右以及刘真志两人,每个人的神色都极为的严肃。

  中华武术什么都不是?棒子国跆拳道如如此嚣张?

  李胜扬冷哼了一声,不屑地看了两个棒国跆拳道所谓的高手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其他人也都瞪了两人一眼,接着一个个陆续地离开了。

  崔东右和刘真志两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被众人这股气势震慑的一时间不敢嚣张地说话了,两人立即紧握着拳头,有点紧张了。

  张潮海到底是生意人,不想看到打打杀杀的场面,急忙上来打圆场,笑呵呵地道:“杨姑娘,初次见面,没有准备,下次一定补上见面礼。”

  杨青语轻轻地摇摇头,打量了一下张潮海,轻声道:“见面礼不必了,张先生要见王程,就跟我来吧。”

  张潮海赶紧开口道:“杨姑娘,能不能让崔先生和刘先生见见王师傅?他们从棒子国赶过来,也算是远道而来。就算我们对他们有意见。不算是客人,也不能拒之门外,显得我们没有礼貌。”

  刘真志心中一转,开口道:“我们是想拜访一下王先生,中华号称礼仪之邦,应该不会拒绝我们把?”

  崔东右也不敢嚣张了,只是点点头。神色有些不情愿。

  杨青语想了想,没有拒绝,看着两人,严肃地说道:“王程现在不能动怒,如果你们胡说八道,我不会客气的,知道了吗?”

  崔东右瞬间身体一震,差点忍不住想动手了。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年轻小姑娘如此呵斥过。可刘真志立即拉住了他的手,示意让他冷静。他们是来见王程的。想当面揭穿王程的骗局,让张潮海在东海市继续支持他们。

  东海市是他们在中国发展跆拳道的几个重要基地之一,之前因为一直有张潮海的支持和投资,所以发展的顺风顺水的。而现在,张绍云拜师王程之后,张潮海也不再支持跆拳道会馆了。加上现在中国政府要宣传扶持自己的本国武术。全国几乎所有的什么跆拳道、拳击、自由搏击等等的会馆都被严格检查了一遍。稍微不符合规定的,就会被停业整顿,严重的甚至直接关闭,不允许经营。

  棒子国跆拳道在中国几个一线城市的大型会馆都被停业了几天,全面休整了之后,才恢复营业。可即便如此,也几乎每天都有各种职能部门的人上门检查,让他们不厌其烦,却又无可奈何。

  短短的几天内,中国境内的跆拳道会馆就流逝了至少十分之一的会员。而随着武术的热度上升,以及中国政府对跆拳道的刻意打压,此消彼长之下,他们客户量的流逝势必会越来越严重。

  打击中国武术,重新夺回市场,是崔东右和刘真志此行的目的。而东海市市场,是他们最重要的市场,所以就先从张潮海和张绍云父子两身上找突破口。

  甚至,为此他们不惜联合了因为理念不合而一向很少来往的国际跆拳道总部的高手。只是,那三位高手不愿意和他们联手,要等到比武大会的公开挑战的环节才出手,要当着全世界的面击败中国武术高手。

  两人将心中的怒气平息下来,刘真志不置可否地道:“我们只是想见见这位传说中很厉害的王先生。”

  张绍云和刘诗成听到杨青语这话,都有些担心的神色,不知道王程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不能动怒生气?

  那就是,情绪不能有剧烈波动?

  张潮海眼中的疑惑之色也一闪即逝,可是杨青语没有多耗费时间,只是对几人点点头,就转身朝着里面走去。

  张绍云对父亲打了个眼色,落后一步,对父亲张潮海低声道:“我师父可能遇到一些事情,爸,你等会儿说话注意点。”

  张潮海顿时微微皱眉,瞪了儿子一眼,低声呵斥道:“你个臭小子,你心里是师傅重要,还是父亲重要?”

  张绍云讪讪一笑,低声道:“我也是为了你好,为了我们张家好。爸,你真想我们张家更进一步,那就别惹我师傅。”

  “你师傅才十八岁而已!”

  张潮海平静地说道。

  “的确,现在才十八岁,所以,他以后会无敌。”

  张绍云肯定地说道。

  旁边听到这话的刘诗成轻轻点头,表示认可张绍云的这个说法。

  张潮海想了想,对儿子点点头,表示自己会注意。他上次回去东海市之后专门通过自己的渠道调查了一下江州武圣山的消息,得到的资料让他很震惊。王程的背景资料都很寻常,不寻常的就是出神入化的医术,以及一路各种赌石的逆天运气。

  可是,那位王程的师傅,武圣山上的老道士,让他就捉摸不透了。因为,他找的那位来自高层的关系,竟然无权查询长鹤道士的资料信息。

  长鹤老道士的这种待遇,简直就是开国元勋级别的。

  这才是张潮海最忌惮的,也因此保持着对张绍云的师傅的尊重。

  不然,面对一个面向还很稚嫩地十八岁少年,如论如何。他也尊重不起来。

  几人跟着杨青语。一路来到后面的小院子,昨天被一场顶尖战斗而破坏的院子,竟然在一天的时间内就修复好了。破碎的地板和墙壁,都已经重新修复,用的是和以前一样的上好材料,只是看起来有些新,显得和周围不一样。

  咚咚……

  来到房间门口。杨青语轻轻地敲了敲门,她害怕打扰王程看书的心境,所以很小心。

  房间里传来王程平静的声音:“进来!”

  听到王程的声音,杨青语转身对张潮海几人严肃地说道:“你们在门口等着,我问问王程要不要见你们。”

  这一下,张潮海都轻轻地皱起眉头来。他可是东海市大富豪,全国著名的商界人士,参加过全国人大会议的代表。就算对方是高手,是自己儿子的师傅。师门来历神秘,可也应该和自己平起平坐吧?

  自己怎么还要站在门口等着通报了?

  张潮海看了儿子一眼,见儿子张绍云没有任何异议,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顿时心中更为郁闷。

  崔东右和刘真志两人墨镜下的双眼是充满着怒火的。

  崔东右毫不客气地沉声呵斥道:“我们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小姑娘。别以为我们是真的怕你们。”

  杨青语目光冷冷地看向崔东右。冷声道:“哦?崔先生,你想做什么?”

  崔东右上前一步,沉声道:“听闻你是江州杨氏太极的传人,我只知道那些公园里老头老太太打的太极,不知道你们杨氏太极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你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

  “你们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出手了,果然没有礼貌,下次我不会再让你们这种人进来了。”

  杨青语有一丝后悔地说道,她心中终究是有一些心软的。

  张绍云和刘诗成一起站在杨青语的身边,神色很是警惕。

  “两位。有话好好说,别伤了和气,这里是中国,你们想好了,冲动的后果很严重的。”

  张绍云沉声对两人说道,因为对方是跆拳道来的人,以前也毕竟练过一段时间,所以他不想骂人。

  刘诗成也毫不客气地呵斥道:“哼,你们敢侮辱我们中华武术,刚才我就想教训你们了,有本事你们就出手吧。”

  张潮海轻轻地皱着眉头,因为心中的一丝不悦,所以他没有开口说话劝解,任由其发展,想看看杨青语和架子很大的王程如何解决。

  这两个棒子国跆拳道总部出来的高手,可不是一般的高手。不是上次在东海市的那两个被王程轻易碾压的跆拳道教练能相比较的。

  跆拳道敢向全世界发展,没有几个镇得住场子的顶尖高手,怎么可能?

  听到刘诗成的话,崔东右首先出手了,心中的怒气爆发出来,动作很是直接,一拳直拳就冲向刘诗成而来,拳头紧握,力道极大,带着呼啸的破空之声。

  刘诗成早有准备,也是一招炮拳出击,选择了硬拼,他觉得自己能打的过这个棒子国的所谓高手。

  可是,下一刻,两个拳头实打实的对拼了一招,刘诗成的神色就是一变。巨大的力道冲击的他整个拳头都刺痛不已,甚至出现了一次麻木。

  好硬的拳头,好大的力道!

  他能感觉出这崔东右应该练了类似国术的外门功夫的拳法,虽然不修内家气血,可是长期锻炼下来,四肢的爆发力和战斗力都是极强的,招招都是直接而迅速的爆发招式。

  刘诗成一招被压变成劣势,崔东右得理不饶人,迅速就是一步冲上来又是一拳直拳,直取刘诗成的面门。刘诗成急忙抵挡,又被打的后退了一步。

  崔东右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停下了脚步,沉声道:“这就是你们自豪的武术?连我两拳都接不下!”

  杨青语和刘诗成都看的心中有些震惊。

  这崔东右的力道极大,攻击爆发力,只怕能和化劲后期巅峰圆满境界的高手相比较。如果他能修炼到正宗的内家功夫,或许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踏入抱丹境界,成为顶尖大宗师级的高手。

  棒子也有这么厉害的跆拳道高手?

  看来,跆拳道也不是一无是处。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也有一些自己的门道。

  刘诗成震惊之后,就是震怒。他提气低吼一声,再次冲了上来,刘氏炮拳全力爆发,炮劲凝聚,空气发出一声炮响。

  崔东右看到这炮拳的爆发力,神色凝重起来。然后突然抬腿一记跆拳道最常见,也最是大力和帅气的侧踢。他踢腿的速度极快,比常人抬腿的动作速度快了一倍有余,显然是常年练这一招的效果。

  崔东右直接一脚就呼啸地踢在了刘诗成的胳膊上,腿的力道本就比胳膊大,爆发之下,直接将刘诗成一脚踢的侧飞出去一米多远,摔在地上很是狼狈。

  不过,还好的是。没有伤到刘诗成的胳膊筋骨,只是肌肉很是刺痛,这就是力道不如劲道有伤害的原因。

  刘诗成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心中的屈辱和愤怒可谓是即将爆棚。可是,实力不如就是不如,他也没辙。因为他就是修炼的炮拳。攻击不如人,就没有办法了。只是他此时的呼吸极为急促,呼哧呼哧的好像风箱一样的狠狠地瞪着对方。

  刘诗成在心中一遍遍的发誓,这次比武大会结束,一定会回江州闭关安心的练拳,不达到化劲后期巅峰,绝对不出门!

  这次出来,被一个个高手一次次轮着虐的感觉,让他真的很不爽。

  杨青语急忙上前,看了看刘诗成的伤势。发现没有大碍,才放下心来,看着崔东右冷声道:“你们别在这里找事,现在马上离开!”

  刘真志只是在一边冷冷地看着,一副高冷的模样。

  崔东右毫不客气地嚣张说道:“我们今天就是来找事的,你们有本事就把我们击败,那我们技不如人,马上就走。可如果你们没有真本事,还到处骗人,就别怪我们出手不客气了。”

  说着,崔东右竟然真的不客气地对杨青语出手了。他出手依旧是跨步直拳,力道极大,拳头带着呼啸的破空之声,而且力道很是凝聚,有凝聚成劲道的迹象,不过还没有跨出那一步。

  这崔东右的练武天赋是值得肯定的,如果他从一开始就修炼国术正宗内家拳法的话,只怕现在的实力已经迈入抱丹的大宗师境界。

  呼……

  拳头呼啸而来。

  杨青语依旧一只手提着饭盒,一只手旋转而起,还是一招缠丝手出手,和刚才与陈平盛对拼的时候一模一样的缠丝手。只不过,此时她几乎尽了全力,缠丝劲更为凝聚,招式也更为玄妙。

  眨眼间!

  杨青语的缠丝手就纠缠住了崔东右的拳头,发现对方不是劲道,而是力道,所以看似凶猛,可爆发力终究是没有劲道强势的,如果实力相差不大的话,抵挡起来就很轻松。

  她心中顿时就是大定,道门太极拳专克这种拳法。

  一个呼吸的时间,杨青语的缠丝手就将崔东右拳头上的力道抵消了大半,杀伤力变得几乎没有。然后,杨青语顺势欺身上前,一招鞭手啪的一声甩出,反而将崔东右逼迫的后退了一步。

  而后,杨青语也是得理不饶人,再次追上一步,一转身,鞭手化作最为太极强势的搬拦锤,拳头呼啸而起,看起来很柔弱的追上了崔东右。

  崔东右神色剧变,他自然知道杨青语这看似柔弱的一拳爆发力绝对惊人。他没想到自己最是看轻的杨青语,实力竟然是如此的强悍,急忙双手挡在身前想要挡下这一招搬拦锤,可依旧被搬拦锤打的后退两步才站稳,双手手臂的骨骼和胸口都发出一丝刺痛。

  好强势的搬拦锤!

  崔东右震惊地看着杨青语。

  杨青语的太极已经领悟刚柔一体的境界,可柔可刚,柔可克制崔东右的爆发,刚可攻击将其打的只能后退避让。

  崔东右一时间感觉自己好像被杨青语克制的死死的。

  “现在你还有自信吗?”

  杨青语声音很冷漠地问道,居高临下地看着崔东右。

  崔东右神色极为难看,没有了刚才的嚣张,只有一片阴沉如水,沉声道:“哼,我刚才没注意而已,再来,看你能接下我几拳。”

  说完,崔东右又主动冲上来,双拳齐出,毫不留情的朝着杨青语的面门和腹部要害攻击。

  杨青语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脚下踩着太极,右手又是缠丝手出手,瞬间黏住了崔东右的一只拳头,将其拳头上的力道消弭的几乎没有。然后她拳头再次化作搬拦锤,依靠精妙的步伐和卸力技巧躲开了其另一只拳头,搬拦锤一招结结实实地击中了崔东右的腰间。

  这一招搬拦锤,有些诡异。

  砰!

  崔东右身体一震,蹬蹬蹬的后退三步才站稳,腰间骨骼肌肉的刺痛刺激的他眉头紧皱在一起,深呼吸一口气息,没有说话,瞪大了双眼,再次冲了上去。

  只不过!

  这次出手,他不是一个人。

  而是和刘真志一起。

  眼看崔东右似乎不是杨青语的对手,被杨青语的拳法克制了,刘真志自然不可能再袖手旁观的看着崔东右出丑,选择了一起出手,击败对手最重要。

  两人一左一右,包夹了上来。

  刘诗成和张绍云神色一变,急忙一起冲了上去。

  张潮海看到这一幕,也是面色不好看,想说什么,也没说出来,因为一切都发生的太快。

  杨青语急忙后退,对方两人一起出手,而且实力都极为强势,她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对方两人的对手。她能打过崔东右,也是因为她的太极拳法太过克制对方而已,如果是纯粹的爆发性拳法,实力不如人的时候,就没有机会了,就比如刚才的刘诗成。

  她一退!

  后面就是房门。

  崔东右上前一脚踢在房门上,轰的一声,将两扇房门踢的粉碎。

  杨青语身体一转,步伐变化,顺势进入房间内,挡在门口,看着两人,冷冷地声道:“你们现在走,还来得及。”

  她不想让王程再出手,宁愿自己吃一点亏,受一点委屈,也不愿意让王程出手。她知道王程的气血每一次运转,都会刺痛难当,出手之下,气血加速运转,疼痛就会加倍,她不想让王程承受这样的痛苦。

  崔东右和刘真志也停在了门口,刘诗成和张绍云也冲到了门口和两人对峙,不过大家都一起看向了房间内。

  连张潮海都是目光好奇地越过杨青语望向房间内。

  大家都想看看,被杨青语如此护着的王程,究竟现在是如何的状态。

  可是,当所有人都看过去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惊,眼神闪过惊讶和震动。

  刘诗成和张绍云刚才以为王程此时可能受了伤,或者是状态不好,所以杨青语才会如此保护,不让王程受到影响。

  而崔东右和刘真志则是以为王程不过是一个十八岁的小孩子,现在肯定在做一些小孩子应该做的事情。

  却是没想到。

  他们看到了,在视线内,一个少年,安安静静地坐在房间中央,手中拿着一本线装古书,神色平静如水地看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