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零六章 强行排毒!

第四百零六章 强行排毒!

  (谢谢打赏和投票支持的童鞋们……继续大章更新……求票票护体,求支持……喝粥喝了几天,求安慰……)

  王程的右手每根手指都单独地包扎着绷带,行针之时可见是不能用了。

  再次给病人把了把脉,王程当即就开始了行动。首先他直接将病人手腕上的输液拔了下来,胸口和手腕上的仪器也都纷纷拔了下来,只保留了鼻息间的呼吸器。

  钱中袖神色抽搐,伸了伸手想说什么,但是他看到王程那坚定的神色,和胡家兄弟都沉默的神情,到了嘴里的话没说出来,可是面色已经是变得非常的难看了。

  &[;在高森和钱中袖几人神色各异的注视下,王程的动作没有停下来,拿掉病人身上多余的东西之后,他左手灵活的拿出玉针,然后两根手指就捻着一根玉针。没有丝毫犹豫,在其他人震惊地视线当中,他一挥手,玉针直接闪电般的没入了病人的心脉一处大穴!

  “这……”

  高森张了张嘴,忍不住心中的震惊想说点什么,这出大穴在他的认识里可是死穴,触之必死的。可是杨青语立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他只能继续保持沉默,而他那瞪大了的眼睛还是出卖了他此时心中震惊的情绪。

  钱中袖当然也是不例外,在场就他们两人是名医行列,他也是一眼就看出王程这一针的惊险之处。他不顾杨青语眼神的告诫,直接低声呵斥道:“胡闹,简直是胡闹。这不是在治病。这是在杀人……”

  “再废话。就滚出去!”

  杨青语当即就是毫不客气地对钱中袖冷冷地呵斥了一句。

  钱中袖面对杨青语没有示弱,也回应的冷哼了一声,看了胡家兄弟一眼,摇了摇头,可是眼底深处却是有一丝嘲讽和轻松。

  病人如果此时死在了王程的手上,那和他钱中袖等人就没什么关系了。

  胡庆丰兄弟两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中医小白,所以也是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可此时王程已经将玉针扎入病人心脉,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现在上去做什么的。两人只能将眼神看向叶老爷子。带着询问和一丝责备。

  叶老心头苦笑了一下,他当然不知道王程在做什么,只能强自镇定地道:“保持安静,看着就好,王程自然有救人之术。”

  胡家兄弟两也才强行保持了一些信心,可是心中都已经在做最坏的打算了。

  如此行针之术,镇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不过,这不是王程的目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救人。

  用的正是上次给叶老行针的秘法。上次他行针之时因为苏西城的打扰而断了一根针,所以没能将一整套行针秘法施展完毕;这次。王程想要完整的施展一遍,在他看来病床上的老者和当初的叶老没什么差别,都是心脉即将衰竭。只不过叶老当时主要是旧疾积沉,而此时的病人是中毒为主,疾病倒是没有那么重。

  虽然只是左手在行动,可是王程还是几乎在一个眨眼的时间内就将三根玉针几乎不分先后地刺入了病人的心脉三处大穴上。

  这又是让高森和钱中袖眉心直跳,看不透王程的行针之术究竟依仗的是什么,这三处大穴,在他们看来可都是死穴呀。

  王程一次性扎了三个死穴,病人竟然没有事情?

  两位名医都是看不透,看不懂。

  胡家兄弟看到两位名医都如此忐忑了,两人也是面色变得严肃下来,心中已然是后悔选择相信了王程。

  而王程没有在乎他们的想法,只是自顾自地继续手中的玉针。

  一根根玉针迅速的没入病人的胸腹之间的多处大穴,不一会儿就在病人胸腹当中密密麻麻地扎满了玉针,足足有三十多根,胸腹间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大穴都被王程利用了起来。

  高森和钱中袖此时已然是满脸的凝重严肃,双眼几乎一眨不眨地看着王程行针的过程,每一根针的落处都尽量的铭记于心心中。

  因为,病人拔掉了维持生命的输液之后,到现在还没事,呼吸反而越来越沉稳,这就已经说明了王程的行针之术是有效果的,能不能治病先不说,能维持病人的生命就已经足够神奇了。

  这一点,不管是置身事外的高森,还是羞怒交集地钱中袖,都不能否认。

  然后,王程左手迅速行动,将病人胸腹上的诸多玉针都拔了下来,只保留了心脉上的三根玉针。

  高森和钱中袖都瞪大了眼睛,同时冒出疑问:这就结束了?

  可是,病人没有什么变化呀?

  胡家兄弟心中也是有差不多同样的疑问。

  如果不是杨青语依旧站在那里神色冷然地看着他们,估计他们都忍不住要冲过去一看究竟了。

  当王程再次将玉针刺入刚才差不多同样的穴位的时候,高森和钱中袖无语了,这下子他们是根本一点都看不懂了。

  同样的穴位来回重复不断的行针?

  这是什么手法?是什么行针原理?

  以高森学习过前朝大内御医的行针经历,也是根本看不懂王程此时玉针手法当中的门道。只是隐约猜测或许是这些大穴之中隐藏着他所不知道的巨大秘密,而这个秘密是事关人体生命奥秘的。

  想到此,高森眼中闪烁出精光,急忙将王程行针的所有穴位都尽量的记忆下来。

  可惜,其中的诸多手法变化,他们却是学不会的。

  第二遍结束的时候,病人已经有了一丝变化,胸口起伏的更有力道了。当王程再次开始第三次行针,并且是在同样的穴位上的时候,高森和钱中袖是彻底的无语了。

  可是。胡家兄弟和叶老却是神色大变。激动之中闪过惊喜。

  因为。此时病床上的病人突然面色出现了一丝红晕,呼吸间胸口有力的起伏着,脸上的死灰之色已经开始逐渐消失。

  高森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佩服之色,此时的他必须承认,在针灸这个行当上,王程是在他之上的。

  而钱中袖,则是面色大变,出现了一丝惊骇和恐惧。瞪大了眼睛,低声喃喃了一句:“这怎么可能?”

  站在钱中袖身边的助手也是出现了一丝神色仓皇的表情。

  显然,两人之间是有巨大的秘密的,而且是和病床上的病人有巨大关系的。

  钱中袖急忙转头对助手打了一个眼色,中年助手楞了一下,然后坚定地使劲点点头,慢慢地移动脚步,上前了一步,神色之中满是蠢蠢欲动。

  就在这时。

  王程突然将病人的呼吸器也拿掉了,可以看到病人完全靠着自己的心脉在缓慢地呼吸。每一下的呼吸都很有力。

  胡家兄弟看到这一幕,是彻底的放下心来。对视一眼,都还有些后怕和侥幸,知道这次的选择是对了,知道是王程救了他们即将断气的父亲!

  咳咳……

  而这时候,刚刚拿下呼吸器的病人突然咳嗽了一下,虽然还是紧闭着双眼,可是咳嗽之间身体抖动,从嘴角溢出一丝紫黑色的鲜血。

  高森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脑海中瞬间回想起王程前面的诊断:病人是中毒了!刚才他还对自己的诊断有信心,此时,自然是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看着鲜血的颜色,病人必然是中毒无疑,此时被王程以行针秘法强行将毒素通过血脉逼迫了出来!

  钱中袖的中年助手突然向前走了一步,然后似乎是双脚站立不稳,身体一个踉跄,发出一声惊叫,然后身体就扑了过去,因为用力过猛直接飞了出去,扑的方向赫然正是正在行针的王程!

  这一幕,让胡家兄弟和叶老都大惊,齐齐迈出一步要去将中年人拦下来。

  可是,有人比他们所有人的动作更快。

  王程好像不知道背后有人撞过来一般,左手继续自顾自地给病人行针,而那中年人还在空中的时候,突然被一道青色的身影拦住,然后发出一声闷响和骨骼被打断的脆响,接着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打的倒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胡家兄弟和叶老,以及高森自然是稍微松了口气,可是钱中袖却是面色变得苍白不已。

  出手的正是杨青语,这次她出手毫不留情。她一直注意着那中年人,如何看不出这家伙是故意想要捣乱的?

  所以,她毫不留情的就是一招搬拦锤,将其撞的飞出去,如果不是她手下留情了,此时那中年人必然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中年人身在空中,吐出一大口鲜血,然后飞出五米多远,狠狠地摔在地上,传出骨骼断裂的声音,接着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中年人的惨叫声戛然而止。

  因为,杨青语紧随而上,一脚踢在其脑袋上,将其踢的当场就晕了过去。

  钱中袖看到这一幕,顿时大怒,快步上前就对着杨青语大声喝骂道:“你敢动手?你知道他是谁吗?你知道我是谁吗?你打伤了他,就等着坐牢吧!”

  啪!

  杨青语看着钱中袖的眼神当中满是冷色,回身就是一招鞭手,打在钱中袖的腹部,将钱中袖打的后退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起不来。

  “我不管你们是谁,谁敢打扰王程,我就敢出手。不服气可以去报警来抓我,刚才王程说是你们给病人下毒,我看可能是确有其事,现在狗急跳墙,已经晚了。”

  杨青语冷冷地丢下一句,然后再次回到王程身后,警惕地看着所有人,包括胡家兄弟和叶老在内,她不允许发生任何意外。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

  高森和胡家兄弟都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突然就已经结束了,钱中袖和其助手都已经倒在了地上。

  “你血口喷人……”

  钱中袖急忙大喊。

  杨青语冷冷地道:“安静。不然你的下场也一样。”

  钱中袖看到躺在身边昏迷的住手。和自己腹部剧烈的刺痛。顿时不敢说话了,只是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杨青语,然后挣扎着爬起来想要出去。

  胡庆丰深深地看了杨青语一眼,突然上前一步拦在了门口,严肃地道:“钱医生,先别走,你是负责我父亲治疗的主治医生,你必须在场。”

  钱中袖额头冒出冷汗。有些慌张地开口道:“我,我还有急事,你父亲的药还没送到,我去催一下。”

  胡庆丰此时也没心情和钱中袖废话,心中大致已经明白了许多东西。当下他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一挥手,站在门口的保镖立即上来就将其制住了,淡淡地道:“钱医生还是再等等吧,我想我父亲不需要你的进口药了。”

  此时,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病床上的病人在恢复,胡家兄弟已经对王程说的所有话深信不疑。

  王程的额头渗透出了一层汗珠。左手保持着高强度的动作,最后一遍行针当中,每一根针都有不同的手法,其中之复杂,就算如高森这样的顶级名医,也是看的云里雾里。

  高森此时就紧紧地盯着王程的手和病人身上的玉针,对刚才钱中袖两人的遭遇都没有理会,他眼里满是求知的。

  病人真的是中毒!

  王程的行针之术他看不懂。

  这两个打击,让已经行医六十年的高森有一股拜师王程的冲动。

  病人的嘴角继续溢出了一丝紫黑色的鲜血,这么明显的中毒迹象,为何他把脉就没有看出来?

  当王程将玉针都拔出来的时候,那紫黑色的鲜血已经流在了床上,那粘稠的紫黑色血液,只要是个人都知道其中有不少毒素。

  呼……

  王程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息,看着病人身上只剩下了心脉上的三根玉针,再次深呼吸一口气息,然后他左手一挥,几乎不到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将三跟玉针同时收了起来。

  病人心脉的三处大穴上留下了三个微不可查的细小孔洞,随着病人心跳,每个针孔当中缓缓的渗透出了一小滴黑色鲜血,这就是随着血液已然侵入心脉的毒素。幸好此时还侵入未深。王程才能强行将其逼迫出来,如果彻底侵入心脉的话,即便是他也是回天乏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人心脉衰竭而死。

  高森已经是看的呼吸急促,面色通红,如此神乎其神的医术,他是想都想不到。他觉得王程不需要等以后,现在就能与历史上的华佗比肩,医术的神奇,或许还在华佗之上,堪称神仙手段!

  钱中袖看到这一幕,脸上彻底的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他已经能想象自己的下场了,绝对是凄惨无比,谁都帮不上他。

  杨青语急忙上前拿出手帕,在王程的额头上和脸上细心的擦拭汗珠,低声问道:“结束了?”

  王程缓缓地点了点头,平静地道:“结束了。”

  听到王程这一句,胡家兄弟和叶老才急忙走了上来。

  不过,高森却是更快,直接大跨步来到王程身前,满脸羞愧地抱拳道:“先生今日给我上了一课,让高森知道自己原来是井底之蛙,惭愧。之前高森对先生有所质疑,还请先生见谅,原谅高森无知!”

  对王程,高森直接就是用上了敬称,他觉得王程有资格当他的老师。

  王程急忙让开一步,不接受这个大礼,摇头道:“高先生言重了,天下医术之路千千万,你我只不过是道路不同而已,不需要如此妄自菲薄。”

  “不,不只是道路不通,而是先生已经窥得人体奥秘,医术核心。一根针可通鬼神,天下中医,只有先生一人真正做到如此……看来,我真的是在京城呆久了,固步自封了。过几日高森就会离开京城云游天下,他日必定去江州武圣山拜访先生……”

  高森满脸严肃诚恳地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微笑道:“那我必定会欢迎高先生来武圣山作客。”

  胡庆丰等王程两人说了两句,有些想问又不敢插嘴。王程如此医家手段,又是武圣山门下弟子。在他们胡家兄弟两人的眼里。几乎可以说是神仙人物了。所以他们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能站在一边看着病床上的父亲干着急。

  还是叶老瞅准机会开口道:“王医生,老胡情况如何?”

  王程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给病人把了把脉,然后自信地道:“病人体内毒素已经被我排除干净了,剩下的就是调养身体补充营养。不过病人身体虚弱,不能大补,要慢慢来,这方面你们有营养专家。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其他的就没什么大碍了,只需要平时生活上注意细节,基本上不会再有大病。”

  高森也等王程把完脉才上前把脉看看情况,发现果然和王程说的一样,神色间又满是佩服之色。

  “那,先生您要不要给我父亲开点药?”

  胡庆丰看着王程恭敬地问道。

  王程摇摇头,道:“不需要,切忌不能给病人吃药,这段时间只需要吃饭和补充少量的调理身体的营养就好。一个月后,就可以和往常一样该吃药吃药。该打针打针,不过我建议还是不要吃药打针。以食物调理身体最好。”

  “好,多谢先生今日大恩,先生说的我都已经记下来了,一定会严格执行!”

  胡庆丰急忙答应下来。

  叶老作为搭线人,开口道:“王程,这次诊费怎么算?”

  王程眉毛一挑,他早就有打算,当下拿出两根玉针递给叶老,淡淡地道:“这两根针,是我治病所用,一根是翡翠,一根是羊脂玉,都是我亲手制作。这次诊费我就不收钱了,我要和这两根针同样材质的翡翠和羊脂玉,各一公斤,刚切出来的料子就好,不需要打磨。”

  高森听了若有所思,猜测王程的行针之术可能是和玉针的材料有关。如此顶级的翡翠和羊脂玉,各一公斤,价值至少在两亿以上。

  当然,在场谁都不会觉得不值得。

  病人已然在恢复,只要能和王程打好关系,即便王程再多要一倍,胡家兄弟都不会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下来。

  胡庆丰急忙伸手恭敬地将王程手中的两根针接下,保证地道:“先生放心,我们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您准备好,保证在您离开京城之前给您送过去。”

  “好,病也治完了,话我也说了,那我就告辞了。”

  王程很干脆地微微抱拳,就要离开了。

  “别,王医生,我记得您还没吃饭,我叫人准备好了酒菜,吃一点再走吧,不然我一定过于不去……别人还说我胡家招待不周,招待先生这样的恩人,竟然连饭菜都没有……”

  胡庆丰急忙拦住王程,焦急地说道,显然是不想让王程就此离开。

  叶老也微笑道:“对,王程留下来一起吃一顿饭,还有高先生也一起,吃完饭再走。”

  王程也感觉肚中空空,看了杨青语一眼,杨青语也担心王程的肚子,所以轻轻地点点头。王程这才笑道:“好,那就一起吃点东西吧。病人的情况,最迟明天中午之前必定会醒过来,你们这段时间千万不要离人。”

  胡庆丰大喜地道:“好,先生放心,我们一定全程照顾,二十四小时不离人。保镖都是我们信得过的,不会再出事!”

  王程点点头表示认可,又对高森微微点头致意,然后拉着杨青语当先走了出去。

  高森和胡家兄弟,以及叶老等人都落后王程两人一步才跟上去。

  至于那被两个保镖制住的钱中袖,以及地上依旧昏迷的其中年助手,谁都没有理会在意,两人的下场已经可以想象了。

  如高森和钱中袖这样游走在这个圈子里,本身却并没有实权的人,要想活的长久不招惹麻烦,那就一定不要加入谁谁谁,时刻谨记自己是一个医生,自己的职责是治病救人,这才是最主要的。

  不然,迟早会如钱中袖这样落入绝境。

  俗话说,不站队,就不会犯错,就如道门无为境界一般。

  胡庆丰叫人准备了极其丰盛的饭菜,王程因为受伤,所以此时胃口大开,毫不忌讳地将饭桌上的饭菜吃了一大半。

  然后,王程没有答应高森的邀请和胡家的挽留,带着杨青语直接坐车离开了。

  车子一路来到武术大会官方的庄园大门口,王程心中想着今天的比武情况,突然看到站在门口的一个高大人影,顿时浑身巨震,整辆车子都因为他瞬间发力而晃动了一下。

  杨青语一惊,目光看向门口的那身材高大,只见是一个穿着厚实袈裟的和尚,好奇地问道:“王程,这个和尚是谁?”

  王程深呼吸一口气息,脑海里闪过诸多思绪,语气凝重地道:“这是我师傅的朋友,法号明德。”然后对开车司机喊道:“师傅,停在门口。”

  司机师傅不敢怠慢,急忙一个刹车,将车子停在了门口,然后急忙下车给王程打开车门。

  王程走下车,招呼司机离开,来到站在门口的明德大师面前,恭敬地抱拳道:“王程见过明德大师,不知大师何时到的?”

  杨青语也随着王程略微恭敬地抱拳道:“青语见过明德大师。”

  明德和尚神色间很是平静,如宝相庄严的金刚罗汉,没有丝毫的情绪,视线却是如电光一般的照射着王程。

  他没有说话,突然就出手了。

  一出手!

  明德和尚的一只手掌伸过来,就如遮天蔽日的乌云一般的笼罩着王程全身,炙热的气血气息让其身周的空气都瞬间激荡开去。

  这一招!

  王程双眼瞪的很大,因为明德和尚这一掌赫然和他所练的真龙拳法当中的云龙探抓有点像。

  昂……

  这时,周围空气之中突然激荡起了一声隐约可闻的龙吟之声。

  龙形拳,这是一门龙形拳!

  王程心中瞬间清晰明了,知道明德和尚施展的乃是一门龙形拳。当即他不敢有丝毫放松,面对明德和尚更不敢正面出手硬碰硬,双脚瞬间施展出擎天一柱桩法,双手施展出太极缠丝手来防御!

  可是,下一刻,当他的太极缠丝手接触明德和尚的手掌的时候,顿时被一股巨大无比,沛然不能御的浩然力量压制的浑身骨骼震动,左膝被巨大的力量压制的一软,砰的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

  明德和尚此时也倏然收回手掌,目光如炬地看着王程,声音如晨钟暮鼓一般地喝道:“你对我那几个师侄出手了?”

  王程膝盖一弹,站了起来,心中震荡不已。

  他看出,这明德和尚气血修为,竟然还在他师傅长鹤道士之上,只是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凝聚劲道,出手就是骇人听闻的巨大力道。

  杨青语脚下一顿,忍不住要出手帮王程,被王程急忙拦了下来,斟酌了一下语气,略微惊讶地问道:“大师说的可是那要杀我的哈顿?”

  “不错,哈顿是我四师侄。”

  明德和尚点头沉声道:“你学我龙象拳法,可知道这门拳法代表着什么?”

  王程心头肃然,老实的摇头道:“小子不知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