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名剑:天运

第三百九十八章 名剑:天运

  (求支持,求票票,还在相亲中,不过估计不成,因为我不喜欢……但是对于忙于张罗的家里人,还是要表现的积极一点,不然我要倒霉的,还请大家见谅。∈↗,)

  服部石明心中震动不已,这些事情,可不是谁都能知道的,绝对是有来历的人。他心中闪过一道信息,已然是一只手按住了刀柄,双眼闪烁着毫不掩饰地杀意看着王程。

  王程双手垂立,丝毫无惧地看着对方,对张绍云平静地说道:“绍云,去把我的东西拿出来。”

  张绍云想了一下,心中立即明白过来,点点头转身上了车,迅速地从行李箱里拿出来了一个长长的盒子递给了师傅王程。

  王程看着服部石明,沉声道:“来人可有伊贺家族门人?”

  场中一片安静,没有人应声,竟然没有一个伊贺家族的门人,这让王程有些失望,他上次可以说是败给伊贺鸣承,这次本想找回场子,看来只能等下次了。

  他将盒子打开,只见其中摆着一把无鞘长刀,刀锋闪烁着寒意。

  王程拿着刀柄,挥舞了一下,然后噌的一声,顺势一把将刀锋插入面前地面。他看向服部石明,淡淡地道:“虽然在场没有伊贺家族门人,没有伊贺长生的后人在此。但是你身为服部剑雄后人,应该知道这把刀吧?”

  服部石明双眼紧紧的凝视着王程,闪烁着几乎实质般的目光,哈哈大笑起来。道:“哈哈哈哈。好好好。果然是你,武圣山王程,长鹤徒弟。我还在想你在不在车上,没想到你自己跳了出来,省了我的麻烦。这把刀现在就归我了,伊贺家族的传承之刃断海以后就是我服部石明的佩刀。”

  在他眼里,好像王程是专程来给他送刀的送财童子一样。

  那拿着长弓的日本武者,以及那蒙着面的日本女子。和周围不少日本高手,都双眼放光地看着立在王程身前的名刀断海。

  这把刀在日本历史上都是有名的存在,传承几乎上千年,几乎就相当于国宝一般的存在,只不过一直存在于伊贺家族的手中。当年伊贺长生将名刀断海丢落在中国,这件事几乎是当时所有日本高手都知道的事情。

  对方所有人日本武者当中,除了那蒙面女子,其他人看着这把名刀几乎都带着明显的贪婪之色。

  “王程,尽量拖时间。”

  吕大虎跳下来,站在王程身边低声说道:“别和他们硬碰硬。支援很快就到。”

  王程双眼闪烁着精光,在黑暗中熠熠生辉。好像猫眼一样,浑身气势暴涨,看着服部石明几人,淡淡地道:“不需要拖时间,来的人,全部都要死。”

  吕大虎几人都明显的楞了一下,王程语气之中透露出来的杀意,比他们这些经常行走在死亡路上的人都要浓郁了。

  吼……

  一声虎啸,凭空乍响。

  没有任何前兆,没有任何准备,王程就这么冲了出去。

  他的身体化作一只猛虎,以猛虎下山之势直接冲了出去,一步之间,直接跨过了五六米的距离,来到服部石明的身前,带着冷厉的风声,虎爪呼啸落下,毫不留情的抓向其胸口。

  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服部石明等人,吕大虎几人,以及杨青语三人都微微吃惊了一下。

  谁都没想到,王程竟然主动出击。面对对面这么多用刀兵的高手,他身为一个练拳的武者,竟然徒手先一步出手?

  如此,却是有奇效。

  王程一步猛虎下山冲出,眨眼间来到服部石明的身前,虎爪笼罩其心脉。

  服部石明虽然也一直都有戒备,但是在这一瞬间却也是反应不及,王程的速度太快,他只能急忙后退一步,握着刀柄的手顺势就要拔刀,刀锋发出一声脆响,一截刀锋露了出来。

  可是王程早有准备,另一只手也随之化作虎爪,猛然一把抓住其握刀的右手,毫不留情的就是一招擒拿手施展而出。

  咔咔……

  服部石明的右手手腕当场被捏碎筋骨,发出一声脆响,他嘴里发出一声闷哼,神色出现了一丝惊慌。因为他知道自己此时有生命危险了,王程的虎爪就要落在他的胸口,以王程展示出的力道,这一爪下来,他必死无疑。

  擒贼先擒王,反派死于话多,正派死于装逼。

  所以,王程在面对敌人的时候从不废话,从不装逼,要打就打,要杀就杀,直接向对方要害出手。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再享受胜利的喜悦,岂不是更好?

  吕大虎面色一沉,沉声道:“一起上,注意保护王程。”

  然后,几人急忙跟着王程身后冲了出去。

  而杨青语和刘诗成以及张绍云,却还先吕大虎几人一步动手。在王程刚刚冲到服部石明的身前的时候,他们三人就反应过来,急忙跟在王程身后冲了出去。他们都知道服部石明和那两个白人可能就是在场这些袭击者的首脑指挥。

  集中力量,以最快速度击杀这五人,剩下的人就是一盘散沙,他们就胜出了。

  喝!

  王程的虎爪就要落在服部石明胸口的时候,站在旁边的那高大白人男子出手了,一声低喝,一拳袭来,砂锅大的拳头直接冲向王程的脑袋,带着一声呼啸。

  白人男子的这一拳力道极大,而且是正宗的形意拳炮拳,拳头如炮弹,炮劲很是凝聚,带着一声炸响。

  王程面色微微一变,并没有慌。

  他急忙脚下移动了半步,肩膀一抖,以肩膀来强行承受了对方的一拳,同时他自己的虎爪也没能击中服部石明的胸口。而是击中胸口上面一点的肩膀。咔嚓一声。当场就将服部石明的右边肩膀骨骼拍碎。

  服部石明整个人也直接当场被王程拍的倒飞了出去,脏腑受创,直接一口鲜血就吐出来。自始至终他都没能拔出自己的刀,而且此时右手手腕被捏碎,左边肩膀被拍碎,明显已然丧失了战斗力。

  任何一个武者,双手失去攻击力的时候,都会丧失九成九的战斗力。

  砰砰!

  两声闷响几乎不分先后。一声是王程打飞服部石明的,一声是他自己被那白人男子一拳打中肩膀的。

  王程硬抗了这一拳,脚下却是一步未退,依旧站在原地。他感觉到肩膀骨骼传出一丝刺痛,筋骨受创了。然后呼吸间,气血迅速运转,他并没有丝毫停留,再次发力,似乎没有受到影响一般。

  这白人男子明显也没有想到王程能硬抗他一拳还没有影响的出手,而且力道如此沉重。被打了一招措手不及,腹部被王程打中一拳。高大壮实的身体迅速的倒退出去,嘴里不断的吐着鲜血,双眼非常震惊地看着王程。

  这时,杨青语,刘诗成和张绍云三人也冲到了跟前。

  杨青语双眼紧紧地盯着那蒙面女子,脚下踩着行云流水一般的太极步伐,一手挥出,就是云手,直接抓向蒙面女子的面门。

  刘诗成则是一拳冲出,如长枪一般,冲向那拿着长弓的日本男子!

  周围黑暗中的十个人此时也冲了上来,每个人都身穿黑色衣服,蒙着面,只能看到一双眼睛,人手一把长短不已的刀锋,冲向当中的王程等人。

  在武者高手当中,冷兵器绝对是比热兵器更为好用的存在。尤其是对这些要行走于各国之间的高手而言,首选绝对是冷兵器。

  因为热兵器基本上不可能出入境,进入别国要重新找热武器很难。但是冷兵器就不一样,只要有心,在那里都能找到趁手的冷兵器。

  所以,行走在外执行任务的佣兵或者是政府的特勤人员,基本上都是徒手搏斗或者是善用冷兵器的高手;单纯的使用热兵器的高手在某个区域内或许很吃得开,但是在全球范围内,那基本上就沦落为二三流了,需要依靠别人为他服务,准备好常用的武器才能发挥战斗力。

  所以,对方十五个人都用的是刀兵,这让吕大虎几人都微微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如此才是理所当然。

  吕大虎双眼凝视,看到王程面对对方的几个高手竟然没吃亏,当即他一转身,没有去帮王程,而是一拳冲向旁边冲过来的几个黑衣人。他的五个队员也随他一起出手,想要一起挡下这些人,将中间的这些来犯高手交给王程来拖住,距离也不远,一旦王程有危险,他们也能及时相救。

  如果王程一直能将对手拖住,那他们就能快速的解决这些实力相对较弱的黑衣人,那时候他们一起对付服部石明等人,就会显得简单轻松了。

  蒙面女子面对杨青语的太极拳,显得早有准备,她脚下踩着稳而灵活的步伐,不断的后退,并没有对杨青语出手。可是,当杨青语继续追击的时候,她不得不出手了,不然就要被杨青语近身击伤的话,到时候可能就和服部石明一个下场了。

  仓……

  只见一道刺眼的亮光再次在黑暗的空中闪现,一道光芒直接从蒙面女子的手中亮起,她终于拔出了背后的长剑,身体微微一转,手腕很是稳重,剑锋刺向杨青语的眉心。

  杨青语脚下一顿,然后急退,这刀锋太凌厉,她正要防守,却是发现对手没有继续追击,而是当他后退的时候,对方也返身跑了。

  这让杨青语楞了一下,怎么不打就跑了?她能看出,这个蒙面女子的剑法非常的厉害,而且内家修为也不弱,看其力道和呼吸程度,绝对不下于化劲境界的内家修为。对方一剑刺出,她就必须要后退才行,正面交手的话,她估计自己不是对手剑锋的对手。

  毕竟,锋锐的刀兵威力绝对是拳头的许多倍。

  可是对方在实力占优的情况下,竟然直接转身就跑了。

  杨青语稍微一愣,脚下没有继续追击。也没有多想。跑了就跑了。知道此时不是追人的时候,要尽快解决战斗才是主要。她步伐转动,转身躲开一个黑衣人的刀锋,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卡擦一声卸掉了其胳膊关节,让其无法发力。

  刘诗成也是一路追着那使用长弓的男子,对方也和那蒙面女子一样,根本不恋战。直接转身就朝着黑暗中跑去,速度还极快,想来也是专门练过步伐和相应配合的内家呼吸,用于逃跑或者追击效果很好。

  而这时,躺在地上艰难喘息的服部石明突然大喝道:“平良樱,你答应过你师傅什么?”

  服部石明的声音传出很远,在夜空中很清晰,那跑到黑暗中的蒙面女子突然停下了脚步,眼中闪过一丝冷厉,冷哼了一声。然后她步伐一转,又回来了。直接冲向杨青语而去。当她还距离杨青语三米远的时候,就猛然拔出背后剑刃,剑光如匹练一般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刺眼的光芒,如瀑布从高空冲击下来一样的势不可挡,森森寒气笼罩着杨青语全身。

  杨青语刚刚将一个蒙面人卸掉两个胳膊,就感觉到浑身寒毛乍起,全身血液似乎都僵住了一瞬间,一股寒冷之意从心底滋生而出。

  有危险!

  杨青语头也不回的直接超前冲了出去,匹练一般的剑刃随后就从她的背后划过,一缕柔顺且闪烁着光泽的青丝被齐齐斩断,飘散在空中。

  蒙面女子平良樱的剑刃丝毫未停,削断了杨青语的青丝之后,剑刃瞬间停在了空中,展示出了超强的内家修为和力道,以及对手中兵刃绝对的控制。她眼中毫无情绪,只有一片冰冷,脚下一步迈出,手臂和剑锋连成一条笔直的线,直直地呼啸着刺向杨青语的后心。

  服部石明挣扎着爬起来,双手已经无力拔出腰间刀锋,面色一片狰狞和不甘。他的实力乃是和上次与王程交手的伊贺鸣承差不多的顶尖高手,一旦全力出手,王程此时都不一定能正面抗衡。

  要知道上次伊贺鸣承没有带刀,只是用手刀就将当时的王程逼迫的难以防守了,现在的服部石明可是带了刀的,杀伤力绝对在当时的伊贺鸣承至少三倍以上。

  可惜,他太过自负,以为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也对王程的实力估计不足。他还是从伊贺家族那里得到的消息,知道王程在伊贺鸣承手下过不了几招,所以根本没有将王程放在眼里,认为自己随意一刀,就能斩杀王程,于是一开场就在王程面前吃了大亏,当场就丧失了作战能力。

  此时他实力无法发挥,只能依靠他人,盯着王程急忙喝道:“良樱,正雄,卡特,斯图,全部出手,一起杀了这个小子,他是我们这次的第一目标,只要他死了,我们就完成任务了!”

  王程是武圣山长鹤弟子,几乎是他们日本武术界的公敌。

  黑暗中,拿着长弓的村上正雄迅速的停下脚步,转过身,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寒光,娴熟自然的抽出身后箭壶当中的一只利箭,然后瞬间开弓,利箭直指追击卡特的王程。

  王程一拳打的白人男子斯图后退几步捂着肚子一时间难以恢复,旁白另一个白人男子卡特神色剧变,瞬间一拳冲向王程而来。卡特这一拳终于不是中华武术了,而是王程以前在武圣山从那个交流团身上见识过的西方拳法——十字拳!

  这是一门出自西方宗教的传承拳法,一般人根本学不到,和中华大地上国术几乎普及的情况不一样。

  能学到十字拳这种西方宗教拳法的人,都是绝对有传承,有背景的高手。

  卡特棱角分明的脸上毫无表情,脚下步伐迅速而诡异,双拳齐出,拳头交叉,呈现出一个十字,可攻可守,可一拳出击,也能双拳一起攻击,更能瞬间转化为防守,可谓变化多端。

  但是,王程这一下却是没有理会背后追击的卡特,因为杨青语就在不远处,其身后跟着一道雪白的利刃。

  王程眼神一凝,急忙一步冲出,上前一把将杨青语搂在怀里。然后手掌呼啸而起。带着一声虎啸抓住了后面紧随而来。几乎不分先后的剑锋。

  嗤!

  剑锋被王程紧紧地抓在手心,在他手里还前进了一丝,发出一声刺耳难听的摩擦声音,鲜血从王程的手中几乎迸射而出,染红了雪白的剑锋。

  平良樱和站起来的服部石明都瞪大了眼睛,显然两人都不相信,王程能徒手抓住这把剑。

  这把剑的来头可不简单,名头还在伊贺家族传承的名刀断海之上。是真正在日本天皇家族的国宝谱上赫赫有名的国宝。乃是服部家族的传承之刃,从第一代服部半藏就在使用,剑名天运,蕴含当时匡扶日本国运的意思,是服部家族每代半藏的佩剑,也是当年服部剑雄的佩剑,说斩金断石绝对不是夸大,而是事实。

  王程手中传出一股刺痛,感觉手掌筋骨受了伤,五根手指都有些麻木失去知觉了。

  但是他却是依旧神色平静。以手指的骨骼硬是强行抓住对方的剑锋没有松开,身体随之一转。顺手将杨青语送到一边。然后他一手抓着刀锋,冲向平良樱,另一只手呼啸而出,化作虎爪抓向平良樱的面门。

  平良樱一直都毫无情绪的眼中终于闪过一丝凝重,却也是依然毫不慌乱,握剑的手也是依旧不松开。这是她的命,剑就是她的生命,她宁愿不要自己的生命,也要将自己的剑抓在手中。

  噌!

  关键时刻,平良樱的另一只手挥出,从腰间拔出一把两尺长的软剑,剑锋飘忽,如一阵风一般的削向王程抓过来的手腕。

  王程眼中精光闪烁,虎爪变化,手腕迅速翻转,比对方速度更快,一把再次精准地抓住了这把飘忽地短剑。然后他手掌猛然发力,直接将这把短剑从对方手中抢了过来,猛然顺手甩向那边的服部石明,然后手掌再次一挥,虎啸声中,带着鲜血的虎爪依旧抓向平良樱的面门。

  砰!

  这时,后面追击王程的卡特终于是追上了王程的步伐,直接一招十字拳实打实的击中了王程的背部脊椎要害,打的发出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道冲击着王程,加上王程本身前冲的力道,直接让王程整个人失去平衡的飞了出去。

  轰!

  王程的身体重重地撞在了前面没有挪开的平良樱的身上。

  那一招虎爪也没能击中平良樱的面门,而是抓住了其肩膀,王程当即就毫不客气的一把卸掉了对方的胳膊,咔嚓一声脆响,平良樱的洁白的额头皱起。

  可是,王程自己也被卡特击中背心脊椎骨骼要害,也受创不轻。一股股刺痛从脊椎骨骼刺激着他全身的神经,背部甚至也有一些麻木。心中一阵庆幸,如果不是他刚刚练成了真龙拳法,将脊椎锤炼了一遍的话,只怕此时他已经脊椎骨骼断裂,直接伤及武者根本,失去战斗力了。

  不过,如此他也是受了重伤,当场一口鲜血直接面对面的喷在了平良樱的脸上。平良樱的面巾以及洁白的额头上顿时一片红色,满满地都是王程炙热而粘稠的血液,平静冰冷的眼睛当中终于是闪过一丝怒气。

  昂……

  一声龙吟在黑暗中异常的刺耳。

  王程呼吸变化,真龙拳法呼吸控制心脉,气血运转,聚集在脊椎受伤的部位,然后他身体一震,强行站立了起来,脊椎骨骼发出一震噼里啪啦的脆响,手中依旧紧握着平良樱的刀锋。

  “王程!”

  杨青语此时才停下脚步,刚回头就看到王程受伤,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惊慌地喊了一声,然后脚下步伐一变,急忙就冲了上去,含怒一拳直接笼罩卡特的脑袋。

  “师傅!”

  一直小心翼翼地打酱油保护自己的张绍云也是大吼一声,然后不顾对方有多厉害,也是直接冲向卡特。

  吕大虎眉头紧皱,眼中闪过一道怒火。他没有说话,一招崩拳直接将一个黑衣人打飞了出去,当场将其灭杀,然后一步迈出,也冲向王程而来。

  吕大虎得到的命令很明确:在场的人当中,谁都能死,就是王程不能死。

  平良樱忍着脸上鲜血的恶心和一边肩膀的刺痛,急忙从地上站立起来,握着剑柄的手腕一转,剑柄上一个机关启动了起来,强力的转动了一下,一股巨大的搅动力量带动着剑锋旋转了一下,直接从王程的手中挣脱了。

  但是,王程哪里会让她这么轻易的就走了?当即不顾脊椎骨骼的刺痛,和首长的麻木,手掌伸出,这次是以三根手指直接抓住平良樱的刀锋,跟随着其后退的力道,改变着刀锋的方向。

  两人速度都是极快,一个想要尽快的脱离战斗,一个不让对方离开!

  服部石明受了伤,根本来不及反应,只是刚刚转过身,还没跑出一步,王程和平良樱就从他身体两边跑过。

  嗤!

  一声闷响之后。

  王程受伤的手也随之松开了刀锋,脚下也停了下来。

  平良樱身体一顿,并没有和王程一样停下来,也没有回头,直接手握长剑加速冲向黑暗中,剑光闪烁了一下,长剑被她放回了剑鞘当中。

  后面服部石明的身体愣在了原地,双眼瞪的大大的,瞳孔毫无焦距,已经没有了呼吸。他的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脖子上出现了一道齐整的红色缝隙,然后鲜血喷射出来,整个脑袋已然被平良樱的剑锋切了下来。

  呼!

  又是一声呼啸突兀的响起。

  黑暗中,一道利箭突然出现,直接射向王程的面门而来。(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