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南武圣,北少林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南武圣,北少林

  (求票,求支持,这个月还剩下最后一天了,大家支持给力一点呀……)

  王程目送明玄师徒两出门而去,消失在山路上之后,他才转身肩膀一抖,关节出一声脆响,脱臼的胳膊立即恢复了行动能力。

  他几步来到师傅长鹤面前站着,并不说话。

  长鹤怒视着王程,沉声道:“你翅膀硬了,可以无视我这个师傅了?”

  王程低着头,轻声道:“没有。”

  “哼!”

  看着王程如此低声下气的模样,和身上受伤狼狈的样子,长鹤心中一片怒火又有些泄不出来,只能冷哼一声,然后眼神看向前面那屹立在小院外面的武圣雕像,喝道:“武圣山,还从没有人让徒弟代替自己的事情。”

  “现在和以后就有了。”

  王程又低声说道。

  长鹤腾的站起来,差点忍不住上前给王程一巴掌,最后还是忍住重新坐了下来。瞪了王程一眼,他感觉自己现在拿这个徒弟没办法,任何方面都让他无话可说,这次鲁莽行事也是为他好,当即又沉声道:“武当山四座大殿,真武殿,太极殿,七星殿,和掌门所在的三清殿,每个殿主都是绝顶高手,其中三清殿主身为掌门更为厉害,以我的实力要接连对抗这四大殿主,和另外的高手,的确很难。”

  “既然你现在就想插手武圣山的对外恩怨,那我给你说说我武圣山和武当山,还有少林之间的恩怨。”

  王程眉毛一样。抬头看着师傅长鹤。惊讶地问道:“师傅。我们还和少林也有恩怨?”

  长鹤看着王程浑身狼狈的样子,皱眉道:“你的伤势没事吧?”

  王程摇摇头,露出一丝笑意,道:没事,就是一些内伤。师傅你应该知道,我练了地煞拳法和龙象拳法之后,内家气血搬运已经几乎完美,虽然时日尚短。可刚才明玄道长也出手仓促,所以我现在的伤势并不重。”

  “自己多注意,我当初把明德老和尚的一门功法留到你身上,看来的确是明智之举。再过几年,你的内家修为会更加深厚,二十年之后,应该就不输给我了。”

  长鹤道士露出一丝欣慰,淡淡地说道。

  二十年的时间,能顶的上他七八十年的修炼,这不只是王程的几门功法结合的效果。更是因为王程的悟性奇佳,领悟了道门纯阳的关系。基础方面就比长鹤道士高出了几个水准的原因。

  在长鹤道士心中,到那时,王程才能真正的成为天下顶尖高手,挑起武圣山的大梁。

  王程点点头,道:“师傅你肯定可以看到那一天。”

  长鹤道士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摇摇头,语气也软下来,道:“谁知道呢?当年我师傅玄鼎道长上武当山也是不得已之举,回来后就身受重伤。少林抓住了机会,派了高手来我武圣山拜山,我师傅玄鼎当时所剩实力已经不足十一,应战必死,还会有损我武圣山的名声。”

  “所以,当时我师傅玄鼎道长用装死来躲过了少林的挑战,向天下宣布了死讯,再也没有下过山。我也是那时候才开始真正学武,可惜我资质不足,脑子没你那么聪明。十年后,我师傅气血枯竭而死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的。他害怕,害怕我不能撑起武圣山,当时我不敢去看那双眼睛。”

  说到这里,长鹤的声音也颤抖起来,很是感慨,也很是怀念,心思很复杂。他抬头看着天空,声音低沉地道:“王程,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战争,可能武圣山就在我手上彻底消失了。”

  王程表情疑惑起来,不知道师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当年中华大地战乱不断,不应该是对所有武学门派都造成了巨大伤害吗?中华诸多古代武学传承遗失十之七八,也不是因为历朝历代的战争吗?

  这时,杨无忌和张绍云都急匆匆的跑了进来。两人看到长鹤和王程师徒两都还好,都同时松了口气,不过看到王程浑身狼狈的样子,都露出稍微有点担心的神色。

  两人同时走上前来。

  “师公。”

  “长鹤道长。”

  两人同时对长鹤道士见礼。

  长鹤道士轻轻点头,淡淡地对杨无忌道:“无忌你去前面道观转转。”

  杨无忌楞了一下,心道我刚进门就让我走?可是,他转头看了看,在场就他一个外人,知道长鹤道士有门内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他只能笑了笑,然后再次恭敬的抱拳行礼,转身走了出去。

  张绍云欲言又止,心想自己是不是也要避开?他才进门不到一月,而且也没有几分实力,一直都不曾将自己当做武圣山的弟子,也没有那么严肃的归属。

  长鹤道士又开口道:“绍云你留下,虽然你最多就是外门弟子,不过你也带着武圣山的印记,可以留下来听听我们武圣山的事情。”

  张绍云看了师傅王程一眼,然后恭敬地道:“是,师公。”

  长鹤道士继续对王程说道:“战争,让当时中华大地上的许多武学门派都选择了避世,武当山,少林,峨眉等等都关门了山门,因为历朝历代的战争已经让许多高手消失了,留存于世的武者门派都怕了。所以,这让我们武圣山近乎百年没有遇到过这些门派的挑战。”

  “不过,当时武圣山门下也就只有我一人了。我师傅玄鼎死不瞑目,因为他认为武圣山是在他手上断了传承,而我当时还选择了下山,很多人都以为我会死于战乱,然后武圣山也彻底消失。”

  长鹤道士苦笑了一下,眼底深处还有悲伤之色,似乎为当年天真的选择而感觉到好笑。也为师傅玄鼎感到悲哀。

  可谁知道这会是他的机会呢?

  没有战争的洗炼。他会不会有后来的实力也不一定。以长鹤的道门底蕴。他知道如果没有当时一次次的战争压力,他可能都不能真正练成地煞拳法。

  而且,如果没有战争的经历,他后来也绝对不会身居高位,更不会在建国以后有机会以官方的身份,镇压的其他诸多门派不敢对武圣山有想法。

  “在几百年前,张三丰没有建立武当山的时候,中华大地上是以北少林。南武圣为尊。少林和我们武圣山一直都有一些争端,只是因为少林是佛门,而我们武圣山也是道门根基,所以两边的手段都不激烈,一般比武也是点到即止。”

  “从唐代开始,我们武圣山就和少林有所争执,你来我往,互有胜负。不过总体来说,我们武圣山胜的时候居多。后来宋朝时期遭遇外族入侵,我们双方逐渐放下间隙。以民族大义为主,一起参加过战争。可惜。朝廷,各大武学门派终究不能以一己之力来对抗金戈铁马,那是我中华大地武学精华损失最多的一次,许多门派都惨遭灭门,武学根基尽毁,我们武圣山也有两位顶尖高手死于当时的战争。”

  “后来,再遭遇改朝换代的战争,保留下来的武学门派就会明哲保身,我们和少林都损失巨大,争端也淡漠下来。不过,百年左右,少林和我们也会有一些名义上的切磋交流。武当山明玄今天已经前来拜山了,那么少林的人也不会远了,可能就在武术大会前后就会出现在武圣山下……”

  听到这里,一直安静地王程突然开口打断了师傅的话,严肃地道:“师傅,还是让我来吧。”

  长鹤看了王程一眼,道:“少林屹立千年,而且经历几次战火,香火反而越来越旺盛。我武圣山在这里两千年,到头来就剩下我们寥寥几人,你可知为何?”

  王程脑海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因为我们避世?”

  长鹤点头,道:“不错,宋末之后,到我之前,我们武圣上历代祖师都不会与当政者有任何接触。而少林早在千年前就有棍僧救唐王的传说了,宋末之后他们虽然躲开战争,可也会与当权者交好,得到诸多扶持和好处。所以我当年选择了下山入世,参与到大时代的战争当中来,就是为了博一个机会。”

  “后来,我收下的几个弟子,也参与了进去,然后一个个都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人世。现在还剩下两个,也不再回山上来。”

  “而当年,少林这一次也选择了避世,一直到十几年前才开始入世,所以他们短时间内必定会再次来我武圣山上。”

  王程神色严肃下来,脑海里想到了许多,自己唯一见过的少林和尚悟信在他眼前闪过。他印象中,悟信和尚的实力尚可,可也就是一般,值得注意的就是气血浑厚,基础很是牢固。可见,少林武学应该前期也是以基础为主,和武圣山的武学在进度上没有多大区别。

  “师傅放心,只要少林的人敢来,我一定会战而胜之。”

  王程坚定地对师傅长鹤说道:“不需要您老人家亲自出马。”

  长鹤看着王程,收起复杂的心思,看着王程,心道有这么一个弟子,他这辈子也值了,当下笑起来,道:“你当我老的没力气了?”

  “当然不是,师傅的力气还是用来做大事好了。这些小事,交给徒弟我来就好了。”

  王程也开了个玩笑说道。

  “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你不需要为老道我来做决定。今天的事我就不追究了,如果还有下次,就按门规处置。”

  老道士严肃下来,瞪了王程一眼喝道。

  王程和张绍云同时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王程问道:“师傅,我们武圣山的门规是什么?”

  “当年我有一次触犯了门规,我师傅让我在道观里扫地半年,这也是我唯一的一次受到门规惩罚。后来,我犯了门规,也没人罚我了……”

  老道士摇摇头,看着王程师徒两叹气说道:“你们两个,要是犯了门规。就照老规矩。去前面扫地去。”

  张绍云傻笑了一下。没说话。他觉得自己这么听话,是不太可能会触犯门规的。

  王程却是开口道:“师傅放心,如果我犯了门规,就让绍云一直留在道观打扫。”

  张绍云顿时脸色苦楚下来。

  老道士摇摇头,瞪了王程一眼,道:“别欺负绍云老实,门规什么的,看老道我的心情。我武圣山虽然是道门。可也不算正统的道观,没那么多清规戒律,只要不滥杀无辜、欺师灭祖、同门相残就可以了。”

  “是,弟子记下了。”

  王程严肃地答应下来。

  张绍云也面色严肃地点点头,表示自己也会谨记于心。

  老道士嗯了一声,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算结束了。既然你要求自己面对武当山,真武殿的明玄也答应了,那我也成全你这次。你还有一年的时间,好好准备。到时候不要丢了我们武圣山列代祖师爷的颜面。”

  王程当即又点头,郑重地答应下来。

  老道士又继续说道:“还有这次比武大会。”说着。他顿了一下,思索了一下,沉声道:“当年少林上我武圣山,因为我师傅装死而没有所得。按理说,近百年时间,他们应该先武当一步来拜山。但是他们至今都没有在江州出现过,我估计,少林肯定是要在武术大会上和你一见高下,武术大会之后,他们再见机行事,选择是不是来拜山。”

  “少林屹立千年还如此强势,就是因为他们历代主持都很聪明,不激进。所以,你到时候见到少林弟子,切记要小心一点。他们面对其他人,可能会保留佛门慈悲心态而留情三分,但是面对我们武圣山之人,他们绝对会全力以赴的取胜,到时候,你也不要手下留情!”

  王程心中微微一震,将这一点牢牢地记在了心里,点头道:“师傅放心,我知道了。”

  “好了,你身体还有伤,回去好好将养吧。”

  老道士说了这么多,又摆摆手,开始直接赶人了。

  王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已经习惯了师傅的直接,抱拳告辞道:“好,那师傅您好好休息,我和绍云先走了。”

  张绍云也恭敬地对老道士行礼,然后跟着师傅王程转身离开了小院。

  王程步伐稳稳地一步步走出小院门口,刚刚拐弯离开师傅长鹤道士的视线,身形立即变得萎顿下来,步伐也有一丝凌乱,急忙一把伏在了徒弟张绍云的身上。

  张绍云一惊,急忙双手扶着师傅王程。刚想说话就被王程一把捂住了嘴巴,对他摇头,示意不要说话,不要让院子里的长鹤听到了,张绍云瞪大眼睛急忙点头,表示明白了。

  王程这才松开张绍云,扶着徒弟走到小路上的时候,噗的一声,一口粘稠的鲜血忍不住吐在了草地上,他也面色变得血红,不停的长长地一呼一吸,以大周天的气血搬运来调息气血,弥补脏腑之中的内伤。

  “师傅,您没事吧?”

  已经离开小院好一段距离了,张绍云才开口担心地问道,刻意压低了声音。

  王程长长地吐出一口浊气,整个身体燥热起来,摇摇头,对徒弟说道:“没有大碍,轻伤,养几天就没事了。”

  张绍云点着头,可是神色不太相信。在他印象里,师傅王程受伤吐血的情形很少,几乎没见过。

  而现在这还是在师公长鹤道士面前,都受了如此重伤。

  可见,在他来之前,武圣山面对着强敌。

  杨无忌在道观那边看到王程师徒两走出来,急忙跑了过来,神色稍微有些焦急,看到王程吐血,又是神色一惊,问道:“王程,你没事吧?”

  王程挤出一丝笑意,迈出步伐,摇头轻松地道:“无碍,我们回去吧,养几天就好了。”

  杨无忌皱着眉头,担忧地道:“还有两天就是比武大会了。”

  “两天足够了,放心吧。”

  王程很自信地的说道。

  武当山四大殿主之一,真武殿殿主明玄道士的实力可不是说笑的。当时明玄对王程那一招并不是全力,可也绝对有六成劲道。如果当时是杨无忌面对明玄,只怕此时已经浑身筋骨尽碎,以后都失去练武的资格了。

  王程修炼了武圣山三大基础拳法,并且将三门拳法合一领悟出道门纯阳,同时还练有地煞拳法,龙象拳法,以及领悟到核心猛虎真意的猛虎九式,和张氏太极拳。

  这些拳法都是天下间的顶尖内家拳法,尤其是道门纯阳,地煞拳法,以及龙象拳法的配合,几乎让王程的内家方面毫无瑕疵,再加上猛虎九式的几次突破的功效,所以王程这次才能硬生生的承受下来明玄的刻意一招,当时还能依靠气血底蕴在长鹤面前保持那么久无事的状态。

  不过,经此一战,王程对内家方面的领悟也是又再次提升了一个层次,心中道门纯阳变得炙热无比,大周天搬运下来,浑身也随之变得炙热起来。旁边的张绍云紧挨着师傅王程,都被热的身体皮肤渗透出了一层汗珠。

  杨无忌也感觉到了空气中明显的热浪,又看着王程担忧地问道:“王程,你确定没事?你体温升高了不少,现在可能有四十度了!”

  一般人四十度的体温都是高烧有生命危险了。

  王程这次没有硬挤出笑意,全身心地在搬运气血,呼出的气息很是悠长厚重,吹拂到地面草地都趴了下去,摇头道:“我没事,走吧。”

  两天时间,王程自信应该能将这次的伤势恢复八成以上,应付这次比武大会的前期应该足够了。比武大会也不是一天就结束的,进行当中,王程也可以恢复伤势,只要再给他一天时间,就足够了。

  杨无忌和张绍云一左一右地跟着王程,王程气血高运转,没有扶着徒弟张绍云,依靠自己双脚下山。旁边两人跟上王程的步伐,注意着王程的状态,害怕他随时都会因为伤势倒下。

  叮铃铃……

  这时,杨无忌的电话响了起来,急忙拿出电话来,他看了看号码,神色微微一变,接通就说道:“你们下飞机没有?”

  “队长,我们刚下飞机。”

  电话里传出急促地声音。

  “伤的重不重?”

  杨无忌又问道。

  电话里继续传出声音:“还好,还没死。”

  “还活着就好,只要不死,都能救下来,那任务完成了没有?”

  杨无忌语气轻松了一下,又急忙问道。

  “抱歉,队长,人我们没看住,路上让他们跑了。而且他们还追踪到了我们的行踪,他们可能马上也会到江州。”

  电话里的声音很是歉意和自责,又很是担忧。

  杨无忌看向王程伤势不轻的样子,眉头也紧皱在一起。(未完待续……)

  第三百三十七章南武圣,北少林:

  ...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