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零五章 中毒?王程的霸道

第四百零五章 中毒?王程的霸道

  今天一更大章,求支持,求票票,几天都没好好吃一顿饭了,感觉要崩溃了……求票票护体……等我调整一下状态和思路,就会慢慢爆发,大家别催我和逼我了呀……只需要投票就好,嘿嘿,这本书我至今为止没断更过,请大家相信我……多谢……

  “小兄弟不敢当,小子正是王程,曾经听闻李老说起过高森先生,说您的一手医术在天下间没有几个人能相比。”

  王程微微抱拳,不卑不亢地微笑着说道。

  高森目光审视着王程,知道王程说的李老是谁,淡淡地道:“李牧山可是抬举我了,你的医术就不比我差了,你的医术出自他门下,想来李牧山现在的医术也很厉害了。当初那吴志新中了你的截脉之术,我就束手无策。在筋脉了解上,你们武者具有先天优势,而你王程又是武圣山门下,内家秘法堪称天下第一,只要你以后有心在医术领域发展,等你内家修为精深之时,只怕华佗在世可能也比不过你。”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这是几乎每个中医和内家高手都知道的事情,大多数内家高手也都会一点医术。可是,能做到如高森所说的这一步的,古往今来也是没有一个人。

  原因嘛,无他,就是专一而已。

  所谓术业有专攻,一个人能在一个领悟有巨大成就就是足够骄傲的事情了,很少有人能在两个领域上都能钻研透彻的。

  王程急忙摇头。道:“高先生说笑了。我可不敢当。”

  叶老爷子上来笑道:“好了,两位都是天下少有的神医。王程,高先生,都进去说话吧。”

  “对对,有两位在,我父亲的身体必定可以好起来,多谢两位能过来帮忙。请进。”

  胡家老大胡庆丰急忙上前打开门,招呼几人进去,神色之间是毕恭毕敬的。

  在场的几人,可能在普通人看来都是名声不显的路人甲乙丙,可是在他们知情人的眼里,却是谁都不敢得罪的。

  高森看到叶老爷子,顿时双眼绽放出精光,急忙迈出一步来到其身边,然后毫不客气地一把抓起叶老爷子的手腕。语气惊讶地道:“老叶,你没事了?”

  一周前,叶老爷子是什么情况,他高森可是很清楚的,当时去他那里求医的时候,几乎就剩下一口气吊着了。不过在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因为有点回光返照的迹象,燃烧最后的生命力。

  可是,给叶老看过的名医都知道他活不了几天了。

  而现在,这位被京城十几位名医下达死亡通知的病人,竟然好像没事儿人一样的站在这里?

  高森一时间有些没法接受。

  叶老呵呵一笑,任由高森给自己把脉,道:“高先生,我当初去找你求过医,你说我活不过十天,当时你倒是说对了。”

  高森眉头紧皱。立即就觉察出叶老的脉象很是稳定,确定现在不是在继续回光返照,而是真正的身体气血恢复了许多。当即他就是震惊无比地看向王程,震惊地道:“是王程治好你的?”

  王程淡然一笑,不置可否,和杨青语已经先一步走了进去。

  叶老对高森点点头,语气肯定地道:“不错,两天前我就剩下半口气,已经在床上等死了。没想到当时碰到了王程小友,他出手救了我一条老命,虽然治疗过程波折了一点,但是他救了我一命实属确定无疑。所以,这次我亲自去找了长鹤道长出面,请来了王程给老胡看看。”

  高森再次确认了叶老的脉象和气色,缓缓松开手来,看向王程的背影,语气凝重地道:“没有用药石,依靠单纯的行针之术,就有回天之力。看来王程的医术已经在我想象之上,天下间可能没人能和他相比了。”

  “高先生不要妄自菲薄,在我看来,高先生的医术也是天下无人能比的,快请进……”

  胡庆丰的弟弟急忙邀请高森进去,害怕高森被王程挤兑的离开了,可就不好了。

  毕竟多一个名医就多一个希望,能成为一方名医的,每一个都会有自己的绝活,是别人很难模仿和掌握的,可能关键时刻就需要这种独门医术救命,这个和医术高低无关,就是有和没有而已。

  高森心中赞叹了一下,不敢再对王程有丝毫的小瞧,点点头,对叶老说道:“老叶,这次也是你运气好遇到了王程,算是命不该绝,以后切记要注意身体了,不要过度操劳。”

  叶老也是笑着点点头,这次捡了一命,他把很多事情都看开了,准备过两天专门度假修养身体去,不再只是顾着工作了。

  有王程这年轻一代的崛起,在叶老眼里看到了许多的希望,只是这个希望承载多久和多少重量,就不知道了。

  庄园内,王程和杨青语安静地跟着中年人一路来到最里面的一个三层小楼,整个中间的二楼都变成了一座中医药堂,有煎药的后堂,有抓药的药堂,还有各种存储珍惜药材的专业房间。

  一般的中医大药堂可能都没这么齐全。

  “王医生,里面请,家父正在里面。”

  胡庆丰恭敬地给王程亲自打开里面的病房,低声道:“最近我父亲是医疗组的钱医生在治疗,用的美国进口药……等会儿钱医生就会过来,王医生如果在病情上有疑问,可以和钱医生商议一下……”

  王程慢慢地走进屋子,淡淡地道:“我先看看再说,如果我接手了你父亲的治疗,那其他人的治疗就可以结束了。”

  如此直接而霸气的宣言,让胡庆丰稍微楞了一下。他接触的那些中医都是年纪稍大的。所以都是脾气看似比较温和。以和为贵的人,互相之间明面上都维持着一种默契,不会撕破脸皮。

  如王程这样还没开始治疗就要赶人的中医,他还真没见过。

  “额,等下我和钱医生商量一下。”

  胡庆丰不敢一口答应,只能先随便应付王程一下。

  王程看了中年人一眼,没有说话。他直接来到病人的床边。如果不是看在师傅老道士的面子上,他是真的不想来,现在他只想安静的养伤练拳,准备两天后上擂台,迎接更多的战斗。

  床上的病人和他两天前见到的叶老看起来差不多,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形容枯槁,皮肤干巴巴的没有多少血色。鼻子上带着呼吸器维持着呼吸,干瘦的手腕上还在输液维持身体机能,两台仪器在旁边发出滴滴滴的声音,心脏跳动很微弱,似乎随时都要停止一般。

  王程想快点结束这里的事情,所以很干脆的拿起病人的手腕就查看了起来。

  中年人神色忐忑地在一边看着王程。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情况很不好。”

  王程没头紧皱。把脉还没结束,就目光锐利地看向胡庆丰,沉声道:“病人最近一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

  胡庆丰一愣,心头疑惑,怎么问起吃东西的事情了?当下他思索起来,皱眉道:“应该是一个月前清醒的时候了,最近我父亲都是靠药物维持生命消耗,没有吃过一次东西。”

  王程收回手,又仔细看了看病人的胸口皮肤,和瞳孔色泽。心中闪过诸多信息,摇头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父亲是中毒了。”

  中年人胡庆丰这次是彻底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床上的父亲,结结巴巴地道:“王医生,我父亲,是,是,是中毒了?这……这怎么可能?”

  高森和叶老爷子,还有病人胡庆丰的弟弟也刚好走进来,三人听到这话,都同时愣在了门口,神色都有些不太敢相信。

  中毒?

  病床上的胡老爷子的身份地位可是还在叶老之上,是国内现在少有的元老级人物之一,一般人接触都接触不到,谁敢做这样的事情?

  而且,不是有人敢做就能得逞的。

  胡老爷子每天食用的食物都会经过专人查看之后才会给他的,并且,食材都是经过专门的渠道供应的,并不是在市面上去购买的。

  如此,怎么会中毒?

  胡家老二也急忙走过来,眉头紧皱地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王医生,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以胡老爷子的身份,如果这次生病真的是中毒了,那背后牵涉的事情和人就太多了。

  叶老也快步来到王程身边,神色间很是凝重,道:“王程,你有没有把握?”

  王程目光沉稳如山,很淡定地点点头,自信而严肃地道:“我会对我说的话负责,这是一种慢性毒药,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毒发并不是很凶猛,特征看起来和生病差不多,此时病人体内的毒素已经进入心脉,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如果三小时内不救治,就必定会死于非命。”

  胡先生神色凝重,皱眉道:“可是,钱医生他们专家组说我父亲是去了西北因为气候不适应所以导致体内旧疾复发……”

  “那是他们的事情,我看到了什么,就不会隐瞒。”

  王程摇摇头,自信地说道。

  高森对身后的保镖看了一眼,神色间有些踌躇,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能在天子脚下诸多大人物之间周旋这么多年还能活的很滋润,高森深知明哲保身之道。这种事情,能不参合,他就尽量不去参合,不然不管他做了什么,都必然会得罪一方。

  可是,房间内就这么几个人,而且就只有高森和王程两名中医,不是他不说话就能真的当透明人的。

  胡庆丰直接看向高森,请求地道:“还请高先生给我父亲看看,看看情况是不是和王医生说的一样。”

  高森心中苦笑了一下,知道这一遭是躲不过,当即对胡先生微笑一下,然后看向王程。道:“小兄弟不介意吧?”

  比起老胡一家子。其实高森更不想得罪武圣山,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武圣山在国内有多大的影响力。

  王程很自然地起身让开位置,平静地道:“当然不介意,高医生请。”

  高森微微点头,然后坐下来拿起病人的手腕,凝神安静地看起来。他的保镖跟在身后,稍微警惕地看着王程和杨青语。

  少顷。高森眉头微皱,因为他没有看出中毒的迹象,只是看出病人的身体衰老的特征。他眼神狐疑地看了看站在一边地王程,作为一个成名多年的名医,而且是顶级御医,他自然对自己是最信任的。

  可是,王程为什么会说是中毒呢?

  高森斟酌了一下语气,缓缓地开口道:“胡老先生的情况,我看是身体的自然衰老。脏腑机能不足,所以病倒了。此时心脉动力已经很弱,这一点我和王程小兄弟一样,如果不立即采取有效的治疗,胡老可能撑不过三小时。”

  胡庆丰急忙问道:“高先生,那我父亲是不是中毒了?”

  叶老。以及胡家老二也都急忙看向高森。这是很关键的一点,不只是涉及病人的病情,更是涉及到背后的许多人。

  高森微微苦笑,知道自己还是要得罪人了。可是他也不能说假话,当下尽量平静地说道:“以我的见识,没看出来胡老有中毒的迹象,也或许是我见识不足,总之胡老现在很危险,治疗为先……”

  房间内安静下来。

  王程神色依旧平静,似乎没听到高森的话一般。自顾自地调整体内气血,时刻不忘记自己武者的本分。

  杨青语站在王程身边,神色也很平静,可是心中却一直都很是警惕。她始终不会忘记上次王程给叶老爷子治病的时候,面对苏西城的那种无力感。

  叶老爷子和胡家两兄弟对视了一眼,都很是踌躇。

  “庆丰,我觉得,王程的把握更大一些。”

  叶老爷子语气很肯定地对胡家老大说道。

  王程救过他一命,而高森当初没能救他一命;所以,叶老自然认定王程的医术在高森之上,那么王程看出来的东西,高森看不出来,也说得过去。

  胡家老大胡庆丰和自己的弟弟对视了一眼,然后看着高森,开口道:“高先生觉得应该如何救治我父亲?”

  高森惊讶地看了胡家兄弟一眼,没想到对方会首先问自己。当下他又看了王程一眼,看到王程依旧神色平静地没有理会这边,不由地心中赞叹王程的这份泰然自若地心性,心中思索了一下,开口道:“如果我给胡老治疗,我会先稳住心脉,然后补充身体元气,恢复脏腑血脉,如此一步步地来。这是一个很长的过程,胡老身体虚弱,虚不受补,不能一下子大补。不过首要的就是稳住心脉,不然,等心脉衰竭的时候,身体失去动力之源,那一切就都晚了……”

  胡庆丰又看向王程,恭敬地抱拳道:“王先生,如果让你出手给家父治疗,您觉得?”

  面对王程,在京城身居高位的胡庆丰也是感觉颇有压力。高森即便名声大,可也只是一个单纯的御医,手中并没有实质性的权力和说话的能量。可是王程不一样,本身出身武圣山,武圣山这个名字就能压过他们胡家了。

  王程抬眼看了病床上的病人一眼,淡淡地道:“我来治疗,不能用药,病人身上的中西药首先都要去掉。然后我会以针灸来治疗,高先生有一样说对了,首先要做的就是稳住病人心脉,排出毒素,然后情况稳定,就可以以常规治疗来慢慢疗养身体,增强体质……”

  胡庆丰兄弟两心头为难。

  这种性命攸关的疾病,不可能让两位名医都各自治疗一次的,只能选择一个,同时多少还会得罪另一个,并且还要冒险选择的到底是不是对的。

  这时,房间门被轻轻地推开了。走进来一个老者和一个中年人,这个老者正是胡庆丰刚才所说的钱医生钱中袖,乃是京城医疗机构的著名专家,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中年人是他的助手。

  “胡老情况怎么样?”

  钱中袖走进来。首先问了一句。然后目光稍微警惕地扫过王程,接着落在了高森身上,微笑道:“高先生来了,有失远迎,失礼了。”

  胡老先生是钱中袖负责治疗的,所以这里算是他的主场,说话间展示出一副主人翁的姿态。而且有些居高临下的态度。

  高森心中闪过不悦,也保持微笑回应道:“钱先生不必多礼,倒是我冒昧了,没能提前和你说一声。老叶邀请我来,我也是推不掉,而且我也一直佩服胡老一生为公,所以就过来看看是不是能帮上忙。”

  钱中袖点点头,目光看向王程,皱眉道:“那多谢高先生来帮忙了。这位是你新收的徒弟?”

  高森急忙摆手,道:“钱先生可别这么说,我不敢当这位小兄弟的师傅。这位小兄弟名叫王程,出自武圣山门下,你肯定听过的。”

  钱中袖和其身后的助手中年人明显的身体微微一震。

  钱中袖眼中精光闪烁,看着王程说道:“哦?没想到小兄弟就是武圣山王程。久仰久仰……”

  王程无视钱中袖语气当中的一丝嘲讽。淡淡地道:“久仰不敢当,钱先生德高望重,小子年幼,当不起。我这次是来给病人治病的,所以各位还请快一点,病人情况严重,不要耽误时间……”

  此话一出,钱中袖顿时神色微红,有一丝愠怒,讪讪一笑。眼神对王程闪过一丝不屑,然后转头道:“对,胡老的病情最重要,庆丰,你父亲今天怎么样?”

  胡庆丰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低声道:“钱医生,刚才高先生和王医生都诊断我父亲的情况很危急,可能撑不过三小时,必须马上进行紧急治疗……”

  钱中袖一惊,急忙上前一把抓起病人的脉搏,皱眉道:“脉象的确很弱了,我马上叫人带一些进口药物过来给老胡治疗,现在谁都别碰病人……”

  王程看着病人手心厚实的茧子,心中稍微一软,直接说道:“如果想要病人活下来,那就把药物都去掉吧,也别叫进口药了……”

  除了杨青语,房间内其他人都是再次一惊,瞬间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都看向王程,谁都没想到王程会说的如此直接了当,当场就拆了钱中袖的台,而且是一点都不留情面。

  钱中袖顿时面色冷了下来,看着王程沉声道:“王程,我敬你是武圣山门下,看在长鹤道长的面子上,所以让你一分。但是你不要得寸进尺,胡老先生的身体情况很复杂,不是你能随便插手的,如果稍有不慎耽误了胡老的性命,你担得起吗?”

  王程和钱中袖的目光对视,毫不示弱地道:“钱先生,看你年纪大,所以也让你三分,但是在胡老先生的生命面前,我必须要说,你在误人性命!”

  “黄口小儿也敢说我的不是?你知道我给多少人看过病?我行医的时候,你父母都还没有出生。我不管你之前那些名声是如何传出来的,但是在京城地界,我不吃你那一套……你现在也保持安静,不要耽误我的治疗,我就当没听到你说的话。”

  说完,钱中袖就拿出电话来打了出去,道:“小林,把我昨天让你准备的药物马上给我送来,对,还是老地方,切记要快,顺便也叫老孙过来!”

  “胡老先生中毒的事情,和你有关吧?”

  王程双眼绽放出慑人的光辉,突然开口对钱中袖喝道。

  钱中袖拿着电话的手颤抖了一下,瞪着王程喝道:“小子,你胡说什么??胡老是旧疾复发,哪里是中毒?小小年纪就敢胡说八道误人性命,看来我下次见到你师傅,一定要好好的说一下,让长鹤道长好好管教你一下。”

  王程不理会钱中袖的呵斥和倚老卖老,转头看向胡庆丰,严肃地问道:“一个月前,钱先生是不是和胡老先生一起的?”

  胡庆丰兄弟两此时不知道该如何插手,三位名医互相争执,说谁的不是似乎都不好。

  听到王程的话,胡庆丰回忆了一下,然后说道:“不错,钱先生一直负责我父亲的治疗,一个月前我父亲身体就不适,所以他跟着一起去了西北,以便随时给我父亲治疗……然后我父亲就病倒了……”

  “我随行查看胡老的病情,不对吗?”

  钱中袖瞪着王程沉声反问道。

  王程瞥了钱中袖一眼,也闪过一丝不屑,淡淡地道:“我不想管这些,我只想病人能康复起来。两位胡先生,还有叶老,我是你们请过来的,你们就说一句话,是听我的,还是听他的……如果听他的,我马上就走,不在这里打扰你们继续治疗了,你们知道我现在也很忙的。”

  就是如此简单直接的霸道!

  不管对面是谁,王程就是如此。

  高森苦笑了一下,他没想到王程是如此的血气方刚。当下他微微后退一步,没有说话,再次选择了明哲保身。

  钱中袖作为当事人,可不能后退,目光瞪着王程,沉声道:“小子,你才十八岁,跟着李牧山学了几天抓药的本事,就自以为天下第一了?你知道李牧山当年还跟我学过把脉吗?”

  “那又如何呢?你就自以为自己是神仙?”

  王程淡淡地看了钱中袖一眼,对其毫不在意,依旧看向胡家兄弟和叶老爷子,平静地道:“各位,快点做个决定,我还有事。”

  胡庆丰面色难看,看向叶老爷子重重地点点头,最后一咬牙,道:“王程医生,我这次相信您。我相信你能救叶老一命,也能救我父亲一命。”

  钱中袖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胡庆丰兄弟两,沉声道:“庆丰,你们是认真的?你们宁愿相信这个黄口小儿,也不相信我?如果他是骗人的,耽误了老胡的性命呢?”

  王程淡淡地道:“那自然是我来负责,不需要你担心。不过,如果我证明了胡老乃是中毒,那你身为胡老的随行专家,可就难辞其咎了。”

  钱中袖面色难看不已,双眼闪烁着冷厉的光晕,瞪着王程道:“小子,我就看你有什么本事!”

  杨青语冷冷地道:“王程治疗的时候,闲杂人等都出去,不要打扰他治疗。”

  王程急忙道:“不用了,青语,不要让人靠近我身边两米范围内就好了。”

  胡庆丰也是干脆果断之人,此时选择了相信王程,当即就给王程让开了地方,方便王程给病人治疗。

  钱中袖和高森几人都退后几步,站在两米之外,神色各异。钱中袖仔细地凝视着叶老爷子,他刚才听胡庆丰说话,才知道叶老爷子的命竟然是王程救的。

  杨青语站在他们旁边,时刻保持着警惕,防止他们去打扰王程。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王程左手拿出装着玉针的布包,缓缓地打开。

  这时,高森和钱中袖几人才发现,王程的右手五根手指竟然都有伤!

  右手五指全部有伤,那如何行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