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766章 转移位置,反客为主

第766章 转移位置,反客为主

  

王程回到前面离开的地方,发现林奇和张文强等人还在那里等着,并没有离开!

  不过,并不是因为没有人袭击他们,而是他们将袭击的两个队伍击退了,他们没有撤退,而是原地等着王程,他们不想留下王程一个人。↗,

  “教官!”

  林奇看到王程,急忙上来问道:“那边情况怎么样?”

  王程看了看队伍,有好几个队员都带着伤,林奇和张文强等几个带队的人也有些狼狈,就知道刚才经过一场了战斗。

  他怕了拍林奇的肩膀,没有责怪他们违反自己的命令,因为他知道这些队员想等着自己一起走,宁愿被两支队伍夹击也没有撤退,让他有一丝感动,但是神色却是一片严肃,也表示了自己对他们违反命令的不满!

  “情况很复杂,我遇到了一个熟人。当初我没能杀了他,现在他已经是恶魔佣兵团的副团长了。”

  王程简单地说道:“所以,我们最好马上离开这里。他在恶魔佣兵团,肯定会刻意针对我们,有可能晚上就会对我们发起进攻。我们现在就转移位置,去人比较少的居住区……”

  现在,王程也想不出什么下一步的计划,只能说走一步是一步,这么多队伍,他怎么去击破?

  能出现在赛场上的队伍,没有一个是弱者,哪怕是那几个打酱油的特种兵队伍,也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

  现在居住区域那边的人不是最多的,但是却是最安全的,那里地盘很大,有许多废旧房屋。虽然美国的特种兵队伍就在那里,可是那里也聚集了其他大部分的特种兵队伍,以及一支佣兵队伍,其他的队伍就去了水源那边展开了一次大规模的火拼战斗!

  特种兵的队伍毕竟都是士兵出身,大部分人是有纪律和规矩的,不像是佣兵们那样为了胜利可以肆无忌惮的和任何人厮杀。

  所以,特种兵队伍聚集的区域保持着像对的平静,大家没有直接互相厮杀,而是都在等待机会。

  林奇和张文强也派人去查看了其他几个区域的情况,的确是居住区那边像对平静,水源那边还在战斗,所以大家对王程提出的计划都没有意见,纷纷开始收拾东西,朝着居住区那边移动,这个制高点是没有机会拿下了。

  而相距王程几公里之外的水源区域,此刻正在发生上百人的激烈火拼,有两支特种兵队伍以及五支佣兵队伍参与,围绕着水源周围,一个个队伍都对着其他的队伍在开枪,一声声枪响此起彼伏,时而还有一颗颗手雷丢出去发出爆炸的轰鸣。

  这俨然就是一个战场!

  直播镜头就切换到了这里,让全世界的观众都看到了这次大赛的激烈和残酷。

  而在一个开枪射击的角落里面却是已经扎下了一个营地,这里面并不像外面激烈战斗的那么紧张,这支队伍当中,他们只有十几个人在外面开枪射击就和周围几个队伍的全部火力持平了,每个参与战斗的佣兵都显得游刃有余,还在互相说说笑笑的聊天,显然和其他队伍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

  而这支队伍的其他几十个人已经扎下了营地,俨然一副在这里驻扎下来的样子,将周围的几支队伍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不惧怕其他几个队伍有围攻过来的可能。

  中间一个很普通的帐篷内,坐着两个华人老者,以及一个白人中年壮汉。

  那两个华人老者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淡然安静的气息,和周围激烈的战斗情形显得格格不入,两人中间放着一个木质的茶几,上面摆放着一套茶具,旁边的地上燃烧着一个小火炉,火炉上烧着一壶水,冒着热气。

  他们竟然带来了一整套茶具,在这激烈的战场上泡茶。

  那白人壮汉则是和两个老者截然不同,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气,在这里却保持着安静,似乎害怕打扰两个老者喝茶的兴致。

  这时,进来一个华人中年人,恭敬地说道:“闫前辈,恶魔佣兵团的巴图副团长想见您,说和您有要事商量。”

  坐在上首的那白发老者慢条斯理地将沸腾的水倒在了茶壶里,升腾起了一股白色雾气,夹杂着茶香气息,头也不抬地说道:“巴图?那个欺师灭祖的大雪山弟子?”

  中年人点头道:“不错,就是他,他说他刚才和中国的王程交手了。”

  这上首位置的白发老者就是闫武生,现在撒旦佣兵团的团长。

  闫武生将茶水泡好,给自己和另一个老者以及那白人壮汉都倒了一杯茶,才淡淡地开口道:“让他进来吧。”

  中年人这才走了出去!

  白人壮汉看着眼前的茶水,心中很是无语。

  他是黑水佣兵团的高层副团长,名叫汉克,是世界佣兵界的领袖之一,在佣兵界有说一不二的资格,可在闫武生面前却是很安静低调。

  进入比赛场地的每个队伍所携带的物资都是有限的,因为毕竟就这么多人手。可是他们却是要费力气带进来一套毫无用处的茶具,还要在厮杀的时候一边喝茶,他心中对此很是无奈。

  即便他是世界第一佣兵团的副团长之一,他在闫武生面前也是毫无话语权的,他们花费了巨大的代价才请出了闫武生出山的。

  闫武生轻轻地端起茶杯,吸了一口茶香气息,摇摇头遗憾地说道:“这杯茶要在巴蜀山清水秀的地方泡出来才算完美。”

  另一个老者笑道:“只要闫老这次带我们胜出了,到时候就可以回巴蜀享清福了!”

  闫武生的嘴角也溢出一丝期待的笑意,眼中却是闪过一些冰冷,喝了一口茶水,轻声说道:“能不能享福倒是不一定,不过回去之后一定会很忙碌,我还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做……老周,你到时候回不回去?”

  老周也喝了一口滚烫的茶水,似乎回忆着什么,神色复杂地道:“再看情况吧。”

  汉克急忙说道:“闫先生和周先生到时候得到了合法身份,如果想退休安享晚年,又没有地方可以去,可以来美国。我们会给你们提供你们所需要的一切,并且确保你们的安全和**不被泄露,美国政府都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会给你们提供保护!”

  闫武生和周庆海两人都对汉克的话不置可否,只是喝着茶水,显然对汉克的提议没有丝毫兴趣。

  帐篷被掀开,巴图走了进来,恭敬地对闫武生和周庆海抱拳问好:“巴图见过闫前辈,周前辈,汉克团长好……”

  汉克轻轻点头,当了透明人!

  周庆海也没有说话,一切以闫武生为主。

  闫武生也直接掌握大权,看着巴图说道:“斯诺夫派你来的?”

  巴图看了看闫武生三人都在喝茶,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他浑身都渗透出了一层冷汗,心中很是紧张,因为这里三人都有随手击杀他的实力,当即就如实回答道:“不错,闫前辈明察秋毫,的确是斯诺夫前辈派我来的,想和闫前辈商量一件对我们都有好处的事情!”

  闫武生点点头,道:“你说说看!”

  巴图仔细观察了一下闫武生的表情,整理了一下语言之后,才说道:“前辈,我们知道您是要获得胜利,拿到清白的身份好回国养老,落叶归根。而我们恶魔佣兵团的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抓住王程。我们和前辈你们的目的并不冲突,我们不在乎身份是不是清白,所以我们也不在乎是不是拿到最后的胜利。”

  巴图停顿了一下,又观察了一下闫武生和周庆海的表情,接着又继续说道:“前辈,你们想想,这次大赛的所有队伍,谁最强大?肯定是你们撒旦佣兵团,有两位前辈坐镇,整个赛场没有人是你们的对手。可是你们的对手很多,如果你们一上来就太强势,让其他人都看不到希望的话,大家就会群起而攻之。可如果前辈你们和我们恶魔佣兵团联手呢?我们恶魔佣兵团虽然不如前辈你们强大,可是我们也是仅次于前辈你们的队伍。”

  “只要我们两家联手,这整个赛场也没有人可以阻拦我们做任何事情,那我们就可以予取予求,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一起灭杀美国队伍,再击溃中国队伍,抓住王程交给我们,你们拿走冠军得到清白身份,这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不得不说,巴图的智慧绝对是高人一等的,将这次大赛的本质分析的很清楚。

  撒旦佣兵团的确很强大,是赛场最强大的队伍,没有之一。

  但是,开赛之后,闫武生却是约束队伍表现的很低调,就如巴图所说,他就是害怕自己的队伍表现的太过强势,让其他人将撒旦佣兵团当做了boss来围攻,那样即便撒旦佣兵团再强大,也无法面对十几支队伍的围攻。

  所以,闫武生在低调的寻早机会,让其他队伍先打起来,他再逐个击破,就很轻松地能拿到最后的冠军!

  可是。

  巴图的分析也很正确,那就是恶魔佣兵团的确是仅次于撒旦佣兵团的队伍,实力还在美国特种兵之上,也在中国队伍之上。

  只要他们两个队伍联手起来,就根本不惧其他所有人的围攻,可以直接开始对其他队伍迅速的横推过去,简单直接的拿下最后的胜利,然后两家再来分赃,各自获得自己想要的!

  王程?

  罗复荣?

  闫武生眼中闪过一丝厉芒,看着巴图,语气低沉之中带着一丝沙哑地说道:“你告诉斯诺夫,我同意你们的计划。今天晚上我们就开始行动,你们带人过来,我们一起占据水源,歼灭其他几个队伍,然后再对居住区进行围剿!”

  两个队伍对四五个队伍进行围剿,闫武生的语气显然是没有将其他所有队伍都放在眼里,觉得过去就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巴图兴奋地答应下来:“好,前辈,我这就回去通知我们斯诺夫团长。到时候我们以枪声为信号,九声狙击枪之后,就一起开始行动!”

  闫武生放下茶杯,答应下来:“好!”

  巴图再次对闫武生和周庆海一起抱拳,恭敬地道:“那晚辈告辞了!”

  说完,巴图转身就离开了这里!

  汉克目送巴图离开之后,才看着闫武生疑惑地问道:“先生,我们真的要和斯诺夫那个屠夫合作?我想他们肯定不怀好意,说不定他们还和美国队伍联系了,想一起歼灭我们,要知道,这次只能有一个队伍活着走出去!”

  闫武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汉克,轻描淡写地问道:“谁说只有一个队伍可以走出去?”

  汉克理所当然地说道:“这是大会的规矩!”

  “哼,规矩是胜利者书写的。如果斯诺夫现在硬闯出去,有人能拦住他吗?”

  闫武生反问道。

  汉克顿时语气一滞,他是了解斯诺夫的,当年斯诺夫一个人可以从三百人的包围当中冲出去,还反杀了一百多人,得到西伯利亚屠夫的名号,实力绝对是吓人的,而那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斯诺夫,汉克都不敢轻易招惹。

  汉克又迟疑地问道:“可如果规矩被破坏了,美国不履行承诺,不给我们赦免书怎么办?”

  闫武生轻轻一笑,道:“放心吧,美国人不敢。这次游戏虽然是美国人发起的,可是现在已经不是他们说了算,想玩弄我们于鼓掌之中?给他们做嫁衣?他们想的太简单了。”

  汉克听着闫武生的语气,心中有一丝后悔。

  他是黑水佣兵团的副团长之一,自然也是美国的退役军人,曾经还是上校军衔,加入佣兵之后也一直暗中接受美国五角大楼的命令。

  这次参加大赛,他接到的命令就是控制这些高手,灭杀其他非盟友国家的特种兵队伍,确保美国特种兵的胜利!

  然而,他现在知道,这个命令是根本不可能完成了。

  这个残酷的游戏一旦开始,游戏制定者也无法控制游戏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