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长鹤弟子?

第三百五十二章 长鹤弟子?

  (抱歉,今天下午有事,所以晚了点,不过还是两更送上,求支持,求票票!)

  病房很宽敞,各类设施都很齐全,最里面靠窗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会议桌,俨然如一个小套房。中间病床上躺着一个上半身挂满了仪器和药物的病人,几台仪器出滴滴滴的声音。

  王程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是什么,他只是来治病的,能治救治,不能治就走人。所以,他毫无心理压力的来到床边,一把就抓起病人的手腕,目光看向病人的面相,现其面色已经很是苍白,几乎没有血色,双眼紧紧地闭在一起,呼吸很微弱,完全靠着氧气罩来维持。

  房间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王程的身上,莫老和莫白松就站在王程身边,神色都有些忐忑和期待。每一个请来的医生,都会给他们一些希望,可最后都只有失望。

  捏着病人的脉搏,王程的神色逐渐凝重起来,眉宇之间也紧皱在一起,眼神直盯盯地看着病人的面色呼吸变化。

  过了不到一分钟,王程还在把脉,病房门口突然急匆匆地走进来一个头花白的老者,进门就急忙喝道:“不要让别人随便动……”

  一句话没说完,老者看到房间内所有人都保持着安静,莫老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也⊕4只能闭嘴不说话了,对莫家几人点点头,然后神色惊异地看了看正在把脉的王程好一会儿,走过去对莫老低声道:“老莫,我们已经联系京城的医疗专家了。最多两天就能过来。这两天最好让莫书记保持现状。不要随便找人再弄出一些乱子出来。不然,到时候莫书记可能就真的没救了……”

  莫老对老者摆摆手,害怕打扰到王程,压低声音道:“老方,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京城的专家我们也会等。不过我们也要自己想办法,这是小松请来的来自江州的王程,你听过没有?”

  方院长听到王程这个名字。顿时就是微微一惊。他震惊地看着正在把脉王程,看着那略显只能的面孔,的确和传说中的年纪差不多,微微张了张嘴,好像第一时间想说什么,但是没说出来,缓了一口气,他才对莫老低声道:“他真的是王程?来自江州的?”

  莫老轻轻点头,心头闪过一丝喜悦之意,因为方院长看样子是知道王程的。那就说明王程真的不简单。当即,他急忙拉着方院长来到门口。回头看了王程一眼,才继续低声问道:“老方,你认识王程?”

  两个中年医生也急忙上前来问好:“方院长。”、“方院长,你看这里……”方院长正是两人刚才打电话叫来的,想让方院长阻止这里的事情。

  可是方院长挥挥手,示意两个下属不要说话,然后他组织了一下措辞,才对莫老说道:“不认识,没见过。但是我听说过,最近这个王程的名头可不小,江州的老唐就是他治好的。还有上次省医疗组一个专家去给江州武馆的老刘动手术治伤的事情,老莫你知道吧?”

  莫老顿时一惊,面色恍然,震惊地问道:“刘武中,刘英的案子,我肯定知道。那个治好刘武中的江州名医,就是他,就是王程?”

  方院长面色凝重地看着依旧在把脉的王程,对莫老严肃地点点头,肯定地道:“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少,但是只有几个人知道是他。他的医术据说是从李牧山那里学的,但是老李不敢自称是他的老师,老莫你知道为何?”

  几个莫家的人和两个医生都侧耳倾听,很是专注,神色都震惊不已,这个少年,竟然来头很大?可他们为什么都没听过?

  上次刘武中的医疗事故事件,和刘英杀人事件,闹的动静可不小,不过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太多的内情。而省医院当时就是当事一方,那位被刘英杀掉的专家还在省医院挂职,所以方院长知道个中详情,后来还亲自签署了解聘那位专家的文件。

  莫老神色严肃下来,刚才王程也说是从李牧山那里学的医术,那为何李牧山不承认?当下摇头问道:“老李为什么不承认?”

  方院长苦笑道:“老李倒是想承认,有一个这样的弟子,那是光宗耀祖的。要是别人肯定就承认了,反正王程是真的在他那里学医几年。可是老李这家伙太固执,自认医术差了王程很多,所以不敢为人师。我听说老李在港岛的杨家兄弟就是请王程去治好的,他自己也束手无策,王程去了治了一个月就好了,也是脑子里的病。我听了很久王程的大名了,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见一见,没想到今天会在这个场合见到。不过,他还有一个身份,老莫你肯定想知道!”

  方院长的神色神秘起来,眼神看了周围莫家的人和两个下属一眼。

  莫老左右看了看,都是自己家人,也没有避讳,沉声问道:“什么身份?老方你别卖关子了。”

  “他还是武圣山藏鼎观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

  方院长靠近莫老耳边,一字一顿地低声说道。

  莫老听到武圣山长鹤道长的名字,就是浑身一震,瞪大眼睛地看着方院长,语气急促地道:“你说的是真的?”

  方院长肯定地点点头,道:“我骗你干什么,你知道他为什么在省城?”

  莫老瞬间想到了什么,恍然地道:“比武大会!。”随后,他猛然拍了脑门儿一下,最近他忙于儿子生病的事情,都忘记了这建国以来的武术界盛事,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是肯定有资格参加比武大会的。

  江州武圣山长鹤关门弟子!

  就凭借这个身份,莫老就不敢对王程有丝毫的小视和怀疑。

  想到这个,莫老激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因为他相信长鹤道长的弟子绝对不是说假话的人。肯定是有把握才来的。

  所以。方院长说了王程之前的那么多事。在莫老看来,都不如长鹤弟子这个身份来的有说服力。

  一下子,莫老急忙再次移步来到王程身边,态度变得殷切了许多,眼神当中也有了激动和希望。

  而这时,王程也松开了病人的脉搏,眉头紧皱在一起。他看向莫白松和莫老,莫白松急忙抓着王程的胳膊。低声问道:“王程医生,我爸怎么样?你能不能治?”

  王程不置可否,抓着莫白松的手臂,让其松开,问道:“你父亲动手术几天了?”

  莫白松道:“七天了,马上八天了。”

  王程看了方院长一眼,想知道确定的答案,方院长点头道:“不错,还有两小时就八天了。”

  王程点点头,眉头逐渐施展开来。看着莫老,严肃地道:“好。莫老,病人的情况,我有了把握,现在要开始治疗。我只要你们做一件事,那就是一定都要相信我。”

  莫老心中满是惊喜,急忙点头道:“好好好,你是医生,我们绝对相信你,你要怎么做就怎么做。”

  莫白松也是惊喜地道:“对对对,王程,我们肯定相信你,只要你能治好我爸,你让我走什么都行!”

  莫家老三上前拉了莫老一下。他刚才听方院长说了那么多,也还不是很信任王程,因为他不知道长鹤道长所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对父亲低声道:“爸,我们是不是再商量一下?”

  莫家二代几个年长之人都有一丝疑虑。

  王程对此没有说话,只是冷静地看着,任由莫家内部的事情自己处理。

  只见莫老直接一把拍开了三儿子的手,喝斥道:“老子在这里,你们商量什么?你们全都站在门口去,别打扰王程医生的治疗。”

  莫白松也满是惊喜,急忙说道:“对对,三叔,二姑,你们都出去,房间人太多不好,我相信王程可以的。”

  两个中年医生也面色迟疑。他们是对病人直接负责的,要是出了事,他们肯定要背锅。可是方院长直接对两人开口道:“你们也出去。”

  两人一愣,一人急忙道:“方院长,我们,他……”

  方院长眉头一皱,眼睛一瞪,沉声道:“听不懂我的话?”

  王程刚才虽然很专心地把脉,可也听到了方院长的话,知道对方认识李牧山和自己的师傅长鹤道士。所以他不奇怪对方如此态度,当下开口道:“让两位医生留下帮个忙。”

  方院长迅变脸,对王程露出一丝微笑,上来道:“王程医生你需要他们做什么,直接说就可以,帮忙的话不敢当,你这是在帮他们的忙。”

  两个医生对方院长的态度有些莫名其妙,可是也不敢在这里拆领导的台,有些委屈的默认了。

  王程摇头道:“院长你言重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尽力而为。我现在需要把病人身上的所有仪器和药物都去掉,就留下氧气罩,麻烦两位医生了。”

  房间内的几人,和刚刚走道门口的莫家几人都惊讶地看着王程。

  把病人身上的仪器和药物都拿掉?

  可是,病人这几天都是靠着进口药物保命的呀?

  拿掉之后就断气了怎么办?

  即便是对王程最信任的方院长都楞了一下,张了张嘴,看向莫老,莫老稍微一犹豫,沉声道:“好,听王程的,都拿掉。”

  方院长当即也对两个呆的医生喝道:“快,听王程医生的,把莫书记身上那些药物和仪器都拿掉,保留氧气输送就可以了。”

  两人还是犹豫着,可是看到方院长瞪着他们,莫老也是满脸鉴定。他们还是听话的去有条理地将床上病人身上挂着的一个个仪器和吊针都去掉了,只保留了氧气罩,然后眼神深深地看了王程一眼,只希望王程不是胡闹,不然他们两个也要跟着倒霉。

  王程对几人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一挥手,一包玉针在面前摊开。然后他一把掀开病人的被子,解开其上身衣服,露出瘦骨嶙峋的上身,胸口很微弱地起伏着。

  其他人看到王程白色的玉针都微微惊讶,他们都没见过有中医用玉石做针的。当他们都以为王程要在病人胸腹间行针的时候,王程却是一挥手,一根针瞬间没入了病人的额头神庭穴,然后手掌再次拿起一根玉针,眨眼间又没入了头顶百会穴!

  “啊……”

  病房门口,莫白松的二姑和几个女性都出一声低呼,随后急忙都捂住了嘴巴,和其他人一起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

  莫老,莫白松,和方院长也都是瞪大了眼睛,都是身体一震,如果不是王程动作过快,他们肯定要出手阻止了。

  病人的头顶八天前才动过手术的呀!(未完待续。。)

  ...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