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教你们做人

第三百七十一章 教你们做人

  (求票,求支持……这个月欠了很多帐,我都急着呢,大家别着急,我会慢慢还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这几个日本武者,除了武田助新刃的内家修为达到了国术的化劲中期,其他人都不过是堪堪达到化劲境界的内家修为而已。【】在普通武者阶层也的确算是高手了,可是在刘诗成,沈元等精英高手面前,都是很普通的武者罢了,算不上什么高手。

  可见,这几个日本武者绝对不是出身于大家族,武学传承不是很强。如果是和上次王程遇到的德川家族的高手一个等级的,那他就不敢轻松面对了。

  剑!

  拳!

  纷纷袭向王程的面门而来。

  王程一拳压下武田助新刃,让其跪在自己面前。然后他一转头,看向另外三人,那剑锋的冰冷已经刺激的他咽喉皮肤直跳。王程心中平静如水,身体无为而动,另一只手瞬间伸出,两根手指稳稳地将剑锋夹在了两指之间!

  叮!

  剑锋停在了空中,竟然还出现了一声金铁交击的清脆响声。

  周围观摩团内的其他五个白人,两个黑人,三个海外华人,以及三个印度人都看的眼神发直。

  这种手法,理论上肯定是可以的。可是能做到的,绝对少之又少,无一不是成名的顶尖高手!

  两根手指将剑锋稳稳的夹住,需要眼光,实力,最重要的是独特的手法。三者缺一不可。

  那用剑的日本高手也愣住了,呼吸急促,握着长剑的手腕颤抖不已,显然还在发力。可他就是无法挣脱王程的两根手指,剑锋夹在两人中间也在不停的颤抖。

  王程眼看另外两个拳头也来到自己的面前了。当即就是手指再次发力一拧,直接将那钢铁长剑从中间折断成为了两截。

  叮!

  又是一声脆响。

  王程一挥手,将手中的半截长剑朝着那用剑的日本高手扔了出去,划出一声呼啸,逼迫的对方必须后退。然后他脚下马步变化,呼吸变化。施展出擎天一柱的桩法,将胸口硬挺了上去,主动用自己的身体硬接了下了两个日本高手的拳头!

  砰砰!

  两声闷响。

  王程的身体坚若磐石,动也没有动一下。

  而那两个击中王程的化劲初期日本高手,反而被一股凝重的反震之力震荡的一起后退了一步。都感觉到自己的拳头微微发麻,随后神色有些惊恐地看着王程。

  他们刚才感觉好像自己打在了一块岩石上一样,心中赞叹好强悍的横练功夫。

  一切都发生在两个呼吸的时间内。

  王程的一只拳头依旧压在武田助新刃的头上,另外三个日本高手一起出手也被王程打的狼狈不堪,显示出两者的实力根本不是在一个档次的。

  沈元,刘诗成等人都明显地感觉到了王程现在比昨天更厉害了。不管是拳法招式上,还是气息和气势上,此时的王程都明显比昨天上升了一个境界。

  “阁下。我想,你对我们有误会!”

  武田助新刃双手高抬,艰难地抵抗着王程的一只拳头。抽空调整了一下呼吸,才能缓缓地开口说道:“我们,并无恶意。”

  王程眼神冷冷地看着武田助新刃,随即呵呵一笑,道:“你们八十年前也是这么说的。”

  四个日本武者都是齐齐的面色一变,他们明显地感觉到了来自周围华人的敌意。

  武田助新刃急忙说道:“我们……”

  王程手臂再次发力。将武田助新刃的一条手臂骨骼直接压在了肩膀上,按住肩膀筋脉。让其半边身体都失去了知觉。

  “你,你敢伤害我们。我们会报警的。”

  那手中拿着半截短剑的日本中年人手掌还在颤抖,看着王程声音微微发颤地说道。

  他们昨天就知道那小二楼里没出来的,肯定是个内家修为惊人的高手。可是他们都没想到,这位少年高手的实力这么惊人。

  几个白人高手,以及印度高手,和华人高手都很是吃惊。

  他们本来对中国武术的恢复不是那么看好,可昨天看到了杨青语和刘诗成,就让他们很吃惊了。现在又看到了更为强势的王程,他们一时间无法想象这是中国武术界停滞了百年的结果。

  如果停滞百年都能出现杨青语和王程这样的高手的话,那当年中国武术界没有受损,被政府保护的话,此时又会是如何吓人的情况?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百年左右的动乱,中华武术界将会成为一个让全世界都睡不着的庞然大物。

  几个印度和白人高手都神色凝重无比。只有华人高手显得很轻松,这正是他们华人想看到的,不管他们身在何处,终究不会忘记自己的语言和皮肤,还有这片土地。

  这边,听到那用剑高手的语言威胁,王程立即松开了武田助新刃,然后只见他身体一转,一拳毫无征兆地冲向了对方。好像他的双脚没有离地直接滑行过去一般,眨眼间就来到其面前,一拳击中其胸口,一声闷响,将其打的飞了出去。

  砰……

  这位用剑的日本高手飞出五六米远,摔落在地上,狼狈不已,一口鲜血吐在地上,眼神惊恐,手指颤抖着指着王程,想说什么。可惜他被王程打的气血凝滞,岔了气息,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王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去报警吧,我听说你们认识东星月。当初东星月在我面前也不敢放肆,只能老老实实的,你们距离她还差远了,最好也都老实点,如果不是这里场合不对。我都懒得和你们废话,你们已经变成了尸体!”

  很直白的语言,王程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经过昨天晚上的修炼,地煞拳法突破之后,不只是让他的实力强大了。更让他的情绪受到了影响,一旦被撩拨,情绪之中就会有煞气。不再像之前的道门拳法那么中正平和。

  几个日本人瞬间沉默下来,三人对视一眼,都不再说话了。因为,他们在日本听说过东星月去中国找一个年轻人比武的事情。对方是练拳的。东星月拔刀的情况下,结果还输了,回去之后就闭关修炼去了。

  这件事情,在日本武术界传的很开,作为日本年轻一辈的代表者之一。东星月这位日本刀法高手输给了中国的年轻拳法高手。让这位功夫冰山美女在日本的声望下跌很多,最近一段时间都销声匿迹了。

  这几个日本武者都是知道的,可是不知道详细的清醒。现在所以一听到王程的话,他们就猜测到王程八成就是那个击败东星月的年轻高手。

  四人想到这个,都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

  东星月是什么人?

  日本传奇高手伊贺长生的关门弟子,并且已经出师,拥有伊贺道馆的名牌,被称作日本年轻一代武者的领路人。在场的他们没有一个人是东星月的一招之敌,竟然在拔刀的情况下,被眼前的这个少年击败了?

  武田助新刃也是武田道馆门下。可是地位和东星月在伊贺道馆的地位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也就是有个武田的姓氏,显得好看而已。

  日本武术界都猜测击败东星月的可能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华人高手,处于青年和中年之间的,比东星月大了许多,所以在实力上有优势。可是谁都没想到竟然是个十七八岁的华人少年!

  武田助新刃急忙站起来抱拳道:“阁下。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如果我们做错了什么。还请你见谅。我们这次是来观摩学习的。”

  另外三人也不敢再说一句话。

  这时。

  杨青语从小二楼走了出来,经过一番洗漱。依旧安静的如一朵水中莲花,可同时又比昨天多了一些沉稳气息,和王程的气息有些像。她看到安静的场面,眼神立即看向了王程。

  王程上前不由分说,一把就将武田助新刃抓在手中,让其不能挣脱,然后胳膊发力,猛然一甩,将这个日本武者直接扔出了十几米远,丢在了杨青语的脚下,沉声道:“昨天你们做了什么,自己清楚,现在你们全都在我未婚妻面前跪下道歉,此事我就既往不咎。”

  这时候,这观摩团的所有人才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杨青语是王程的未婚妻,那他们就都理解了。其他人之前因为王程的强势而露出的忌惮之色也都消失了,因为他们昨天没有招惹过杨青语,纷纷都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

  日本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是很受待见的民族。能看到他们倒霉,是其他的十来个人都乐于见到的事情。

  武田助新刃此时有杀了小田利郎的心思。趴在杨青语身前,他感觉到浑身骨骼都要散架了一样,一时间根本无法发力,急忙说道:“昨天的事情是小田利郎做的,和我们无关,阁下不要弄错了,免得引起误会。”

  王程目光冷冷地看着另外三人,淡淡地道:“你昨天对我未婚妻出手了,此事不会是假的,少废话,跪下,不然我就打断你的两条腿。”

  武田助新刃面色涨红,体内气血都乱了,一部分是被王程打的,一部分是恼怒之下造成的,又想开口说话。可是,王程不想和他废话,一只手掌当即就压在他的肩膀上,直接让他跪在了杨青语的面前!

  砰!

  王程手中力道瞬间爆发,武田助新刃浑身骨骼都齐齐发出一声脆响,让他暂时无法动作,只能保持着跪着的姿势跪在杨青语面前。

  杨青语就安静地看着,没有说话。

  然后,王程身形一闪,来到另外三个日本高手身前,一手一个,将两人一起提溜了过来,也使用了同样的手法,将两人一起按在了杨青语的面前,两声闷响之后,两人跪在这里也无法动弹,浑身筋骨麻木不已。

  就剩下那用剑的日本高手躺在地上,面色惊恐不已,急忙大喊道:“我,我没有对你未婚妻出手,我没有,请你放过我。”

  王程身形一闪,就来到其面前,毫不犹豫地伸出一只手抓住其肩膀,好像老鹰抓住了一只小鸡一样轻松的将其提了起来,一转身就将其丢在了杨青语面前,让其双膝跪地,浑身骨骼暂时麻木,无法动弹。

  “你们三人的确没有对我未婚妻出手,可是你们和他们是一起的,所以,算你们倒霉。”

  王程冷冷地对武田助新刃之外的日本高手冷冷地说道:“你们是来观摩学习的,记住了,你们是来学习的,那就老老实实地在台下学习就足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暴露你们恶心的智商和习性。”

  武田助新刃四人都浑身颤抖着,每一个人都呼吸急促不已,很想站起来,当着这么多武术界同行的面前跪在一个年轻华人女子面前,他们自杀的心都有了。可是,他们如何呼吸调动气血,都无法恢复麻木的筋骨,浑身都颤抖着,极力的挣扎,可就是无法动弹一下,只能安静地跪在那里。

  这是王程昨天才领悟出的大地锤法当中的攻击手法,需要极为强势的力道以及控制力,才能够成功施展。

  不然,力道过大,对方就会被打的筋骨尽断;力道小了,对方跪下之后,还能活动。

  连长鹤道士,也施展不出这种精妙的手法,因为长鹤道士当初手掌筋骨受伤,大地锤法的火候不深,专修坤元三十六式的内家横练了。

  而王程现在则是内外兼修,防御攻击一体,两者都不弱。

  “你,你太过分了……”

  武田助新刃气愤难当,想说一些威胁的话。可是他想到王程的实力,没敢说出口,只能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另外三人也是气的不行,嘴唇颤抖着,想威胁骂人,可也不敢说出来,憋的很辛苦。

  而王程这时候理也不理他们,来到杨青语身边,低声道:“青语,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杨青语平静地看着他们,面色平静,可看着王程的眼神之中有一丝暖暖的笑意,淡淡地道:“这样就可以了,反正也不能杀了他们。”

  “好,这次就便宜他们了。”

  王程看了几人一一眼,道:“就让他们跪半小时好了,那个小田利郎等他出院了,我再好好收拾他,你们谁都跑不掉。我就让你们长个记性,以后在我们中华大地上,都要夹着脑袋做人。”

  杨青语没有说话,王程如何做,她都不在意,只要有心,她就很满足。

  张绍云可是见识过师傅的手段的,害怕师傅王程真的会杀人,急忙上来低声请教道:“师傅,您看看我现在的马步怎么样。”

  王程想到徒弟也有所突破,心情好了一点,将几个日本人就这么放在一边,开始教导起了徒弟。

  刘诗成,孔顺华,彭东三人则是神色有些复杂。因为,等会儿他们吃了早饭,就要去比武大会现场开始比武了。可是,他们三人谁都知道自己不是王程的对手,即便是他们三人一起上,可能都不是王程的对手。

  所以,这湘南省的比武大会,可以说还没开始,其实就已经结束了,唯一的悬念就是第三名是谁……

  第一名是王程,那么第二名必定是杨青语;不说杨青语本身的实力就在刘诗成三人之上,就算杨青语实力不如他们,面对如此强势的王程,他们也不敢对杨青语下狠手。

  唯一的悬念,似乎就是第三名的选手!

  刘诗成,孔顺华,彭东三人当中,显然同样出自江州名门之后的刘诗成机会更大一些。(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