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少林来人

第四百一十四章 少林来人

  热门推荐:

  (抱歉,晚了点,下午停电了,快八点才来电,没辙!长海童鞋说了爆发的事情,大家给我酝酿一下感觉。|每两个看言情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可°乐°小°说°网的账号。大家看我书的童鞋都知道,我不说自己写的书有多么好,但是我自认为还是比那些套路小白文要强一些。写上本重生和这本书,我都是带着自己的感情的,所以写起来也费力一些,如果可以爆发,我真的希望天天爆发,这本书我至今保持没有断更一天的记录,大家就应该相信我认真的态度了,最后,照常求票,多谢!)

  狼藉的大厅内安静的只能听到受伤几人鼻息间急促地喘息声音。

  王程几人一双双眼睛几乎都凌厉地看向地上的纳兰峰。

  吕大虎转过头没有看这边,自顾自地站在院子外面没有动作。自身难保的司徒老怪也是面色严肃地看着,在调整自己的气血。

  没有谁说话,都在看纳兰峰如何应对。

  纳兰峰强忍着脊椎筋骨的刺痛和手掌粉碎性的疼痛,慢慢地站了起来,脊椎骨骼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让其面孔再次抽搐了一下。

  他的视线和王程的眼神对视,急促的呼吸着,身体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艰难地开口道:“王程,要知道,多个朋友多条路。”

  “纳兰峰,我不想听你说任何的废话。刚才你乘人之危想要杀我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这些?自己弱势的时候,大道理都出来了,也是可笑至极。绍云,去帮一下纳兰峰,让他履行自己的赌约。”

  王程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冷声说道。

  张绍云答应一声,当即就走上前去,喝道:“纳兰峰,你自己跪下吧,要是让我把你按下来。传出去可就不好了。”

  纳兰峰面色难看至极,呼吸更为急促起来,一步步来到王程面前,脸上的肌肉不停的颤抖着。深呼吸一口气息之后。他一只腿缓缓地跪在了王程的面前,沉声道:“对不起。”

  王程嘴角溢出一丝不屑的笑容,淡淡地道:“还有一条腿。”

  纳兰峰浑身一震,另一只腿也慢慢地接触地面,他终究是双膝跪在王程的面前。咬牙切齿地道:“王程,今日之耻,我纳兰峰永记于心,此生不报此仇,我誓不罢休。”

  “纳兰峰,别把你自己看的太高。今天如果不是有司徒老狗在,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气息和我说话?下次见到我,你觉得你还会有机会吗?纳兰峰,滚吧,滚回东北去吧。你和你弟弟纳兰长风都没有资格出现在我面前。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不然,我见一次,就打一次。”

  王程冷冷地说道,言辞之间没有丝毫的客气。

  双方已经是水火不相容。

  武者之间向来就是如此,一旦发生矛盾,就会出手,然后可能就会演变成双方家族门派之间的生死相争。

  所以自古以来就有江湖无太平的话。

  纳兰峰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感觉浑身骨骼似乎都断裂了一般,五脏六腑和四肢以及脊椎骨骼都传出一阵阵刺痛。伤势牵动之下。他的嘴角再次溢出一道粘稠的鲜血,看着王程沉声道:“要,王程,我记住了。”

  说完。纳兰峰不再停留,转身就走。他知道自己再继续逗留下去,也是白白的被羞辱。

  王程和杨青语,张绍云,刘诗成都冷眼看着,每个人都对此人很是不屑。

  “技不如人。还耍赖,还想乘人之危。纳兰峰,今日的事情传出去,你认为武术界还有你的立足之地吗?”

  杨青语声音清冷地说道:“王程不杀你,已经是对你有大恩,莫要自误。”

  纳兰峰身体摇晃了一下,被气的差点摔倒,急忙憋住了体内最后一口气息,强行加快脚步,没有理会杨青语,对吕大虎低声道:“吕处长,带上我弟弟,走。”

  吕大虎叹了口气,对长鹤道士和王程几人都微微抱拳致意,然后才扛起地上依旧昏迷的纳兰长风,随着纳兰峰一起走了出去。

  外面的司徒老怪也已经将气息调息过来,断裂的胳膊也已然止血。他另一只手拿着断掉的胳膊,想去找医术高明的医生重新接上,或者去医院动手术也可以做到,即便没有以前好用了,那也比没有强。

  长鹤坐在那里一直没说什么话,慢条斯理地喝茶,很放心地将事情交给徒弟王程处理。此时看到司徒老怪,他开口淡淡地说道:“司徒老狗,记住了,你的命是我徒弟的。”

  司徒老怪身体震动了一下,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直接带着吕大虎和纳兰峰离开了这里。

  此事看似暂时告一段落结束了,但是王程和长鹤道士师徒两,以及司徒老怪和纳兰兄弟两都知道,这才只是开始。

  以后,双方只要有机会,都不会放过对方。

  呼…………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将体内刚刚调整的浊气通通吐了出来,顿时感觉五脏六腑之中一片轻松,心脉上的一丝丝刺痛已然是消失无踪,四肢也恢复了一些力量。

  “王程,你怎么样?我去给你弄点药材过来调整一下吧?”

  杨青语担忧地问道。

  长鹤和刘诗成,张绍云都看向王程。

  王程神色已经恢复正常,呼吸很均匀有力,步伐很沉稳地走过来坐在师傅的面前,对杨青语摇头道:“不用了,我的伤势已经恢复小半,明天应该就能痊愈。”

  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都还是满脸的担忧之色,明显是不太相信的样子。

  与司徒老怪这种几乎抱丹大圆满境界的超级高手过了两招,还被纳兰峰全力攻击了几拳,而且还硬抗了抱丹级高手的吕大虎一拳,竟然会这么轻松?一夜就能痊愈?

  估计没人会相信。

  可是,长鹤却是神色淡然,他相信王程的话。当年他就是靠挨打成名的,知道地煞拳法在挨打方面的威力。也知道,王程此时所练的武学复杂,比之他当年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王程没有骗你们,你们是不知道王程现在的情况。现在王程地煞拳法已经进入小成境界。融合龙象拳法,还有猛虎九式,和我武圣山的道门心境,在内家气血搬运这方面。天下间可能没人能比得上他了。刚才司徒老狗也没能重伤他,纳兰峰那小子的拳头对王程已经不可能有重伤的可能了,只能勉强算是轻伤……”

  长鹤老道眼神闪烁着精光,欣赏地看着王程,肯定地道:“融合了我武圣山和金刚宗的上乘内家法门。王程只需要三年的气血积累,就能成为天下间的绝顶高手,到时候击杀实力大降的司徒老狗易如反掌。而且他比我更为全面,内外一体,攻防兼备,同辈之中无人可敌……”

  长鹤道士身为天下间有数的大宗师,对徒弟王程练武的情况很了解,也很推崇。

  王程呵呵一笑,对师傅抱拳道:“师傅,您言重了。我再练十年也不是您的对手。”

  听到长鹤的话,杨青语三人松了口气。杨青语和刘诗成出生国术世家,但是对武圣山和金刚宗这种千年门派的内家法门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知道很神秘和强大,不过现在他们相信长鹤道士的话。

  至于张绍云,那就是纯粹的无脑信任长鹤道士了。

  挥手间伤人于几十米之外,如此神仙高手说的话怎么可能会有假?

  而且,张绍云对师傅王程更是无脑的信任。

  所以,大家都相信了王程的伤势不严重。

  “你也别这么谦虚,大家都是自家人。不需要藏着掖着。”长鹤道士对王程微笑了一下,肯定地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你目光比老道士我通透的多,早就看出来了。我也不瞒你。老道我积累了一辈子的气血,都强行用来练天罡拳法了。什么时候我的气血耗尽,那也就是你给老道我送终的时候。”

  长鹤道士笑的很欣慰,现在他对王程已经彻底放心了,不再担心自己走的早,王程会无法担当起武圣山的责任。

  而且。现在还有送上门的金刚宗!

  想到明德和尚和金刚宗,长鹤道士面色平静下来,慢吞吞地喝着茶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王程看师傅在想事情,也起身告辞回房间休息了。

  杨青语和刘诗成,张绍云三人一起去食堂吃饭,顺便也给王程带一些吃的回来。

  回到房间。

  王程自然不会立即就躺下休息,而是直接在房间中央扎起了马步。这次他练的不是静桩,而是动桩,也就是刚刚从龙象拳法当中领悟出来的神象步伐。

  呼吸变幻,如大象一般的沉重悠长,王程一步一步的跨出,每一步都有特定而复杂的呼吸来搬运着体内气血。大量的气血都充斥在他的双腿之上,随着步伐的迈出,不断的锤炼着两只腿上的筋骨和血肉。

  咚咚咚……

  每一步迈出,都发出沉闷的响声,王程也感觉自己和大地更为亲近了一些。

  然后,他将呼吸从神象步伐的特定呼吸转化为地煞拳法的大地脉动,接着又变幻回来,如此来回循环,效果赫然比单独的神象呼吸更为明显,气血搬运的速度和对双腿的锤炼效果几乎翻了一倍有余。

  “果然,龙象拳法对武圣山才是最重要的。”

  王程心中肯定地想到,也更加坚定了要去金刚宗的事情。

  这次,不为了金刚宗,就只是为了彻底得到龙象拳法,他也会答应明德和尚去西域金刚宗一趟。

  当杨青语带着食物回来的时候,王程已经将神象步伐走了三遍,双腿的麻木和左手的气血凝滞已经彻底恢复,心脉和脏腑之间的一丝伤势也几乎恢复了大部分,就是只剩下了右手被平良樱用名剑天运留下的伤势,以及脊椎上的一丝伤势。

  不过,感觉到手掌和脊椎骨骼肌肉的麻痒,他知道这两处的伤势恢复也超过了他的预期。

  如果被纳兰峰和司徒老怪知道王程这么快就将他们留下的伤势恢复了,估计会被气死。他们用丢了一条胳膊和下跪受伤的代价来换取的成果,就这么消失了。

  “吃饭吧。”

  杨青语将一大盘子食物放下来,对不断来回走动的王程轻声喊道,如给忙碌的丈夫送饭的妻子一样。

  呼呼呼……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收起了动桩。吐出的猛烈气息将对面的两把椅子都吹的移动了一米,浑身渗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转身对杨青语说道:“青语,等会儿我传你一门拳法。”

  他已经决定答应明德和尚去西域的事情。所以此时也是有峙无恐,想先将龙象拳法传给杨青语和张绍云,即便明德和尚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让明德和尚知道的。

  杨青语拿过一条毛巾亲自上来给王程擦拭满脸的汗珠,闻着王程浑身的汗味,觉得心中很是安心,低声道:“好呀,不过,你传给我的太极,我都还没练好。”

  “没事,这门拳法和太极不冲突,而且也不是实战拳法,是一门纯粹的内家气血法门。”

  王程语气肯定地说道。

  杨青语轻轻点头答应下来。她也很想让自己尽快的变强。刚才面对纳兰峰,她都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被其一招就击败。

  这次出来,杨青语经历几次打击,发现自己跟在王程身边几乎帮不上忙,还变成了累赘。所以,她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实际上内心中变强的心理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是王程这种千年不遇的天才,练武几个月就能超过其他人十几二十年的积累。她要变强。就需要更多的时间积累,需要慢慢打熬气血。

  本来,有王程传承的道门太极,和她自己的杨氏太极。她就非常的自信,只要假以时日,必定可以成为帮助王程的高手。

  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说着什么,当王程快吃完的时候,张绍云敲门走了进来。

  “师傅。师公老人家叫你过去。”

  张绍云走进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到现在他也已经从一个纨绔子弟彻底适应了武圣山最小辈弟子的身份,说话行事已经规矩了起来。

  王程拿起杨青语递给自己的毛巾擦擦嘴,心想自己这不是才回来吗?奇怪地道:“师傅叫我做什么?”

  张绍云看了杨青语一眼,低声道:“刚才来了四个和尚见师公,然后师公就让我叫你过去。”

  “四个和尚?可有少林悟禅?”

  王程立即站起来,严肃地问道。

  张绍云点点头,道:“不错,其中就有和师傅您交过手的悟禅,另外还有一个老和尚,一个中年和尚,和一个小和尚。”

  王程转身对杨青语道:“青语,你留在这里练拳,我和绍云去去就回来。”

  涉及少林和武圣山之间的事情,可能是两派几百年的恩怨,所以王程不好带杨青语去,而身为自己弟子的张绍云自然是不能缺席。

  杨青语神色平静地点头,郑重地道:“小心点,不要再受伤了。”

  王程笑了笑,罕见地主动上前拥抱了杨青语一下,双手用力地将杨青语搂在自己怀里,在其耳边低声道:“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等我回来。”

  杨青语浑身都紧张无比,满脸通红地靠在王程怀里,声音微弱地道:“我知道了,绍云在呢,快去吧。”

  王程松开杨青语,转身对低着头装作没看见的张绍云挥挥手走了出去。

  来到当中的厢房门口,王程轻轻敲门之后,得到师傅的声音才推门走了进去。

  走进房间,只见房间内当中坐着师傅长鹤道士,左边坐着一个老和尚,一个中年和尚,站着两个年轻小和尚。

  这站着的两个年轻小和尚,其中一个正是悟禅;另一个也是王程认识的,正是许久未见的悟信小和尚。

  见到王程,悟信小和尚急忙双手合十,态度感激地对王程说道:“又见到施主了,上次多谢施主出手相救,悟信很惭愧一直未能报答。”

  王程淡淡地摇头,笑道:“和尚你想多了,此事已经过去很久了,就揭过吧。”

  悟信小和尚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能是碍于此时的场面,所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王程打了个眼色。

  “王程,过来坐下。”

  长鹤道士对王程开口说道。

  王程很平静地对几位少林和尚抱拳行礼,然后带着张绍云自然地坐在右边椅子上,张绍云站在他身边。

  当先的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和尚视线凝视着王程,一直等王程坐下之后,才移开视线对长鹤道士说道:“长鹤,这就是你说的要去北方大雪山参加比武的弟子?”

  长鹤肯定地点点头,自信地道:“不错,这就是我徒弟王程。你带来的两个小和尚都认识,永正,有话你就说吧。”

  这老和尚法号永正,乃是悟信和悟禅小和尚的师叔祖辈分的老一辈高手,同时也是少林内堂戒律院的高手。

  永正和尚看着王程的双眼没有丝毫寻常和尚该有的平和,只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问道:“据我所知,王程刚刚拜入武圣山门下不到四月时间。长鹤,你身为当年过来人之一,应该最清楚这次去大雪山的意义,此事根本不容有失。”

  “老和尚,我不需要你来提醒,我比你更清楚此事的重要性,所以我才要我的徒弟亲自去执行。而且,是他拿到比武大会的冠军之后才去,到时候他击败你们派出的选手弟子,你们应该也无话可说了。”

  长鹤道士语气更为严肃地说道。

  “那没有参加比武的选手呢?参加比武大会的选手,并不是最强的。”

  永正立即反问道,语气之间满是咄咄逼人的气势。

  长鹤冷哼一声,道:“谁不服,出来找我徒弟就是了,我武圣山不惧任何挑战。反正我说了,此次去大雪山,只能是我徒弟王程。”

  王程师徒两和少林的另外三个和尚都保持着安静,各自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控制气血默默地修炼,谁都没有说话。

  永正突然转头看向身后站着的悟禅,淡淡地道:“悟禅,你去和武圣山门下高徒过过招。”

  正在默默搬运气血的悟禅顿时一愣,抬眼看向师叔祖,然后又看向那边安静地王程,心中发苦。(未完待续。)I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