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江州崛起

第三百七十七章 江州崛起

  (第二更送上,今天还会有一更,可能有点晚,要上班的童鞋可以早点休息明天再看,还请大家多多投票支持,谢过……)

  王程一步步地朝着地上躺着的左木以及孙红强走了过去,每一步都很是沉凝,每一步都好像大象一样压着地面,给人一种大地在震动的错觉,身上凝聚着的煞气,好像地底的魔神一般。【】

  左木被心中的恐惧吓的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挣扎着想要后退,可却发现浑身骨骼刺痛,难以发力,暂时只能躺在地上。

  “王程,住手!”

  孙红强保持着清醒,受创也不严重,只是被王程的力道震荡了脏腑,气血有一点凝滞,呼吸平顺之后就无碍了,急忙站起来挡在王程面前,喝道:“住手,你已经赢了,点到即止,切磋而已,不要伤人。”

  王程步伐没有停下,神色严肃,没有说话,只是依旧一步步的走向左木。

  孙红强急忙伸手直接挡住王程的肩膀,可是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推动的朝后面滑了出去,和王程一起来到了左木的面前。

  左木急忙挣扎着后退了一点,神色恢复正常了许多,看着王程,声音颤抖地道:“王程,你,你想干什么?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王程8▼这才停了下来,身体一震,将孙红强按住自己肩膀的手掌震开,看着地上的左木,不屑地道:“我说了,你接不下我的三拳。你现在信还是不信?”

  在场许多人都想到王程前面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也是对王程很不屑的。被王程赤果果的打了脸,此时都脸红不已。

  孙红强急忙来到左木跟前,面对着王程,想要保护左木不受到伤害。他毕竟是这里才裁判,不能眼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不管。

  左木身体又颤抖了一下,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的,只会更加丢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地离开。

  王程冷哼一声,没有再废话。他也不需要依靠这样语言上的羞辱来增加自己的成就感,当即淡淡地道:“道歉,然后滚吧。”

  左木被孙红强扶了起来,看着王程,面色挣扎了一会儿,面部肌肉都在颤抖,双眼发红,心中又是后悔又是愤怒,一字一顿地说道:“对不起。我不该怀疑武圣山,不该怀疑长鹤道长。更不该怀疑你王程……”说完,也转身对孙红强说道:“孙红强,对不起,你的裁判是公正的,王程的确应该是冠军,我还有事,告辞!”

  这一番话说完,左木感觉过了一个世纪一般。说完最后一个字之后,他挣脱孙红强的手,提起刚刚积蓄起来的一口气息,跨步朝着出口快步走去。

  这一场挑战性质的比武也正式结束了,左木虽然输了,可也算是有风度,该做的都做了,说到做到。

  啪啪啪啪…………

  看台上的数百高手都一起鼓起掌来,有些神色凝重,有些显得很高兴。

  但是坐在边缘的那个光头中年人没有动,他和身材消瘦的师弟都没有动作,就这么站着那里,眼神直盯盯地看着王程的身影。

  消瘦中年人语气激动地开口道:“师兄,我们没看错吧,这个武圣山的年轻弟子出手的时候,好像有神像步伐的影子?”

  光头中年人神色凝重,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自己,才开口道:“不错,肯定是的,我当年见过师傅施展过神像步伐,不会错。没想到明德竟然把师门拳法传给了武圣山传人,简直是大逆不道,欺师灭祖。如果师傅还在,必定会清理门户。”

  “师傅不在了,师门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师兄,现在我们怎么办?找这个小子问明德师叔的下落?可是,这小子的实力这么强……”

  消瘦中年人眉头紧皱。

  光头没有说话,只是眼神之中闪烁着精光,然后缓缓地伸出双手和其他人一样慢慢地拍了拍手掌,然后坐了下来,不知道想些什么。

  观众席上此时终于热闹了起来,大部分都忍不住激动的互相讨论刚才的战斗。

  王程展示出的实力的确是惊呆了他们,武圣山的底蕴终究不是寻常的武学门派可以比拟的。

  “这是地煞拳法,而且是完整的地煞拳法。此子前途不可限量,难怪长鹤道长有魄力让他出战。”

  “当年听闻一个说法,武圣山地煞拳法是有两部分的,分为一攻一防。传说长鹤道长因为资质有限,所以只能练防守,如此也能让天下人无法打破他的防守。很多人不相信这个说法,现在看到这个少年,我相信是真的了,这少年的拳法明显是攻防一体,还有太极的味道,攻击防御都很强势……这次比武大会热闹了……”

  “呵呵,不错,这下热闹了。武当有神机小道士,少林有悟禅小和尚,东北有纳兰峰,中原有李胜扬、董涛,西北有马木提,港岛有叶群生,武圣山有王程……这些人,谁最厉害?其他人我没见识过,只听过名声,现在我见识了王程的实力,觉得武圣山门下可能最厉害。”

  “一百年前,武圣山就是天下第一,少林和武当都是在长鹤道长的师傅去世之后才敢上武圣山,可惜那时候碰到了战乱……”

  “几大古门派高手辈出,国术世家也是强者云集,我感觉现在武术界很热闹了,算是又一个武术盛世。”

  不少人都激动地议论着,感叹着又一个武学盛世似乎到来了。

  百年一个轮回,这次似乎比百年前的武学盛世更为强势。因为,这次各大古门派都出山了,百年前的武学盛世其实确切地说是国术盛世。只是国术拳法兴盛而已。那几大古门派都避世不出。

  此时。场中的比赛还在继续,虽然擂台没了,却没能阻止比赛的进行。

  冠军归属于王程,这是在场谁都再也没有异议的结果。那么剩下的比赛就可以进行了,孙红强将除王程之外的另外四人叫到中间的空地上,宣布开始第三轮的循环赛,决胜出第二名和第三名。

  王程就站在那里看着,孙红强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感觉到王程的目光,浑身都有些紧张。

  让很多人意外的同时又感觉在情理之中的是,第三轮循环赛依旧洁白和谐如天上的白云,其他三人面对杨青语都老老实实的认输了,没有一个人对杨青语出一拳,这让杨青语很顺利的拿到了湘南省比武大会的第二名。

  而除了杨青语之外,其他人的比赛,终于是真正的开打了。

  孔顺华和彭东两人对刘诗成并没有多么的忌惮,反而有些跃跃欲试的想抢夺第三名,拿到去决赛现场的资格。所以都纷纷对刘诗成全力出手了。

  最后自然两人都不是刘诗成刘氏炮拳的对手,输的是心服口服。让刘诗成拿到第三名。

  孔顺华和彭东两人之间的那一战也是以彭东获胜而结束,彭东取得第四名,孔顺华拿到最后一名,其实两人是差不多的,倒数第一和第二。难得的是两人输了也没有多少沮丧,因为江州三人的确是实力强悍,高出他们至少一个档次,输得不冤。

  而且,即便两人没能去成决赛现场,可这次收获也是巨大的。

  他们从王程身上领悟到的一些内家法门,让两人的内家修为可以直接上升一个档次,弥补其拳法内家方面的一些缺陷,对他们以后的突破更是有巨大无比的作用。两人此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自己家,然后闭关安静地修炼一段时间,将从王程那里记下来的呼吸和心跳领悟融入自己的内家修为当中。

  “湘南省比武大会结束,冠军王程,亚军杨青语,季军刘诗成。”

  没有浪费时间,也没有给领导们发挥口水的机会,最后一场比武结束的时候,孙红强直接开口宣布结果,和这次比武结束。

  看台上的许多人都神色不是很好看,因为他们看到江州三人的实力有些强。

  不说强的有些过分的王程,就说没出手的杨青语,很多内行高手都能看出这个少女的太极拳修为堪称绝顶,一举一动之间都蕴含着太极奥义,呼吸之中显示出的内家修为比同龄的顶尖弟子都要高出一个档次以上,只在王程之下。

  江州三人当中,唯一出手的刘诗成的实力也让许多人侧目,赫然也是化劲中期的实力。刘诗成的刘氏炮拳已经修炼的出神入化,劲道变化和爆发都可以说的上是控制如意,如此年轻高手在全国范围内,都可以说的上是顶尖了。

  那些来自想要有所作为,想要拿冠军的家族的高手,看到江州三个选手的实力如此强势,都神色很不好看,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湘南省内的其他武馆高手,更是有些郁闷,在江州如此强势的压制下,他们以后如何出头?

  而更有少数排名靠前的家族高手神色之中更有深深的担忧,因为他们知道江州杨氏还有一个杨无忌,刘氏还有一个出走的刘超英,这两人的实力都不会弱于杨青语,还在刘诗成之上!

  也就是说,江州这小小的地方,在这一代出了五个顶尖的年轻高手。

  难,几家欢喜几家愁。

  王程和杨青语,刘诗成三人站成一排,一起抱拳向看台上的领导和诸多高手们告辞,然后一起转身走了出去。

  孔顺华和彭东跟在王程三人身后,他们过一会儿就会离开这里回家族。可是看着王程,他们竟然心中有一些诡异的舍不得,当然不是舍不得王程,而是舍不得离开这样的机会,想多从王程身上学一些东西。

  此时两人只能抓住最后的机会,默默的跟着王程走一会儿,观察着王程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呼吸,就如之前的杨无忌一样。

  走到体育馆门口,王程几人停了下来。

  几个领导站在那里想和王程三人握手,可是王程却是直接绕了过去,没有与他们接触。杨青语和刘诗成也是如此,并没有理会他们,让几个领导都尴尬不已,更有些恼火。

  领导们正要发作,出言教育一下年轻人要懂礼貌的时候,其他的几十个高手却都围了上来,纷纷向王程表示善意问好,将几位领导毫不客气的挤到了边缘去,大多数人都询问了长鹤道士,让王程代问一声好。

  王程一一应付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王程,我们回家了,就此告辞。”

  “告辞。”

  走了几步,孔顺华和彭东两人向王程郑重的抱拳告辞。

  王程仔细地看着两人,他对这两人也比较欣赏,天资不错,还很努力,同时难得的是有自知之明,并且知进退。

  当下他也是微笑着对两人抱拳道:“好,告辞,下次见面一起喝一杯。”

  “呵呵,好!”

  “好,等你拿了全国冠军,一起喝一杯庆祝一下。”

  两人见到王程的示好,也是急忙有些激动地回答道。能结交到王程这样的超级高手,是任何一个人都不会错过的。

  王程再次笑了笑,对两人点头,就上了车。

  杨青语和刘诗成也对两人微笑点头告辞,跟着王程上了车。

  车上开车的是张绍云,见到师傅三人上车,呵呵笑道:“恭喜师傅拿到冠军,从此一桶浆糊,千秋万载,法力无边……”

  “少废话,哪里弄的车?要去哪儿?”

  王程瞪了得意耍宝的张绍云一眼,笑骂道。

  张绍云嘿嘿一笑,道:“这是莫白松给我送来的车,他们刚走,去给师傅安排庆功宴了。”看到师傅王程的面色平静下来,有些皱眉,他急忙又说道:“师傅你放心,我给他们说了,别弄的太大,就咱们几个人喝一杯就好,要低调,低调……”

  王程的神色这才好看了一点,看了看外面的董祥林几人,对他们挥挥手,就让张绍云开车离开了。

  张绍云立即发动车子朝着约好的省城南边的一座庄园开去。

  比武大会一上午就结束散场了,这次到场观看的观众们也都纷纷离开,各自开着车很是一片忙碌的样子。

  一辆黑色商务车从一辆辆车子当中开了出来,立即跟上了张绍云的车。车内坐着的正是那光头中年人,和他的师弟。此时两人的眼神都紧紧地盯着前面那辆王程乘坐的车子,害怕那辆车会从视线内消失。

  “安娜和艾瑞克联系的怎么样。”

  光头中年人沉声道。

  他师弟点头道:“我打了电话,他们说马上来和我们会和。我听他们的意思,他们的目标好像也是这个江州武圣山的王程。”

  光头中年人眼中瞬间精光暴闪,笑着点头道:“那就最好了,我还以为会付出点代价。如果他们和我们有一致的目标,那就一起合作好了。”

  “嗯,他们马上到。”

  消瘦中年人肯定地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