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要战,那就战!

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要战,那就战!

  (求票,求支持!)

  在场的人,所有的年轻人都皱眉看向陈天明,包括陈浩洋在内,都不太理解陈天明的这种处理方式和想法。【】¤頂點小說,

  可是,其他的中年人和许家的许天智在内,却是都没有什么表示,只是安静地看着。因为他们都是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很理解陈天明现在的这种行为。

  这就像是动物要杀死自己天敌一样的本能。

  王程心头一沉,他可不想让陈天明给自己定下这样的名头,不然以后武圣山都会被天下所有练太极的武者抵制。虽然他不怕陈家和周家,也本来就与他们不对付,可是他也不想平白被陈天平利用来与天下练太极的武者为敌。

  “陈前辈言重了,我武圣山这门太极,乃是纯粹防御之法,并没有什么攻击招式和技巧,因为和其他所有太极都是同出一源,所以有一些克制。但是,这并不是你可以与我武圣山为敌,并且带上天下所有太极流派的理由。”

  王程沉声道:“而且,现在天下间武学拳法相生相克的很多,都是各家理念不同,以陈前辈的意思,岂不是都要大家都互相为敌,不死不休才好?”

  其他人当中,陈浩洋,许庆伟,杨无忌等年轻人的神色都表示赞同王程的话。

  杨青语也是冷声道:“我们杨家永远不会和武圣山为敌。”

  杨无忌楞了一下,心中恼怒。他身为杨家嫡长孙,竟然又慢给了杨青语这个妹妹。急忙喝道:“对。那是你们陈家的事情。我们杨家和武圣山关系很好。你要是想对王程动手,也是与我们杨家为敌!”

  杨家兄妹两都立即表明了立场。

  陈天明面色阴沉地盯着面前的三个年轻人,对杨家兄妹低沉地道:“哼,身为太极传人,不懂维护太极一脉尊严,简直愧对祖师。”然后看着王程,道:“当年我和长鹤道士也并没有任何过节,按理说。我不该对你做什么。但是你这门拳法对我太极一脉是天生克制,如果我不做点什么,愧对先祖。”

  王程不屑一笑,无所谓地道:“陈前辈如果想与我武圣山为敌,不死不休,不需要问过我师傅,我就可以回答你,你这个战帖,我们武圣山接下了。你们陈家的高手都尽可以来我武圣山挑战,我和我师傅绝对来者不拒!”

  这番话说的很是轻松平静。如此更是透露出了王程强大的自信。

  武圣山虽然现在就只有两人,算上张绍云勉强三人。可是我们不惧。

  中原陈氏,王程本就已经说出了不死不休的话,所以再多一个陈天明和陈浩洋根本无所谓。至于南洋周氏,那也一直算是王程的敌人!

  所以,王程其实已经是天下两大太极流派的敌人,此时只不过是被陈天明挑明了而已。而太极杨氏一脉,只要有杨青语在,那自然永远不可能与他王程和武圣山为敌。

  杨青语再次移动了一下,紧挨着王程,也是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和立场。

  “好!”

  陈天明大喝一声,双眼怒目而视,没有废话,猛然再次对着王程出手了。

  手掌倏然而动,陈天明这次施展的不是擒拿手,而是实打实的太极云手,随时都能变化为鞭手和推手。

  王程面色严肃,一直都是全神戒备着。当即他就上前一步,挡住了杨青语和杨无忌步伐,示意两人不要出手,独自一人迎战太极大宗师高手陈天明。

  呼……

  心中无为而太极居中,王程身体随心而动,张氏太极的拳谱流淌在心中。面对陈天明这一招,他不敢有丝毫怠慢,双手旋转而出,直接就施展出目前为止他最强大,也最熟练的缠丝手,比之刚才与陈浩洋交手之时更为有意境,双手如一个漩涡一般。

  只见王程双手漩涡般的自然而然地纠缠住了陈天明的云手,陈天明心中瞬间一惊,感觉手掌如入泥浆之中一般,行动稍微有些困难,手上劲道瞬间就被消弭了三成。这还是他的境界高出王程几个档次的缘故,如果是寻常和王程境界相当的太极高手,就如陈浩洋,只怕交手之时劲道瞬间就会被消弭五六成。

  想到此,陈天明心中的杀心更盛,云手眨眼间发生变化,依靠强大的实力强行从王程的缠丝手之中挣脱出来。然后他手臂一震,手腕一甩,就变化成为鞭手,如长鞭甩出,空气发出一声爆响,鞭手拍向王程的肩膀而来。

  王程这次脚下后退了一步,腰间压的更低,让自己下盘更稳,更贴近地面,双手再次纠缠上了陈天明的这招鞭手。

  还是一样。

  接触之间,陈天明就感觉到自己手上的鞭劲消失了三成,剩下的七成在王程接连又退了两步之后,也是被接了下来,劲道根本没有爆发,完全消失在王程的缠丝手当中,被极其高明的卸力技巧化解于无形。

  经过亲身体验,陈天明才真正知道王程这门太极对他们国术太极拳法的克制,国术太极面对王程简直就是毫无威力。杀气已经溢出在他脸上,手掌再次一变,身体欺身上前,然后胳膊一甩,太极拳之中最为凌厉的搬拦锤施展而出。

  陈氏太极搬拦锤,比之杨氏太极搬拦锤更为厚重一些,少了一凌厉,但是爆发出来的劲道却是更为霸道。

  王程不慌不忙,双脚猛然站定下来,下盘压的更低,心中无为心境颤动。陈天明这一招搬拦锤的威力,肉眼都可以看到,空气都好像如一堵墙一般的被推了过来,即便不是全力,至少也有其八成的实力。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杀气凌然,可实际上还是不敢真的全力出手杀了王程,心中而是想废掉王程的一部分实力。让王程对陈浩洋等太极年轻弟子的克制不会那么强势。

  呼呼呼……

  王程怡然不惧。双手抱圆。腰身震荡,再次施展出刚才与陈浩洋交手用出的揽雀尾,双手挥出,看似缓慢,却也带起一股风声。

  这一招在太极之中乃是攻防一体的招式,将所有太极招式融合为这一招,同时也能从这一招化作任何太极拳之中的招式。

  但是王程只能转化为防御。

  只见他双手同时按住了空中陈天明的手臂,巨大的劲道清晰地震荡开来。大宗师级太极高手的威力显露无疑。

  王程感觉到浑身巨震,稳重如山的下盘也是无法坚持,整个人被陈天明以强大的劲道冲击的双脚离地而起,被推出一米远,才落下来,一股劲道通过王程的卸力技巧由身体传递到了地面,整个房间内地面上的所有地板都瞬间被震碎,一些木制家具都被震动的摇晃不已,几个花瓶也是当场碎裂。

  硬撼大宗师级的高手,王程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几乎失去了知觉。体内脏腑也几乎移位,一口腥甜涌上咽喉。差点吐出一口鲜血,瞬间又强行压制了下去,因为陈天明的攻击又来了。

  一招揽雀尾强行接下了陈天明八成实力的一招搬拦锤,房间内所有人都震惊于王程这门拳法在面对国术太极拳的克制威力。

  不然,其他年轻高手当中,即便强悍如同出一源的陈浩洋,面对陈天明这一招也绝对是非死即伤,而王程现在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异样。

  呼……

  陈天明又是一招推手袭来,王程又是强行硬接下来,也依旧是以揽雀尾,现在他对揽雀尾更为熟练,领悟也更深,他整个人又再次被陈天明推的后退一米,双脚已经踩在了门槛上,再退一步就要出房门了。

  而这时,陈天明看着已经嘴角溢出鲜血的王程,停下了手中动作,脸上的杀气消失大半,剩下的只有冷峻和严肃,沉声道:“虽然我全力出手能强行杀了你,但是我却不想如此!听闻长鹤道士已经凝聚罡劲,百步伤人,如果我杀了你,我陈氏一脉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许天智几人听了,都同时点头,他们昨天不敢对王程如何,也是因为因为长鹤道士在。武圣山虽然就只有寥寥几人,但是只要有长鹤道士在,天下间就没有几个人敢真的招惹,尤其是陈天明这种拖家带口的,更不想去树敌。

  杨青语急忙跑上前去抓着王程的手臂,低声问道:“王程,你没事吧?”一双眼睛狠狠地瞪着陈天明:“你知道就好,你要是敢真的杀了王程,我这辈子见到陈家的人,见一个杀一个,你们也不是长鹤道长的对手,你们陈家都要给王程陪葬!”

  陈家几人都是浑身巨震,这正是陈天明惧怕的。

  王程按住杨青语的手,微微点头,表示自己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气血震荡没有恢复,脏腑有些轻伤。还好是与太极大宗师高手交手,能克制其实力,如果是与形意拳大宗师级的高手许天智交手,他知道自己肯定要死。

  急促地呼吸几口气息,他目光还是毫不示弱地看着陈天明的视线,冷冷地道:“当初我在东海就说过,我此生与中原陈氏不死不休,现在,将来,也会一直有效。陈天明,你有本事现在就杀了我,不然,将来中原陈氏必定毁于我手!”

  陈天明眼中瞬间又是凶光大盛,手臂一震,大喝道:“王程,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

  杨青语挡在王程身前,张开双手喝道:“你敢。”

  杨无忌也上来冷冷地看着陈天明,和杨青语王程同进退。

  王程摇摇头,看着陈天明沉声道:“你敢,那你就动手,看你能不能杀了我。就算杀了我,那到时候看你们中原陈氏所有人能不能逃过我师父的追杀!”

  陈天明和陈浩洋等人都是被气的吐血,一个个都是冷着脸看着王程,陈浩洋也是杀气明显。陈天明更是胸口剧烈的起伏,气息如剑一般吐出来,手臂颤抖着。面部肌肉也在颤动。显然他是在做剧烈的挣扎。他们陈家的确是传承久远。可是并没有出现什么震惊当世的顶尖高手,这和他们的拳法特性以及家族的保守传统有关。

  当初陈天明出走陈家,就是因为他当时主张要出世,带领陈家走出中原祖地,成为中华大地的顶尖武术家族,与其他家族争锋。他的这个提议遭到了家族长辈的反对。

  事实证明,当时陈家的老一辈做的是对的,如果当时陈天明带领陈家跳出来。必定会在那几次动乱当中倒霉,甚至是遭到清洗。

  陈家反而因此得以保全,也是中华大地上国术拳法各大流派当中,保存最完整的的一个武术家族。

  即便是武圣山当初也是遭到了不小的清洗,所以现在武圣山上只剩下了长鹤道士一人,除了王程之外,还有两个徒弟也没有再回来过。

  这也是陈天明这些年没有回陈家的原因之一,因为事实证明,他当年的决定是错误的,他没脸回去。

  不过。就算陈家是现在武术家族当中保存最完整的的一个,他们也不敢与武圣山完全撕破脸皮的为敌。

  不然。上次王程与陈和平等人的事情,就不会让陈家的人找牛大海来说和,并且亲自上门道歉了。

  陈天明很清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心中虽然有一万个理由要杀了王程,可就是不敢动手,不敢真正的和武圣山长鹤道士撕破脸皮不死不休。

  哼!

  挣扎了足足几个呼吸的时间,陈天明终究是冷哼一声,然后手掌一挥,这一式鞭手打在了空气当中,发出噼啪一声脆响,一股气流在房间内震荡开来。

  “武圣山,好!好!好!”

  陈天明盯着王程,沉声道:“当年传闻长鹤道士此生也不可能修炼武圣山的高深拳法,不可能踏入罡劲境界。他现在突然突破,肯定付出了极大代价……希望长鹤道士能活到你成长起来的时候,不然……”

  陈天明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意思。

  以陈天明今天的怒火,到时候长鹤道士要是有一天不在人世了,那他绝对会上武圣山讨要今天之耻。

  面色严肃的陈浩洋突然开口道:“爷爷,今日之事,将来就让我来做吧。”

  陈天明楞了一下,看了陈浩洋一眼,神色异样,可是为了顾及陈浩洋的情绪,他还是没说出什么话来。

  以王程这门太极拳法对国术太极的克制,在场大部分的高手都觉得,陈浩洋这辈子都不会是王程的对手了,除非他转修形意拳或者八卦拳等其他拳法。

  王程看着陈家爷孙两,擦去嘴角的献血,哈哈一笑,也是喝道:“好,好,好!你们陈家何时来我武圣山,我都会欢迎。我有闲暇时,也会到安省陈家拜访,然后再去中原陈家……希望你们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双方立即就是互下战帖。

  许天智等人都知道,至此,武圣山从王程这一代开始,与太极陈氏一脉算是彻底的对立了。只是,陈家的人现在还很是忌惮长鹤道士,所以暂时还不敢对王程下杀手。

  不过,一旦将来长鹤道士不在了,双方就会是真正的刺刀见红,真正的不死不休了。

  杨青语心中始终是向着王程的,急忙冷声道:“你们和王程为敌,就是和我们杨家为敌。”

  “不错,青语说的对!”

  这时,突然传出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

  大家都循声看过去,只见床上原本昏迷的杨祐德已经清醒,并且坐了起来,面色红润,目光清澈地看着陈天明,沉声道:“我没想到你陈天明竟然现在找到我杨家门口来,还扬言与王程成为死敌。王程是我杨家的女婿,那你们陈家也是我杨家的死敌。”

  杨青语和杨无忌等杨家的人都是瞬间一喜。看到杨祐德醒了,而且状态不错,他们都感觉松了口气,浑身轻松了许多。

  “爷爷,您没事了?”

  杨青语快步跑过去关心地问道。

  杨无忌虽然没说话,可也是满脸的关切地看着杨祐德。

  杨祐德看着王程,眼神之中只有欣赏和得意,对杨青语笑道:“没事了,有你小情人给我治疗,肯定没事了。这小子的医术又有长进,以后只怕真的能起死回生也不一定。到时候我死了,他也能让我活过来,哈哈……”

  杨青语顿时羞的俏脸通红,低下头不说话。

  杨祐德笑起来,很是得意。

  王程急忙呵呵笑道:“杨老说的严重了,我可没那本事,所以您老还是多保重身体为好。”

  陈天明眉头深深地皱在一起,陈浩洋等陈家的人也都是面色不好看。

  “杨祐德,我今天不是来看你演戏的,当年的约定就来个了断吧。浩洋我带来了,你让谁来,杨无忌,还是杨青语?”

  陈天明当即瞪着杨祐德,不客气地喝道。

  陈浩洋点点头,保持着面色严肃,走了出来,对杨家几人抱拳。

  杨无忌也急忙上前抱拳对杨祐德说道:“爷爷,让我来吧。”

  杨青语欲言又止,她也想请战,可是顾忌哥哥的面子,没有开口,眼神看了王程一眼,又急忙撇开。

  杨祐德也面色严肃下来,手掌一挥,站起身来,将杨无忌推到一边,沉声道:“你现在是公门中人,身份有诸多不便,就让青语来吧。她代表我杨家出战比武大会,自然也要代表我杨氏一脉争夺太极正宗地地位。”

  杨无忌面色瞬息之间就是剧变,难看不已,身体都有些颤抖。

  杨青语担心地看了哥哥杨无忌一眼,不敢表现什么,只是上前一步,抱拳严肃地道:“是,爷爷。”

  王程见此也是点头,对杨青语竖起一个大拇指,低声道:“青语,你可以的。”

  杨青语对王程露出一个微笑,自信地点点秀气地下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