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当代平氏半藏!

第三百九十九章 当代平氏半藏!

  还是一更哦,求支持,求票票给点安慰,最近总之很郁闷,还请大家见谅……多多给予支持,多谢了……已经到了二十号了,大家应该都有票了,有票的童鞋不要留着了,统统交出来,或许就会有爆发哦……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几人来回动手,从开始到现在,只是过了不到十个呼吸的时间。

  因为王程根本没有废话,直接就动手,对方的最强战斗力服部石明没有发挥出丝毫的作用就被斩杀了。

  但是,周围还有不少人。

  那些拿着长短不一刀刃的黑衣人都是实力不弱,手中持刀,施展着造诣不浅的刀法,一般的化劲初期的高手都不一定是其对手,在两三人围攻之下,稍不注意就会被斩杀。

  还有另外那两个白人,实力都在国术化劲后期的境界,走在那里绝对都属于高手了,只是此时也是仓促之间没有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来。

  王程的实力超过了他们的信息和想象。

  在服部石明几人的计划中,根本没有将王程几人放在眼里。他们认为唯一的难度就是护送王程几人的高手,也就是吕小虎几个国!安的高手。至于参赛的年轻选手,在他们眼里就如草芥一般任由他们灭杀。

  可事实上,却和他们想象的截然不同。

  王程才是这一行人当中的最强波ss,几乎以一人之力就将服部石明几人压制了,吕小虎几人的存在感反而很低。但是。王程做到这一步。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此时右手手掌一片血肉模糊,被平良樱的剑刃搅动,肌肉筋脉都受创严重,现在已经麻木了起来。

  不过,更严重的伤势却是脊椎骨骼上硬承受了卡特的一拳,让王程每走出一步。都能感觉到来自脊椎骨骼的刺痛,浑身气血几乎都在燃烧起来。

  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以及吕小虎都急忙冲向王程,想来保护王程。他们都知道,王程是这里的核心,是他们当中最重要,最不能有所闪失的人。

  空中。一只利箭呼啸而来,直指王程的胸口心脉要害!

  这一枝暗箭来的时候很是精妙恰当,此时王程刚刚利用平良樱的长剑将服部石明斩杀,并且身受重伤,处于力道交替的时刻,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一瞬间是无法移动身体躲开这一箭的。

  杨青语看到这一幕,甚至刹那即急切的滴出了一滴眼泪挥洒在空气中,她很清楚王程此时的情况。

  黑暗中,村上正雄手中拿着长弓,满脸都是自信地看着不远处的王程,嘴角溢出一丝冷笑,冷冷地自言自语道:“服部石明死了也好,我一个人功劳更大,这个支那小子不死我也不安心。”

  而下一刻。

  在村上正雄惊异的目光中,王程的身体原地强行移动了一个巴掌的距离。只见他深呼吸一口气息。浑身骨骼再次噼里啪啦的爆响,脊椎骨骼猛然弹动了一下,强行发力,将自己的身体挪动了半步。

  嗤!

  同时,几乎是毫厘之间,那一支利箭擦着王程的胳膊飞了出去,将衣服袖子射穿,擦破了一点皮肤,一丝鲜血渗透出来。

  好险!

  看到这一幕的杨青语和吕大虎几人都瞬间松了口气。

  王程一步站定,没有在意肩膀上轻微的皮肉伤,目光瞬间看向黑暗中利箭射来的方向,沉声道:“青语,吕处长,你们收拾这里的人,我去追他们。我说过,他们谁都跑不掉。”

  言罢,王程呼吸一变,双脚同时发力,身体轻盈的直接弹射出去,如一片云朵一般轻松。他受伤之下,竟然一步还跨出七八米的距离,几个眨眼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王程!”

  吕大虎低吼了一声,想要叫住王程。他不在乎能不能将对方的人赶尽杀绝,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王程几个人,只要王程几个选手是安全的就可以了,所以他不允许王程去冒险。

  可是,王程已然冲了出去。

  他根本拦不住,只能满脸铁青地对后面几个队员喝道:“你们善后,除了两个洋鬼子,其他人格杀勿论,注意保护他们。”

  几个队员齐齐答应了一声,面对杀上来的黑衣人出手更为凌厉直接了,几乎是招招要命,以自己受轻伤的代价来迅速的击杀敌人。

  杨青语面色清冷,一言不发。看到王程冲向黑暗当中,她也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变化呼吸,步伐加速,虽然一步只是迈出了三四米远的距离,可是她步伐频率更快,也是眨眼间就冲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了。

  吕大虎刚刚吩咐完,一转头就只能看到杨青语的背影了,神色再次剧变,低声道:“这是两个都不让老子省心的。”

  然后,吕大虎知道喊是喊不回来的,当即也是踩着步伐,急忙冲向黑暗之中去保护两人。

  卡特和斯图两人当中,只有卡特的实力还算是全盛状态。而斯图被王程一拳打中腹部,当时几乎是全身气血溃散,以其修炼形意拳的内家搬运方式,如此仓促之间根本不恢复凝聚气血,此时实力能发挥出一半就不错了,化劲后期的实力,或许练刘诗成都打不过。

  所以,剩下的五个国!安的高手再加上刘诗成,几乎就可以搞定残留的全部敌人了,只是现在已经是困兽之斗,要小心防止对方的拼死反扑。

  呼……

  王程控制呼吸,步伐迅速,以真龙拳法的呼吸和步伐配合,不只是速度更快,背部的脊椎骨骼刺痛也已经开始减弱了,气血凝聚在脊椎受伤的地方。散发出一股炙热和微微的麻痒之感。显然是在修复损伤。

  “上古拳法,果然和现在的拳法是截然不同的。”

  王程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感觉着此时全身筋骨血脉的奇妙运转,和呼吸配合的几乎完美无瑕。

  这种对身体几乎绝对的掌控,是现代国术,和一些普通的古拳法都完全无法做到的。即便是如地煞拳法这种传承两千年的古拳法,也要修炼到极其高深的地步才可以。王程现在的地煞拳法还无法做到这一步。

  但是这门真龙拳法在王程手上刚刚入门不久,就已经可以做到这样的气血控制。

  咚咚咚……

  耳朵一动,王程听到了那用长弓的村上正雄奔跑的脚步声,当即脚下方向一转,直接追了上去。

  村上正雄的逃跑速度和王程的速度绝对有着巨大的差距,尤其此时王程领悟了一丝真龙拳法的奥秘,步伐轻松飘渺,更为迅速。几乎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王程就已然站在了村上正雄的身后。相聚不到十米的距离,这对王程来说,就是一步的功夫。

  呼!

  呼吸一提。

  下一步落地,王程果然距离村上正雄几乎不到三米。

  他呼吸猛然一变,身上气息也随之变化,周围黑暗中凭空出现一声虎啸。只见他双脚再次齐齐一跺。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如饿虎扑食一般,左手化作虎爪直接抓向村上正雄的咽喉要害。

  村上正雄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双眼满是死亡的恐惧,呼吸已经乱了,每一口气息都很是沉重。他感觉到身后凌空袭来的气劲,浑身寒毛乍起,急忙瞬间转身,很自然地顺势一把拿出了一支利箭,抓在手中拼尽全身力气的刺向身后的王程。

  嗤!

  刹那间,王程的虎爪变化。手掌一翻,一把抓住了箭尖,然后顺势一冲,利箭直接刺入了对方的咽喉,穿透而过。

  一声利器入体的声音响起,村上正雄的身体瞬间失去了力道,倒在地上滚了出去,滚出五六米远才停下来,已经没有了一丝气息。

  而王程脚下未停,眼神在黑暗中闪烁着熠熠光晕,几步来到一块大石头上,居高临下地朝着东北的方向看过去,耳朵不断的微微颤动着。他能听到那个方向传来轻微的响动,判断出那个叫做平良樱的女子应该是朝着这个方向跑了。

  可惜。

  王程轻轻地摇了摇头,听声音,平良樱已经跑出了至少一两百米远了,如此可以看出对方绝对是内家修为强势而且专门修炼过跑路的步伐,才会这么快。

  以他此时受伤的状态,要追上这个用剑的高手,或许要半小时之后了。所以,王程放弃了,站在石头上,看着平良樱逃跑的方向,吐出一口气息,喝道:“平良樱,下次你必定如服部石明一样,死于我的手中。”

  声音在空荡荡的黑暗中传出很远,在一百多米外迅速奔跑的平良樱也听的清清楚楚,微微放慢脚步,才有空暇伸手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粘稠的鲜血,当即也运气冷声道:“下次死的必然是你,武圣山王程,我记住你了。你也别忘了我,平良樱,服部家族现任半藏,与你武圣山不死不休!”

  清脆冷厉的声音在黑暗中回荡,王程听到了,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回击,双方这已经下了战帖,日后看实力说话。

  不过,他眼神闪过一丝疑惑。

  平良樱竟然说自己是服部家族现任半藏?

  那她是服部剑雄的徒弟?

  可是千年来,服部家族的半藏只传本族之人,为何这个平良樱会成为服部家族现任半藏?

  服部半藏,在日本武术界传承千年,可以说是一个神话般的名称,乃是服部家族每一代的首领。当年在武士道精神盛行的日本,几乎每一代服部半藏都是当时日本武术界的第一高手,是诸多武者的精神领袖,即便是天皇皇室和幕府将军家族,都要以礼相待,不敢轻易得罪。

  如此堪称日本武术界旗帜一般的存在,上任半藏服部剑雄竟然在临死之际将半藏之位传给了一个女子?

  平良樱?

  平氏!

  王程站在黑夜的凉风中,心中翻滚起了一股波浪,低声喃喃道:“竟然是平氏?”

  平氏,也是日本历史上最有权势的家族之一,而且这个平氏家族其实最早是传承于日本皇室的,是日本皇室的一个分支,被赐姓平,单独出去发展。但是,平氏家族却是日本历史上最重要的家族之一。

  一千年前,平氏家族控制了天皇皇族,并且镇压皇族,让日本内部大乱。然后平氏与另一个武士集团源氏战争,最后源氏获胜,由源氏开创了第一个幕府将军家族,其后延续了近七百年,这期间天皇皇室成为傀儡。

  几乎就是因为平氏的存在,才会让源氏家族趁乱发展,开创出日本的幕府将军时代。

  其后,一个个权势滔天的幕府将军家族,都在尽力的镇压平氏。

  而服部家族却是服务于木府将军,最早腹部家族是有野心的,也想自己建立幕府,登上大将军职位,所以并没有完全投靠一代代幕府将军。直到日本最后一任幕府将军,德川幕府时期,服部家族才彻底的投靠了德川家族,成为幕府将军麾下。

  历史上也有说法服部家族是被德川家族赐称号半藏,其实服部家族早在日本天皇统治时期就已经存在,其半藏称号,最大的可能是被天皇赐予的。

  服部家族现在和平氏竟然勾结在了一起?

  王程眉头微皱,想不明白。不过,他可以肯定,日本那些传承久远的家族内部定然是发生了大变。

  不然,服部家族传承千年的半藏称号,怎么会落入一个平氏女子头上?

  平氏半藏,怎么称呼?叫平半藏?平良樱以后会不会将半藏称号一直就传承在平氏家族了?服部家族就此消失?

  诸多疑问在王程心中升起,却是得不到解答,想来国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些日本古老家族的内部秘密信息。

  呼呼呼……

  身后,响起一阵急促的呼吸声,王程不用回头,听到这呼吸和脚步声音,就知道是杨青语来了。

  “王程,你没事吧?”

  杨青语看也没看地上不远处村上正雄的尸体,直接一步跃上大石头,站在王程身边,满脸都是担忧地问道,一只手直接抓起了王程受伤的手腕察看了起来。

  脉象很稳,内伤很轻,基本上都是外伤。

  杨青语顿时稍微松了口气。

  王程对杨青语咧嘴笑了笑,受伤的手反手握住杨青语的手腕,感觉到杨青语的脉象也很是稳定,笑道:“我没事,就是跑了一个。”

  杨青语有些责怪地轻声道:“跑了就跑了,你没事就好。下次你切记不可如此鲁莽冒险了,我们都会担心的,我不能没有你。”

  这一番话,在其他女子的嘴里或许就是缠绵悱恻的情话。

  可是在杨青语这里,说出来却是如此的清新自然,没有多少暧昧和浓烈的气息,似乎就本该如此。

  “嗯,我记住了,你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王程伸手搂着杨青语的肩膀,坚定地说道。

  杨青语轻轻点头,不再说话,将脑袋靠在王程的胸口,听着王程强有力的心跳,心中的所有不安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平静。

  后面,吕大虎也快速地跑了过来。

  他主修的是形意拳,最擅长的是杀人之术,也没有练过其他的内家拳法,本就不是擅长跑路的,所以速度慢了点。可是看到王程和杨青语都安然无恙地站在那里,他也是松了口气,喊道:“王程,青语,我们快回去收拾剩下的人,快点解决这里。”

  王程和杨青语对视一眼,然后一点头,互相离开了对方的体温,从石头上跃下去,朝着那边灯光照射的路上跑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