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杨佑德的伤势

第三百二十八章 杨佑德的伤势

  

  求票,求支持,今天稍微晚了点,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抱歉。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投票和打赏的童鞋,还有没?

  “你就是武圣山的王程?”

  董队长看着王程,靠在背椅上,眼神带着审视地问道。

  王程点点头,肯定地道:“不错,我就是王程。”

  “听说你很嚣张跋扈,吴志新被你废了,牛局亲自出面,你也没有给他治疗伤势;在东海市,你逼迫郭家的人向你下跪;陈家的人也被你逼迫的求牛局长出面来找你说和,结果你还不答应。”

  董队长目光凝视着王程,沉声道:“不过,我董家不会怕你,我更不会怕你。所以你不要在我这里捣乱,不然,我出手伤了你,可不要怪我。”

  王程微微一笑,眼神一转,扫了几人一眼,语气依旧平静地道:“哦?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一个嚣张跋扈的人。那我问你,你知道吴志新最开始是如何对我的?你知道郭家和陈家的人是如何对我的?如果你不知道就对我有如此成见,那你就是一个武断的人;如果你知道了,还如此污蔑与我,那你就是一个不明是非的人。”

  “如此一个武断和不明是非的人有何资格和我说话,还威胁我?呵呵,当初我与董承寿前辈也见过一面,我认识的董前辈重承诺,也识大体,不知道你是不是董家本族的人?”

  杨无忌稍微诧异地看了王程一眼,因为他认识董队长,知道王程说到点子上了。

  这个董队长是董家旁系弟子,也就是当年被刘武中击杀的那位董家高手一脉的后人。与董承寿掌控的本族有很大的区别。最近十年来,两者之间基本上都很少往来了。

  董队长面色难看起来,眼神阴沉地盯着王程,带着煞气,低沉地呵斥道:“小子。不要以为你师傅是长鹤道长就可以行事说话肆无忌惮,小心祸从口出!”

  王程微微皱眉,也是毫不客气地回应道:“那我也提醒一下董队长,你也不要做事不分场合的肆无忌惮,小心到时候牛局长也保不住你。”

  砰!

  董队长一掌拍在桌子上,呼的站了起来。一股浓郁地杀意直接就冲向王程,双眼凌厉地盯着王程,喝道:“小子,你威胁我?”

  杨无忌不想看到出现不可收拾的事情,急忙喊道:“董队长。你可不要冲动。我们是来报名的,牛局长应该只是让你来给他们登记资料的吧?”

  刘诗成上前一步,站在王程身侧,一起面对着董队长。

  杨青语也是俏脸冷了下来,上前一步紧挨着王程,一双眸子冷冷地盯着董队长。一旦有所不对,她会毫不犹豫地帮王程一起出手。

  房间内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董队长冷笑了一下,然后缓缓地坐了下来。也是毫不示弱地看着面前的几个年轻人,看到他们这么团结,心中更为恼怒和不甘。沉声道:“怎么,你们想造反了?还想不想参加比武大会了?”

  “我们能不能参加比武大会,肯定不是你说了算。”

  王程语气依旧肯定地回应道。

  董队长冷声道:“如果我不给你们报名,过了期限,那你们就自动地失去资格了。”

  这就是他刚才想取消刘诗成资格的手段,不给刘诗成登记报名。到时候刘诗成和刘家就自动失去了资格。

  杨无忌不想闹僵,皱眉问道:“董队长。你要如何,划个道出来。”

  董队长看着刘诗成。道:“我说了,刘家的人没有资格参加。你们其他人想参加,就乖乖地来我这里拿报名单。”

  说着,董队长拍了拍桌子上的一叠文件。

  刘诗成愤怒不已,沉声道:“你是故意针对我们刘家吧?”

  董队长冷笑道:“是又如何?”

  “董队长是说,如果我们不答应配合你,那我们就都不能参加是吧?”

  王程淡淡地问道。

  董队长不置可否,没有说话,可是一双眼睛直盯盯地盯着王程,显然是承认了他就要这么做。

  王程哈哈一笑,道:“好,既然如此,你不让刘诗成参加,那你也把我的名字除掉吧。”

  杨青语也冷冷地道:“我也一样。”

  刘诗成感动地看着两人,低声道:“王程,青语,你们不用这样的。”

  王程按住刘诗成的肩膀,看着董队长,淡淡地道:“我们都是江州的,或许我们以前有过不愉快。但是现在也不能让一个外人把我们欺负了,放心,这比武大会的事情不算完,到时候他会来请我们的。”

  说完,王程转身就走了出去。

  杨青语看也没看董队长几人一眼,就跟着王程的脚步走了出去。

  杨无忌和刘诗成想了想,也都没说话,一言不发地就转身走了。

  房间内就留下了董队长等人,一个个都面色变得不好看起来。董队长身边的一个中年人低声问道:“董队长,这事儿,现在怎么办?”

  董队长面色阴沉地能滴出水来,他没想到自己被一群年轻人给逼迫成这样了,而且还是他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本想利用职权来小小地报复一下刘家,没想到现在把自己僵在这里了,进退不得。

  “还能怎么办?你们没看到?他们自己不填写报名资料,那就视作自动放弃资格。”

  董队长沉声说道。

  中年人面色凄苦地道:“董队,牛局可是专门打过招呼了,江州的三人一个都不能少,明天就要上报上去了。”

  董队长瞬间转头盯着对方,大声喝道:“那你说怎么办?让我现在去求他们?”

  其他几人都面色漆黑,纷纷心中腹诽:是你惹出来的事情,是你故意为难人家。那你不去谁去?

  “董队,工作的时候,最好放下私仇!”

  中年人语气严肃地说了一句。

  董队长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我不需要你来教我如何做事,这件事我会如实上报给牛局长。他们年轻气盛,不服管教。”

  “呵呵……”

  中年人笑了笑,眼神闪过一丝不屑,然后摇头不语。

  另一边。

  王程四人走出办公室,就来到了市政府大院,一起朝着外面走去。

  刘诗成歉意地说道:“王程。青语,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们了。”

  王程边走边微笑着摇头道:“诗成,不需要说这些了。我说过,我们都是江州人。大是大非面前,一定要同进退。这个董队长是公报私仇,我们更不能容忍。”

  杨青语也点头肯定地道:“不错,王程说的对。”

  杨无忌无奈地看着跟着王程走的妹妹杨青语,心中很不高兴。不过他了解一些内幕,摇头道:“事情没那么简单,董家当初分成两个,就是因为牛局长。算了。不说了,有牛局长和长鹤道长在,你们肯定不会吃亏就是。就看这个董队长要怎么做了。”

  四人刚刚来到大院门口,王程就看到了一个熟人,肩膀上还绑着绷带的江州市公安局长孙清。

  孙清不是王程这样的练武之人,伤筋动骨的伤势肯定要一两个月才可能好。看到王程,他也有些惊讶,上来打着招呼:“王程。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王程微笑道:“来拿点资料,孙局受了伤还在忙?”

  孙清顿时愁眉苦脸地道:“没办法呀。我才上任没多久,什么事情都要我来处理。以前留下那么多摊子。我都要亲自过问。再加上最近市里治安也下降了,我都忙的几天没回家了。”

  王程和杨青语,杨无忌,以及刘诗成听到这话都有些皱眉。因为他们都是江州市本地人,肯定不希望自己家乡不好。

  尤其是杨无忌,立即开口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孙清苦着脸道:“可不是?最近我也是流年不利,先是出了刘老的事情,然后上次又出了日本人的事。这次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是最近市区周边出现了好几起夜晚伤人抢劫的事情,我们暂时还没找到凶手。”

  王程问道:“伤的严不严重?”

  孙清摇头道:“伤势都不严重,不是致命伤,但是已经影响到市民生活了。现在晚上街道上人都少了,唐书记也接到举报信了,说我们工作不力,我这不来找唐书记汇报一下工作。”

  王程几人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他们都不是体制内的人,杨无忌算是,也不是明面上的,所以对这种事情也有些**莫能助。

  “算了,不和你们说了,你们去忙吧。我先去唐书记那里一趟,改天有时间了请你吃饭,王程,我先走了!”

  孙清对王程挥挥手,就急匆匆地走了。对其他人只是点点头。

  杨无忌奇怪地看了王程一眼,道:“听说你和江州市的几个头头都走的很近,在江州你是一霸,谁都不敢惹你,是不是?”

  王程摇摇头,急忙解释道:“你别污蔑我,我可不是土霸王,就是有点交情而已,而且我也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刘诗成和杨青语都知道一些王程给唐老治病的事情,和唐书记孙局长关系都很密切,所以两人毫不奇怪。

  在江州,这里的确是王程的主场。

  “王程!”

  这时,后面传来严厉地声音。

  几人停下脚步,同时回头看过去,发现正是刚才见过的董队长。

  王程平静地看着追上来的董队长,道:“哦?董队长还有指教?”

  董队长上前来,并没有说话,脚下直接横跨一步,突然一掌就切向了王程,赫然正是董家的正宗八卦拳,呼啸而来,手掌犀利如刀。

  国术三大内家拳各不一样,除了内家修为外,最直接的区别就是:八卦拳乃是横着走,和对手擦边打;形意拳则是直着走。直打直进,和对手硬碰硬;而太极拳就是在原地不走,符合太极居中的道门要义,任你对手如何打,我就以防守为主。寻找机会反击,一旦攻击,那就要人命,所以也有太极十年不出门,出门就打死人的说法。

  董队长的实力绝对是不容置疑的,能在牛大海手下当一个队长。绝对是真材实料的。

  王程和牛大海手下的不少高手都有过交手,知道几乎每一个都是绝对的高手。所以他面对董队长追上来的攻击,没有丝毫怠慢,脚下也是一步横跨,双手就交叉在当中。正是太极缠丝手!

  这一招缠丝手,王程用的越来越纯熟,接触董队长的手掌的一瞬间,他就将其手上的八卦拳横劲消弭了三分之一,然后双手旋转,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将其劲道消弭的一干二净。

  董队长瞬间神色一变,他刚才接到牛大海的电话,被牛大海训斥了两句。并且让他亲自给王程三人送报名资料来。他不敢违背牛大海的话,可是也不好拉下脸来直接认输,所以就想在手上沾点便宜。然后再以前辈的身份教训王程几个年轻人一下,再顺着下坡将报名资料给他们。

  如此,他就能完成这次的工作,也能不丢面子的教训王程几人一下。

  可是,他的剧本当中严重地低估了王程的实力。在他的认识里,王程是三月前才拜入武圣山门下的。自然而然的就认为,练武三月。能有什么实力?至于吴志新他们如何吃亏的?他认为是失误!

  现在,他知道了。那不是吴志新失误,王程只是练武三月也能有强大的实力。

  缠丝手直接将他的一只手黏住了,以他化劲后期的实力,也是爆发大部分的实力才抽身而退,面色惊异地盯着王程,失声道:“你这是武当太极?”

  王程凝视着对方,冷冷地道:“是武圣山太极。”

  “哼,不管你是武圣山还是武当山太极,我今天都要领教一下,让你知道天高地厚!”

  董队长低喝一声,看着王程平静无视自己的神色,恼怒的情绪就冲上脑袋。只见他一下冲上去,双手如刀,瞬间就是爆发了全力!他现在是骑虎难下,必须要打击一下王程的面子才行,不然他这次江州之行就彻底的输了。

  杨无忌和杨青语,以及刘诗成站在一边,每个人都是浑身戒备,一旦王程出现危险,他们都会第一时间出手。

  砰!

  董队长的八卦拳火候极深,比王程接触过的董彦董青兄妹两要高出一个档次,全力出手之后,就和之前那一拳的威势截然不同,手掌如刀,刀刀直切王程的身上要害。可见此人练的八卦拳也是以掌法为主。

  王程面色平静,依旧是以太极防守,不进攻,脚下就在方寸之间来回旋转腾挪,绝对符合最标准的道门太极的居中要义。看的杨青语和杨无忌兄妹两都眼神凝视起来,他们都是练太极的,从王程的太极当中,他们似乎领悟到了一些太极的要义,一时间看的有些入神。

  砰砰砰砰砰砰……

  两人不断交手,一人不停的攻击,一人只是防守,足足打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周围的气流都旋转起来。

  董队长面色微红,可是双眼更为狂暴,几乎出现赤红的眼神,身周出现一层热气,显然已经真正的毫无保留,双手带起一道道掌风气流。

  王程神色也很是严肃,还是这一招缠丝手,不断的来回旋转,这一次纠缠着董队长的双掌就不放开了。

  此刻,是两人最直接的碰撞!

  王程的缠丝手经过前面十几招的蓄力,此时粘人的时候力道极大。而董队长想要挣脱,就要全力爆发,可是任凭他双手如何爆发劲道,一时间也无法挣脱王程粘人的力道,让他的面色更为难看,呼吸急促不已,胸口已经如拉动的风箱一般。

  吼……

  突然。

  董队长一声低吼,浑身骨骼震动,双手带起一声劲道呼啸之声,终于从王程的缠丝手当中挣脱了出来,手掌切向王程的咽喉。

  王程微微一惊,脚下急忙后退,还是以缠丝手去卸这一招的劲道。

  可是,董队长的这一招乃是他几乎燃烧了气血来施展出来的,劲道凝聚至极,王程接触之后顿时浑身一震,胳膊刺痛不已,勉强抵挡了下来,双手差点被其横劲切的失去知觉!

  化劲后期的八卦拳高手终究不是浪得虚名。

  呼哧呼哧……

  一招下来,董队长后继乏力,并没有继续追击,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狠狠地盯着王程,沉声道:“好,好,好,好一个武圣山王程,我今天领教了。”

  说完,董队长一挥手,从口袋里拿出三张纸丢给王程,然后转身就走,他不想留下来继续丢人,喝道:“明天交上来,今天我给你王程一个面子。下次我就算我违背牛局长命令,也不会让刘家好过!”

  王程拿着三张表格,面色也是发红,体内气血震荡不休,看着董队长的背影,心中也有些复杂。之前他有些反感此人,可是现在想来,人家是为祖辈报仇,又有何错?

  只能说,江湖纷争复杂不已,只要人在江湖,就会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王程将三张表格递给杨青语和刘诗成一人一张,叹了口气,道:“这次比武,我有不好的预感。”

  其他三人都面色各异。

  叮铃铃……

  这时,杨青语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拿出电话接听之后,神色闪过一丝焦急和慌张,目光看向王程,带着哭腔地道:“王程,爷爷晕倒了,你快去。”

  王程和杨无忌,还有刘诗成都是一愣,随后就是急忙朝着杨家敢去。

  杨无忌开着车,眼神严肃,手掌都有些颤抖。他虽然平时和爷爷杨祐德有许多争执,甚至吵过架,可是杨祐德终究在他心中是最重要的人,是杨家最重要的人。

  王程抓着杨青语地手,低声问道:“怎么回事?昨天我看过,杨老的身体还很稳定的。”

  “七叔说爷爷和许前辈过了几招,然后气血不稳,突然伤势复发就晕倒了,现在许前辈还在我家。”

  杨青语紧紧地抓着王程地手,眼角可以看到泪水,可是坚持着没有流出来。

  “没事,有我在,本来我今天就要去给杨老针灸,杨老肯定会没事的。”

  王程安慰着杨青语。

  刘诗成也是叹了口气没说话,他爷爷刘武中经历过几次受伤病重,现在从一位形意拳大宗师沦为普通老人家,他很清楚这种悲伤的感觉。

  杨无忌紧握着方向盘,沉声道:“王程,你一定要尽力治好我爷爷。”

  王程肯定地摇头,严肃地道:“你放心,我肯定尽力而为,我从小就受你们杨家恩惠,这一点我不会忘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