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三十章 太极传承之争

第三百三十章 太极传承之争

  (求票票,求支持,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票票,谢谢打赏的童鞋,还有没?还有票没?还有没?)

  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王程的那一根针上面。【】

  这一根针,刺入了杨祐德的百汇穴当中,随后王程的手指捏着玉针开始捻动,或是快,或是慢,或是刺入更深,或是更浅。

  就在这一根针当中,许天智和那老者就看到了诸多的针灸学问,几乎蕴含了几乎所有的行针手法和奥秘。

  将针灸的几乎所有奥秘,都融入一根针当中。

  许天智和那老者对视一眼,都很震惊,同时也有些佩服。

  如此手段,在中医这个行当里,堪称一代宗师了。

  呼……

  王程用这一根针在杨祐德的百汇穴上就持续了足足十分钟左右的行针,让在场每一个人都看的惊异不已。

  当他终于再次长出一口气,拔出这根针的时候,其他人也都跟着舒出一口气。

  杨青语眼神直盯盯地看着王程,害怕王程的治疗还没有结束,所以她并没有开口,只是神色很是焦虑。

  而许天智这种行家则是微微点头,神色并没有多少焦急。因为他能看出躺在床上的杨祐德面色好转了许多,再次恢复红润饱满,几乎和没受伤之前一样,证明王程的治疗效果非常好。

  “好了。”

  王程点点头,轻声说了一句,将手中的玉针收入布包之中。然后他回头看着房间内的其他所有人,目光严肃。最后视线落在了站在门口的几个陌生人身上。

  就是这些人刚才突然闯入,差点打搅了他的治疗。

  房间内其他所有人听到王程说出的这三个字,瞬间都同时松了口气,包括这几个陌生人。

  “王程,我爷爷没事了?”

  杨青语上来问道。

  杨无忌也走了上来。看到杨祐德面色已经大不一样了,神色顿时轻松了许多,可随后也是转身看向那陌生老者。

  老者不顾几人的目光,缓步上前,他目光凝视着病床上的杨祐德,眼神复杂。语气遗憾地道:“没想到他已经倒下了。”

  王程微微摇头,目光与其对视,平静地道:“杨老并没有倒下,过会儿他就会醒过来。”

  杨青语和杨无忌同时站在老者面前,浑身戒备。

  “王程。青语,无忌,这是老陈,叫陈天明,他和老杨也认识不少年了。”

  许天智上前来语气凝重地介绍了一下。

  王程目光一变,想到了什么,看着陈天明,皱眉道:“阁下是中原陈氏的人?”

  陈天明听到许天智的介绍。也是神色微变。刚才他就猜测这位少年八成是王程,听到许天智的介绍更是确定了王程的身份,知道王程和中原陈氏之间有些矛盾。当即就是摇头,淡淡地道:“我出自中原陈氏,但现在不是中原陈氏的。”

  “四十年前,我就离开中原陈氏了,现在我住在安省!”

  许天智扫了陈天明一眼,摇头笑道:“老陈你还是不敢招惹老道?”

  这种解释身份撇清关系的行为。在许天智看来,就算是示弱了。向谁示弱?自然不只是王程。而是长鹤道士。

  因为,这里是江州。是武圣山所在地。

  陈天明老脸出现一丝红晕,毫不示弱地瞪了许天智一眼,随后凝重地看着王程,沉声道:“我不是怕了老道士,只是我和他并没有什么恩怨,自然不可能为中原陈氏背黑锅。我听过王程你的名字,果然名不虚传,闻名不如见面。你这份医术,就比传闻中的强了许多,我认识不少行医一辈子的老家伙都不如你。”

  王程微微抱拳,目光淡然,平静地道:“不敢当。”

  “那陈前辈此来我杨家是为何?”

  杨无忌开口严肃地问道,神色很是不善,因为刚才对方几乎是闯进来的。

  许天智身为老一辈,也不知道陈天明为何来此,所以也是好奇地看向对方。

  陈天明左右看了看,然后看着杨无忌和杨青语沉声道:“杨无忌、杨青语,们应该就是老杨培养出来的了。我和你们爷爷杨祐德当年有过一个约定,事关我们陈家和杨家之间的传承恩怨,所以此事还是等你们爷爷杨祐德醒过来再说。”

  杨无忌和杨青语都是眉头一皱,同时感觉到了压力。

  事关传承之争,那就没有小事。而陈家和杨家之间的传承之争,自然争的就是太极拳的传承正宗了。

  当初杨氏太极一脉的祖师爷,就是清末国术三大神话宗师之一的杨露禅。而杨露禅年轻时候就是拜师在中原陈家学习的太极,然后自己将其发扬光大,并且开创了自己的流派,成为一时主流,被称作太极正宗。

  杨无忌不太敢问这种事,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担这个传承的责任!

  可是,杨青语俏脸严肃,立即开口问道:“陈前辈来此是为了争夺太极传承正宗?”

  房间内瞬间安静下来,杨无忌身为杨青语的哥哥,此时面色微红,有些尴尬和羞耻。关键时刻他竟然怕了,不敢承担了,让妹妹杨青语首先出面了!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陈天明,大部分人都很诧异,许天智也不例外,没想到能看到国术太极一脉的传承之争。

  王程也是立即上前一步,站在了杨青语的身边,给予坚定的支持。这种武学传承正宗的争斗,最是残酷!

  陈天明点点头,欣赏地看了看杨青语和王程,点头承认道:“不错,当年杨氏祖师爷出自我陈氏一脉,可是自成一脉之后,就被所有人都认可成为了太极正宗。”

  “我和你爷爷杨祐德当年有约定。以后让孙子辈比试一番,输了就要承认胜者为太极正宗!眼下马上就是比武大会,我不想把此事拖到比武大会之后,所以上门来找你爷爷杨祐德,没想到。他已经倒下了!”

  说话间,陈天明的语气很是遗憾和感慨。

  他们都老了!

  王程并没有插话,这是国术太极不同流派之间的斗争。他身为武圣山之徒,还真的不好说什么,只要杨青语和杨家不吃亏,他也乐得保持沉默。

  “比试?怎么比?”

  杨无忌急忙沉声问道。不让杨青语独自面对,目光凌然地盯着陈家几人。

  陈天明目光一凝,沉声道:“武比自然是实力为尊,谁输了就成为从属,以后沦为太极二流。遵从胜者为太极本家。”

  杨无忌和杨青语都楞了一下,这的确事关重大,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说。

  王程见此,看着陈天明,开口道:“陈前辈并不能代表中原陈氏一脉吧?”

  许天智神色闪过一丝欣赏,因为他知道王程看到了问题的要害。

  他不知道这个约定,但是他知道当年陈天明和杨祐德约定的时候,一个是中原陈家的接班人。一个是江州杨家的接班人。后来杨祐德顺利接管了杨家,可陈天明却因为种种原因而没能掌管中原陈家,反而出走中原陈氏去了临近省份的区域自立门户。

  陈天明眼神瞬间看向王程。沉声道:“王程,你是武圣山长鹤之徒,最好不要插手我陈家和杨家的太极之争。”

  王程微微一笑,肯定地道:“陈前辈有所不知,我和青语已经有婚约,所以杨家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现在杨老昏迷不醒。我不可能看着青语被欺负。如此,陈前辈还是把话说清楚的好。”

  站在面色微红的杨青语身边。王程继续说道:“陈前辈如果不能代表中原陈氏,那自然没有资格和杨家太极一脉争夺太极正宗的名分。”

  现代国术几大热门拳法的不同流派之间一直都存在着斗争。因为各大流派都想要当拳法正宗,统领其他流派,简单点说,就是都想要当老大。

  国术太极一脉的主要斗争集中在三大流派,中原陈氏,江州杨氏,以及南洋周氏。这三大太极流派都想成为太极正宗,都想要击败其他两大流派。可是自从杨露禅之后,就没人能做到这一点!也是因为杨露禅当年成就杨无敌的称号,将杨氏一脉带上太极主流正宗的地位,所以当年杨氏一脉一直被中原陈氏以及周氏联合抵制。

  后来周氏迁徙到了南洋,不能影响到内地,杨氏一脉才喘了一口气。

  王程和这三大太极流派的高手都有过接触和交手,而且现在他的张氏太极也有所成,所以即便是面对和杨祐德一个等级的大宗师级别的太极高手,他心中也是丝毫不惧。

  陈天明的目光和王程的视线对视着,浑身气息暴涨,凝视着王程,沉声道:“哦?没想到你竟然和杨祐德的孙女在一起了。既然如此,那我也说个明白。我敢来杨家,自然就能代表陈氏太极一脉。”

  “哦?”

  许天智都惊讶了一下,他当年是知道陈天明出走陈氏的。

  王程怡然不惧地依旧和陈天明对视,依旧保持着平静,问道:“那前辈早就不是中原陈氏本家之人了,如何能代表?”

  杨无忌和杨青语也都警惕地盯着陈天明几人,几个杨家高手也都走了过来,双方对峙,气氛很是凝固。

  陈天明突然朝着后面一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伸出手掌,那年轻人动作不急不缓地从腰间挎包里拿出来一本线装古书,双手递给了陈天明,陈天明也小心地拿在手里,将封面展示给杨家的人以及王程看,沉声道:“这就是证明,我虽然不在中原陈氏了,但是陈氏太极正宗的传承拳谱一直都在我手里!”

  在场所所有人,包括许天智都是神色震动。

  这是象征一大武学流派的传承拳谱,一般人都是见不到的。

  许家虽然也有自己的形意拳传承拳谱,但是和陈家在太极当中的地位显然是不能比的。其实说起来,国术太极拳当中。陈家才是真正的源头正宗,陈氏太极更是从朱洪武时期就传承下来,至今足有六七百年的时间。

  可就是出现了一个杨露禅,当时号称杨无敌,凭借一双拳头。将太极正宗转移到了杨家的头上。然后周氏一脉也随之兴起,不甘寂寞的想要成为太极正宗,三家斗了几十年,直到周家迁徙。

  中国自古就讲究一个传承,武学更是如此,所以这种斗争最是不讲理。只讲实力,强者为尊,弱者服从强者!

  王程微微皱眉,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说。看着那古朴的拳谱,他知道应该不会假。现场都是行家,更有许天智这位老一辈在场,以陈天明的实力和地位,肯定不敢拿假的来忽悠人。

  可是,如此两家之间的传承大事,他就不好说什么了,目光看向了杨青语和杨无忌。

  杨无忌沉声道:“陈前辈可以等我爷爷醒过来再说。”

  陈天明淡淡地点头,再次将手中拳谱交给身后的年轻人装起来。沉声道:“自然是要等杨祐德当面说清楚才好,你们这些小辈都还不够资格决定如此传承大事。”

  “当年我就在我爹面前跪下发誓,这辈子我不拿回杨氏太极拳谱以及周氏太极拳谱。我就不会再回陈家本族。如果不是比武大会临近,我可能要等到明年才会有所行动。”

  陈天明目光一扫,看了那被这挎包的年轻人一眼,喝道:“浩洋。”

  年轻人立即答应一声:“我在,爷爷。”脚步上前,步伐之间就有太极的圆润。他来到陈天明身边。看着杨无忌和杨青语,以及王程!

  “这是我教导出来的大孙子陈浩洋!”

  陈天明双手背后。眼神很是自信,语气严肃地道:“你们杨家的人如果击败了他。就能拿走这本拳谱。如果失败了,那我就要拿走你们杨家的拳谱了,以后你们杨家也要听从我陈家本族的命令。”

  杨无忌和杨青语等杨家的人听了都很不舒服,纷纷眉头紧皱,目光不善起来。

  陈浩洋身材也比较高大,也有一米八左右,显得略微消瘦,肩宽腰细,面目清秀,剑眉星目,是个标准的大帅哥。听了陈天明的话,他一抱拳,对杨家兄妹很有礼貌地道:“陈浩洋,多多指教!”

  王程眼神凝实,心中有些震惊。他看出,这位陈浩洋很不一般,气息很是悠长,内家修为绝对在杨无忌和杨青语之上,行动之间看似缓慢,实际上却是很矫捷,明显已经如他一样,将拳法融入了行走坐卧,融入了自己的生活全部!

  如此人物,已经吃透了一门拳法的核心奥秘,剩下的就是时间的积累,日后必定会成为大宗师级别的超级高手!

  这样的年轻高手,在王程接触武术圈子内,到目前为止,他只见过一个,那就是港岛叶家的叶群生!刘超英,杨无忌,以及杨青语,都比其差了一个水准。

  王程担心地看了杨青语和杨无忌一眼,开口拖延道:“陈前辈,我看还是等杨老醒过来再说。”

  “嗯,等我爷爷醒来吧……”

  杨无忌也满脸凝重,接口说道。

  陈浩洋神色也几乎和王程差不多,一直保持着一种安静,如太极无为一般,显示出太极修为。此时他看向王程,眼神带着一丝波动,对王程抱拳,淡淡地道:“那自然是要等杨前辈醒来再说。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和武圣山门下交手试试。上个月我就听闻武圣山长鹤前辈收下了一个天才关门弟子,学武之悟性资质前无古人,练武仅仅三月有余,就已经赶超他人十年积累。”

  “不知我可否领教一下?”

  房间内的年轻男子,除了王程的心中保持着无为心境之外,其他人如杨无忌,许庆伟,许庆堂,甚至是陈家自己的两个年轻人,对陈浩洋都若有若无的有了一丝本能的抵制和敌意。

  因为,这家伙很帅,表现的也很有风度,是那种站在大街上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站在那里,就能吸引普通女子疯狂搭讪的类型。所以,同性之间就会出现本能的排斥。

  可是,听到陈浩洋突然向王程发出挑战,几乎所有人都还是忍不住吃惊。

  因为,这里是武圣山大本营,你陈家是来找杨家麻烦的,竟然还主动树敌武圣山?

  即使是陈天明等几个陈家的人,都惊讶地看着陈浩洋。可随后陈天明都没有出声阻止,任由陈浩洋自己去做主,可见陈浩洋在陈天明心中的地位绝对很高。

  “王程……”

  杨青语上前担忧地叫了一声。

  王程也是微微一笑,按住了杨青语的手,自信地看着陈浩洋笑道:“当初在东海,中原陈氏的人和东海郭氏的人偷袭与我。我当时就说过和中原陈氏不死不休的话。既然你想要试试我武圣山拳法,我自然不会吝啬。”

  “正好,我最近也学习了一门道门太极拳法,和你们号称正宗的陈氏太极过过招,看看谁的太极更符合太极要义。”

  陈浩洋也不废话,当即抱拳,和王程一样的满脸平静而自信,对王程道:“求之不得,阁下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