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比武大会开始!

第三百七十三章 比武大会开始!

  (求票,求支持……这两天没事,我回家一趟看看,然后回来就开始爆发……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谢……)

  看到王程不愿多和张文明废话,宋元明很有眼色的对两个便衣挥挥手,让两人将微微挣扎的张文明带上了车,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要说这次的事情当中谁最高兴,谁收获最大?

  除了莫白松的父亲被王程救了一命之外,那么就是宋元明的父亲收获最大了。

  张文明的父亲**阳和宋元明的父亲宋长江本就不对头,**阳认为是宋长江抢了本该是他的一把手的位置。所以自从宋长江来到省城上任以后,**阳就几乎一直都是在给宋长江使绊子。

  这次**阳因为张文明的事情直接被纪委盯上了,估计调查完毕,就要提前去养老了。最乐于见到这样事情的,自然就是宋长江了,为此他专门叮嘱了宋元明见到王程态度要恭敬一些。

  王程可以说的上是他们宋家的福星了。

  “王程,我知道比武会场在哪儿,上我们的车去吧?”

  宋元明对王程建议地说道。

  王程摇摇头,平静地道:“算了,我们这里有车一起去去,就不麻烦你们了。”

  “王程医1√生,你和我们客气,可就是打我们的脸了。”

  莫白松也急忙说道。

  他们很想让王程和张绍云坐他们的车,以此来拉近一些距离。

  可是王程并没有多说,也没给他们机会。直接带着张绍云上了董祥林安排的选手专门乘坐的大巴;然后杨青语。刘诗成。孔顺华,彭东等几位选手也都跟了上去。

  武田助新刃等国外学习交流团坐在另一辆车上;沈元这些军方观摩团坐在自己的车上。

  然后在受伤的董祥林带领下,几辆车朝着市中心体育馆开去。

  莫白松和宋元明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无奈。此时莫白松也才明白宋元明所说的王程很不好搞的原因,这简直是让莫白松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你说,你一个小小的少年,就不能和普通年轻人一样有点爱好吗?

  要么爱财,要么爱点物。或者美女也行!

  只要有一样,莫白松自信都能给弄来,并且保证让王程百分百的满意。

  可王程就是油盐不进,做什么事情都是规规矩矩的,让莫白松和宋元明有一种面对他们老爷子的错觉。

  或许,好武也算是一个;可莫白松哪里有能力成全这种爱好?

  天下间可能也没人能成全这种爱好。

  建国以来举办的第一次官方比武大会召开了,各个分会场地所在的城市也都是极力宣传,,总决赛还会有电视直播,这是一次传统文化的宣传机会。

  王程等人坐在车上。就能看到路边有一些红色的横幅上写着热烈庆祝第一届比武大会召开等等字样的标语。

  并且,当车子进入市中心体育馆附近的时候。竟然附近几条道路上都出现了大量的警察在拦截车辆。一个个十字路口都停止了运转,一长串的车辆停在各个路口,专门为他们这几辆车让出道路通行。

  “好大的阵仗,这是首长才能有的待遇吧。”

  张绍云坐在前面,看到这场面微微吃惊地说道。

  王程和杨青语几人都安静地看着,每个人都没有说话。身为练武有成的年轻高手,心性比一般的年轻人要强大沉稳许多,这种虚于表面的东西,他们都不太在意。

  一路来到中心体育馆,这里也都被很多保安力量包围了起来,方圆一公里内都没有闲杂人等,几个路口都封锁了起来,禁止通行。

  几辆车进入其中,停在了体育馆大门口,大门上面也挂着庆祝武术大会的标语。几十个身穿正装的人影站在门口,看到三辆车停下来,都迎了上去。

  这些人当中有市委的,更有省委的,不过来的都是主管文教方面的副手。其他人就是湘南省内的武术界代表了,各个能叫得上名字的武馆都来了代表人物到场观看,省城雷家龙成武馆的雷豹就在其中,此时就在对王程微笑。

  “各位选手都到了,希望大家好好表现……”

  领头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对下车的王程几人笑呵呵地说道。

  董祥林走下车,对这些人也明显的不是很感冒,只是点点头,就当先带着王程等选手走了进去,其后跟着沈元,最后才是武田助新刃等国外友人。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看到这样的情形有些不悦,自己身为领导,何时被这么忽略过?每次活动当中,领导不都是最受瞩目的那个吗?他还有几万字的感言没有讲呢……

  看到十几个外国友人走在最后,中年人又低声对身边说道:“他们怎么能这么对待外宾?让人传出去,这不有损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形象吗?”

  江浩和余有年就站在旁边,两人都同时皱眉。

  江浩沉声道:“那要如何对待?是他们求着要来看热闹的。我们同意他们观看就不错了,难道还要我们供着他们?”

  余有年也冷哼一声,表示赞同江浩的话。

  中年人和其身边的几个官员都有些不悦,每次来了所谓外宾,他们都会大肆招待一番,其中可以操作的地方才会多,也才有油水可以捞。可现在他们也都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是知道的,这些练武之人和他们的思维不在同一个弦上。

  “这次武术大会非同小可。”

  董祥林走在王程前面,低声说道:“大会本身已经不是很重要了,主要是背后的人。这里面牵涉到了牛局长和长鹤道长,还有很多他们同辈高手几十年前的恩怨。所以。王程你一定要小心应对。”

  王程点点头。神色认真,表示明白。他已经从师傅长鹤道士一次次凝重和期待的语气当中隐约知道了一些情形。

  “王程,我们等下面对你,要不要直接认输?”

  刘诗成,笑着无奈低声说道。

  孔顺华和彭东也眼神复杂地都看向王程。他们以前还抱着一些想法,以为有机会拿到湘南省的冠军,可此时是绝对没有这种想法了,反而心中有一些轻松。因为名次对他们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们的选择已经不多,唯一能选的,似乎就是输的方式和姿势了。

  要怎么认输呢?

  王程微笑了一下,淡淡地道:“无所谓,你们也可以尽力出手试试。”

  刘诗成三人都同时轻微摇头,面对王程,他们根本没有出手的勇气,心中已经决定等下面对王程的时候就直接认输。

  杨青语想了想,也看着王程认真地说道:“我也认输。”

  王程眉毛扬起了一下,苦笑了一下。道:“那我不是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师傅,你这几天已经很多次出手了。”

  张绍云低声提醒了一句。

  董祥林晃了晃自己绑着绷带的胳膊。看了王程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这次武术大会的宣传动静也似乎弄的不小,可是让王程几人稍微意外的是,武术大会现场竟然不是对普通人开放的,中心体育馆的看台上只坐着聊聊数百人,显得很是空旷。不过,这数百人要么是湘南省内的武术界高手,要么就是其他地方的武术高手,个个都呼吸沉稳,神光内敛,只有不足一百人是圈子之外的普通人。

  董祥林带着王程几个选手来到中间临时搭建的擂台上,其他观看的人则是去了看台上坐好。

  然后就是照例升国旗,唱国歌,好像普通学校的运动会一样。

  仪式完毕之后,那来自省委的中年人站在主席台上正要拿出厚厚的一叠稿子开始念,就立即被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了:“好了,比武开始吧。”

  挺着肚子的中年人神色难看不已,转头看过去,只见中间是一个中年人在说话:“按照规矩抽签决定顺序。”

  这位领导顿时没了脾气,因为这个中年人是京城来的,他只能闷闷地将十几张稿子收起来,重新坐了回去,准备等下次有体育活动再拿出来念。

  显然,今天这里是属于练武之人的。

  董祥林走了下去,另外一个身穿白色唐装的中年人走上来,拿着一个抽签的笔筒,里面有五个签,让王程五个选手每人抽一个。

  五个人选前三名,只淘汰两人不能去决赛,其实覆盖面很广了,已经超过了一半。

  “江州果然人杰地灵。”

  中年人显然是出生不凡,知道王程三人代表着什么,看了几人一眼,点头赞叹地说了一句:“武圣山王程先来抽签,后面是杨青语,刘诗成,孔顺华,彭东……一号对五号,二号对四号,三号轮空!”

  “然后第二轮的三个人以循环赛形式开始,每个人都要和另外两个人对决一次,最后胜利场次最多的获得冠军。剩下的四个人再开始循环赛,每个人都要和另外三个人对决一次,同样以胜利场次来决定名次,前两名有机会和冠军一起去总决赛现场。”

  “明白了吗?”

  中年人对五个人严肃地问道。

  王程几人都一起点点头,表示认可了。这种赛制是绝对公平的,是真正的纯粹的以实力来决定名次,没有丝毫侥幸的可能。

  然后王程首先上去抽签,随手拿出了一根,上面写着鲜红的二号。

  随后,杨青语拿到的是一号,刘诗成拿到的是五号,彭东拿到的是四号,孔顺华运气最好,拿到的是轮空的三号。

  所以,任何时候,运气都会是实力的一部分,但是却不能有决定性的作用。

  按照在场五个人的硬实力来算的话,王程必定是冠军,杨青语是亚军,刘诗成是第三名的季军,出自江州的三人会包揽前三名!

  刘诗成和彭东虽然运气不好,没能拿到轮空的名额,就必定要在有王程和杨青语的第一轮当中被淘汰,可也只是失去了争夺第一名的机会,而这本就是他们拿不到的,所以两人都显得无所谓。

  孔顺华拿到轮空的号码,也只是休息了一下,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决出冠军之后的第二次循环赛当中,他还是要面对刘诗成和杨青语的淘汰。

  刘诗成微微松了口气,浑身轻松了不少。他之前害怕自己连第三名都拿不到,那就无颜回去见爷爷刘武中。

  还好,赛制还算公平,如果没有第二轮的循环赛的话,刘诗成就要被淘汰了,那他就郁闷了。

  充当裁判的中年人看了几人一眼,随后一挥手,郑重地道:“比武开始,一号杨青语对五号刘诗成,现在开始。”

  王程和孔顺华,彭东三人都站到擂台下面去,平静地看着这一场胜负已经没有悬念的比武。

  以刘诗成此时的实力,远远不是杨青语的对手,杨青语现在已经彻底的进入了专心练武的心境,完全放弃了学业和大部分生活。她的生活中只有两样存在,王程和武术。王程是她感情的寄托,武术是杨氏家族赋予她的责任。

  相比而言,她更在乎自己的感情,因为这是属于她自己的。

  所以,杨青语最近几个月在武学上的进步也堪称恐怖,让杨祐德重新看到了杨氏太极崛起的希望,一直以来很是自负的杨无忌都不敢在自己妹妹杨青语面前放肆了。

  “开始!”

  中年人一挥手,然后站在擂台边缘看着两人。

  刘诗成神色挣扎了许久,看着杨青语,又转头看向看台上,没有看到爷爷刘武中,终究还是决定不出手了,缓缓地开口道:“我认输了。”

  中年人楞了一下,皱眉看着刘诗成,问道:“你确定弃权认输?”

  看台上的数百人也都疑惑不已,怎么一开场就认输?

  比武不应该是很激烈,打生打死的吗?

  刘诗成艰难地点头,一字一顿地说道:“我确定认输,我不是她的对手。”

  杨青语神色平静,抱拳说道:“诗成,承让了。”

  刘诗成苦笑了一下,道:“不敢当。”

  如此和谐的比武场面,是在场大多数都想不到的。

  可是,他们更想不到的还在后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