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三章 便宜了王程?

第三百三十三章 便宜了王程?

  (求票,求支持!)

  陈浩洋面色还有些苍白,嘴角鲜血也没有擦干净,体内气血更是没有完全恢复。【】刚才和王程一番交手,他的消耗很大,受了不轻的内伤,现在最多只有六成实力,而且不能打持久战。

  他眼神阴霾地看着杨青语,视线在杨青语和杨无忌两人移动了一下,淡淡地开口道:“看来以后杨家要靠女人了。”

  杨无忌不能忍了,面色铁青,喝道:“你说什么?”

  杨青语也立即皱眉喝道:“我哥只是身份敏感不能出面而已,不然他出手你就输定了。”

  关键时刻,杨青语还是知道维护哥哥的面子的。

  王程也是皱着眉头看着陈浩洋。他之所以同意杨青语出手,就是因为看到陈浩洋受了重伤,实力下降的厉害,杨青语有八成的机会击败对手陈浩洋。

  而陈浩洋也不是省油的灯,显然是故意说出这句话,就是为了影响杨家的内部情绪。

  杨祐德一把按住了躁动地杨无忌,让他闭嘴,沉声道:“陈天明,我们杨家的事并不需要你们陈家的人来管。今天老许在这里,就让他做个见证,我们杨家和你们陈家做个了断,输者留下拳谱,承认胜者为太极正宗。”

  许天智∧终于找到了存在感,上前来点点头,面色严肃地看了两人一眼,道:“好,那我就做个见证。”

  陈天明点头表示认可,担忧地看向陈浩洋,低声道:“浩洋。你的伤势可以吗?”

  陈浩洋一挥手。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杨青语,冷声道:“我可以,爷爷您放心。对付一个杨家的女子,如果我还要调整状态才敢出手的话,那我也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了。”

  王程身为外人本不想插嘴,此时还是忍不住开口道:“你有信心就好,不过,陈浩洋。等下你输给青语的话,可不要怪是我把你打伤了。”

  杨青语对陈家几人冷哼一声没说话,做好了准备。

  陈浩洋听到王程的话,面色更为难看了一分,急忙再次深呼吸两口气息来调整体内气血和情绪,冷冷地扫了王程一眼,沉声道:“输了就是输了,我陈浩洋还没输不起过。”

  “好,那你们开始吧。”

  见证人许天智不想双方再争吵下去,开口说道。

  周围其他人都让了开来。将房间中间场地让给了陈浩洋和杨青语两人。

  杨祐德和王程以及杨无忌站在一起,看着对面的陈天明。陈天明现在的面色很难看和担忧。因为陈浩洋的伤势不轻,现在已经没有了必胜的把握,这次更是将武圣山得罪了。

  如果这次陈天明拿不到杨家的太极传承拳谱的话,他就损失巨大了,毫无所得还树了强敌。

  杨青语和陈浩洋两人都没有再废话,双方架起了气势和马步,就对峙了起来。两人都没有第一时间进攻对方,因为太极本身就是偏向于防守,大部分太极高手都是以防守反击为主,很少有太极高手第一时间选择主动出击的,除非是有绝对的自信。

  就如刚才陈浩洋对王程一样,当时陈浩洋就是非常的自信,所以直接主动出击,最后的事实证明他的自信选错了人。

  现在事关两大家族的传承大事,陈浩洋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和差错,再加上身上有严重内伤,所以很是保守。

  而杨青语,则是纯粹的出自于女子天生的保守。

  两个呼吸的时间之后,还是陈浩洋选择了主动出击。只见他脚下一动,踩着半圆,一招云手就迅速地拍向杨青语的腹部。

  杨青语这几日与王程表明了心意,再加上哥哥杨无忌也回来了,她心中变得很是敞亮和轻松,所以对拳法的领悟每天都在增加。同时王程对她也有一些指点,让她的太极修为进步迅速,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化劲中期境界的修为。

  想来,等杨青语彻底练成了王程传授给她的呼吸法门的时候,就必定能踏入化劲中期境界!

  所以,杨青语面对陈浩洋丝毫不慌,应对有据,脚下一退。她并没有纯防守,而是手上一记鞭手甩了出去。

  空气传出啪的一声脆响!

  陈浩洋神色也很冷静,云手招式一变,手掌翻转,变为擒拿手抓向杨青语的鞭手。杨青语见此,脚下突然冲上前一步,鞭手一挥,腰身一扭,招式也跟着变化,双手紧握,旋转而出,赫然正是太极的杀招搬拦锤。

  砰!

  杨氏太极的搬拦锤非常凌厉,杨青语的双锤如子弹一样的冲击出去。

  陈浩洋不敢硬拼,急忙转化防守,双手交叉,施展出缠丝劲来抵挡,脚下急忙后退,不敢与杨青语正面刚。

  因为,陈浩洋有伤,而且是严重的内伤,现在的每一招都让他体内刺痛。

  砰……

  一声闷响。

  杨青语双锤砸的陈浩洋接连退了两步才停下来,而杨青语也是得理不饶人,呼吸转换,俏脸冷然,又是跨步上前,身体半侧,腰身也是一扭,双手如锤,跟着身体一转,又是接连一招搬拦锤。

  在场的人当中,陈家的人瞬间就是面色变得难看无比。其他许家和杨家的人,以及王程则是面色赞赏。因为,杨青语选择了最简单也最直接有效,击败陈浩洋的方式——硬碰硬!

  陈浩洋也面色有些难看,他又过于自信了,低估了伤势对自己实力发挥的影响,也低估了杨青语的实力。

  事实证明,小看了女子,大部分都是要吃亏的。

  杨青语又是接连一招搬拦锤,将陈浩洋逼迫的只能防守接招,又被逼迫的退了两步。可是杨青语身体一侧。一步紧追上前。又是一招搬拦锤甩出来。

  在场的人都稍微吃惊。王程和杨祐德都不例外,他们都没想到杨青语已经不声不响当中,将太极搬拦锤练到这种随心所欲的境界。

  杨无忌面色安慰的同时也很是难看,因为他暂时都做不到这一点。一直以为要受自己保护的妹妹转眼间变得比自己厉害了,让他又受到了一些打击。

  最打击的就是陈浩洋和陈天明了。

  因为杨青语接下来的进攻当中,没有施展其他任何招式,就是一招简单强势的搬拦锤,以太极步伐配合。将杨氏搬拦锤展示的炉火纯青。

  一锤,一锤,又一锤……

  陈浩洋退,退,还是退,体内伤势都被打的复发,嘴角又溢出了鲜血,脚下也已经站在门槛了,再退就要出去了。

  呼……

  长吸一口气,陈浩洋止住了步伐。身躯一转,这次面对杨青语的又一招搬拦锤。他没有继续防御,而是同样一招搬拦锤迎了上去,还是选择了硬碰硬的碰撞。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一味的防守是不能击败敌人的。当然,武圣山王程除外。

  杨氏搬拦锤和陈氏搬拦锤的直接碰撞。

  两人都是太极当中最为凌厉的攻击招式,毫无取巧的面对面。

  在场诸多人都是瞪大了眼睛,尤其是杨祐德和陈天明,因为这两大大宗师级太极高手都知道,马上就要分胜负了。

  王程眼神凝视着,心中如明镜一般,嘴角溢出一丝微笑,因为他知道——杨青语要赢了。

  下一刻。

  轰的一声轰鸣响起……

  杨青语和陈浩洋两人搬拦锤没有丝毫花哨的硬碰硬,两人身体同时巨震,劲道碰撞爆发,周围一股气流激荡出去,吹拂着每一个人。

  杨青语被冲击地脚下后退了两步才站稳。

  陈浩洋虽然脚下一步未退,却是噗的一声吐出一口粘稠的鲜血,面色也变得苍白如纸,身体都摇晃了一下,差点站立不稳。

  陈天明急忙喊道:“浩洋……”

  经过这一碰撞,陈浩洋的伤势已经无法压制了,艰难地开口道:“爷爷,我,我没事……”

  杨青语体内气血震荡,也有了轻微的内伤,不过并无大碍,休息一两天就能恢复如初。此时她看着陈浩洋,神色有些迟疑,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出手。

  杨祐德神色复杂地开口道:“陈天明,你们输了。认输吧,别伤了你大孙子的根基。”

  陈浩洋眼中神光闪烁,又是艰难地开口道:“我,我没输。”可是语气并没有多少底气,只有浓浓的不甘。

  陈天明上前一步,按住陈浩洋的肩膀,神色有些悲凉,他一辈子的努力,到头来还是输了,淡淡地摇头道:“算了,浩洋,是天不助我,输了吧。”

  他算到了很多,没算到王程的出现,见到王程的时候也没有重视王程的实力,更没有计算到陈浩洋本身的执着。

  陈浩洋身上的伤势,可以说大部分是因为他自己造成的。王程并没有攻击他,一直都是以道门太极防守的,是陈浩洋自己强行越阶施展揽雀尾,想击败王程,所以留下重伤,最后还没能击败王程。

  一切,都因为陈浩洋自己,陈天明也有过错,就是太信任陈浩洋。

  “噗!”

  想到其中种种,怒极攻心,陈浩洋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身体直直地倒了下去。

  陈天明急忙扶住陈浩洋的身体,神色焦急地喊道:“浩洋,你没事吧?”

  可是,陈浩洋已经双眼紧闭,昏迷不醒了。陈天明急忙按住脉搏,发现还有跳动,顿时松了口气,眼神看向杨家的人。

  杨青语看了杨祐德一眼,杨祐德点头之后,她才对陈天明一抱拳,算是结束了这次太极两大家族的传承之争。

  “陈前辈,承让了。”

  杨青语严肃地说道,面色很平静,没有丝毫的得意之色。

  胜不骄,败不馁。

  陈天明心中震动,知道杨青语天资不差,心性也不差。以后必定会成器。当下。他放下昏迷的陈浩洋。手掌颤抖地从包里将那本陈氏太极的传承拳谱拿出来,缓缓地递给杨青语,声音也是颤抖地说道:“杨祐德,你赢了。”

  说完这句话,陈天明瞬间好像老了许多,高大的身形看起来都佝偻了一些,神色也出现一些颓废。

  杨祐德哈哈一笑,意气风发地道:“我就知道我会赢。”

  杨青语接过拳谱。对陈天明郑重地道:“多谢陈前辈。”

  陈天明神色颓废的点点头,没有说话,已经输了,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这表明,他所代表的太极陈氏一脉,以后都要遵从杨氏一脉为正宗。

  只要杨氏一脉再击败周氏得到周氏一脉的传承拳谱,就会成为天下国术太极的正宗,重现当年神话高手杨露禅的辉煌。

  杨青语,她能做到吗?

  陈天明和杨祐德心中同时闪过这个疑问。

  不过,看到杨青语拿到拳谱之后。并没有直接交给杨祐德,而是如小女子一般地转身。好像献宝一样的将拳谱递给王程看的时候,两大太极大宗师都是同时面色变的复杂无比。

  两人同时又出现一个疑问:最后,会不会便宜了武圣山这小子?

  想到自己和王程刚刚结下的仇怨,并且将王程定为天下太极公敌,陈天明就是心中更为难受无比。到时候要是杨青语在王程的帮助下,代表杨氏一脉统一国术太极三大流派,成为太极正宗,统领天下国术太极武者,他陈氏一脉有何资格与王程为敌?

  到时候,说不得他陈氏一脉还要间接接受王程的摆布。

  想到此,陈天明的身体都激动地颤抖了一下,那种结果绝对不是他愿意看到的。急忙转身去看混到的陈浩洋,只要陈浩洋还在,并且没有伤及根基,那他和陈氏就还有机会。他心中很清楚,今天之所以他们会输,并不是实力不如人,而是天时地利人和,他们一样都不占。

  陈浩洋全盛时期,击败杨青语或许只需要三招。等陈浩洋伤势恢复了,可以再上杨家挑战,拿回拳谱。

  陈天明捏紧了拳头。

  “呵呵,青语,别给我。给杨老,我可不能看。这是你们太极正宗拳谱,我不敢看。”

  面对杨青语递过来的陈氏太极的拳谱,王程虽然心中好奇,但还是坚决地推出去了,心中滋生出浓浓地感动。

  杨祐德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当初他很想促成王程和青语的婚事,现在婚事成了,却是又要怕到时候杨家到底还姓不姓杨。他立即瞪了孙女杨青语一眼,沉声道:“青语,拿过来给我。”

  杨青语现在没有了以前的清冷,好像活泼的年轻小姑娘一样,对王程笑了一下,然后对爷爷答应一声,跳跃一步,将手中拳谱递给爷爷杨祐德。

  “浩洋没事吧?”

  杨祐德拿过拳谱,也没有翻看一眼,而是上前对陈家的人低声问了一句。

  两家之间并没有血海深仇,就是单纯的流派之争,说起来杨露禅当年师从陈家,其实都是一家人。

  陈天明捏着陈浩洋的脉搏,摇摇头,神色凝重无比地道:“内伤很重。”

  王程上前一步,毫不客气地就一把抓起了陈浩洋的脉搏。陈家所有人都是一惊,陈天明差点就出手了,最后还是忍住了,他看到王程是想给陈浩洋看伤,而不是要出手。

  许家的人也都纷纷奇怪地看着王程。

  刚才武圣山和陈家不是才宣战了?

  王程捏着陈浩洋的脉搏,神色平静,看了陈天明一眼,对陈家的反应不以为意,淡淡地道:“他是被我和青语打伤的,我看在青语和杨家的面子上,给他看看。不然传出去的话,可能会有人说我武圣山和杨家联手欺负你陈家弟子,说青语胜之不武。”

  杨祐德和许天智都微微点头,很赞赏王程的做法。

  陈天明拦住几个陈家弟子,接受了王程的帮助,站在了失败者的位置上,点头沉声道:“那他伤势如何?”

  王程微微叹了口气,心中也有些复杂,摇头道:“不好,他内伤太重。幸好你及时认输了,不然让他继续出手的话,或许会伤及心脉根基,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那现在呢?”

  陈天明面色也出现一丝后怕,急忙又问道。

  如果伤及心脉根基,那就会如于君和黄德林一样,轻微的会卡主内家修为无法进步,重的就会再也无法施展任何拳法武术,吊着一口气活着。

  王程面色很是自信,点头道:“现在还好,他内家修为强势。我给他扎一针,只需要再修养一年左右,就能痊愈。”

  “你给他扎?”

  陈天明面色惊异地问道。

  许庆伟等人也都震惊地看着王程,他真的会给陈浩洋治伤?

  王程没有多做解释,而是直接行动了。只见他手掌一挥,一根玉针眨眼间就没入了陈浩洋的胸口,靠近心脉的位置。

  在场的人当中,除了杨青语,其他人又是面色一惊。

  心脉位置的大穴也敢随便扎针?还是在患者有严重内伤的情况下?而且你出手也太果断太迅速了吧?真的不担心会死人?

  陈天明手臂颤抖了一下,又是忍不住差点动手了。他刚才一瞬间以为王程会乘机杀掉陈浩洋,或者刻意地制造心脉伤势。

  可是,想了想,他刚才见识过王程给杨祐德治疗的行针手法,当时也是大胆至极,直接对百汇穴下针,就忍住没动手。同时他也看出来,以王程展示出的心胸,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