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七十章 道门奥秘—阴阳平衡!

第三百七十章 道门奥秘—阴阳平衡!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

  王程在修炼猛虎九式的时候,就以睡虎式和猛虎真意领悟出了猛虎心跳,然后猛虎心跳自动融入了自己的身体,让他的心跳发生了一些无法形容的变化,变得更为有力,更为雄厚。

  虽然无法控制,却是好事。不过,王程不喜欢无法控制的东西,所以放弃了猛虎九式,散去了猛虎真意,那猛虎心跳的融合也就没有继续下去。

  现在,王程再次领悟出地煞拳法的睡功—大地呼吸,然后睡了一觉之后,也领悟出了大地心跳。

  这是王程能自己绝对控制的内家心跳法门。

  如果,他还能将这门大地心跳逐渐的融入自己的身体心脉,也将会有不可思议的好处,绝对不会比猛虎心跳来的弱。

  不过,这也是一个比较漫|优|优|小|说|更|新|最|快|.uuxs.cc|长的过程。内家修炼,首先是控制呼吸,来以气息控制血液流转;然后更进一步就是控制心跳,以特定的心跳来控制血液流动,从而反过来带动呼吸。

  呼吸,心跳,两者是相辅相成的,是内家修炼最重要的两个动力源泉。

  王程要想彻底控制自己的心跳,至少需要将纯阳心境练到大成,才能初步实现。

  而杨青语和王程睡在一起,也自然而然的根据王程的心跳领悟出了一些东西,融入了自己的内家法门当中。她此时能感觉到自己体内气血的变化,气血运转之间,更为深沉有力了一些,再加上她之前从王程那里学到的太极呼吸法门。

  她此时在内家方面的造诣,可谓不低于武当少林这些有久远传承的古老武学门派当中的顶尖弟子了。

  咚咚……

  咚咚…………

  杨青语的脸颊还是贴着王程的胸口,听着那有力而奇妙的心跳,脸颊微红发烫,一双眼睛如秋水一般地看着王程,稍微有点出神。

  “你醒了。”

  两人沉默了一下,杨青语终究是心中担忧,所以首先开口问道:“你的伤没事了吧?”

  王程摇摇头,感受了一下面内沉稳如山的气血,状态很不错,昨天留下的伤势基本上都痊愈了。

  而且,此时他也才知道了武圣山武学的奥妙。

  道家武学终究离不开阴阳二字,也就是所谓的平衡。所谓孤阴不长,孤阳不生,两者缺一不可。

  经过昨天地煞拳法的突破,和一晚上的大地呼吸睡功的修炼,王程明确的知道一些奥妙。武圣山的这门地煞拳法真正入门之后,自己的气息会和大地相连,时刻感受着来自大地的气息。他现在还能感觉到浑身的清凉之意,好像自己的身体和大地融为一体了。

  可是,地煞,地煞,顾名思义,大地之气大多都是煞气,属于阴,普通人睡在地上都会着凉生病。

  所以,在太阳初升的一刹那,王程心中的纯阳心境自然清醒,以纯阳气息抵消这一晚上进入身体的地煞之气,实现阴阳平衡。

  这就是一种内家平衡。

  在武圣山门下,必须要将门中基础拳法练到大成,领悟纯阳心境,并且修炼到一定火候,才能进一步参悟地煞拳法,如此体内气血阳气才能足够保护身体。然后领悟出大地脉动,引地脉之气来洗涤身体,接着,又要用纯阳气血来抵消地煞之气对身体的损伤。

  如此,才是武圣山武学两千年来的天道之路。

  那么,王程心中想到,地煞拳法和更高一个层次的天罡拳法,是不是也是形成一种阴阳平衡呢,地煞,天罡,暗合乾坤之意?

  那武圣山的至高拳法,周天拳法,又是如何的呢?是不是也要和天罡拳法形成阴阳平衡?

  同出道门一脉的武当山武学,是不是也是如此?

  佛门武学代表的少林又是如何的?

  王程突破之后,领悟了更多本门武学的奥秘,心中也就滋生出了更多的武学上的问题。正所谓知道的越多,不知道的就会更多。

  越聪明的人,越会发现自己的无知。

  背部紧贴着地面,感受着体内气息阴阳交融的舒适,王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伸出一只手臂,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杨青语搂在怀里,让其更贴近自己,笑道:“我没事了,你怎么睡在我身上了?冷不冷?”

  杨青语眼神躲闪了一下,然后就任由王程搂着自己的肩膀,脸蛋在王程的胸口贴的更紧了,声音弱不可闻地道:“我来看看你,然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和你在一起,我不冷。”

  王程心中一动,体内气血运转,又生出一股冲动。他抬起头,然后靠近杨青语;杨青语一惊,也有些惊慌地看向王程,动了动嘴唇,低声道:“王程,你怎么了。”

  王程松开了手,微笑着,直接说道:“我要亲你,你如果要走,我也不拦着你。”

  杨青语瞬间满脸都变得通红,身体一震,似乎想走,可是又不想走。她一下子身体变得僵硬起来,体内气血都变得紊乱,呼吸急促不已,呼出一股股炙热的气息吹拂在王程的脸上。

  没动。

  最终,杨青语还是没动,就这么趴在王程胸口,任由王程慢慢地靠近,嘴唇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就像昨天一样。不一样的是,这次她有准备,并且心情挣扎中,却还是选择了默认和接受。

  没有声音。

  只有两道更为急促的呼吸声,和对视的眼神。

  王程感觉气血沸腾上脑,心中那一股冲动的念头升起,急忙将这念头压制下去,语气挣扎着低声道:“青语,我们起来吧。”

  杨青语也是心头有一些悸动,眼神都变得有些水润迷离起来。听到王程的话,她心中也急忙将那一丝悸动压制下去,轻轻点头,一言不发的从王程的身上爬了起来,然后缓缓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不敢看向王程。

  王程随后也站了起来,身体离开地面的瞬间,那种灌满全身的清凉之意缓缓地消失了,只剩下双脚还能感受到大地的气息,一丝丝凉意顺着双脚的血脉传递到体内。

  看向杨青语,王程伸出手去,将其还有些僵硬的身体搂在怀里,低声道:“青语,我师傅说过的话,你应该还记得吧。”

  杨青语神色平静下来,身体也变软了,脸颊在王程的胸口摩擦了两下,听着那熟悉的心跳,那心跳声似乎和自己的心跳融为一体。她爱王程是爱到骨髓里面的,她愿意为王程做任何事情,轻轻地摇头,微笑道:“我知道,我会等你的,不管多久。”

  武圣山武学的禁忌就是:纯阳大成之前,身体元阳不能有所损失。

  王程之前对这个禁忌只是知道,却不知道其中奥秘。而现在,他经过这一晚上的地煞拳法的突破,才知道这句话对武圣山拳法的重要性,说是最大的禁忌绝对不为过。

  要是在纯阳大成之前损失了元阳,那么以后即便练成了纯阳心境也会有缺陷,体内纯阳气息会先天不足,练到大成也无法与突破之后越来越强势地煞拳法形成阴阳平衡。

  到时候,要么不练武圣山武学,转练其他拳法,要么不再练武。不然,坚持修炼下去,终有一日会爆发出来,到时身体气血就会紊乱,轻则血脉尽断,心脉严重受损,再也无法练武,伤及身体根本,活不过一年;重则当场身体气血爆炸而亡,全身血脉心脉齐断!

  对武圣山来说,元阳有失,这绝对是大忌。

  “呵呵!”

  王程笑了笑,再次在杨青语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他自然知道杨青语的心思。

  昨天一次,今天早上两次,一共三次,他都是亲在了同一个位置,不偏不倚。

  杨青语对这种奇妙的感觉也记得很清楚,知道王程的意思。她当下轻轻一笑,离开了王程的怀里,道:“我先回去洗漱一下,然后出去练拳。”

  王程点点头:“嗯,我在外面等你。”

  目送杨青语回到房间,王程随便洗了把脸就走了出去。

  外面已经比较热闹了,红日初升,大地上阳气升腾,正是武者练武的好时机。

  而这时候,除了他和杨青语,其他人几乎都出来在练拳了,毕竟太阳都出来了。一般勤快的武者,练拳都是在天亮的时候就开始了,也就是所谓的闻鸡起武。

  所以,王程看到院子里足足四十多个人一起练武,各自都扎着马步,在练自己的拳法。

  沈元带着二十四个士兵在一起扎马步,走的是形意拳三体式的路子。这门马步桩法是国术拳法当中最适合发力,变化很复杂,还兼有内家法门,所沈元将其传给自己手底下的士兵,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刘诗成,孔顺华,彭东三人也在小二楼门口练基础马步桩法,身为武学家族出身的,都首重基础,每天都会练基础桩法,这是必不可少的。

  同时,王程的徒弟张绍云也在一边独自一人练着猿啸九式和跃马桩。此时的张绍云整个人都变了许多,气质,气息,都和昨天之前截然不同,练起桩法来,很有味道了,显然已经深得其中三昧。

  可以传给他武圣山三门真正的基础拳法了。

  王程面色平静,心中已经认可了这个徒弟。

  而院子内多出的另外十七个人,就让王程比较惊异了。

  这些人当中有日本人,有印度人,还有白人,黑人,以及华人!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每个人在练拳的时候,都显示出了造诣不浅的内家修为,即便那几个白人和黑人都不例外。

  日本武学的根源传自中国,所以内家武学不弱;印度武学本身自成体系,以肺部呼吸为核心,王程就有修炼婆罗门的呼吸秘法,所以不奇怪;那几个华人练的就是国术内家拳。

  可是,那几个高大的白人和黑人,都练有诡异的内家桩法,并且呼吸沉稳悠长,这就让王程比较惊奇了。

  看到师傅王程看着那些外国人有些疑惑,张绍云刚好一套马步练完,收起呼吸,上来低声道:“师傅,他们是昨天董队长带来的外国观摩团,观摩我们的比武大会的。昨天刚来的时候,有个日本人还出言侮辱师娘。”

  王程瞬间浑身气息一变,双眼从几个白人和黑人身上收回目光,视线如烈日燃烧一般地看向武田助新刃等几个日本人。

  张绍云急忙再次说道:“不是他们几个,是一个叫小田利郎的白痴。当时他说还认识东星月什么的……然后当场就被师娘就打伤了心脉,然后被送去医院了。”

  “东星月?”

  王程低声喃喃了一下,这个日本女人的确也是绝美不可方物,如冰山雪莲,而且实力天资以及心智,无一不是上乘。

  可是很危险。

  一句话总结起来就是,王程很不喜欢!

  “剩下的日本人呢?”

  王程神色严肃,淡淡地问道。

  张绍云手指指了武田助新刃一下,道:“他当时帮了小田利郎,对师娘出手了,是沈元先生出手帮忙的。”

  王程轻轻地点头,然后迈步缓缓地走了过去,步伐看似缓慢,速度却是出奇的快,两个呼吸之后就靠近了几个日本武者。

  而这十七个观摩团的人,其实在王程刚出现的时候,就都将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王程的身上。

  因为,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就只有王程是他们昨天没见过的。

  也就是说,王程就是他们认为的在别墅内没出来的那位最厉害的高手。那个传出奇妙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让他们琢磨参悟了一晚上的神奇高手。

  只是,现在看王程的面向似乎太年轻了一点,相对于他们大部分都是中年人的观摩团来说,就是个孩子而已。

  所以,十七个人神色都有些怪异,皱着眉头看着走过来的王程。

  几个日本武者更是心中自然而然的有一些紧张,尤其是武田助新刃看到王程走向自己,急忙马步更换,从基础桩法换成了承受力更强的防御马步。

  沈元和刘诗成等人都冷冷地看着这一幕,保持了沉默。

  “阁下想做什么?”

  武田助新刃对越来越近的王程沉声问道。

  王程没有说话,步伐稳如泰山,距离武田助新刃三步之外就突然一拳挥出。然后他眨眼间就来到了武田助新刃的面前,整个人如一座大山一般的冲过来,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拳头如流星坠落一般的砸下来,拳头和空气摩擦竟然变得炙热起来!

  武田助新刃瞬间神色大变,心中竟然不自觉的产生出了恐惧感,想要找地方躲起来。他急忙深呼吸一口气息,压下恐惧的情绪,然后双手高举,想要挡下这一拳。

  可是,下一刻。

  王程的流星锤倏然落下,巨大的力道爆发开来,瞬间就将武田助新刃的力道压碎,整个人都颤抖不已,满脸憋的通红,胸口的一口气息不敢换,双手被压的缓缓下降,他已经无法承受王程的这一拳的压力。

  可是,所有人都能看到王程却是神色平静,脸不红,气不喘,显然没尽全力,保留了很多。

  砰!

  一个呼吸之后。

  武田助新刃终于不堪重负,双膝筋骨一软,整个人被压的直接跪了下来,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王程的面前。

  噗,然后,他一口鲜血吐在了地上,面色煞白。

  “武田!”

  “武田君!”

  剩下三个日本武者神色大变,然后急忙冲向了王程。

  三人稍微犹豫了一下,两人就对王程挥出拳头;另一人手握剑柄,噌的一声,一柄长剑拔出,刺向王程咽喉。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