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下太极公敌?

第三百三十一章 天下太极公敌?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

  “我与长鹤道长无冤无仇,浩洋你和王程交手点到即止,切莫伤了和气。”

  关键时刻,陈天明还是开口嘱咐了一句。

  陈浩洋点点头,看着王程严肃地道:“爷爷您放心,我有分寸,我们只是切磋,不会伤人。”

  房间内,杨无忌,杨青语,以及许庆伟,许庆堂,许天智等人都是面色怪异,但是都保持了沉默。

  昨天,杨无忌和许庆伟联手偷袭王程,都没能击破王程的太极防御之势。他们可不认为这个陈浩洋能做到他们两人联手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王程淡淡一笑,肯定地道:“既然如此,为免耽误你们陈家和杨家的传承之争,影响你的发挥。那我就只防守,你可以尽情的攻击我,只要击中我三下,就算我输了,我不会攻击你。”

  陈天明几人瞬间眼神变得凌厉起来,在他们看来,王程这是完全无视他们陈家,无视陈浩洋。

  陈浩洋眉头皱起,声音冷了下来,看着王程的视线也凌厉起来,沉声道:“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王程语气不容置疑地回答道。

  陈浩洋稍微犹豫,还是又看了爷爷陈天明一眼。陈天明面色阴沉地点了点头,陈浩洋才神色严肃地看向王程,没有丝毫犹豫和废话,直接就出手了。

  陈氏太极和杨氏太极的最大区别其实是在内家修炼上。陈氏太极从明朝初年就传承下来,并且传说是得到武当山的太极拳传承,所以在内家修为方面,几乎是现代国术当中最顶尖的。同时。因为陈氏在中原地区长年偏居一隅,所以拳法风格也偏向于保守。

  而从清末乱世当中成长起来的杨氏太极以及周氏太极就是典型的现代国术,更为擅长杀敌之术,攻击很是凌厉!

  可是,当陈浩洋出手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是一惊。

  因为,陈浩洋这一出手就是太极当中的杀招鞭手,同时另一只手也是搬拦锤法的起手式,这是同时施展两大杀招!

  好重的杀气!

  许天智看到这一幕都微微皱眉。

  其他人许家和杨家的人更是如此,他们都没想到陈浩洋如此一个看似文弱帅气的陈氏弟子,出手竟然是如此凌厉霸道。比之一直自诩嚣张霸道的杨无忌都有过之。

  啪!

  陈浩洋的鞭手一挥出,劲道瞬间爆发,紧接着空气就是一声爆响。他脚下步伐似缓实快,眨眼间就欺近王程身前,鞭手毫不留情的甩向王程的脖子。手掌如长鞭,同时又如刀锋一般锋锐,一旦击中,绝对就是伤筋断骨的重伤。

  王程眼神如水般平静,双脚踩着太极,也是手掌伸出,却是看似比陈浩洋慢了一些,但是两人的手掌又很巧妙的在空中触碰了!

  陈天明和杨无忌等太极行家都是眼中神光大盛。纷纷都出现了一丝异样。

  外行看热闹,就以为陈浩洋气势更胜,很厉害。可是内行看出门道。就能看出王程的境界更为高深奥妙一些,招式上有些羚羊挂角毫无痕迹的感觉。

  王程这一招看似简单,可是如果没有领悟道门太极的核心无为奥义,是绝对施展不出来的,即便一些高手同样施展了,也绝对没有王程这般轻松写意。

  所以。行家看到都会很震惊。

  砰!

  两人手掌触碰,陈浩洋鞭手上的鞭劲再次爆发。空气发出一声更为剧烈的爆响,一道道气流吹响四周。如一股微风。

  王程的手缓慢地绕着陈浩洋的手腕,缠丝手自然而然的施展而出,将爆发的劲道消弭了五成以上,身体也跟着轻微震荡,将承受的劲道就消弭于无形,同时他双手纠缠着对手双手,如潺潺流水一般的细小自然而又绵绵不绝。

  陈浩洋瞬间眉头就是一皱,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绵绵不绝的力道阻碍他手臂的发力,当下急忙后退一步,然后再次上前一步,一退一进之间,另一只手猛然从腰间甩出,正是太极当中最为霸道的搬拦锤。

  其拳头如锤,带起一股轰隆的风声,因为距离太近,所以几乎毫无时间间隔的就来到了王程的腰间,如果是许庆伟和杨无忌,绝对都要被击中,然后就是一招见胜负。

  而王程脚下不慌不忙地移动,无为心境自然而然地带动身体,身体几乎是和陈浩洋的搬拦锤贴着一起移动,看似要击中了,却实际上并没有,只差了一丝丝,两人保持着肉眼几乎看不到的一点距离。

  可就是这一丝的距离,让陈浩洋的拳头不能实质性的击中王程,所以劲道也不能爆发。让他很是难受,脚下急忙跟进,而王程也脚下同时随之后退,就是让他追不上。当他想要后退的时候,王程却是又追了上来,缠丝手依旧纠缠着他的一只手,让其无法第一时间挣脱。当他又回身攻击的时候,王程又是几乎同时后退。

  如此一进一退,两人就好像是电视上的两个排练了无数遍的武打演员一样,很有默契的不断来回,持续了五六次。

  普通人看到了肯定会觉得好笑好玩,可在场的却没有一个普通人,都是行家高手。

  所以在场的人看到这样的情形,都是面色各异。许家和杨家的人并没有多少奇怪,只不过对王程的实力再次高估一些。而陈家的人就都是面色有些难看了,尤其是陈天明,他是练了一辈子太极拳的大宗师级的高手,自然能看出其中的核心问题,那就是陈浩洋完全被王程克制了。

  这不是压制,也不是实力上的不敌,而是一种天生的克制。所以,陈天明面色才更为难看。如果实力不如人。也罢了,继续修炼追上就可以了。可是自己主要修炼的拳法被对手的拳法天生克制了,实力无法发挥,这如何能超越?

  除非实力境界上大幅度的超过,强势的以力压人。不然陈氏太极的弟子几乎没有击败王程的可能。可是,武圣山内家功夫天下第一,同龄人之中,谁能在境界上大幅度超过武圣的关门弟子王程?

  陈天明几人和杨无忌的面色都有些难看,他们同为太极门下,都想到了一点。那就是王程以后将会是他们所有国术太极流派的克星!

  所有修炼国术太极拳的武者在王程面前,还没交手,实力就已经被降低了三成甚至以上。如果王程以后想要击杀修炼太极的武者,那就会轻而易举。

  陈浩洋的面色也罕见的出现了一丝急躁。

  因为他此时进退两难,有些骑虎难下。完全被王程纠缠住了,从内心到全身上下,都是难受不已。

  打,打不上;退,退不走。

  让他平时自傲的化劲后期的修为几乎是发挥了不到六成,实力平白降低了一个档次,和化劲中期差不多。

  呼……

  突然。

  陈浩洋关键时刻还是主动求变了,只见他骤然长吸一口气。双手同时施展搬拦锤爆发而出,强悍霸道的劲道瞬间爆发,刹那间挣脱了反应不及的王程缠丝手的纠缠。然后他急忙后退一步。可是,当他还没有调整重新出手的时候,王程就再次欺身上来。

  呼呼呼……

  缠丝手再次纠缠上来。

  让陈浩洋只能继续退,搬拦锤的劲道已经消失一半,所以他不敢上去和王程交手,因为一旦交手就会被王程的缠丝手再次黏住而不能脱身。他的内家修为没有超过王程。所以根本无法以实力强行摆脱或者击破王程的缠丝手。

  一旦被强行黏住,就等于输了。

  难受。

  无力。

  是此时陈浩洋的感觉。当然,他心中最多的还是不甘和憋屈。所以他眼中的平静之色已经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暴躁。

  他不能忍了,脚下不再后退和避让,步伐一冲,再次冲了上去。他眼中闪过严肃决然之色,然后双手划过一个大圆,接着抱在中间,如双手揽着一捆东西一般的将王程的缠丝手揽了过来,劲道很是沉缓和凝实。

  劲道是太极拳正宗缠丝劲!

  可是,这招数却是太极拳极其高深精妙的核心招式——揽雀尾!

  陈天明神色一震,嘴唇抖动,想要喝住,却是为时已晚。他看到两人已经交手了,所以只能闭嘴不语,神色铁青,有一些后悔,后悔不应该纵容陈浩洋挑衅王程。

  其他人也都是有些震惊,不同的是,许家和杨家的人震惊于陈浩洋的武学修为,和对太极拳的领悟。

  这揽雀尾堪称国术太极的终极招式,杨露禅当年被称作是杨无敌,就是依靠两大招式,一个是杨氏搬拦锤,另一个就是杨氏揽雀尾。

  杨露禅当时说过,太极练到最终,就只剩下了一招,那就是这招揽雀尾。

  这一招是最符合太极居中要义的,只用一招不变来应付对手万变,对手的任何招式都能用这一招来化解,并且随时能转变成任何太极当中的招式。

  而修炼领悟这一招的最低要求就是大宗师级的抱丹境界。

  所以,陈浩洋此时是强行跨越境界施展揽雀尾,所以他的负担和消耗都极大,还会有严重的后遗症。这就是陈天明面色难看和后悔的原因,但是陈浩洋好胜心过重,本来就是他主动挑衅武圣山王程,如果还憋屈的输了,那就真的是丢大脸了。

  呼呼呼……

  陈浩洋的揽雀尾以缠丝劲施展而出,劲道瞬间就凝聚到了一个极致,几乎就要凝聚成为大缠丝劲的趋势,可惜终究还不是。所以,当他和王程的缠丝手纠缠的时候,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只是和王程暂时持平而已。

  王程内家修为有优势,缠丝手的力道太过厚重,丝毫不下于陈浩洋的揽雀尾。

  双方的手臂手掌再次交缠,两人脚下都是纹丝不动,如山岳一般在地上踩出四个清晰的脚印。双手不断来回旋转如推磨一般,看似很慢,可是却是刹那间就带起了一股旋风。

  陈天明和许天智等高手都皱眉看着这一幕。陈天明摇头,面色晦暗,在他们两人看来结果已经出来了。

  此时陈浩洋以揽雀尾和缠丝劲和王程的道门太极的缠丝手纠缠。表面看来是谁都不能压制谁,可是本质上是在比拼纯粹的内家修为,谁先力竭,谁就输了,还会受到严重的内伤。

  而在内家修为上,陈浩洋如何能比过武圣山的王程?

  陈天明大宗师的身份和修为眼光。能清晰地看出王程的内家修为之深厚,绝对在陈浩洋之上。如果王程是修炼国术拳法的话,如此内家修为肯定已经抱丹。

  所以,陈浩洋必输无疑,还会受内伤!

  许庆伟和杨无忌几个年轻人看的严肃不已。都有些受到了打击,感觉到了和顶级天才的差距,在场比武的两人,都比他们高出一个档次。

  呼呼呼呼呼呼……

  果然。

  仅仅七八个呼吸之后,陈浩洋的呼吸就已经急促起来,胸口剧烈的起伏,面色也变得通红,虽然他的劲道依旧凝聚。可是双脚已经在打颤了。反观王程虽然也呼吸略微急促了一些,可是也还支撑的住,呼吸还是很稳定。只是面色微红。

  王程心中刹那间一变,手中缠丝手变化,转换为擒拿手,阻挡了劲道已经弱化的陈浩洋的手臂,然后招式再次一变,赫然也是揽雀尾。

  陈天明的身体明显颤抖了一下。双眼瞪的滚圆,嘴唇颤抖着喃喃自语。神色满是不可思议。

  许庆伟和杨无忌对视一眼,摇头苦笑了一下。知道王程昨天对他们两人还没出全力。不然,这一招揽雀尾就能将他们两人压制了。

  揽雀尾!

  王程修炼武圣山道门太极,都练到了揽雀尾的境界?

  陈浩洋终于支撑不住了,身体一震,被王程的揽雀尾压制的后退了一步,地板踩碎两块,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眼神闪过灰败,看着并没有追击的王程,帅气的脸上满是苍白和颓败,艰难地开口,一字一顿地道:“你,赢,了!”

  王程脚下后退一步,双手划过半圆,规规矩矩地将揽雀尾的招式收回来。这一招是他今天才领悟而出的,还不熟练,刚才接触陈浩洋的揽雀尾心有所悟,才临时施展而出。当下他对陈浩洋抱拳,看了杨青语一眼,嘴角溢出一丝微笑,道:“承让,看来在太极这一门拳法上,我还是有所领悟的。”

  杨青语也露出笑容,眼神定定地看着王程。

  听到王程如此谦虚地说法,陈浩洋更是被气的吐血,所以瞬间又是一股鲜血从嘴角溢出,急忙一只手捂着刺痛的脏腑,盯着王程,沉声道:“今日受教了,武圣山王程果然名不虚传,他日等我练武有成,定会再次讨教。”

  王程自信地道:“好,那我随时恭候,希望到时候你不要让我失望。”

  陈浩洋正要继续说话,可是却被他身后的陈天明一把按住了肩膀,后退了一步,顿时闭嘴不语。

  陈天明一步上前,来到王程面前,神色之中满是明显的不善和一丝杀意,双眼冰冷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这门太极是武圣山的本门拳法?”

  陈天明当年上过武当山,接触过武当山正宗太极,心中有数,武当山太极和王程刚才施展的明显不一样。

  王程也看着陈天明,毫不示弱地道:“不错,这是我武圣山本门太极。”

  “可有说法?”

  陈天明又沉声追问道。

  王程摇摇头,心中一紧,浑身本能的戒备起来,语气平静地道:“没有,就叫无为太极,是我武圣山明朝年间的一位祖师爷所创。”

  明朝年间有武当祖师爷张三丰,有陈氏太极的祖师爷陈王廷,都是两大太极流派的祖师爷,现在又多出一个武圣山的太极祖师爷?

  许家和杨家的人昨天在武圣山上就听老道士说过,所以没有多少意外。

  而这时,陈天明突然伸出一只手,手掌并没有握拳,直接抓向王程的肩膀,速度不快不慢,却很是诡异,眨眼间就来到了王程的面前。

  王程早有戒备,身随心动,刹那间后退一步,毫厘之间地躲开了陈天明的这一招太极擒拿手,然后身体气血鼓荡,盯着陈天明,沉声道:“陈前辈,你这是要如何?”

  杨无忌和杨青语等人也都是一惊,然后兄妹两同时上前站在王程两侧面对着陈天明。

  “你要干什么?”

  “不准伤害王程!”

  两人同时呵斥。

  陈天明扫了一眼杨家兄妹,然后死死地盯着王程,沉声道:“你们也是太极传人,难道你们看不出,他的太极专克其他所有流派的太极?以后不管陈氏,还是杨氏,周氏的太极传人,面对他,都会被克制,实力发挥不出五成。”

  杨青语清脆的声音冷了下来:“那又怎么样,我们杨家不会是王程的敌人?”

  “谁知道他是谁的敌人?我只知道,他的拳法克制天下太极,那他就是我们所有太极传人的敌人,不除他,就没有我们太极一脉的活路!”

  陈天明当即就是杀气四溢地喝道,双眼神光爆射。

  他是从动乱年代过来的,在是非面前,观念中本就是非我即敌。(未完待续)R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