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四百章 真龙奥秘:飞龙在天!

第四百章 真龙奥秘:飞龙在天!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太热,吹风扇吹感冒了,上午在打针,哎……)

  回到路边,战斗还未结束。W

  十个黑衣人几乎都被解决了,大部分都死于当场,只有两个人重伤倒在地上起不来。

  剩下的两个白人斯图和卡特,作为重要目标,此时被刘诗成和吕大虎的五个下属围了起来,双方都没有再动手,互相在对峙。

  斯图卡特两人一方知道自己两人绝对不是对方几个高手的对手,所以没有硬拼,在寻找机会;而吕大虎的下属则是认为已经控制了大局,所以不想去逼迫对方拼命,白白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直到吕大虎和王程,杨青语三人回来,卡特和斯图两人在其他人都看向王程三人的一瞬间空隙的时候,同时出手。全盛时期的卡特一把抓向刘诗成,受伤的斯图则是一把抓向最弱的张绍云,这两个目标最弱,所以两人心照不宣。

  眨眼间,卡特和斯图就来到了刘诗成和张绍云的身边。

  可是,刘诗成的实力也不弱,经过今天吃了一块狮子心脏,此时他浑身气血充盈,出拳时炮劲的劲道更为霸道,和化劲后期全盛时期的卡特对轰了一拳,竟然只是后退了一步,让卡特根本一时间无法拿下。

  而张绍云却很是无奈,他可以说是属于刚入门,就比普通人厉害一些而已。刚才他一直都是以保护自己为主的,基本上没动手,此时被受伤的斯图冲上前来,刚刚挥出拳头,就被对方拿住了一条胳膊,然后就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的力道对受伤的斯图来说也是属于可有可无的。

  “都住手!”

  斯图抓住了张绍云,刚刚心中一定,觉得这次可以脱身了。他对着吕大虎的五个下属呵斥了一声,然后转身正要对吕大虎以及王程说话。顿时看到了让他惊骇的一幕。

  他一转身,就看到了一个人影从天而降,从十几米开外的距离,一个呼吸间就来到了他的头顶。一瞬间。他就瞪大了眼睛,松开了张绍云想要后退。

  可是,距离太近,对方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

  空中落下的王程左手伸出,三根手指探出呈龙爪,眨眼间就拍在了斯图的头顶。

  啪!

  一声脆响。

  斯图的身体摇晃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地上,已然没有了声息,头顶上的骨骼出现了三个窟窿,不断的流出粘稠的鲜血,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此时失去搅局的瞳孔内依旧满是不可置信,四肢微微踌躇着。

  砰!

  王程双脚落地。气喘如牛,脸色通红,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落地的时候双脚差点没站稳。

  这一招飞龙在天,乃是真龙拳法里极其高深的招式。刚才他看到徒弟张绍云有危险,关键时刻不惜爆发全身气血,不顾脊椎骨骼伤势的施展出来了,一招击毙了想挟持张绍云的斯图。

  此时他感觉背后的整条脊椎骨骼已经麻木的失去了知觉。

  “师傅!”

  张绍云反应过来,赶忙上来一把扶着师傅王程的胳膊:“您没事吧,师傅。都怪我没用。”

  王程呼哧呼哧地喘息了两口气息,缓过劲来,微微摇头,沉声道:“我没事。下次你注意点。自己实力不济,就离战场远一点,不然就是帮倒忙了。”

  张绍云低下头,满脸的惭愧。

  他知道,如果刚才不是师傅王程突然出现击毙了敌人,他肯定就成为敌人手中的人质了。到时候不管结局如何,他自己都不会有太好的下场!

  “是,师傅,我知道了。”

  张绍云低声认错。

  王程对徒弟点点头,此事算是揭过了。他目光看了看地上已经停止抽搐的斯图,不屑地冷哼了一声,然后看向被吕大虎的五个下属制服的卡特。

  刘诗成此时的实力的确是强悍,和全力出手的卡特僵持了五招,只挨了一拳,身体受了轻伤,他的实力已然可以和化劲后期的顶尖高手相媲美了。

  吕大虎和杨青语随后赶到。

  吕大虎急忙上去亲自将卡特抓住,两招擒拿手就卸掉了去两边的胳膊关节,沉声道:“别想跑。”

  卡特铁青着脸,冷哼一声,没有理会吕大虎,眼神死死地盯着王程,沉声道:“武圣山长鹤的徒弟,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是我们失算了。”

  王程和其视线对视,呼吸平缓下来,平静地问道:“你是美国人?”

  “无可奉告!”

  面对王程的疑问,卡特自然是不会回答的,紧闭着嘴,不再说话。

  杨青语来到王程身边,伸出手掌按在王程的背部脊椎骨骼处,轻轻地揉着,以独特的轻缓手法活络着血脉,不悦地道:“你本就有伤,现在更严重了。”

  王程露出一丝微笑,他自己的身体,自然很清楚,笑道:“你放心,我知道轻重。”

  真龙拳法固然强势,其中蕴含着更多的奥秘,可是诸多高深的招式要施展出来,也是要有强大的消耗。

  以王程此时受伤的情况,强行施展了一招飞龙在天,可谓是伤上加伤。

  但是,强行施展这一招飞龙在天,也让王程切实地感受到了真龙拳法的高深奥秘和强大之处,知道这门拳法练到高深处,的确是一门厉害非凡的龙形拳。

  俗话说,风从虎,云从龙。

  虎形拳的特征是爆发强势,气势凶猛,如狂风过境。王程修炼猛虎九式已经有不短的时间,对此是深有感触;而龙形拳,却又是不同,有一个其他象形拳和诸多拳法都没有的最特点和优势,那就是空中发力。

  不论是诸多国术拳法,还是各大门派传承久远的古拳法,都讲究脚踏实地,以大地为中心来发力,所以马步桩法绝对是这所有拳法的重中之重。诸多施展拳法当中,都最忌讳双脚离地去攻击,专门进攻的腿法更是少之又少,因为这样就失去了大地根基。后继无力。

  但是,龙形拳却是两者兼重,大地,天空。都是其活动的场所,并且同样都很强大。

  龙形拳不只是可以脚踏实地,以大地来发力;更能龙游天空,在云雾之中由自身来发力,不需要借助身外的物体。

  身在空中。如何发力?

  王程此时心中一片明镜——脊椎!

  这就是真龙拳法的核心——体有大龙,贯穿天地间。

  刚才王程施展飞龙在天的时候,就能明显感觉到这一点。

  原本他一步只能跃出七米多远,可是他身在空中即将力竭的时候,真龙拳法以特殊的方式,让脊椎骨骼再次震动弹射了一下,所以他身在空中凭空进行了二次发力。

  然后他在空中即将力竭之时,再次跃出四五米远。所以几乎一个眨眼间,他就跨过了十来米的距离,来到了斯图的面前。携带力道以及惯性合一的威势,一招将其击毙当场,龙爪甚至穿透了其头骨。

  空中二次发力。

  王程还是第一次尝试,对这种特殊的方式,心中自然是震撼非常。

  不过,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却是养伤,短时间内估计是没有机会再次尝试了。

  杨青语不由分说的就将王程扶上了车,让他躺在椅子上,清秀的脸上满是担忧和严肃,仔细地给王程把着脉。低声道:“你现在好好休息,脊椎筋骨原本就受了轻伤,再加上你刚才强行发力,又加重了伤势。现在你就躺着别动。”

  王程控制着呼吸,抓着杨青语地手,用笑容让其安心,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就在这里陪我。”

  杨青语点点头。坐在王程身边,叹了口气,道:“你现在伤势这么重,绝对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恢复的,后天的比武大会决赛怎么办。”

  王程拍了拍杨青语地手,安慰道:“你放心,我没事的。就算我到时候有伤,但是只要能发挥七成实力,就足够了。”

  七成实力,就自信能拿下冠军,这是王程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杨青语看着王程的眼睛,不再说话,轻轻地将脑袋埋在其胸口,给予无声的信任。

  只是,杨青语不知道的是,王程此时心中也微微沉重。因为他知道这次的比武大会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复杂,前路也更为艰险,不只是有内部的比赛对手,还有来自外部,手段残忍的敌人。

  吕大虎安排了善后,上车来到王程面前坐下来,看着王程飘渺的呼吸,和微红的神色,心中稍安,皱眉道:“这次袭击我们的人,我初步判断是日本和美国的联合行动。服部石明早年间就是日本特勤部门的高手,和我有过两次交手,刀法很凌厉,这次如果不是你突然出手废了他,估计会有一场恶战。卡特和斯图都是美国安插在南亚的重要情报负责人,各自都负责一片区域。我知道他们的存在,但是一直没接触过,根据消息,他们是直接隶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的。”

  王程直盯盯地看着吕大虎,语气平静地道:“吕处长,我就是个比武的年轻选手,你不需要对我说这些。”

  吕大虎很有深意地看着王程,淡淡地道:“你的确是一位比武的选手,也很年轻,今年只有十八岁。但是你同时也是武圣山弟子,是长鹤道长的徒弟。所以,你有资格,也必须知道这些;而且,我只是告诉你这些信息,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

  “我附近的同事马上就到了,我会交给他们善后,然后我们继续上路。明天晚饭之前务必要赶到京城,你注意一下伤势,如果有需要就告诉我们,我们会帮你联系医生。”

  王程眼神看向车外,卡特已经被捆绑了起来,四肢被捆绑在一起,嘴里都被塞满了布袋,防止其自杀,感受着体内气血的沸腾,嘴上淡淡地说道:“直接走吧,我不需要医生。”

  吕大虎点点头,不再多说,起身走了下去安排。

  刘诗成和张绍云也都随后上了车,一起坐在王程的后面,不再管外面的事情。两人都不是第一次遇到类似的残酷战斗,可还是感觉到很沉重和后怕。尤其是张绍云,此时双手还在微微颤抖,紧咬着嘴唇。心中不断的发誓——以后一定要努力努力再努力的练拳,尽快提高实力自保。

  张绍云有预感,只要跟着师傅王程,这样的事情估计还会有不少。

  不一会儿,远处疾驰过来几辆黑色越野车。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停在了路边。十几个人步伐迅速而矫捷地从车上跑了下来,每一个人从呼吸上判断,都是内家高手,领头的是一个身材高大壮硕的平头男子,和吕大虎互相说了一些什么。

  然后,吕大虎就将卡特和现场都交给了平头男子去处理,接着自己迅速在大巴车的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张挡风玻璃重新装了上去,亲自开车出发了。

  那平头男子安排了两辆黑色越野车跟在大巴车前后进行保护,然后自己留下来处理善后的事情。

  车上。

  王程一直紧闭着眼睛。这一会儿的时间,已经深深地睡了过去。他的呼吸深沉如闷雷,已然是以睡虎式的呼吸秘法睡着了。

  真龙拳法当中也是有睡功的,但是太过高深莫测,王程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练成,所以关键时刻需要疗伤,他还是要以完全练成的睡虎式为主。

  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经过这么多事情也是疲惫的睡了过去;吕大虎的几个下属没有全部睡着,三个人醒着保持警惕。两个人睡着休息了。

  车内再次恢复了一片安静。

  吕大虎亲自开车,比之前的杨师傅更快,一路上几乎都是风驰电掣的速度,几次有交警来拦路。都被前后护送的越野车挡住叫回去了。

  所以,第二天黄昏时分,车子准时来到了京城郊外的一处面积颇大的庄园内。

  这里就是吕大虎此行的目的地。

  嗤!

  车子停下的时候,王程身体微微一震,猛然睁开了眼睛,瞳孔内的琥珀之色一闪即逝。

  他一觉睡到现在才起来。几乎是睡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此时呼吸还是以睡虎式的方式在运转气血,浑身轻松了许多,背部脊椎骨骼的伤势也好了大半,此时麻痒的感觉更为浓郁,右手的伤势也都结疤了,被杨青语包扎了一下,此时也是充斥着麻痒的感觉。

  “到了。”

  吕大虎将车子开到停车场,和几辆几乎一样大小的大巴车停成一排,转身对王程几人叫了一声。

  王程对吕大虎点点头,和杨青语几人下车。他刚刚起身,浑身骨骼就再次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声若有若无的虎啸之声夹杂在其中。

  经过这一天一夜的睡虎式的修炼,王程对猛虎九式的掌握,已然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尤其是对猛虎真意的控制,现在已经逐渐的熟练了起来,不会再出现无法控制的情形,心中的那头猛虎,似乎已经和他真正的合为一体。

  等到他修炼到心中猛虎消失的时候,就是猛虎九式大成之时。

  杨青语心中还是不放心,依旧跟在王程身边,一只手扶着王程的胳膊一起走下车。

  刚刚下车,王程就看到了旁边几辆同样大小的大巴车停在那里,每一辆大巴车上都有些创伤,显得很狼狈。甚至有两辆车的两侧被子弹射击的出现了一片密集凹痕,不过没有穿透一个孔洞出来,可见这些大巴车都是统一的防弹装甲配制。

  看出王程的疑惑,吕大虎低声道:“昨天从全国各地护送选手的车一共有十辆,现在到了六辆,每一辆车在路上都遭受了袭击。护送的高手和敌人发生了恶战,目前为止,我们死亡了二十多个人,其中五个选手,受伤二十人,地方击毙七十多人,逃跑三十人,无人受伤!”

  王程双眼射出精光,皱眉问道:“那个美国人呢?”

  吕大虎也是眼中精光闪烁,和王程对视着,沉声道:“死了。”

  王程心中一震,没有再多问。不管这个美国人怎么死的,他也没必要去管,反正是敌人,该知道的也知道了,死了也无所谓,当下问了另一个问题:“敌人都是日!本!人和美!国!人?”

  “还有俄!罗!斯和印!度!的高手。”

  吕大虎沉声说道。

  王程心中也更是低沉,敌人比他想象的更多,可见现在形势有多严峻。

  走了两步,他看到有一辆车浑身上下都被烧黑了,可以想象敌人应该是用了大范围的火气。问道:“为什么不用飞机?”

  “是牛局长和长鹤道长他们许多人一起商议决定的。他们说练武之人,不能坐飞机。而且,我们也想和国外那些人碰碰面,我们举办比武大会,已经对他们有了更大的威胁,和他们迟早要正面对上。”

  吕大虎严肃地说道。他对王程的问题几乎是有什么说什么,没有什么隐瞒。

  王程点点头,不再多问,拉着杨青语,带着刘诗成和张绍云,随着吕大虎朝着里面的住处走去。

  一天一夜的赶路,他们都感觉又累又饿了。

  走进庄园,他们立即就看到了在庄园中间广场上扎着马步的十几个人,清一色的年轻人,每个人都是年轻气盛,有道士,有和尚,更多的是普通人,有男,也有女。

  这些,都是这次参加决赛的选手,来自全国各地,而那和尚和道士的来历,让王程心中忌惮,很大可能是来自少林和武当的。

  王程几人出现的一瞬间,十几人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他们几人身上,然后几道最为炙热的目光落在王程的身上,带着挑衅。

  吕大虎低声对王程说道:“他们都是参加这次比武大会决赛的选手,不过有资格上擂台的只有几个第一名。”

  王程点点头,上前一步,坦然地迎着十几道目光,双手抱拳,平静地道:“武圣山王程,见过各位。”

  声音微微震荡,在方圆百米内清晰可闻,其中夹杂着若有若无的猛虎啸声。

  随后!

  杨青语也紧随着上前一步,双手抱拳,压低声音道:“江州杨氏杨青语,见过各位!”

  刘诗成也满脸严肃地上前,抱拳喝道:“江州刘氏刘诗成,见过各位!”

  张绍云满脸严肃,心中犹豫了一瞬间,跟在刘诗成后面,来到师傅王程身边,也双手抱拳,用尽力气大喊道:“武圣山王程门下后进弟子张绍云,见过各位。”

  张绍云这一嗓子是喊的气喘吁吁满脸通红,但是声音却最小。(未完待续。)R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