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零九章 纳兰兄弟!

第四百零九章 纳兰兄弟!

  (哎,吃不起饭了,求票票,求大家支持正版!)

  王程迈着步伐,心头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种感觉。》,此时他每一步迈出,脚掌好像都和大地紧紧的贴在一起一般,要用点力道才能拔起来,似乎原本两者是一体的一样。

  如此,他的步伐就更为的沉稳,与不动如山的桩法配合的话,会有更好的效果。

  同时,他呼吸变化之间,脚掌随之发力,也比以前爆发出更为猛烈的力道。

  一步迈出,直接跨出十米的距离,超过了他之前的极限距离。

  呼呼呼…………

  耳边呼呼风声剧烈的吹拂。

  咚咚咚咚……

  每一步落在地上,都发出沉闷的声音,好像既有韵律的鼓声一般。

  几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来到了外面的小广场上,发现这里现在已经围了一群人。

  “张绍云,你不是拜师在武圣山门下吗?怎么拳法这么弱?武圣山不是号称天下第一嘛?这就是天下第一的拳法?可笑。”

  “就是,张绍云,你好好的公子哥不当,非要去当人家的奴才,你说你图什么,能学到真本事也好,你看你现在连个保安都打不过。”

  “呵呵,东海市张家也是被你丢尽了脸,听说当初你当众给那个小子下跪拜师,还被人拒绝了。”

  “你们不许侮辱我师傅。”

  张绍云奋力地大吼一声。

  “哦?我们说的不对了?那武圣山王程才不过十八岁的年纪,入武圣山门下才数月的时间,有资格收徒吗?只怕他自己都还没有弄懂拳法吧。你跟他能学到什么。可笑。”

  一个声音义正言辞地问道。声音被特殊的内家秘法加持,震荡空气,传出很远。

  王程还有一段距离,就听的清清楚楚,当即也是体内气息一沉,喝道:“我武圣山收徒,还需要你来认定是不是具有资格?你又是谁?”

  声浪滚滚荡荡,如闷雷一般的激荡出去。

  王程身形随着声音而动。两步越过二十米的距离,来到了小广场当中,携带着一股剧烈的气流,和闷雷一般的声音一起冲击过来。顿时就将这七八个年轻人顿时震慑的急忙让开位置后退,本能的来开和王程之间的距离。

  “师傅……”

  张绍云看到王程,急忙从中间跑了过来,站在师傅王程面前,微微低下头,神色间很是惭愧,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刘诗成也走了过来。也同样低着头,有些惭愧。

  王程目光看着两人。看到两人只是都显得很是狼狈,没有受到重伤,稍微放下心来。徒弟张绍云,一只衣服袖子被撕掉了,裤子上还有一个大洞,脸上还有一块淤青,应该是被一拳打中了脸上。

  刘诗成要好看一些,只是身上有一丝狼狈,衣服稍微有点凌乱。

  双方有过一些交手,看起来应该不是很严重,都还知道点到即止。

  但是,武圣山的人是这么容易让你们动手的?

  “怎么回事?”

  王程目光淡然,看着徒弟张绍云淡淡地说道。

  张绍云诺诺地呼吸一口气息,低声道:“师傅,对不起,我……”

  王程瞪了徒弟一眼,沉声道:“我问你怎么回事,没有让你道歉!”

  张绍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一下子没说出来,只能深呼吸了两口气息平复心中的情绪。

  而对面七八个年轻人当中的一人站出来,神色轻松地看着王程,语气傲然地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我们一个兄弟和你徒弟切磋一下而已,看你徒弟拳法稀松平常,我又帮你调教了一下。只是我没想到,当初张绍云那么痴迷跆拳道,现在却能这么快就从跆拳道走出来,马步什么的还有模有样了,就是实力太弱了一点,你们武圣山的拳法也不是一无是处。”

  张绍云紧咬着牙齿,被气的满脸通红,眼神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几人,呼吸急促不已,可依旧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的确不是对方的对手。

  刘诗成在王程身边低声地道:“王程,是他们欺负人。”

  王程一挥手,示意刘诗成不需要说话,发生什么事情,他心中都有数。

  看向对面的年轻人,王程淡淡地道:“我问你了?你是什么人?”

  年轻人稍微一愣,似乎没想到王程会这么对他说话,当即面色也冷下来,沉声道:“我叫纳兰长风,东北人。”

  年轻人的眼神紧紧地盯着王程的面色,似乎想看王程出现一些神色变化,比如吃惊,惧怕等等的。

  可惜,王程又让他失望了,此时面色没有丝毫的神色变化,依旧是平静如水一般。

  “刚才就是你说的,我没有资格收徒弟?”

  王程一步上前,将张绍云和刘诗成都挡在身后,目光看着对方,沉声问道。

  纳兰长风稍微一愣,随后眉头皱起,神色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程,自信地道:“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按照江湖规矩,要收徒弟,自己就要先出师。王程你不过才拜入武圣山门下几个月而已,自己还是新人,有何资格收徒?”

  “我武圣山收徒,需要你来定规矩?那我武圣山能不能存在,是不是也需要你来认可?”

  王程语气一变,又是沉声问道。

  这一声,又是滚滚荡荡的声浪冲击而出。

  对面的纳兰长风几人都是一惊,有几人再次本能的后退了一步,都微微心惊于王程的内家修为,不过都不是很奇怪,因为武圣山内家拳法高深莫测,当年就已经是传开了的。

  但是他们始终记得,王程不过才入门几个月而已。所以也没有丝毫的忌惮之意。

  纳兰长风依旧怡然不惧地看着王程。视线在王程受伤的右手上看了一眼。嘴角溢出一丝冷笑,道:“我当初在东海市和张绍云也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只是不想看到他被一个小孩子骗了而已。”

  张绍云满脸通红地大喝道:“纳兰长风,你胡说八道。”

  王程当即再次对后面一挥手,示意张绍云住嘴,目光依旧平静地看着纳兰长风,淡淡地道:“纳兰长风是吧,我见你信心十足。而且似乎也是古道热肠。那我现在就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你看到我一只手受伤了,现在我就站在这里不动,只要你三拳内能让我移动一下,我就承认你说的在理。”

  纳兰长风瞬间面色一变,沉声道:“王程,此话当真?”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双脚不丁不八地站了一个桩法,声音严肃地道:“自然当真,这里有这么多你的人。我就把话丢在这里。如果你做不到,那你就要为你说的话负责了。你没本事却要鉴定我武圣山的资格。那我就要鉴定一下你纳兰长风和你大哥纳兰峰的资格了,到时候我就想知道,你们有何资格站在这里,和我同在一个屋檐下!”

  此话一出。

  现场一片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看着王程。

  刘诗成低声对王程提醒道:“王程,这个纳兰长风的实力不弱,在我之上。”

  刘诗成此时的实力已经很稳定的在化劲中期,跟随王程领悟了诸多武学奥秘之后,又吃了一块狮子心脏,进入化劲后期只是时间问题,气血很是雄厚。

  而这个纳兰长风的实力还在他之上,应该还在化劲中期圆满境界,不太可能是化劲后期。

  当然,这对王程来说,其实都无所谓。

  国术拳法的化劲中期和后期,在他面前并没有什么区别,都不可能在三拳内破了他的桩法,除非是如董祥林和沈元那样的化劲后期大圆满境界的绝顶高手。

  纳兰长风是吗?

  显然不是!

  对刘诗成微微点头,王程没有说话,目光如平静的水波一般地看着对面的纳兰长风,等着对方的答复。

  纳兰长风几人也都安静下来,呼吸都一时间压抑下来。他们谁都不知道,王程面对他们七八个人会是如此的毫不示弱,甚至更为咄咄逼人,没有将他们几人放在眼里一样。

  “王程,你如此目中无人,真以为自己比我大哥还厉害?”

  纳兰长风双眼闪烁着寒光,沉声喝道。

  王程淡然一笑,平静地道:“纳兰长风,我就站在这里,不要废话,有本事就来吧。如果三拳能让我移动一步,就算你有本事,我就承认你说的话。”

  “王程,你不要猖狂,纳兰峰当年去南洋挑战的时候,你还是小屁孩呢!”

  对面一个年轻人走出来走出来,对着王程喝斥道。

  七年前,东北年轻高手纳兰峰去南洋挑战几大家族的年轻一辈,全胜而归,奠定了其在年轻一辈顶尖高手的身份。

  王程目光瞬间化作琥珀之色,带着实质般的杀意,看向站出来的年轻人,喝道:“此时可有你说话的资格?”

  年轻人正是左白山,乃是当日与王程交手的左木的同族侄子。

  看着王程,左白山也不示弱,喝道:“这里是京城,王程你还敢如此嚣张?你以为我们不敢对你动手吗?”

  王程呵呵一笑,冷冷地道:“呵呵,那你们一起上来试试就知道了。”

  左木顿时有些冲动的一步迈出,就要动手的样子。

  纳兰长风急忙伸手拦住了左木,沉声道:“别中了他的激将法,你们一起上了,不管结果如何,到时候丢人的可都是你们。我现在和他的事情还没完,我看他如何站着不还手的接我三招。”

  左木止住了步伐,对纳兰长风点点头,看着王程不屑道:“练了几个月的拳法,就以为无敌了,当真是可笑可悲,井底之蛙而不自知。长风,你可不要留手。”

  王程冷声道:“废话真多,要出手就快点。”

  纳兰长风一转身。竟然没有提前说一声。也没有任何征兆的就出手了。他一步就冲出了四米多的距离。带着一股劲风的到了王程的面前,拳头如炮弹一般的冲向王程的胸口而来。

  轰……

  王程脚下未动,没有任何躲闪,双手竖立,也没有任何的防御动作,就如此以不动如山的桩法,配合神象步伐的特殊奥秘,以胸口硬接下纳兰长风的这一拳。

  纳兰长风这一拳可以说是全力出手。拳头上的炮劲极为凝聚,一拳下来,击中王程胸口的时候,劲道爆发,发出一声轻微的轰鸣。

  猛烈的劲道冲击的王程身体微微晃动了一下。

  可是,王程并没有移动一丁点,只是气息稍微急促了一瞬间,一个呼吸之后,又恢复了平常。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纳兰长风的实力的确是化劲中期圆满境界。只差一步就进入化劲后期。

  在场的人见此都吃了一惊。

  刘诗成和张绍云两人是惊讶于纳兰长风竟然无耻的近乎于偷袭一般的突然出手,两人刚才都忍不住要出手去帮忙了。只是都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慢了一拍,然后就结束了,王程安然无事。

  而左白山等人,则是震惊于王程硬抗了纳兰长风这突然袭击的一拳,竟然没事?

  一点事情都没有?

  看王程的情形,似乎的确是如此。

  左白山等七八个人都满脸是不相信的神色。

  但是王程自己知道,他不是毫无损伤,体内气血已经是震荡不休,心脉微微有些麻木。不过,一个呼吸之后,就已经恢复了大半,两个呼吸之后,就只有一丝丝不适了。

  此时他的内家秘法已经堪称惊人,虽然气血积累方面,短时间内还不能有多雄厚,但是恢复速度绝对已经有些吓人了。

  地煞拳法,龙象拳法,他都已经领悟核心奥秘,两者相辅相成。神象步伐和大地脉动本身就可谓是一脉相承,两门拳法结合的效果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再加上猛虎九式和真龙拳法!

  王程身上可谓是神功诸多。

  呼吸间。

  王程脚掌和大地几乎毫无间隙的贴合在一起,看着楞了一瞬间的纳兰长风,语气平静地道:“这就是你的实力?我有点失望,你还有两拳机会!”

  纳兰长风双眼瞬间释放出杀气,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王程,沉声道:“你这是什么门道?你怎么可能没事?”

  “少废话。”

  王程沉声喝道:“要出手就出手。”

  纳兰长风呼吸急促起来,没有后退,就站在王程的面前猛然就是再次一拳冲出。这次他不是炮拳,而是八极拳当中的大枪之术,拳头化作长枪,再次直刺王程的胸口,和刚才炮拳击中的是同一个位置。

  砰!

  一声闷响。

  王程的身体依旧一动不动,硬抗这一拳,身体再次震动了一下,面色闪过一丝红晕,但是脚下却是依然纹丝未动,沉声道:“再来,你还有一拳!”

  纳兰长风有些抓狂了,瞪大了眼睛,呼吸都有些乱了,大吼一声:“我不相信!”

  吼完,他猛然冲上来,双手抓住王程受伤的右手,腰身撞上王程的腹部,施展的乃是八极拳的铁山靠,同时还有一些蒙古摔跤的技巧,想要将王程直接甩出去!

  可是,当他紧靠着王程的身体的时候,才知道王程的桩法有多么稳重,真的好像一座山一样。他双手抓着王程的胳膊,竟然根本无法拉动,腰身撞向王程的腹部的时候,竟然还被一股剧烈的反震之力冲击的自己差点站立不稳。

  一股无力感和惊骇在纳兰长风的心中滋生。

  王程任由其施展,在他身后淡淡地道:“三招结束了,纳兰长风,轮到我来鉴定一下,你们纳兰两兄弟,有什么资格站在这比武大会的决赛场上,和我武圣山王程站在一起?”

  纳兰长风瞬间全身寒毛乍起,感觉到了发自心底的危险知觉。他急忙松开王程的胳膊,一步迈出,借助王程身上的反震之力就要远离这里。

  可王程岂会让他如意?

  他刚刚迈出一步,王程左手就呼啸而起,一声虎啸凭空乍起,虎爪直接抓住其肩膀,力道毫不留情的爆发,咔嚓一声脆响,当场就将纳兰长风的胳膊骨骼抓碎。

  “啊~~”

  纳兰长风身体一顿,被筋骨碎裂的刺痛刺激,发出一声惨叫,身体依旧奋力地想要挣脱王程的虎爪。

  王程此时却是主动松开了虎爪,让纳兰长风直接冲了出去,朝着对面几个年轻人当中冲去,他喊道:“快,左木,快一起出手。”

  王程眼神冷然,琥珀之色浓郁,双脚猛然在地上一跺。

  轰……

  大地似乎都震荡了一下,方圆十米地地面上激荡起一层微弱地灰尘,王程的身体瞬间如陨石一样的冲了出去,虎啸声冲天而起,再次追上纳兰长风,一把抓住其后颈,然后双脚骤然停在了左木的面前。

  一股腥风直接吹拂的左木头发衣服纷纷飘起,双眼被震撼的呆滞。

  王程随手将纳兰长风丢了出去,虎目扫过,淡淡地道:“很遗憾,纳兰长风,经过我的鉴定,你没有资格和我站在一个屋檐下,所以你要马上离开这里。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出现在我视野内,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纳兰长风被王程一下子甩出七八米远,身体狠狠地摔在地上,感觉五脏六腑都震荡不已,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眼神惊恐地看着王程。

  王程一步上前,吓的左木立即后退,不敢和王程的视线对视。

  “纳兰峰呢?”

  王程一声低喝。

  虎啸声再次震荡而出。

  对面七八个年轻人都同时被震慑的面色煞白。(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