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百年之约,战

第三百三十五章 百年之约,战

  (求票,求支持!)藏鼎观难得的迎来了一批秋末地游客,这些游客大多都是气度不凡衣着鲜丽的富贵人家,一般人可能在这忙碌的季节也不会出来旅游了,有几个专门接待游客的道士在带领着这些人参观解说。W王程的脚步如一股旋风一般的从藏鼎观门口拂过,视线只是在那些游客身上扫过一眼,就直接穿过道观,来到后面老道士居住的院子外面。距离还有几十米远,王程就听到了两道深沉地呼吸,如此呼吸控制着整个院子的气流都沉重起来,直观的感受就是小院地周围非常的安静,声音传入这里似乎都消失了。小鸟的名叫,道观的响动,在这里都听不到了。“弟子王程,拜见师傅。”王程来到门口,恭敬地抱拳喊道。有武当山的人在场,王程必须要做足了规矩。如果是寻常时候,王程这一嗓子估计要传到道观前面去,半山腰上的人可能都可以听的清楚。而现在,声音只是在小院周围才能听到,空气变得凝重许多。“进来。”小院里也传出一道淡淡地回应。王程听了顿时松了口气,这正是长鹤道士的声音,现在依旧是中气十足。当即,王程推开院子小门,走了进去。院子当中还是摆着一张八仙桌,只不过成色比较,应该是老道士才做的,上次那一张被老道士打碎了。此时。老道士长鹤稳坐在太师椅上,对面也坐着一个露出雪白眉毛的传统老道。之所以说是传统,这是相对长鹤老道士而说的。长鹤老道寻常都是穿着普通的衣着,外表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道士。而这位老道,却是穿着很正经的道士衣着。长袍,头冠,手边还放着一个老旧的拂尘。这老道面色和长鹤一样面色血色饱满,并没有多少皱纹,呼吸也极为悠长,一呼一吸之间的间隔几乎没有。如果不看已经泛白的眉毛。还以为只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而他身后,站着一个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平头小道士。王程脚步伐沉重地来到长鹤道士身后,向对面一老一小两个武当山道士微微点头,并没有说话。“这就是你收的徒弟?”对面老道目光看着王程,对长鹤道士问道。长鹤道士面色平静地点点头。道:“这是我徒弟王程,我想你应该知道。王程,这老道是武当山真武殿殿主。”“贫道道号明玄。”武当山真武殿殿主明玄,看着王程,打断了老道士的介绍,语气微微严肃地说道:“你入长鹤门下,也算是我道门门下,可有道号?”王程老实地摇头。道:“见过明玄道长,小子入门尚短,并道号。”长鹤道长淡然地对王程开口道:“本来我想等你拿下比武大会冠军的时候。再正式赐你道号。看来今日是拖不得了,正好武当山明玄殿主在场,我就赐你道号元鼎。”明玄道士听到王程的道号,明显的皱了一下眉头。王程心思转动,抱拳尊敬地道:“是,师傅。”长鹤道士眼神看着明玄道士。继续对王程说道:“当年我师傅道号玄鼎,取我藏鼎观当中一字。我给你的道号也是如此。元字代表道门一元之始,今日起你的道号就是元鼎。从你开始。就是我武圣山的起始!”明玄花白的眉毛动了一下,目光之中的清静化作了流水消失不见,沉声道:“长鹤,你果真要给王程如此道号?”王程瞬间心中明白了师傅的用意。当年,王程的师公,也就是长鹤道士的师傅玄鼎真人曾经孤身一人打上武当山,以大成境界的天罡拳法,败尽当时武当山七殿高手。让当时的武当山颜出世,所以决定闭山五十年,到建国之后才重开放山门,即便开放山门之后,也很是低调,几乎没有门下弟子行走于世。长鹤道士给王程取这样的道号,还是当着武当山明玄的面,那就是要希望王程能重现当年玄鼎真人的威势。“当然,明玄道长可有疑问?”长鹤道士面对明玄,毫不示弱地反问道。“哼,疑问不敢当。”明玄淡淡地哼了一声,道:“取名字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只不过,长鹤你别忘了,当年你师傅和我们武当山定下的百年之约就到了,不知道你准备的如何?”长鹤道士眼中精光闪烁,语气自信地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当年,玄鼎真人在武当山上与武当山掌门人立下百年之约。百年后会由玄鼎真人的弟子在武圣山迎接武当山的挑战,以此来圆满所谓道门因果。而玄鼎真人的传承弟子,就是长鹤。王程站在师傅长鹤道士身后,神色微动,欲言又止,目光看着对面的明玄道士,终究是忍不住开口道:“明玄道长,武圣山和武当山的百年之约,如果我提出由我代替我师傅出战,武当山可能答应?”当年,武圣山玄鼎真人上武当山一人连败武当山七大顶尖高手,立下百年之约。百年后,武圣山之徒也要在武圣山上迎接武当山的七大高手的挑战。双方并没有什么输赢的赌注,只是道门两大门派的强弱斗争。师傅长鹤老道是什么情况,王程很清楚。老道士看似练成了天罡拳法,拳罡凝聚,隔空伤人,好像非常的厉害。可事实上,王程知道老道士并没有真正练成天罡拳法,而是强行修炼,还留下诸多内伤,可谓是外强中干。对战一两个同境界的高手。可能以老道士强悍的内家修为还不会有什么负担。可是要接连对战武当山七大顶尖高手,王程知道,老道士的身体绝对扛不住。长鹤道士立即喝道:“王程。”王程严肃地道:“师傅。”“现在老道我还在,轮不到你来决定武圣山的事情。”长鹤道士也是神色严厉地呵斥道。老道士一辈子南北纵横,何时需要徒弟来代替出战的?明玄道士也是看着王程。平静地道:“我听闻你才入武圣山三月有余,年纪也只是十八,却是已经收徒,我不知道长鹤为何会如此纵容你。但是,你以为你仅仅凭借三个月的武学修为,就能挑战我武当山门下七大弟子?”“就算是当年的玄鼎真人。挑战我武当山七大高手之后,也留下重伤,回武圣山之后不过三年就气血枯竭而亡。而你只有十八岁,才入门三月,也敢视我武当山人?”明玄道士声色俱厉地瞪着王程。其身后的年轻道士也是不屑地看了王程一眼。王程毫不畏惧地与明玄道士的视线对视,道:“我身为武圣山弟子,自然惧任何挑战。”然后他上前一步,面对长鹤道士,郑重地道:“师傅,让我来替您吧,我有信心会战武当山七大高手。”长鹤道士深深地看着王程,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觉得有王程这样的徒弟,这辈子没有丝毫遗憾了。他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心中有数,但是不想违背当年师傅的约定。还是摇摇头,道:“这是我和武当山的约定。”“徒弟替师傅,天经地义。”王程又重重地说了一声,然后转身对明玄道士严肃地说道:“明玄道长,我王程,道号元鼎。代表我武圣山,应战武当山百年之约。武当山可敢应战?”声音字字掷地有声,在这气息厚重的小院子里来回震荡。明玄和其身后的年轻道士看到这一幕都神色震动。“长鹤。你徒弟孝心可嘉,只不过太冲动,到时候要是因此吃了大亏,英年早逝,就可惜了。”明玄瞥了王程一眼,然后对长鹤淡淡地说道。长鹤自信地道:“我徒弟的确孝心可嘉,不过实力天资在统领之中是上上之选,明玄你可看走眼了。”“我不信。”明玄摇头直言道。王程上前一步,抱拳道:“那明玄道长可以一试,如果你错了,就答应我的应战。”明玄凝视着王程,面色平静,眼神带着审视,不置可否,只是开口喝道:“云松。”一直站在明玄身后的年轻道士上前道:“师傅,我在。”“你和武圣山元鼎过几招,切记点到即止,今日不是约定之日,不要伤人。”明玄淡淡地叮嘱道。云松穿着干练的道袍,点头答应道:“是,师傅,我会点到即止。”然后转身对王程抱拳道:“武当真武殿云松,请指教。”王程看向师傅长鹤,长鹤道士奈地点头道:“你也记住,点到即止,莫要伤人。”王程溢出一丝微笑,微微点头,转身对云松抱拳道:“武圣山元鼎,请指教。”两人面对面站立,只相距不到两步的距离,表面上神色都很是平静。不过,云松眼底深处有一丝轻视。“请!”云松退后一步,束手而立,没有做任何动作,对王程说道。王程眼中光晕一闪,也是束手而立,退后一步,语气平静地道:“来者是客,你先请。我近日练了我武圣山一位祖师创造的一门太极拳法,不知道与武当山的太极有何区别和优劣,正好我现在亲自来验证一下。”明玄眼中精光闪烁,疑惑地道:“武圣山太极?”长鹤直视着明玄的视线,肯定地点头道:“不错,一位祖师观太极为而创,我武圣山很少有人去练。”老道的言下之意有些轻视这门太极,也连带着稍微贬低了一下武当山太极。明玄嘴角溢出一丝淡然地笑意,不以为意,说道:“好,那我就看看你们武圣山的太极。云松。就用太极和元鼎练练手。”云松凝视着王程,答应道:“好,师傅。”王程当下就是步伐展开,双脚划出一个圆,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探出,眼神平静地看着云松。他没说话,也没有主动出击,心中一片平静,只有为。明玄看到王程的动作和身体神态,原本轻视和所谓的神色瞬间化作凝重。同时还有一丝不敢置信。只见他花白的眉毛颤抖了一下,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来。因为,云松这时候动手了。云松一出手。就如明玄所说,乃是武当山著名的太极拳法。他脚下很是沉重,一步跨出,发出了一声闷响,好像巨石落地一般,双手同时探出,然后旋转画圆,如太极图案。带起一股气流,正是武当太极拳的云手。和国术太极拳不同的是,没有劲道。但是力道却极为厚重和强势。和武当山拳法一样,以力压人,以势压人。王程身随心动,以道门太极对敌,手掌接触对方拳头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一股如山岳般的力道压下来。让他脚下的一部分瞬间就沉入了泥土里。云松的武当山太极,就好像王程已经练的颇具火候的武圣山地煞拳法一般。对下盘和大地力量的借助非常的大。这就是武当山太极?王程心中微微凝重,双手迎敌。瞬间就发现自己修炼的张氏道门太极,对武当山太极并没有那么明显的克制作用。不像对陈氏太极的时候直接压制对手四五成实力一样,此时多只是压制了对手两成左右,或者少。这两门太极拳法才是真正的同出一源。呼呼呼……两人都是古拳法流派的高手,不是现代国术的高手,所以交起手来没有劲道碰撞爆发时的那种惊心动魄的响动。两人拳拳接触之间,就只有极为凝重的力道交锋,带起一股股气流。而且,两人施展的都是太极,看起来动作缓慢,一般练武之人都能将两人的动作看的清晰。可是两人都面色凝重比,谁都没有一丝轻视,都能感受到对方实力带来的压力。幸好对方没有凝劲。这是王程心中的想法,以他感受到的云松的内家修为,以及厚重的下盘和巨大的力道,一旦凝劲,实力绝对能和杨祐德有的一拼。而云松却也是被震撼的不轻,他能被明玄道士带来武圣山见长鹤,肯定就不是武当山的一般弟子,乃是明玄道士的关门弟子,是被寄予厚望的年轻一辈。云松本以为,王程才拜入武圣山门下三月有余,就算再厉害,也不是练武十年的自己的对手。可事实上,王程的内家修为丝毫不比练武十年的云松差,甚至气息还为悠长一些。只是他的下盘似乎要比云松稍微弱一点,因为终究是才练武三月,基础桩法的底蕴还是差一些。“他当真是三月前才拜入你门下的?”明玄道士声音凝重地对长鹤问道,视线却还是在王程身上。长鹤道士露出得意地笑容,也看着王程,很肯定地点头道:“当然。”明玄道士点头不语,眼神深沉地看着王程的身形和步伐,还有神情。他的视线一刻也不离开王程,反而没有看自己的徒弟云松一眼,突然又开口道:“悟性果然奇佳,天资人可比。长鹤,我用真武拳法和你交换这个徒弟,你可愿意?”长鹤看也没看明玄一眼,也是一直看着徒弟王程,语气不屑地道:“这当然不可能,不说你武当山的真武拳法有没有我武圣山的地煞拳法厉害,就算你真武拳法天下双,也不能和我徒弟相比。老道我等了一辈子,才收下来这个徒弟,你一本真武拳法就想带走?明玄,你当真想的美。”看着王程那为的状态,明玄心中震撼不已,刚才只是猜测,现在他已经百分百确定王程领悟了为心境。他本人都是二十年前才领悟出来的,为心境与深厚地武当山拳法配合,实力一夜之间就提升了一个档次。此时在十八岁的王程身上竟然看到了,明玄如何不震撼?他当即又严肃地开口道:“真武拳法,再加太极密传,这是我的权限能拿出的所有了,长鹤,你换不换。”长鹤道士还是果断的摇头,笑道:“没门儿,这是我徒弟。”这时。场中焦灼地两人突然都拳势一变,云松脚下变得为激进,整个人朝着王程冲了上去,拳法变得速起来,接连就是几招鞭手。虽然他的鞭手没有鞭劲,但是势大力沉之下,威力也是不俗,不比化劲后期的陈浩洋施展出的鞭手差多少杀伤力。王程的双手也是跟着一变,缠丝手终于施展而出,体内气血高速运转,体温已经升高,身周升腾起了一股热气,双手如漩涡一般旋转,纠缠住了云松的双手,以强势的力道让其不能脱离。云松神色瞬间难看起来,他没想到王程的缠丝手的粘性如此强势,一时间法挣脱。不过,他心中一动,双手也是跟着王程粘人的手臂旋转,也顺势施展出了缠丝手。两人就如此双手交叉着推着对方旋转,速度越来越,越来越,眨眼间就化作了一团幻影!呼呼呼呼呼呼……两人身周都被搅动起了一股龙卷风,气血高温蒸腾的热气也升腾起来。两人谁都没有退一步,双脚同时陷入泥土当中,都一直不停的加速施展缠丝手,想要消耗对手,让对手放弃。这是比拼内家气血底蕴的时候了。如此持续了十个呼吸,王程和云松都变得浑身皮肤通红,气喘如牛。不同的是,王程依旧神色平静,而云松的神色已经出现一丝急躁,眼神有些慌了。这一刻,王程突然双手一顿,猛呼吸一口气息,体内气血,然后双脚猛然在地上一跺,拳势再变,从缠丝手强势变化成为揽雀尾,将云松来不及变化的缠丝手揽在双手当中。然后他双手重重地推了出去,云松顿时步伐一个踉跄,身形不稳,冲出五六米远才停下来,体内气血激荡,立即就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面色随之变得苍白起来。此时,明玄看也没看受伤的徒弟一眼,花白的眉毛已经竖起,对长鹤沉声道:“真武拳法,太极密传,再加七星拳法,如何?”七星拳法,乃是武当山不传之秘,乃是和武圣山天罡拳法一个档次的古拳法。可是,长鹤想也没想的还是摇头,沉声道:“我的徒弟,谁也抢不走。”“哼,那我就试试。”明玄眼中瞬间闪过狠色,突然起身,一把抓向王程的肩膀。他的动作看似很缓慢,每一个细节动作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可却是在一瞬间就按住了王程的肩膀。一股如山岳崩塌的力量随之压在了王程的身上,让王程浑身骨骼都震颤了一下,气血都停顿了一瞬间,差点膝盖弯曲跪了下去,立即靠着深厚强势的内加修为强行提起一口气挺住了身形,双脚立即陷入泥土,埋过了脚踝。好重的力道。王程心中震撼不已,很想动,可是发现一根指头都法动,知道是明玄对自己出手了。“你敢!”长鹤道士也是一声厉喝,身体腾飞而起,一拳而出,天罡劲道爆发,带着一声雷鸣,空气如波浪一般冲向明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