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四章 陈氏太极拳谱

第三百三十四章 陈氏太极拳谱

  (求票,求支持!)

  一根玉针,刺入了陈浩洋的心脉附近的大穴,大部分人都心中紧张起来。

  王程两根手指轻轻捻动,另一只手依旧抓着陈浩洋的脉搏,面色有一丝严肃。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这一根针上,杨青语也不例外,因为陈浩洋终究是因为和她交手才吐血昏迷的,她还是希望看到陈浩洋醒过来。

  “有效果吗?”

  陈天明忍不住又低声问道。

  王程一挥手,示意他们保持安静,另一只手依旧捻着那根玉针,玉针在陈浩洋的胸口上颤动着。

  陈天明等人只能保持了安静,一双双眼睛复杂地看着王程。

  如此少年,此时已经有了一派宗师的风范。

  一直持续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王程才突然拔出了玉针,玉针下端还带着一丝丝的血迹。

  而几乎同时,躺在地上昏迷的陈浩洋也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依旧还很是很萎靡,可是已经恢复了神光,呼吸也平稳下来,体内气血显然被王程一根针调理了过来,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艰难地开口道:“没想到,还要你给我治伤。”

  王程一边将玉针擦拭干净收起来,淡淡地对陈浩洋说道:“你不需要记恩,我只不过是为了让你下次还有勇气站在我面前而已。”

  如果陈浩洋因为重伤而实力难以进步,王程也会失望。

  陈浩洋挣扎着站了起来,陈天明几人急忙过来扶着他的身体。而陈浩洋的个头比王程高一些,视线就好像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恒。可是气势上却是弱了许多,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道:“好,我一定会再站在你面前的。”

  “希望如此!”

  王程点点头。

  “杨祐德,许天智。我们先告辞了。”

  陈天明扶着陈浩洋,对两位同辈高手告辞,眼神也是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并没有对王程说什么。

  杨祐德心情非常好,笑道:“好,比武大会之后。我会带青语去中原陈氏宗族走一趟。”

  陈天明和陈浩洋等陈家的人都是浑身巨震,他们知道杨祐德是要去想中原陈氏宣布这个结果了。

  只是,到时候只怕中原陈氏并不会承认。

  因为,这只是陈天明和陈浩洋输给了杨家而已,即便陈天明有当年从家族带出来的传承拳谱。也无法真正完全地代表陈氏一族。

  陈天明离开陈家已经有三十几年了,而陈浩洋更是自从出生开始就没去过中原陈氏。平时的时候,以陈天明和陈浩洋如此高手想回中原陈家的话,陈氏宗族肯定会欢迎。可是现在事关太极正宗传承大事,中原陈氏绝对不会承认这爷孙两的身份。

  不过,只要杨祐德有这本陈氏传承拳谱,那么就有资格挑战陈氏。只要到时候杨青语能击败所有中原陈氏同辈的挑战者,那中原陈氏即便一万个不愿意。也必须要承认这个事实了。

  说到底,其实还是要实力说话。

  陈天明的手臂明显抖动了一下,沉声道:“好。到时候我也会去的。”

  杨祐德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双方的战争才刚刚开始,现在只能说杨家已经占据了上风,可还没有真正赢得最后的胜利,不过下次就是杨家站在陈家的门口了。

  杨家和许家的人一起将陈家的人送到门口。王程在一边也随行,目送陈家的人上车离开。心中在想自己何时也去陈家一趟。

  之前王程代表武圣山与陈天明宣战了,如果他日后无所作为的话。那就是雷声大雨点小了,当时在场的高手都会笑话他和武圣山了。

  “恭喜老杨拿到陈家拳谱。还差一本周家拳谱,杨氏就能成为太极正宗了。”

  等陈天明走了,许天智才笑着对杨祐德抱拳恭喜地说道。

  杨祐德的脸上并没有刚才面对陈天明的那种得意和高兴,只是对许天智笑了笑,淡淡地道:“以后的事,谁说的准!”

  随后他狠狠地瞪了杨无忌和杨青语兄妹两一眼,然后又扫了王程一眼,背着手转身进入杨家大院,手中还捏着那本陈家拳谱。

  许天智几人,和杨家兄妹,以及王程,都是眉头皱起。不知道杨祐德这是唱的哪一出,赢了陈家的人,拿到了陈家的传承拳谱,还不高兴?

  许天智人老成精,看了王程一眼,若有所思,随后摇头苦笑不语,表示许家不插手。

  杨青语和杨无忌追上爷爷杨祐德的步伐。

  “爷爷,您怎么不高兴了?是不是伤势复发了?让王程给您看看吧?”

  杨青语关切地问道。

  杨无忌欲言又止,不太敢说话。他这次自己知道自己理亏,表现的很不好,关键时刻竟然让妹妹为家族出头。

  杨祐德回头瞪了杨青语一眼,然后严肃地看向王程,沉声道:“王程你过来。”

  王程心头苦笑了一下,心中已经猜到应该是刚才,杨青语第一时间将拳谱给自己的举动让这位老爷子不高兴了,上前一步跟上,道:“杨老您有事?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家了,我家里……”

  杨祐德一言不发,步伐轻缓地来到刚才被破坏的已经不成样子的厢房。一直没说话的刘诗成和许天智带着许家的人很识趣地没有跟来,房间内就只有杨家爷孙三人和王程这一个不算外人的外人。

  “王程!”

  杨祐德转身就看向王程喝道。

  王程严肃地道:“杨老,我在。”

  杨青语担忧地看着,脸上表**言又止,她自己其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她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把好东西给心上人。不应该吗?

  杨祐德继续对王程说道:“你可是确定要娶我孙女青语?”

  杨青语顿时脸红不已,低头不语。

  王程苦笑了一下。这事儿他是想拖着的,此时又被杨祐德提出来了,只能硬着头皮点头道:“嗯,对。”

  “那好。我知道让你入赘是不可能。不过就算你是我杨家的女婿,也算是半个杨家的人。这个拳谱我现在给你,你敢不敢要?”

  杨祐德将手中陈氏传承拳谱直接递给王程,眼神闪烁着莫名的光辉。

  杨青语和杨无忌都愣住了,看着爷爷杨祐德,都是疑惑不已。这是象征杨家赢取太极正宗的拳谱。怎么就给王程了?他们杨家的人都还没翻看一眼呀?

  就算王程以后和杨青语成婚了,那也是姓王,而不是姓杨。

  王程皱眉,坚定地摇头道:“杨老,我不能要。您这是?”

  “青语都给你了,你还不敢要?”

  杨祐德沉声喝道。

  王程面色平静,语气也严肃下来,沉声道:“杨老,青语给我了,我也没要。您如果因为这个生气,可就毁了您在我心中的形象。”

  杨青语也明白过来,低声说道:“爷爷。您怎么能这样?”

  杨祐德冷哼一声,瞪了杨青语一眼,沉声道:“女生外向。王程,我知道你正在传给青语一门内家呼吸法门,应该和你那门道门太极同出一脉,所以和我杨氏太极很契合。我现在真的把这本陈氏拳谱交给你,但是我要你把你那门道门太极传给青语,你可答应?”

  杨青语和杨无忌同时瞪大了眼睛看向杨祐德。又看向王程。

  武圣山内家道门拳法可谓天下第一,如何能换过来?

  看着王程犹豫的神色。杨祐德立即又说道:“你不要搬出你师门来,我知道那门太极绝对不是你武圣山的传承拳法。青语将来也是要嫁给你的。你传给她不算是给外人。”

  杨青语有些紧张地看着王程。

  杨无忌开口沉声道:“爷爷,杨家还有我。”

  杨祐德看着杨无忌,淡淡地道:“你现在是牛局长手下,虽然的确是我杨家弟子,但是首先你已经是国家的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参与我们这些家族斗争。”

  杨无忌也神色犹豫起来,很是难看。他知道,爷爷杨祐德有更多的想法,想让他就安定地在牛大海局长手下发展,不再回杨家。以后,杨家就要靠杨青语了。

  王程和杨青语对视一眼,才开口道:“杨老,你这本拳谱我是真的不能要,我知道你的目的,要不这样如何?这本拳谱我保管一个月,这一个月青语和无忌都可以和我学习这门道门太极,但是时间就只有一个月。一个月后,拳谱还是归你们杨家,到时候我也不会再教青语和无忌拳法。”

  杨祐德脸上的所有严肃和霸道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笑容和一丝赞赏,点头道:“王程,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年轻人。”

  他知道,王程把他的心思都看透了。

  “呵呵,杨老说笑了,我可不敢当。”

  王程呵呵一笑,摇头谦虚地说道。

  “你当得起。”

  杨祐德又是严肃地说道:“你肯定当得起。”说着,转头对杨无忌和杨青语喝道:“你们两个听到了吧?无忌,这一个月,你不要去其他地方了,我会和牛局说一声,你就老实跟着王程学习。”

  杨无忌面色很不好。他还记得几个月前他指点王程拳法的情境,当时王程接甚至都不下他一招鞭手,现在才过了两三个月,就调转过来了?让王程来教他了?

  “爷爷,我觉得,我不需要……”

  杨无忌刚刚开口,还没说完。

  杨祐德立即打断了他的话,呵斥道:“你懂还是我懂?老头子我比你多活了几十年,还没你明白?你认为你现在是王程的对手了吗?太极拳是国术拳法当中最讲究意境的拳法,王程在拳法意境领悟上,超过你几条街,你给我老老实实地跟着王程学就是了,知道吗?”

  迎着杨祐德严厉而不能商量的神色,杨无忌面露苦涩。他不敢反驳,只能点头道:“好,我知道了。”

  杨无忌不知这其中的好,杨青语却是知道,她知道王程的太极拳法对她有许多帮助。急忙期待地道:“爷爷,那我呢?我什么时候跟王程学拳?”

  杨祐德露出笑意,笑道:“你先准备比武大会吧,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学,就什么时候学,我管不着。”然后看着王程道:“王程。你也知道青语对你的心意,这丫头心思单纯。如果以后让我知道她在你那受了委屈,我不会饶了你。”

  王程想到杨青语的种种,也是神色沉重,点头郑重地道:“杨老放心。我不会让青语受委屈的。”

  “嗯,如此最好,这个给你。”

  杨祐德答应下来,然后将手中陈氏太极拳谱递给了王程。

  王程这次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毕竟这是一场交易,而且他也本身就对陈氏太极比较好奇。因为陈氏太极和武当太极同出一源,如果不是清末出了个神话宗师杨露禅,可能陈氏太极也不会归于现代国术流派拳法当中。而会如武圣山拳法一样属于古流派拳法。

  陈氏太极也是唯一的一门,拥有古流派拳法和国术流派拳法的某些共同特点的武术拳法。

  最明显的特点就是注重内家修为和修生养性,讲究意境;相比于其他国术拳法凝劲比较晚。内家修为快达到抱丹境界了才能凝劲。这是陈氏太极和杨氏太极,周氏太极最大的不同。杨氏太极和周氏太极是真正的现代国术,首重杀敌。

  王程和陈浩洋交手,就知道此人凝聚劲道不久,劲道没有化劲后期境界小宗师该有的凝重。

  如果能从陈氏太极当中研究出一些凝劲的技巧,那对王程来说就是巨大的收获了。

  “多谢杨老。那我就先告辞了。您老最近多注意点身体,切莫在轻易动手了。最好把我给你的那呼吸法门练纯熟。”

  王程将拳谱收入衣服里面,对杨祐德说道。

  杨祐德点点头。经过这次晕倒,他知道自己身体的伤势比想象中的更严重一些,答应道:“我的身体我心里有数,你回去吧,把无忌带上。”

  杨无忌郁闷地道:“我现在就去?”

  杨祐德一瞪眼,就沉声道:“当然现在跟去。跟着王程好好学,期限一个月,不要自以为是,多向王程请教,他在武学上的悟性是你的十倍以上。”

  被自己爷爷如此贬低,杨无忌很不高兴,又不敢反驳,闷闷地道:“我知道了。”

  王程对杨青语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杨无忌黑着脸跟在后面。两人来到门口,看到等在门口的刘诗成,三人一起离开杨家,走向江边,随便聊了几句,刘诗成回家之后,王程带着杨无忌朝着江边别墅走去。

  “王程,你觉得你有资格教我吗?你才练武三月。”

  路上,杨无忌严肃地问道。

  王程并没有回头看他,而是淡淡地说道:“你仔细看着我的步伐就知道了。”

  杨无忌嘴角一扯,眼神看向王程的脚下,自己的步伐也迅速地跟上。开始他很不以为然,可是看着看着,就神色严肃下来。走了一百多米的时候,他已经双眼凝重无比,视线一刻也不离开王程的双脚。

  在他眼中,王程的双脚步伐似乎每一步跨出都划出了一个太极,同时还有一些其他莫名的东西,似乎玄之又玄。这让王程的步伐很神奇,似缓实快,每一步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比普通人跑步还快一些。

  如此,他又仔细看王程的身上,心中更是震惊不已。

  以前他没在意过,此时一观察,他才发现,王程竟然已经将道门武学练到这种境界了?

  在王程的身上,他好像看到了藏鼎观门口的那一尊巨大的藏鼎一般,屹立几千年,经历无数的风霜雨雪而不倒,如道永恒,如山厚重。

  他心中的轻视和那一丝不屑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杨无忌之前只是忌惮王程的实力,此时开始完全尊重王程的境界。他相信了爷爷杨祐德那句话——王程在武学上的悟性是他的十倍。

  两人一路来到江边别墅,杨无忌又轻视不屑到尊重,于是开始学习,脚下刻意地模仿王程的步伐。可他也只能做到形似,更不能得其神,很是别扭,让他浑身都不舒服,气血也变得不顺畅起来。

  不知道多少呼吸之后,两人停在别墅大门口。

  王程回头看着呼吸有些卡顿的杨无忌,脸不红气不喘地道:“现在你觉得如何?”

  杨无忌点点头,喘息着气息,沉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他指的是王程如何领悟到这些的!

  王程看着江水,说道:“多想多练,练武并没有任何捷径,只有日复一日的坚持。青语早就和我一样,双脚不离开大地,相信你也知道牛大海的事情。我现在传你一段呼吸法门,用心记好了。”

  杨无忌神色严肃下来,急忙将呼吸调整过来,知道王程要真正传给他最珍贵的东西了。

  任何武学流派,内家法门都是最珍贵的,是经历一代代大宗师级高手创造出来的内家武学核心。

  而王程将张氏太极一段基础的十八种呼吸法门传给了杨无忌。

  杨无忌的悟性也的确属于上佳,与杨青语不相上下,很快就掌握了其中诀窍,并且和他自己练了十几年的杨氏太极的呼吸法门逐渐融合一体,感觉浑身气血都舒畅无比,一下子呼吸就变得深沉悠长起来。

  杨无忌感觉自己的内家修为似乎一下子就提升了一个档次。当然,他知道这是错觉,但是如此下去,距离突破也不远了。

  “多谢!”

  杨无忌心悦诚服地抱拳拜谢道,行了半个拜师礼。

  王程摇摇头,伸手将其他扶起来,道:“先别急着谢,你多练练再说。就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能学多少,我就教多少,一个月后,这就是你自己的太极拳法,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杨无忌第一次对王程滋生出感激,自信地道:“好。”

  他自信一定能将这门呼吸完整的学到。

  王程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当即带着杨无忌走进了别墅,和家里人打了一声招呼。让张绍云给杨无忌安排了一个房间,他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双手郑重地拿出那本陈氏太极拳谱翻看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