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一十章 司徒老怪

第四百一十章 司徒老怪

  求票,求支持,月底最后一天了,有票的童鞋不要藏咯……多谢大家……

  纳兰长风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是发现自己浑身气血已经被王程那巨大的力道震的溃散,骨骼也是刺痛难当,一时间根本不能发力。不过他还是提气对着王程呵斥道:“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对我?王程,这里是京城,这里不是你说了算。”

  王程虎目一转,凝视着纳兰长风,冷冷地道:“那你有何资格来调教我的徒弟?评判我是否有资格收徒?”

  “我……”

  纳兰长风一时语塞。

  刚才他认为自己是实力强势的一方,所以可以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可是一转眼,此时他就处于弱势了,自然不可能理直气壮地再无理取闹。

  “哼,你什么你,技不如人,就要认输。如果连这一点都不敢承认,还一味嘴硬,那我只会对你们更加失望……在我眼里,你们就是一群只会嘴上叫嚣的小人而已。”

  王程冷哼一声,不屑地呵斥道。

  纳兰长风有点气急败坏,急忙大喊道:“王程,你别嚣张,我大哥一定会击败你。”

  “那你让他过来,纳兰峰人呢?”

  王程沉声喝道。

  纳兰峰此时自然是不在这里的,去比武决赛场地参加比赛还没有回来。

  纳兰长风只能对身前的几个一起的年轻人喊道:“他就只有一个人,还有一只手受伤了。我们一起上,狠狠的揍他一顿,让他知道这里是京城。这里是我们的地盘,就算他是武圣山的人,也不能随便在我们的地盘撒野……”

  左白山也瞬间精神一震,提起气息,喝道:“不错。大家和我一起上,刚才只是一个意外,长风是被他暗算了,他绝对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对,一起上。”

  “揍他,这里是京城。不是江州。”

  “京城地界这里,是我们说了算。”

  几个年轻人叫嚣着,然后在左白山的带领下一起冲向了王程。七八个人当中,每个人呼吸都不弱,左白山已经是化劲初期的修为。其他人几乎都是暗劲后期,有两人同样是化劲初期的修为。

  如此七八个年轻人,可以算是年轻一辈的精英聚集了,在各自的地盘都是同辈之中横行无忌的存在。在其他的地方,很难聚集到这么多的年轻高手在一起的。

  所以,此时七八个年轻人被左白山和纳兰长风稍微一激将,都纷纷怒目看向王程,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王程心头猛虎跳跃。看着对方这么多人,神色怡然不惧,主动喝道:“哼。京城又如何?只要有我王程在,哪里都是我说了算,你们算什么?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光凭一张嘴吗?”

  “王程,你找死!”

  左白山终究是被怒火充斥了心头,彻底地失去了理智,脚下一跺。就冲了出去,喊道:“大家和我一起上。让他看到我们拳头的厉害。”

  其他几人稍微一愣,也纷纷怒火冲上心头。然后直接冲了出去。

  “哼!”

  王程虎目圆瞪,冷哼了一声,毫不躲闪,一拳直接正面对着左白山冲了上去。

  轰……

  一声轰鸣!

  左白山这一招八极拳,直接被王程的拳头打的劲道气血都轰然崩溃,整个人都被王程直接打的飞了出去。

  噗!

  一口鲜血就吐了出去,然后他撞在后面的人身上,当即就将三个人一起撞到在地上,都显得狼狈不已,左白山本人更是难以行动,心头震骇非常。

  砰砰砰砰……

  不过,同时还有几个人冲了上来。王程也终究只是一个人,而且此时还只有一只手能发力,一拳将左白山打飞之后,立即就被其他冲上来的三四个年轻高手围住击中了身体。

  刘诗成和张绍云蠢蠢欲动想上来帮忙,可是看到王程的眼神和面色,两人就没有上去。他们知道,这里除了纳兰长风和左白山,其他人估计都不能对王程造成多少伤害。

  而此时发生的事实也的确是如此。

  三四个国术暗劲后期的年轻高手精英,一拳一拳的冲击在王程的身上,发出一声声的闷响。看声势似乎是不弱,每一拳的劲道似乎都不弱了,可是结果却是让对方每个人都心中发寒。

  包括左白山和纳兰长风,以及其他几个躺在地上的人,都有些双眼发愣地看着王程。

  只见王程双手张开,就这么以诡异的桩法站在原地,以身体硬抗着三四个暗劲后期精英高手的一拳拳不断的攻击。可是身体没有丝毫的异样,他就站在原地,动也没有动一下,面色也是正常,脸不红,气息更是稳定,没有丝毫**。

  “这……”

  纳兰长风低声喃喃地想说什么,可是因为被打击的够呛,所以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心头只有一片后悔。

  后悔主动招惹武圣山。

  后悔招惹王程。

  后悔欺负张绍云。

  后悔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可是,这个世界上就是没有卖后悔药的。

  纳兰长风慢慢地爬起来,深呼吸一口气息,然后转身就走。

  可随后,他身后一声虎啸乍起,然后他就感觉身体不能动弹了,双脚离地而起,整个人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抓了起来。

  他回头一看,入目地赫然正是虎目圆瞪的王程。

  “我让你走了?”

  王程冷冷地问道。

  “王程,你别太过分。”

  纳兰长风心头滋生出惧意,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

  王程忍不住笑了一下,冷声道:“我过分?那我问你,我徒弟可有招惹到你?”

  纳兰长风楞了一下。随后面色难看至极,轻轻地摇了摇头,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程喝道:“那你欺辱我徒弟的时候,可有想过自己是不是过分?如果不是我有几分实力,此时只怕也已经被你欺辱了吧?现在欺辱了我徒弟之后。不是我的对手,就让我不要过分?你以为自己当真可以评判天下事,天下人?当真可笑!”

  王程的心头也是出了火气,对这种无脑的纨绔有些不能忍,当即毫不客气的一挥手,再次将纳兰长风摔在地上。巨大的力道将其双腿撞击的发出咔嚓一声脆响,小腿骨骼直接被摔断。

  纳兰长风面孔扭曲,浑身冷汗直冒,却是咬着牙关没有发出一丝惨叫,只有牙齿咯吱作响。

  那几个刚才一直攻击王程的年轻人此时也站在原地。不敢追上去,和爬起来的左白山等人站在一起,就这么看着王程对峙,可是每个人的神色都很是惊惧。他们第一次遇到如王程这样有些无敌的同龄人,心里已经留下了阴影,看到王程心中就弱了几分。

  王程看也不看地上的纳兰长风一眼,对左白山等人喝道:“我王程来京城,是参加比武大会的。不是来给你们当小弟的,这个世界上也没人有资格站在我的头上说三道四。谁敢在我面前嚣张,那就做好倒霉的准备……今天的事情。刚才我已经说了。事实证明了,纳兰长风没有资格出现在我面前,所以以后我见到他一次,就打一次。”

  “不管谁不服,都可以来找我王程。还有,给纳兰峰带一句话。好自为之!”

  王程最后转头对地上满头大汗,强忍着没说话的纳兰长风警告了一句。然后直接转身走了出去,不再理会这些人。

  刘诗成和张绍云两人急忙跨步跟上王程的步伐。心中都有些情绪,所以谁都没有说话,神色极为的严肃认真。

  “师傅,我以后一定加倍努力练拳,迟早我会亲自让他们付出代价。”

  走了几步,张绍云对师傅王程低声保证地说道。

  王程放慢了步伐,心中体会着神象步伐和大地脉动之间的韵律,淡淡地道:“练拳的事情不可操之过急,一步一个脚印,慢慢来。只要按部就班地走下去,他们迟早都会是你的手下败将,何必要急于一时去拿本应该拿到的东西,却要冒着影响你毕生成就的风险?”

  张绍云稍微思索了一下,眼神闪过一丝明悟,坚定地点头道:“是,师傅,弟子明白了。我一定会打好基础。”

  “知道就好,双脚要走的足够沉稳,才能跑的够快,只有跑的够快,才能飞的更远。”

  王程气息平静下来,很是冷静地说道。

  “师傅,弟子一定谨记师傅教诲。”

  张绍云也将心中的诸多怒火等情绪平复下来,冷静地保证道。

  刘诗成心头有些羡慕,他觉得王程已经足够当他的师傅了,武学底蕴更是远远地在刘氏之上。可惜,他是不可能拜入王程门下的,因为他现在是刘氏炮拳明面上唯一的传人。

  三人一路来到里面的院子里,看到长鹤道士和杨青语依旧很安静地坐在桌子上喝茶,两人似乎低声在说什么。

  “师傅,我们回来了。”

  王程上前略微恭敬地说道。

  张绍云神色坦然,惭愧地低声道:“师公,徒孙给您丢脸了。”

  刘诗成微微抱拳,然后就站在了一边。在这里,他是唯一的一个外人,所以保持了安静。

  长鹤道士喝着茶,看了张绍云一眼,没有任何怒气,平静地道:“你也不算丢脸,才入门一月有余而已,打不过人家很正常。以后好好跟你师父练拳就是了,到时候你就知道,那些人在我武圣山面前,都是跳梁小丑,不足畏惧。”

  张绍云肯定地道:“是,徒孙记住了。”

  长鹤点点头,看向王程,道:“纳兰家族的人还是有点棘手的,不过京城地界不是他们的大本营,也无所谓。你现在主要是准备两件事,首要第一就是拿到比武大会的冠军。然后跟我去北方一趟,所以要尽快养好伤。第二件事,就是明德老和尚的事情,你也要考虑清楚。如果答应了,到时候去西域金刚宗山门。也必然会有一番凶险。”

  “传承一千多年的武学密藏,谁不想要?当年金刚宗遭遇灭门大祸,武学密藏就是首要原因之一。现在武学密藏开启,当年那些人也必然会得知消息,所以此行如果你随老和尚过去,也要多做准备。切记要小心行事,保全自己为主要。”

  王程喝着茶,听到师傅的话,严肃地答应道:“师傅您放心,弟子心中有数。武术大会的事情。我已经有九成把握,到时候随您去北方,右手也应该可以发力了。明德大师宗门的事情,我也自信自保有余,至于其他,那就看造化了,毕竟人算不如天算。”

  王程所说的其他,自然就是指金刚宗的武学密藏的事情。此事是强求不得。身为武圣山传人,他对金刚宗的武学密藏也看的不是很重要。他唯一看中的就是龙象拳法,而这门拳法他已然学到手。并且领悟奥秘神象步伐,下一步再领悟神龙呼吸的话,就算是彻底小成了。

  长鹤道士满脸的欣慰,有时候他感觉坐在自己面前的不是自己的徒弟,而是自己的师傅玄鼎道长。这种感觉,让老道士很是郁闷。同时也很高兴欣慰。

  徒弟太厉害了,当师傅的当真是痛并快乐着。

  杨青语目光流转。在王程身上看了几眼,没有说话。她心中只是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只要在王程身边就好。

  咚咚咚……

  这时,又传来敲门声。

  长鹤道士和王程都同时眼神一亮,师徒两对视了一眼,闪过一丝明了。两人都听到门口有几道沉稳悠长的呼吸声,知道可能来者不善。

  “进来!”

  长鹤道士当下淡淡地喊了一声。

  声音传递出去,不是多么响亮,但是却在每个人的耳边都清晰可闻。

  然后,院子大门被推开。

  几个人影步伐沉稳地走了进来,其中有一个王程认识的,正是之前护送他们来京城的吕大虎。

  此时,吕大虎走在后面,并没有资格走在前面。

  当先是一个头发皆白的寸头老者,发型和牛大海有点像。其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人,然后才是吕大虎,最后是受伤的纳兰长风。

  “老道还在喝茶,看来最近这些年,你回道观修生养性倒是有些成效。”

  寸头老者走过来,毫不客气地就坐了下来,和长鹤道士面对面地说道。

  长鹤道士慢条斯理地拿起茶壶给对方倒了一杯茶,语气平静地道:“老了,没脾气了,也应该如此。如果还像当年一样任性妄为,只怕已经死于非命了。人老了,就要服老,就要让出位置,给后辈年轻人机会,如此才符合天道循环,代代传承的天地道理。”

  寸头老者眼中精光暴闪,然后恢复平静,语气严肃下来,道:“不错,老道这番话的确说的在理。可是,年轻人会犯错,性格冲动无比,你我当年都是过来人。这就需要我们来把关了,一味的退居幕后,完全交给年轻人来出面,也会乱套的。就比如老道你的弟子,行事就过于鲁莽霸道了。”

  老道士目光也是精光一闪即逝,一边喝茶,一边慢慢地问道:“哦?司徒老怪是来教我怎么调教徒弟的?”

  “不敢!”

  寸头老者严肃地道:“谁人有错,我自然会指出。”

  “那我徒弟有何错?”

  老道反问道。

  王程坐在一边不动声色,安静地听着,神色如古井一样,好像对方说的不是自己一般。

  寸头老者一挥手,身后纳兰长风低着头走了上来。

  老者严肃地道:“纳兰家的小子和你徒孙切磋一下,出手也是点到即止。只不过因为你徒孙实力太低下,所以才有一些误伤。而你徒弟却是出手刻意伤人,如此,是不是不地道?”

  老道士的视线和司徒老怪的眼神直直地对视,两人谁都不想让。

  老道看着对方,淡淡地道:“你和我讲地道?那谁允许纳兰家的小子和我武圣山弟子切磋了?谁允许你们调教我武圣山弟子了?还是说,你司徒老怪觉得我长鹤老了,你可以对我武圣山指手画脚了?我是不是要在武圣山上给你安排住处,方便你随时监督?”

  说道最后,老道士的视线已经是冷然凌厉下来,手中的茶杯缓缓地放了下来。

  客厅内的气氛瞬间降低了温度,也安静到了极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