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六十五章 铜皮铁骨,圆满突破

第三百六十五章 铜皮铁骨,圆满突破

  本来今天是想两更的,可惜下午停电了两个多小时,无奈的很!抱歉了,今天还是一更,明天如无意外会有两更,不敢把话说满了……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投票……谢谢……

  拳头呼啸,劲道与力道激烈的碰撞,剧烈的响动,让院子内的每一个人都侧目不已。≥頂≥点≥小≥说,x.

  王程露出精壮的上身,每一拳挥出,身体古铜色的肌肉都会发出一阵阵的颤动,好像波浪一样,带着一股股力道汇聚在拳头上。

  大地锤法施展而出,如陨石坠地,气势如虹,将沈元逼迫的依旧在后退,此时他已经被打的靠在了大巴车上。

  那边刚刚爬起来的董祥林看到这一幕,想到沈元的身份,也是忍不住喝道:“王程,可以了。”

  沈元一直冰冷的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情绪,手中的动作丝毫不敢怠慢,八极拳和形意拳已经被他施展遍了。和王程又对碰了几拳,他没有占到一点便宜,反而是自己被打的岔了气,所以此时才会如此的狼狈,几乎没有了招架之力,因为内家气息已经乱了。

  王程的拳头,依然一拳比一拳重,虽然他没有施展之前领悟到的九重之势,可此时经过突破,自然而然的就会威力巨大。

  轰……

  对董祥林的话,王程充耳不闻,拳头依旧落下,这是他对沈元的第八拳。他要将大地锤法的九招都施展完全了,才会让体内气血顺畅,彻底完成这次的突破。将气血和筋骨皮肉全部锤炼一遍。

  所以。虽然他对沈元的敌意不大。心中也不想帮杨无忌擦屁股,可此时也是不得不为之。

  沈元面色瞬间一变,感觉到王程这一拳的威力更大。当下他急忙施展出了自己不那么纯熟的太极拳来抵挡。

  在防御拳技巧方面,国术拳法当中,终究是太极拳更为擅长一些。

  可是,王程这一拳下来,沈元依旧被打的撞在了大巴车上,将厚厚的铁皮撞出了一个人形凹陷下去。整辆车都摇晃了一下。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似乎散架了一般,急忙就要开口认输。

  而王程却是毫无间隙的第九拳再次袭来,让他根本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沈元漆黑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一丝惊慌,急忙再次扎下马步,双脚拉开的有些大,就是为了承受更多的力道,双手施展出了缠丝手。

  轰…………

  可,当王程地煞拳法的第九拳砸下来的时候,沈元还是无法抵挡,可以说是一触即溃。整个人直接被打的飞了出去,砰的一声。将大巴车直接砸出一个大洞出来,他整个人飞入了车内,靠在了另一边的玻璃上才停下来,而这块玻璃也出现了裂痕。

  一口鲜血从沈元的嘴里吐出来,心中震撼不已,漆黑的面孔上有些沉重。心想,还好这玻璃是防弹的强度,不然他估计就要将整辆车打穿飞出去了。

  那站在旁边的二十个士兵急忙围了上来,看到自己的长官吃了大亏,一个个都狠狠地瞪着王程。如果不是王程刚才气势镇住了他们,让他们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的话,可能已经对王程一起出手了。

  而那边几个去追击杨青语四人的三个高手此时也退了回来。他们只对杨青语几人出了一招,看到杨青语等人实力也不弱,短时间内根本奈何不得,而这时他们的长官沈元却是在被王程打的没法招架,所以他们都第一时间退了回来。

  二十四个人,迅速地将王程围在了中间。

  王程这时候反而停下了动作,脚下微微分开,双脚踩着八字,下巴轻轻抬起,仰头看着太阳,看也没看周围的人一眼,眼神缓缓地闭上了。他仔细地感受着体内地煞拳法的气血运转,感受着每一寸血肉和筋骨的变化。

  地煞,地煞,地煞……

  这是他师傅长鹤道士练了一辈子的拳法。

  此时,王程终于算是真正入门了,筋骨血肉经过了第一次锤炼,让他感觉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不知道师傅长鹤道士当年第一次突破的时候,是不是也有如此强势的变化。但是他自己清楚的知道,现在的他,比昨天的他至少要强五倍以上。

  抱丹级别的大宗师,在他面前终于真正不再是无敌的了。他不需要偶然的实力大增来对抗抱丹级别的高手了,只是依靠自己纯正的武圣山武学修为,就能与抱丹高手正面硬刚了。

  至此,他彻底迈入国术抱丹级别的实力行列。

  虽然刚才没能突破龙象拳法,凝聚龙象呼吸,对王程来说的确是一个遗憾。可是,因此领悟到了一些奥秘,突破了地煞拳法,他觉得这个是更为巨大的收获。龙象拳法固然奇妙,可那终究是别人的拳法,地煞拳法才是他武圣山的本门传承拳法,更是一门承上启下的重要拳法。

  呼……

  呼…………

  呼………………

  王程的双眼紧紧地闭上了,呼吸变幻莫测,气息一次比一次悠长,呼出的气息也炙热无比,好像火山爆发,从地底深处喷射出来的气流一般,周围的人都能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在迅速的升高。

  围着他的二十四个兵王都紧张不已地看着王程,每一个都紧握着双拳,做出要出手的姿势,可是谁都没有敢真的出手。

  其中,李威,傅成功,孙益三位高手紧握着拳头,他们也感受到了此时王程身上的内家气息有多么的恐怖,也理解了沈元为何会被毫无还手之力的击败。

  这一呼一吸之间,就让他们三人不敢轻易对王程动手了。

  被打的飞上车的沈元挣扎着站了起来,漆黑的面孔满是杀气,对着二十四双看向自己的眼神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下达了命令。

  二十四个兵王接到命令之后。再没有丝毫犹豫。就算是李威三人心存忌惮,也不会违背命令。二十四人瞬间就一起朝着王程出手了。

  二十个拳头,四条腿,攻向王程的全身上下。他的每一个部位都被这些专修杀人之术的兵王笼罩在内,从头顶,到脚跟。

  傅成功和李威两大高手就夹在其中。而最强的孙益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出手,他在寻找更好的机会,也在看王程此时在做什么。

  董祥林神色剧变。沉声喝道:“住手,不要去碰他。”

  可惜,他喊的晚了。

  他不是想救王程,和王程数次冲突,更是被王程坏了大事,他自然巴不得王程现在就死。董祥林阻止李威孙益等人攻击王程,是不想成全王程。他知道刚才王程借助了他的十几个下属的攻击突破了横练功夫,那么他就明白了王程在别墅内练拳就是在突破内家修为,如此内外相辅相成,才是内家功夫的王道。

  而现在。他猜测王程还没收功,王程还需要外力来彻底王程横练功夫的最后一步突破。

  所以。他想阻止这些兵王们攻击王程,不想让这些人去成全王程,更不想看到王程再次在他面前突破。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杨青语俊俏的脸上满是担忧。

  砰砰砰砰砰砰……

  二十个拳头,四条腿,先后攻击在了王程的身上。他们分成了四波,每一波六个人,李威和傅成功就在第一波,孙益还是没出手,选择了最后出手,给王程致命一击。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凶狠之色,他们都是士兵,就是为战斗而生。

  第一波,六人的拳脚冲击过来,其中就有化劲初期境界的李威和傅成功,可是却没有让王程动一下。

  王程站在那里,也依旧闭着眼睛,仰着头,望着天空的太阳,心中纯阳逐渐升腾而起,双脚踩着擎天一柱的马步。

  第二波,六人的拳脚再次袭来,这次没有了高手,攻击力下降了。

  王程还是没有动作,硬生生的用身体抗下了六人的拳脚,脚下都没有动一下。

  二十四个士兵都是面色变得很是难看,其中李威和傅成功尤甚。他们二十四个人一起出手的事情,传出去就足够丢人了。可现在竟然还奈何不得对方……

  看到王程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的站在那里,剩下的十二个人看了走下车的沈元一眼,然后一起出手了。

  孙益还是没发现王程的破绽究竟在哪里,可是他不能等了,所以选择了在最后一个出手,单独一拳袭向王程的面门。

  化劲中期境界,加上军中的历练,孙益相信自己这一拳,许多化劲后期的顶级高手都接不下,可是面对这诡异的少年,他没有多少信心。

  这时。

  王程突然睁开了眼睛。

  双眼之中是一片火热,面对冲上来的十二个人,王程猛然深呼吸一口气,体内气血翻滚不休,气血奇妙的运转,所过之处,筋骨都变得坚硬起来。

  砰砰砰砰砰……

  十二人毫无意外地击中了王程的身体。

  孙益在最后,一拳直接打中了王程的脖子,感觉到了一股强势的反弹之力,拳头骨骼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刺痛。

  其他人的面色也都有些抽搐,因为他们攻击王程的拳头都失去了知觉。就好像全力打在了一块钢板上的感觉,拳头上的骨骼肌肉瞬间刺痛的失去了知觉。

  十二个人急忙后退,每个人的一只手都是五指张开,每一根手指都在不停的颤抖着,眼神惊骇地盯着王程。

  孙益眼神震撼,神色很是不相信。他这一拳就算是真的钢板在面前,他自信都能打碎,王程的脖子竟然硬抗下他的一拳?

  这怎么可能?

  沈元都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开嘴巴。

  董祥林摇摇头,他知道王程这一招是什么。同时他也知道王程此时真正的完成了突破,天下第一的横练功夫突破之后,威力可不是说笑的。

  这是地煞拳法当中类似于金钟罩铁布衫的一种气血搬运法门,能在短暂的刹那间极大的增强身体强度,初步境界就是筋骨坚硬如铁,更深的境界能让皮肉也坚硬如铁,甚至更为强势,无惧任何攻击。

  董祥林知道,当年他们董家本家的家主董承寿就没有打破武圣山长鹤道士的这种防御法门。

  也是自那以后,长鹤道士真正的被称作不败。

  他没想到,王程小小年纪,就练成了长鹤道士的招牌功夫。

  擎天一柱,和这一招铜皮铁骨!

  从今天开始,董祥林想不到国内年轻一辈当中,还有谁是王程的对手。化劲后期境界以下,对王程就几乎没有伤害了。

  王程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息,浑身皮肤泛红,肌肉逐渐的放松下来,筋骨也松弛开来,整个人更为舒展。

  “地煞,地煞,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的内家横练功夫的威力!”

  王程自己心中都微微震撼。

  只有真正的将这门拳法突破了,他才知道,当年为何武圣山敢自称天下第一,还无人敢反驳。强如武当和少林,都只能闭嘴不语,选择了默认,他们唯一能击败武圣山的方式,就是期待武圣山断了传承,武学不全的时候,他们才有绝对信心去击败武圣山。

  这还仅仅是地煞拳法突破第一层境界,后面至少还有五层境界。毕竟,王程练地煞拳法的独门道家心境都没有领悟到。

  擎天一柱,铜皮铁骨。

  王程收获甚大,目光看向沈元和其身边的二十四个士兵,每个人都狼狈不已,躲开他的目光。

  “沈大校,刚才你说和杨无忌有什么事?”

  王程不提刚才交手的事情,开口问杨无忌的事。

  毕竟,没有这些人的帮忙,他最后一步横练功夫的突破就不够圆满,只能靠他慢慢的一步步打熬。

  沈元擦去嘴角的献血,漆黑的面孔泛着血红之色,双眼死死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是什么人?和江州杨家是什么关系?”

  王程站在阳光下,**着上身,如战神一般的光晕笼罩,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掷地有声地道:“我叫王程,乃是江州武圣山门下。”

  “武圣山?你师傅是长鹤道长?”

  沈元明显身体一震,脚下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盯着王程,语气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他这次之所以来湘南省,选择从这里开始观摩比武大会的过程,就是因为江州在湘南省。江州不只是有闻名天下的杨氏太极本家,和出自孙禄堂一脉的刘氏炮拳,更重要的是还有武圣山。

  沈元得到了明确的消息,武圣山已经派了弟子参加这次的比武大会了。所以,他也是从激烈的竞争当中争取到了这次带队的机会。

  可是,他从没想到过,武圣山会派王程这样一个十**岁的少年来参加比武大会。王程亲口说了之后,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眼神询问地看向董祥林。

  董祥林被两个下属扶着才能站稳,神色很是颓废,心中打算马上就走,当下毫不犹豫地对沈元点头确认了王程的身份。

  沈元身体剧烈的起伏,深呼吸了几口气,神色一正,然后上前直接双膝跪在了王程面前,发出砰的一声脆响,双手抱拳,声音很是恭敬地道:“xx军区沈元见过武圣山王师傅,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二十四个兵王,包括孙益三位高手,和董祥林等人,以及杨青语几人,都瞪大眼睛地看着这一幕。所有人都满脸的疑惑不解,这位军方的大校,怎么就突然给王程下跪了?

  刚才不是还打生打死的吗?

  王程肯定也没想到,他根本不认识沈元,心中一惊,当即急忙脚下移动,让开了位置,不去承受这个大礼。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