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说醒就醒,神仙手段

第三百五十三章 说醒就醒,神仙手段

  热门推荐:

  (抱歉,晚了,因为想一口气写完,所以今天只能一更了。正好说说更新章节字数的问题……大家知道,现在没有万字全勤了……**丝命,几百块看的很重,所以一下子没有写一万字的动力了。不过,我还是会加油尽量多更新,主要是看大家的支持力度。而现在我一章写多少字,就是完全看心情和灵感,所以有些在意字数的童鞋还请见谅。

  所以,不管多少字,一更就是一更,两更就是两更,和字数无关。所以,加上今天的,我欠了四更了!下半个月会还上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呼呼呼……

  方院长和莫老爷子都呼吸急促起来,莫白松和宋元明都被吓了一跳。更别说那两个主要负责的医生了,两人此时都已经面色苍白,被吓傻了,似乎看到了自己暗淡的前途。

  而王程手上的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的停顿,甚至神色都没有一点点的变化,依旧面色平静如水,好像身周没有人一般。他手上速度很快,一根针刺入病人神庭穴,一根针眨眼间刺入了病人百会穴,两者之间几乎没有时间间隔。

  然后,王程神色严肃,一只手捏着病人脉搏,一只手捏着其百会穴当中的玉针轻轻地捻动着。这里是之前动手术的地方,他也很是小心翼翼,所《以一开始他先确认了病人手术时间,确定不会有影响,才开始下针的。

  “王程……”

  方院长也是老医生,当年也给很多病人开过刀。他对王程现在的动作很是担忧。忍不住上前低声想问问。

  不过。王程却是没有理会他。依旧全神贯注地在行针。

  张绍云见此,急忙上前一步挡在了方院长跟前,压低声音道:“我师傅治病的时候,不能被打扰。”

  方院长张了张嘴,看着王程还是没理会自己,面色出现一丝愠怒,随后摇摇头,退后一步和自己医院的两个医生站在一起。不再说话。面对莫老询问的眼神,他也只能无奈地摇头,表示自己现在也不知道情况,更是无能为力,只能看王程了。

  莫老又看了莫白松一眼,看到这小子和宋家的小子也有些不知所措,就知道这两个年轻人肯定也没见识过王程治病的场面,或者是没见过如此手段。当下他微微摇头,看向王程那略显稚嫩,却是深沉严肃的面孔。闪过一丝希望,希望长鹤道长的弟子也是有真本事的人。

  门口的莫家**个人也都只能保持着沉默。一个个神色复杂不已。

  这一代的莫家弟子当中,只有莫白松的父亲身居高位,乃是莫家现在的栋梁。其他兄弟姐妹都是依附这莫白松父亲的,所以莫家的人谁都不想这位老大出事,不只是亲情,更涉及到他们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呼……

  王程轻轻的呼出一口气,在百会穴上的玉针上捻动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然后他手指再次移动到神庭穴上的玉针开始捻动,又持续了**个呼吸的时间才停下。接着,他手掌一挥,再次抽出几根玉针,眨眼间就刺入病人的胸腹之间,其他人都只看到眼前一花,然后就看到病人胸口上又多了九根玉针。

  方院长和两个下属医生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瞪着三双眼睛看着王程和床上的病人,他们一遍遍地在心中祈祷不要出事。他们比莫家的人还要紧张,一旦出事,他们首先就要倒霉。找一个少年来给重要领导治病,肯定没有行医资格证,别的先不说,一个重大医疗事故的责任他们是免不了的,最轻的估计都是免职处分。

  张绍云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不过看到方院长等人退后了,其他人也都安静地看着之后,他才松了口气,安静地站在那里给师傅王程当保镖,警惕地看着方院长等人。

  突然。

  房间内所有人都再次瞪大了眼睛。

  因为,随着王程开始捻动病人胸腹间的九根针的时候,病人额头神庭穴和百会穴上的玉针刺入的地方开始缓缓的渗透出一丝丝血液。

  方院长和两个下属医生深呼吸一口气,面部肌肉微微颤抖,都显得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因为,之前他们检查的结果显示,病人就是因为手术不够彻底,残留血块压迫了神经,所以迟迟不能醒过来。刚才两个医生没有给王程看病人病例,就是想让王程难堪,也不想让王程插手。

  现在看来,王程绝对是心中有数,知道病症核心所在。

  莫老爷子和莫白松也看到了这个现象,爷孙两也都紧张起来,他们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呼……

  王程再次吐出一口气息,眼中闪过一丝精光,然后又是一挥手,再次刺入九根玉针在病人其他的胸腹大穴上,然后又是不断的行针。

  如此治疗过程,一直持续了足足两小时。

  王程的额头都出现了一丝汗珠,门口的莫家其他人当中的五六个年轻人都受不了如此长时间无聊的等待,已经去门口坐着等候了,只留下年长的还在坚持站在门口等待结果。

  两个中年医生也都上过一次厕所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实在憋不住了,两人也不想去。因为他们和方院长都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所以更不想错过丝毫细节。此时方院长三人看着病人额头上和头顶上顺着玉针渗透出的两团血迹,都激动的浑身颤抖。

  这是纯粹的依靠针灸来去除脑袋里面淤血的超级手段,而且不是将淤血散去进入血管流通,而是直接顺着穴位玉针抽了出来。

  这样的手段,有些骇人,他们身为省医院的栋梁之才。在普通人眼中也勉强算名医。可在这之前他们也是闻所未闻。因为。这样的手段只存在于中医体系的理论当中,几千年来也没人做到过。

  当年曹操生的病就是脑出血。头痛难当之时,他找来当时的神医华佗来给他治疗。可是华佗对此也没辙,只能依靠自己刚刚开创的外科手术来治疗,想给曹操的脑袋开刀取出淤血。结果大家都知道,一代外科手术创造者,神医华佗被曹操杀害了。

  如果当年的华佗有王程这一手行针之术,或许不依靠还不成熟的手术就能治好曹操。曹操也就不会死的那么早。那司马家也肯定不能捡漏夺得天下,五胡乱华或许就不一定会出现,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或许就会改写……

  当然,这些都是太远的假设。

  言归正传!

  王程此时神色终于轻松下来,手掌缓慢地从病人胸腹之间拔出一根根玉针,每拔出一根,病人的额头和头顶上的玉针上就会再次渗出一丝鲜血。

  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们从没见过的这神奇一幕。

  几个年轻人都心中惊奇而震撼——中医,原来这么神奇。

  那么,病人好了吗?

  不过。不说疗效和结果,单单是王程这种奇妙难言的手段。就让他们多了几分信任。

  这也是除了王程之外所有人心中都有的疑问,包括张绍云在内。可是他们都不敢出声询问,因为王程还在拔针,他们一双双眼睛就看着王程拔出一根根玉针的动作。

  终于,当王程拔出病人胸腹上最有一根玉针的时候,大家都莫名的松了口气。可是,病人额头和头顶上还各有一根,只见王程眼中精光闪烁,一挥手,闪电般的将两根玉针拔了出来,一丝鲜血再次溢出,然后就缓慢地凝聚起来。

  王程也再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浑身轻松下来。将几十根玉针都单独收起来,他感应到玉针里面那种暖人的气息已经减少了许多。

  就这几十根极品羊脂玉制作的玉针的消耗,王程要一千万诊费其实都只是保本。

  所以。

  王程将玉针收起来的时候,首先就开口说道:“一共三千万。”

  房间内所有的人都楞了一下。

  三千万?

  他们都在等王程的治疗情况呢,却没想到王程一开口说了个三千万,他们一下子没明白什么意思。可随后他们想到这只能是诊费,都是纷纷神色一变,眉头全都皱起来了——好贵!

  “王程,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白松急忙上前低声问道。

  王程淡淡地看了莫白松一眼,又看向莫老爷子和莫家等人,神色坦然,直言道:“这次治疗消耗不少,所以我说诊费三千万。至于病人的情况,一天之内肯定会醒过来,之后应该就没事了,饮食要注意,而且不要再吃药。”

  莫白松激动地道:“你是说,我爸已经没事了?”

  王程肯定的点点头,平静地道:“当然,不然我不会收钱。”

  方院长低声开口道:“可是,你这收的有些多了吧?而且病人也还没醒。”

  门口莫家等人的神色也都是这个意思,显然是不太能接受这个治疗价格,三千万?国内外都没这么高的治疗收费价格吧?

  可是,王程这里就有,而且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王程看了方院长和莫老爷子等人一眼,看到他们都是神色不满,当下摇头道:“你们要是觉得高了,可以不给,这次就当我当义务工了。”

  说完,王程对张绍云点点头,直接就朝着外面走去,步伐很坚定。

  其他人都又愣住了,他们今天面对王程发楞的时间很多,因为这个少年太不按常理出牌了,让他们一直都不太能接受。

  只是说三千万太高了而已,并没有手不给钱呀?

  可是王程就是这么简单,要么我说多少给多少,你们嫌贵了,那就别给了,少一分我都不要,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宋元明一看,急了。

  他赶忙上去一把拉住王程,低声道:“王程,别生气。别生气。你放心。诊费绝对不少你一分钱。他们不给我给,是我带白松过去找你的,我不可能让你做白工,你给我留个账号,我马上就叫人打给你。我知道你要三千万肯定给了我面子,算是少了,我给你五千万,弥补你的损失。”

  说着。他看了莫家和方院长几人一眼,继续说道:“我听说,你给唐老治病就收了一千多万,给港岛一个病人治病收了五亿多,五千万绝对不贵。”

  房间内其他人都面色有些不好,不知道是难堪还是羞恼,刚才大部分面露怀疑之色的莫家人都低下头去。

  尤其是莫白松,心中也瞬间想明白了许多,也急忙上前来挡在王程身前,满脸歉意地扇了自己一个巴掌。道:“王程,都怪我。您别生气,真的别生气。您放心,诊费绝对不会少你的,就照元明说的五千万,马上我就让人打给你。”

  王程眼神恢复平静,淡然点头道:“你们和绍云说就好了,我想先回去了,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不要给病人打针用药,保持呼吸器就足够了。”

  张绍云表示明白,对莫白松点点头。

  莫老爷子终于找到开口的机会了,也急忙上来说道:“王程,抱歉,老头子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钱,所以刚才被吓到了。不过,劳动就要报酬,这是应该的,你放心,该给你的钱,我们莫家不会少你一份,而且还会记住你的救命之恩。”

  “不过,你真的有把握,我儿子一天之内会醒过来,而且病情痊愈?”

  这个问题,也是方院长和两个医生,以及莫家其他人都想问的。

  他们刚才只是被三千万这个大数字镇住了,其实他们现在想想,三千万买一条命,真的不算贵。就算是五千万,也是值得的。

  王程看着莫老爷子和方院长,微笑着自信地点头道:“你们放心,病人的情况我都已经了如指掌,经过我的治疗,他身体方面已经康复了。至于他多久能醒过来,就看他本身的意志力。短则一两小时,或者马上醒过来都有可能,长的话,最多就是一天,一天之后他没醒的话,你们直接来找我。”

  “好,我知道你是长鹤道长的弟子,长鹤道长一生光明磊落,义薄云天,我相信你也不会骗我们。谢谢你,王程,谢谢你救了我儿子,谢谢你!”

  莫老爷子将心中的一丝怀疑压在心底,表面上是完全的信任,拉着王程的手感激地说道。不过,他点名了王程的身份,就是告诉王程,我知道你是谁,也能找到你,不要忽悠我们……

  王程对此没有在意,微笑道:“莫老,你不必如此。宋公子应该清楚,我在江州治病开始,就是拿钱治病,公平交易。你们不需要感谢,因为我拿到我应得的报酬,你们不欠我什么。”

  莫老爷子瞬间面色严肃下来,拉着王程不放手,板着脸道:“这怎么可能,救命之恩哪里是金钱可以衡量的,我们莫家欠你一个大恩……”

  莫白松也急忙拍着胸脯,插嘴道:“对,王程,你救了我父亲,五千万根本不是事儿,以后只要有需要,叫我一声,我随叫随到。”

  方院长对两个下属医生点点头,两人急忙过去检查病人的情况,看舌头,看气色,翻看眼皮看瞳孔,看心跳等等……两人越看,越是心惊不已,因为之前病人的那些病态特征都几乎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了一点点的残留。

  这就是已经康复的征兆,只要稍微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彻底痊愈!

  两人神色僵硬的对方院长点点头,表示根据这些判断,病人可能真的没事了。

  方院长也不敢相信是真的,亲自上前查看了一遍。确认了情况之后,他急忙上前对王程说道:“王程,抱歉,我刚才是心直口快,我也没见过世面,没见过这么贵的诊费,主要是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中医,你的医术绝对值这么多钱,更多的钱也不贵……你别往心里去……”

  王程对方院长摇摇头,淡淡地道:“没事,既然这里治疗已经结束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病人醒了给我打个电话就好,医院一定要注意我刚才说的话,不然病人出了情况。可都是你们的问题了……。”

  方院长赶忙点头保证道:“你放心。我都记下来了。我会亲自盯着,让他们注意的。不过,王程,你有没有想过来省城发展?”

  在场的大部分人有楞了一下,这是要挖人?

  结果都还没出,挖人不好吧?

  王程呵呵一笑,摇头道:“没兴趣,多些方院长好意。我先走了。”

  说完,王程对莫老爷子和莫白松宋元明点点头,转身就要出门而去。

  而这时候。

  门外走道里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几声吵闹宣化的声音。

  “你们别进去,那里是莫书记的病房,不能打扰。”

  这是保安的声音。

  “我们是来抓犯人的,你看过我们的逮捕令了。别妨碍我们执行公务,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随后就是一声严厉的警告声音。

  啊……

  接着,就是一声惨叫。

  病房内的人都是一惊,随后莫家所有人和方院长都是面色难看不已。

  这里是高级干部护理区域。谁敢硬闯进来抓人?简直胡闹!

  王程面色平静,脑海中却是已经出现了来的时候在路上碰到的那个余有年。当下他也跟着走了出去。

  张绍云,宋元明,莫白松也都跟在王程身后,以王程马首是瞻。

  一行人都来到门口,只见楼道口躺着一个年轻保安,五个身穿便衣的大汉走了过来,当先一人正是宋元明所说,来自省厅的余有年。

  余有年看到门口出现一大群人也楞了一下,随后目光就落在王程身上。他是追踪王程行踪的线索来到这里的,还动用了资源查了很多监控视频信息才找到。可是,他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多人,而且,那个老者他看着还有些熟悉。

  “王程,你被逮捕了,跟我们走一趟。”

  余有年没有多想,他只想完成任务,当下就拿出逮捕令在手中给所有人看一下,对王程严厉地说道。

  王程摇摇头,道:“抱歉,我不可能跟你们走。”

  “你想拘捕?”

  余有年面色微微一变,沉声说道,眼中已经闪过煞气。

  宋元明和莫白松都是恍然,他们之前还好奇余有年出动了是抓谁的,没想到就是冲着王程来的,两人都看着王程,神色复杂。

  莫老爷子沉声道:“小余,王程不会跟你走。”

  余有年听到这声音楞了一下,随后稍微思索就是神色一变,看着莫老惊讶地道:“莫老,您怎么在这里?”

  莫老爷子一两天没睡觉了,显得很憔悴,所以余有年第一时间没认出来。他看着余有年道:“我儿子在这里住院治疗,你说呢?”

  “莫书记病倒了?哦对,我听队里有人说过……莫老,我在执行公务,王程涉嫌打伤张文明双手,我是依法执行任务,还请你们配合我,别让我为难……”

  余有年声音稍微软了下来,可是态度依旧不容置疑,不妥协。

  王程呵呵笑道:“张文明来欺负我的时候,余警官可有来声张正义?”

  余有年楞了一下,随后盯着王程沉声道:“那不是我管的事情,你可以跟我回去录口供申诉。”

  王程摇摇头,道:“不可能,我的时间很宝贵,我说过,我不会跟你走。”

  余有年眉头紧皱,沉声道:“你真的要拘捕?你知道我怎么对待拘捕的犯人的吗?”

  “不知道,不过你可以让我见识一下。”

  王程毫不示弱地说道。

  莫老爷子沉声道:“小余,你现在走吧,王程要给我儿子治病。你让**阳和顾铁生来带人,看他们能不能在我面前带走。”

  “莫老别被这小子骗了,他不会治病!”

  余有年沉声说道。

  莫家其他人听到这话也都露出一丝疑虑。他们开始就没有信任王程,直到王程治疗完成了,也没有打消疑虑。不过他们都认识余有年,所以此时听余有年这么一说,又疑惑地看向王程。

  王程对莫家那些人的怀疑毫不在意,因为事实不会改变,淡淡地道:“我会不会治病,余警官可以这么肯定?”

  余有年语气掷地有声地道:“我当然可以肯定,你……”

  余有年的话还没说完,病房内突然传出一道轻微咳嗽的声音!

  在场的人瞬间都安静下来,莫家所有人和方院长三人都是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都显得很激动。余有年一时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没有说下去。

  而莫老和莫白松,方院长,以及其他人都第一时间转身跑进了病房!

  他们激动地走进病房,只见病床上昏迷了八天的病人,此时已经睁开了眼睛,只是眼神稍微还有些茫然……

  真的醒了!

  治疗结束之后,只过了不到十分钟,昏迷了八天的病人就醒了。

  至此,不管是方院长等人,还是莫家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敢再对王程有一丝一毫的质疑,一双双眼睛都怀着敬意和一丝惧怕地看向王程。

  这不仅仅是会不会治病的问题,这简直就是神仙手段。(未完待续……)R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