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就是我的规矩

第三百八十五章 这就是我的规矩

  (抱歉,还是一更……哎……我要爆发,我要爆发,你们不要拦着我呀……给点票票呀……我要爆发……)

  “你如果没有先出示你的证件,那我杀了你也无罪。【】”

  王程看着满脸惊骇地盯着自己的那中年人,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冷冷地说道。

  中年男子脸上的嚣张霸道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凝重无比,以及思索疑惑。他面色也变得很是苍白,显然被王程打的受了不轻的内伤,盯着王程,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方院长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急忙过来拉住了那中年人,对王程歉意地道:“别冲动,王程,他不是故意的,他是老领导的保镖,因为担心所以着急了一点。你别多想,也别记在心上,我们是来请你帮忙的。”

  王程眉头微皱,瞥了那中年人一眼,然后问道:“方院长,你知道我出手治病的规矩吗?”

  方院长楞了一下,这事儿他还真不清楚,低声问道:“什么规矩?”

  莫白松低声道:“王程在江州治病诊费最低一千三百万,治疗费用另算,上次我爸治病的时候方院长你在现场的……”

  方院长立即记了起来,上次王程给莫白松父亲治病可是要了三千万的费¥⊕用。起先莫家不愿意,可是后来还是妥协了,而且看到王程的治疗效果很好,而且是立竿见影,又主动追加了两千万,一共给了王程五千万的治疗费用!

  当时他还在想。这简直是比他们省医院更抢钱。

  这一转眼。方院长没想到。就轮到自己的头上了,当即就是苦笑道:“王程,我们就是想请你帮忙稳住情况,我们的专家组马上就到,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的。”

  “方院长,我记得,在你们医院,就算病人在手术室躺着。如果没交钱的话,你们也不会开始动手术的吧?”

  王程反问道:“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应该让你随便免费呼喝?那以后别人来找我,我是不是也要这样?”

  “哼,小小年纪就见死不救只认钱,没家教,以后必成祸患。”

  那中年人盯着王程,再次不屑地说道。

  王程眼神一凝,对没家教这三个字异常的敏感。心跳瞬间变化,呼吸也随之变幻。他脚下一顿,身体猛然拔地而起。从亭子当中跃起,身形化作一座山峰一般的砸向那中年人,快到其面前的时候,才突然一拳呼啸而出。

  那中年人神色大惊,心中对王程的实力忌惮非常,急忙脚下踩出太极步伐,双手旋转,施展出了太极缠丝手来防御,根本不敢和王程硬碰硬。

  而余有年这时候也是神色一变,喊道:“王程住手。”然后他身形一震,一步迈出,一拳冲向王程的腰身而来,想要来个围魏救赵,逼退王程。

  可是让余有年没想到的是,王程对他的这一拳根本无视,身体在空中依旧直指那中年人。

  轰…………

  中年人的缠丝手火候也不浅,缠丝劲旋转而出,本以为能抵挡下来。可是当他面对王程这一拳大地锤法的陨石天降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无从招架,好像被火车撞到了一般的再次飞了出去,轰的一声撞在院子边缘的墙壁上,将墙壁都撞的抖动了一下,掉下来几块松动的水泥,并且出现了一道道延伸出去的裂痕,随后他一大口鲜血当场就吐了出来。

  砰。

  同时,余有年的一拳也实打实的击中了王程的腰身要害部位。

  王程的反应也电光石火之间,双脚落地的瞬间就是以擎天一柱的桩法站立,腰身一凝,以独特的高明卸力技巧将余有年的这一拳的劲道卸去了小半,剩下的大半劲道对王程的伤害也是有限,仅仅让气血凝滞了一瞬间,和留下了一点点的内伤。

  余有年神色大惊,他这一拳可是七成劲道的崩拳,结结实实的击中了王程的腰身要害,竟然好像没效果?

  就算是江浩站在这里,腰部要害硬抗他一拳的话,肯定都要重伤不起!

  哼!

  王程冷哼一声,腰身扭动卸力的同时,一拳就砸向了余有年。

  余有年心中震骇,他两天前和王程交手,感觉王程和他就在伯仲之间,除了内家气血强势一些,其他并没有多么厉害。因为不凝劲道,反而伤害极其有限,只是防御很强,但是也不可能以要害部位硬抗他七成劲道的一拳。

  为何仅仅过了两天,王程就变强了这么多?

  一拳打在他身上,好像打在一块石头上一样?

  上午在比武现场他远远地看着王程与左木交手,当时只是觉得王程很强,却没有现在感受的如此真实和直接。

  简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和对武圣山的印象。

  砰!

  王程的一招大地锤法,直接将余有年击退,让其后退了三步才站稳,然后再次急忙摆出防御招式,害怕王程再次追击。

  不过,王程却是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出手,看着那靠着墙的中年人,冷冷地道:“你有资格说道我?马上道歉,再准备五千万诊费,我就去看看,不然你们请便。如果再废话,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余有年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是他看到王程此时的气势和怒火,一下子被镇住了,没敢说出口,只能再次保持了沉默,安静地站在那里。

  这是他第一次被一个年轻人,并且是一个毫无权势的年轻人震慑的不敢说话。

  方院长也是被吓的不轻,怎么又打上了?他急忙来到王程身前,低声道:“王程,他不是故意的。你知道他们那些人都是有些臭脾气的。”

  “方院长。你也听不懂我刚才说的话?”

  王程顿时皱眉。看着方院长,不客气地说道:“他马上当面给我道歉,并且准备五千万诊费,我就去看看,但是不保证能治好。如果不愿意,你们现在马上就走,听懂了吗?我不想知道他是不是有脾气,我只知道如果再惹我。我今天喝了点酒,你们都要倒霉。”

  “我武圣山王程,不是你们随叫随到的小喽喽,也不是让人显摆臭脾气的出气筒!”

  说完,王程转身回到座位上坐下来。

  饭桌上的人都安静下来,杨青语拍了拍王程的手,示意他冷静一下。

  刘诗成和刘超英两人则是随时都戒备着,准备着需要的时候立即就出手。

  而安娜,则是眼神放光地看着王程,满脸都是熠熠神采。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不想暴露自己,她估计都要给王程鼓掌了。

  安娜觉得。这才是男人!

  “王程,别冲动。”

  莫白松看到气氛如此紧张,余有年两个人被王程打的如此难堪狼狈,急忙对王程劝说道:“他们都太冲动了……”

  王程看了莫白松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地继续吃菜,然后端起酒杯直接喝光了一杯酒。

  方院长感觉像是锅炉上的蚂蚁一样,着急得团团转。那边老领导还在晕着呢,这边又出事了,而且还和王程闹的这么僵硬了。

  五千万?

  方院长根本不敢搭这个茬,不然谁来出?

  王程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事后谁敢不给?

  让那中年人道歉?

  方院长更是不敢去说,对方可是有特权的特殊部门的高手。他根本不敢招惹这样的人,不然什么时候倒霉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咳咳咳……

  中年人靠着墙壁,此时才缓过气来,急促的咳嗽了几声,又吐了一口鲜血,才感觉气血好了一些。他双眼看着王程,开口说道:“武圣山门人,果然名不虚传……最近我忙于公务,刚回国内,不知道武圣山门人竟然参加了武术大会,倒是我眼拙了,我也不知道长鹤道长什么时候收下的你。如果你真的能治好病人,我给你道歉,也无所谓……可是你要是治不好呢?”

  王程喝着酒,看了对方一眼,微笑道:“你道歉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情而应该做的,何时成为你交易的筹码了?要是我治不好,那是我没本事,我承认我是庸医,以后不治病就是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中年人沉声道:“没把握的事情,那五千万诊费你也敢要?”

  “这就是我的规矩,无规矩不成方圆,自我治病开始,就是这个规矩,收了诊费不会退。嫌贵了,或者怕我治不好,可以不找我。”

  王程直接了当地说道:“不要废话了,要么道歉给钱;要么马上离开,别影响我们吃饭喝酒的心情。”

  方院长总算是见识了王程如此的威势,一时间有些被吓住了不敢说话。在场的都是高手,随意一拳就能让他一命呜呼了,可是想到那老领导的情况,如果真的出了事,他也是乌纱帽不保,前途很渺茫,只能硬着头皮道:“王程,只要病人醒过来了,五千万诊费,他会给你。”

  “好,那我就见识见识你的医术,你小小年纪,武学修为如此深厚,让我很惊奇。我倒要看看你的医术是不是也和你的武学修为一样,有没有方院长说的那么神乎其神。我现在就给你道歉,再给你准备五千万……你可想清楚了,你是武圣山传人,要是你做了什么事情,可是关乎武圣山声誉的……”

  中年人调整呼吸,气血顺畅起来,走过来沉声喝道,眼中闪烁着精光。

  幸好王程出手不是劲道而是力道,不然他此时不死也是半残。巨大的力道看起来吓人,一拳打的飞出去,可是伤害实际上没想象中的严重。如果是如此强势的劲道的话,那在场的人谁都不敢去碰一下,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王程坐着没动,也没说话,只是看着对方。

  中年人来到王程跟前。抱拳道:“刚才是我不对。冒犯了阁下。还请见谅。”

  王程露出一丝微笑,淡淡地道:“这次我就原谅你了,如果下次你再在我面前如此放肆,我不管你是谁,都不会如今天这般轻松了。至于我武圣山的声誉,我想我武圣山应该不会依靠行医治病来维持声誉的,所以你也不需要为我武圣山担忧了,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中年人面色瞬间一变。显然被王程这话刺激的不轻。他急忙深呼吸一口气息,压住了心中的怒火,沉声道:“现在你该去治病了吧?”

  王程点点头,拍了拍杨青语的手,站了起来,直接跨步走了出去,道:“绍云,把银行账号给他们,让他们马上把钱汇过来。”

  张绍云楞了一下,急忙答应道:“哦。好好,师傅。”

  杨青语想了想。对刘超英道:“超英,诗成,你们不方便过去,就在这里继续吃饭,我过去看看,等下回来再赔你们。”

  她知道刘超英的身份敏感,出去遇到意外就是麻烦事。

  刘超英点点头,道:“我知道,我们在这里等你们。你们去吧,有事就喊一声,我们马上去帮忙。”

  杨青语微笑了一下,没说话,起身跟了上去。她相信有王程和自己在一起,就不会有事。

  方院长和余有年两人都是松了口气,两人额头上都是汗珠,刚才都很是紧张。眼见王程终于出动了,两人急忙一起在前面带路,带着王程几人来到隔壁五百多米外的一座更为幽深的庄园。这里到处都是高大的树木,将庄园遮了起来,如果不是走到近前,根本都发现不了这里还有这么一座别致的庄园。

  院子门口守着一个年轻人,上前急忙说道:“三叔,方院长,人找来了吗?”

  方院长看着王程道:“来了,王程来了,还有几个专家在路上,我们快进去让王程给先病人看看。”

  年轻人顿时皱眉地看着比自己还小的王程,怀疑地道:“就是他?他会治病?”

  方院长害怕这年轻人再次招惹了王程,惹的王程不快,急忙一把就推开对方,带着王程就走了进去,沉声道:“他不会治病,难道你会?我比你懂。”

  年轻人神色难看地看向面色有些苍白的三叔,三叔对他点点头没说话跟着走了进去。

  一路穿过几道走廊,和一个鱼池,来到最里面的一座古朴的小二楼跟前。这小院子里守着七个人,两个年轻人和五个中年人。每一个都是气息深沉,呼吸悠长,并且都目光警惕地看着走进来的王程等人。

  “等等,进来都要搜身。”

  两个年轻人挡在小二楼门口,严肃地看着王程和杨青语三人说道。

  王程看向方院长,道:“方院长,这样的话,那我先走了。”

  方院长急忙一把拉住王程,道:“不用搜身,你们不用,跟我进来就可以了。”

  可是两个年轻人却是挡着门口不让开,双眼依旧审视着王程和杨青语,以及张绍云三人,显然是很不放心,一副公事公办地样子。

  另外五个中年人也都走了过来,当先一个寸头国字脸,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沉声道:“方院长,这是这里的规矩,谁进来都要搜身,请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老三,你怎么了?受伤了?”

  国字脸看到回来的中年人老三呼吸不稳,面色通红,步伐虚浮,顿时声音严厉起来,双眼视线如电光一般的射向王程三人,冷声道:“是他们伤的你?”

  顿时,院子里的气氛冷了下来。

  两个年轻人,和另外五个中年人都走了过来,将王程几人围在中间,有疑惑,有警惕。

  这三人都是年轻人,王程看起来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呼吸沉稳如山,杨青语二十来岁的样子,呼吸也很悠长,张绍云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

  可是王程和杨青语能伤的了化劲后期境界的老三?

  国字脸瞬间就是一把抓向王程的肩膀,出手如电,乃是诡异至极的擒拿手,不是形意拳,不是太极拳,也不是八卦拳和八极拳。

  只见其五指张开,劲道自然凝聚,呼啸而起,如神龙在云中探出一爪一般的威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