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拦路

第三百九十七章 拦路

  热门推荐:

  (求支持,求票票呀……)

  大巴车直接离开了湘南省省城,朝着北方而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车上,算上王程四人在内,一共有十一个人,一路上没有一个人说话,车内除了轻微的发动机和轮胎噪音,没有其他任何的响动。

  王程和杨青语坐在一起,两人双手紧握,都微微闭着眼睛,在调息着自己的呼吸以及血液,进行气血搬运。

  两人此时还在消化体内暴涨的气血,呼吸很是悠长。

  坐在王程两人后面的刘诗成和张绍云两人也是一样,在尽力的调整呼吸,锤炼气血,增加内家修为。

  王程四人坐在中间的一个独立区域,只有八个舒适的椅子,两边都有没有开启的液晶电视,好像豪华商务房车一样。距离他们几步远的前方,靠近驾驶位的地方有一个区域,那里坐着五个中年人,此时也在闭目养神。

  最前面的驾驶位那里坐着两人,除了司机之外,还有吕大虎。

  车子离开省城之后,就直接上了高速,全速朝着北方而去,在路上飞驰,一直开出五百多公里路,进入一片山区的时候,才减慢了速度,而这时候也进入了夜里。

  吕大虎起身过来,和前面的五个人低声说了几句,又来到王程四人这边,说道:“各位,这里有冰箱,里面有食物和水,你们想吃可以随意。如果累了,觉得椅子不舒服,上面有几张床,可以去躺着休息。”

  王程睁开眼睛,眼中的琥珀色光晕一闪即逝,点点头,对吕大虎平静地道:“好,我们知道了,多谢吕处长。”

  吕大虎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他能感觉到靠近王程这里。空气温度明显的升高了。不过他没有多说什么,再次转身去了前面。

  而这时,车子突然一个急刹车,速度骤然降低。车子减震非常好,车内只是微微震动,几人都稍微离开了座位。吕大虎还在走道里,一把抓住了前面的保险住,急忙冲到驾驶位。看向前面,喝道:“什么事?”

  嗤……

  车子这时候也停在了路边,吕大虎看过去,只见在车灯下,前面的路当中横着一根大腿粗细的木桩,将整个路面都挡住了。

  司机正要下车去将那木桩移开,吕大虎急忙一把按住了司机的肩膀,眼神严肃,沉声道:“老杨,小心点。柱子。你和杨师傅下去。”

  五人当中一个魁梧的中年人站了起来,打开车门和司机杨师傅一起走了下去。吕大虎随时都保持着警惕地看着四周,一直到两人将路中间的木桩移开,也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几人正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呼啸声在黑夜中响起,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非常的刺耳。

  噗!

  一声闷响。

  然后,下一刻,司机杨师傅应声倒地。胸口上插着一根还在晃动的利箭。

  “有人袭击!”

  站在杨师傅身边的柱子急忙大喝一声,然后一把抓起地上受伤的司机师傅,迅速地转身一起就进入了车门。

  咚咚咚……

  紧接着就是三声闷响。

  三支利箭刺入车门上,直接穿透了金属车门。卡在其中,闪烁着寒光的箭头在车内晃动,距离柱子的背心只有一掌的距离。

  吕大虎急忙按下一个按钮,一道特质的金属门从上面降落下来,再次覆盖在原先的车门上,紧随而来的两只利箭冲击在上面。只是刺穿了外面的门,发出两声金铁交击的响动。

  “老杨!”

  吕大虎抓住柱子背上的司机师傅,大声呼唤,却是没有回应。他伸手在杨师傅脖子的大动脉上触摸了一下,神色顿时冷了下来。

  这位他从别的地方借调过来的老司机杨师傅已经没气了,胸口一箭,当场死亡,神仙来了都没辙。

  王程四人听到动静,也急忙起身,来到前面。然后他们就看到被一只利箭穿透了胸口的司机杨师傅,粘稠的鲜血顺着箭头低落下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气息。

  “处长,老杨去了。”

  柱子轻轻地将杨师傅放在中间的椅子上,面色阴沉地说道:“他们是有备而来的。”

  吕大虎眼神扫过王程几人一眼,道:“我知道,他们是有计划的,不然也不会出动我们来执行这次的护送任务。”

  王程气息沉稳,皱眉道:“吕处长,可不可以让我们知道一下?”

  吕大虎拿出一件衣服将杨师傅的头盖上,眼神看着车外,看到一道道人影已经从黑暗中冲了过来,对王程沉声道:“让你们知道也没什么,你是长鹤道长的徒弟,迟早会知道这些事。这次我们举办的比武大会影响很大,国外许多人都不想看到我们成功,不想看到我们把练武的高手都聚集起来。所以他们就想方设法的来破坏,你们这些全国各地去京城参加决赛的年轻选手,就是他们截杀的目标。”

  “我们是他们的目标?”

  王程眼中煞气一闪即逝,沉声问道。

  吕大虎点点头,语气肯定地道:“不错,江州之地,在很早之前就很出名,当年长鹤道长和杨祐德前辈都和国外高手交手多次。他们绝对不会放过湘南省的选手,所以你们必定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于是上面出动了我们几个人来护送你们去京城,确保你们一定要安全到达决赛场地。”

  “截杀你们,也只是他们打乱比武大会的手端之一,他们肯定还有其他的计划。”

  王程也点头表示明白,心中的信息开始串联起来。

  他一开始接触吕大虎,就知道这几人都不简单。吕大虎的内家修为堪称深厚无比,绝对跨过了国术化劲境界,乃是抱丹境界的大宗师级别的超级高手。同时,其他几人的修为也都不弱,几乎每一个都是化劲后期的大高手。

  如此一队六个超级高手在一起,即便是在国!安这种超级部门当中,也绝对不是随手一把就能抓到的。所以,他们绝对不是简单的来和他们随行的。必然是有某些重要目的。

  王程多次接触牛大海,杨无忌,以及葛素成,吴志新他们。他心中很是明白。在没有大规模战争爆发的和平年代,表面上看似很是平静,几大国家好像一副国泰民安,互相之间其乐融融的样子。可是,东西方国家之间的明暗交手自从建国以来。就没有停下过。

  这次因为比武大会的原因,国外高手有了正规渠道申请来中国观摩学习,政府也不能全部拒绝。所以各国都有不少高手进入中华大地,其中必然就隐藏着一些有特殊目的的高手。

  咚咚咚咚……

  一阵阵急促而沉稳的脚步声从路边黑暗靠近了大巴车。

  王程耳朵倾听,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判断出外面的敌人至少在十人之上,因为经验还少,所以他不能确定具体的数字。

  可是,吕大虎却是面色凝重地说道:“有十五个人,肯定还有武器。大家都小心点,马上给上面打个电话请求支援。”

  一个瘦高的中年人立即点头。拿出车载电话当即就打了出去,这部电话是直接联通卫星的,可以直接联系某些特殊的地方。

  “各位,下车吧,我们今天是来以武会友的,不必要弄的如此紧张。”

  外面,传来一声严肃的声音,乃是正宗的汉语。

  几个人影从旁边缓步走了过来,站在了车头的正中间,在明晃晃的车灯之下。毫不掩饰自己的行迹和相貌。

  王程几人都瞬间目光凝实过去。

  只见车灯下,站着五个人,其中有三个身穿日本武士服的亚洲人,以及两个身材高大的欧美白人男子。其中。三个日本人当中有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手中拿着一张弓,背上有一个露出十几支利箭的箭壶。

  吕大虎几人的眼神明显大部分都落在了那矮小日本男子的身上,刚才射出利箭,杀死杨师傅的,想来必定就是此人了。

  而另外两个日本人,当中的是一个中年人。其身后站着一个带着面纱,蒙着半张脸的女子。

  王程心中猛虎蠢蠢欲动,气血运转,身周的空气温度都骤然升高了起来。但是他没有动,因为这里是吕大虎做主。

  吕大虎深呼吸一口气息,眼神凝视着那中年日本人,沉声道:“此人是我认识,名叫服部石明,出自日本腹部家族,但是他练的刀法,刀法非常凌厉,我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其他人肯定也都不弱,我们现在最好不要出去,以免出现更多的伤亡,这辆车是特质的,普通的子弹都打不穿,我们尽量等待救援就好。”

  当年二战当中,日本第一高手服部剑雄在中华大地肆虐,最后被击败回国的事情,吕大虎也是清楚的。他知道日本腹部家族乃是以修炼剑道为主的,这个服部石明却是练刀,可见是此人的特殊爱好。

  柱子几人都紧握着拳头,眼神狠狠地看着站在车前的几人,很想冲下去为杨师傅报仇。可是在吕大虎的命令下,他们还是点点头,都没有说话。

  王程微微皱眉,眼神也看着当中的服部石明,心中也想到了十年前去世的日本第一高手服部剑雄,说道:“他们有备而来,不会让我们安然等待救援吧?”

  这是正常人都能想到的,吕大虎自然也能想到,只不过本能的做出这样的决定,能不出去和对方火拼最好。

  对方有十五个人,必定都是高手,还有刀柄利器,说不定还有火器。如此情况,吕大虎几人下去几乎就是送死了。

  但是,如果一辆防弹的车子就能抵挡对方精心准备的计划的话,吕大虎几人也不相信会如此简单。

  果然,王程的话音刚落,车灯下站在服部石明身后的那个蒙着面的女子走了出来。

  她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两步就来到大巴车前,然后身体一转,猛然从背后的剑鞘当中拔出一把长剑,剑光在车灯下闪烁,很是刺眼,同时速度也很快,凌厉的剑光几乎一闪即逝。让车内的吕大虎几人都自然的感觉到心中一紧。

  噌!

  一声轻微的响动。

  剑光已然消失不见,那蒙面女子手中利剑竟然也消失不见,无声无息地再次回到了她背上的剑鞘当中。然后她踩着步伐迅速地又后退了回去,依旧站在那服部石明的身后。露出的一双眼睛当中毫无情绪。

  咔咔咔!

  然后,吕大虎嘴里能抵挡子弹的挡风玻璃瞬间碎裂,一道道裂痕从中间的那一道贯穿整个玻璃的整齐裂缝上延伸出来,然后在两个眨眼的时间内,整个玻璃就化作碎片。掉在车前,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响声。

  整个车内的情况,都毫无掩饰地展示在对面五个人的面前。

  当中的服部石明身穿黑色武士服,头上扎着一个巴掌长的小辫子,腰间挂着一把刀,面色平静,微微上前一步,抱拳对着车内吕大虎说道:“吕队长,好久不见了。”

  这态度,好像是来见老朋友许久一般。

  可是吕大虎却是毫不领情。也随之迈出一步,几乎和车前的服部石明面对面,沉声道:“服部石明,你还敢踏入我中华大地?”

  服部石明出生服部家族,却不是服务于服部家族,而是现役日本特勤部门的高级顾问。年轻时候他服役于特勤部门,就和吕大虎有过交手。

  看着吕大虎,他显出一切都尽在掌握的淡定神情,目光凝实,淡淡地道:“我为何不敢?半个多世纪之前。我们的祖辈可以踏上这片土地,我服部家族第一高手服部剑雄在你们的土地上纵横十年,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十年前,我能进来。也能全身而退,我为何现在不能踏入这里?吕队长,你想太多了,今天我不是来杀人的,我是来找高手切磋武道的。”

  说着,服部石明退后一步。虽然他站在地上的,比吕大虎矮了半截。但是他却是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喝道:“今天你们谁能赢了我们,谁就能走。失败的人,那自然没有必要活着出去丢人现眼了,说起来,我是帮你们的比武大会维护颜面。”

  “服部先生,我们时间不多,以任务为主,不要浪费时间。”

  后面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也是以纯正的汉语说道,提醒服部石明。

  吕大虎转身看向王程,皱眉道:“王程,你实力如何?”

  王程微微一笑,目光看着服部石明几人,道:“应该能和吕处长过几招没问题。”

  “好,等下我们全力出手,帮你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王程你带着他们全速离开这里朝北边走,救援的人已经在路上了,最多半小时就能到。”

  吕大虎心中一震,没想到王程的实力如此强势,但是这确实是好事,当即严肃地说道。

  王程看了杨青语一眼,捏了捏杨青语地手,又看向刘诗成和张绍云,沉声问道:“我们能走吗?”

  杨青语很自然地看着王程的目光,说道:“我听你的。”

  刘诗成狠狠地看着外面的日本人,沉声道:“看到小日本,我绝对不会跑;不然就算能回江州,我爷爷也肯定打断我的腿。”

  张绍云有些紧张,知道今天可能是九死一生的局面,额头都渗透出细密的汗珠,不过也坚持肯定地点头,说道:“师傅,我听你的。”

  王程对几人一点头,浑身气息勃发,心中猛虎飞跃,毫不掩饰自己的猛虎真意。他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个呼吸,周围顿时响起一道冲天的虎啸之声,大巴车内的气息都震荡起来,响彻在每一个人的耳边。

  吼………………

  虎啸之声让服部石明几人一惊,外面的所有人都本能的后退了一步。

  王程哈哈一笑,当先从玻璃破碎空荡荡的车窗上跳了出去,直视着对面五人,感觉到周围还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大声道:“如果我师傅知道我见到日本人就跑了,那我就丢进了他老人家和我师门列位祖师爷的脸面了。服部石明,你吹牛也不打点草稿,当年服部剑雄在我中华大地上只是横行了五年,就被击败,然后狼狈逃回日本,何来的十年之说?”

  “半个世纪前的日本十大高手敢来犯我中华大地,要么被杀,要么落败逃回日本。当年只活着回去了三人,服部剑雄,丰臣阳二,伊贺长生……服部剑雄死于十年前!”

  王程面对着服部石明等人,怡然不惧,大声呵斥。

  杨青语,刘诗成,张绍云三人也都急忙跟随着王程从车前跳了出去,直面对方诸多高手。

  吕大虎看着王程几人,眼中精光闪烁,心中稍微有些惭愧,果然是越老越怕了。他立即对自己的五个下属也点点头,沉声道:“我们也出去,记住等下以保护王程为主,尽量拖时间,赵龙已经赶来了。”

  五个下属都严肃地点头,他们跟随吕大虎十几年了,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

  对面的服部石明看着王程,淡定的神色已然消失,满脸冷厉地对王程喝道:“你是谁?怎么知道这些的?”(未完待续。)xh118R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