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道门金丹

第三百二十七章 道门金丹

  (谢谢大家的票票和支持,还有没?还有没?)

  王程此时心中明白了,为何刚才许天智和杨祐德听到老道士说武圣山规矩的时候,会是那么古怪地表情。︾︾,

  看来,那两个老家伙也是知道老道士的事情。

  老道瞪了王程和张绍云一眼,随后严肃地说道:“我们武圣山武学,要想修炼到真正的巅峰,就要在达到一定境界之前保持纯阳之身,你们懂吗?”

  王程点点头,他刚才已经猜测到或许是这样的原因。练武的目的是凝聚气血精元,而男女之事则会让男子身体亏损,这自然是和练武凝聚气血有冲突。

  张绍云则是楞了一下,随后看着长鹤道士,就是苦着脸地道:“师公,我,我,我早就碰过女人了,怎么办?”

  王程看了张绍云一眼,然后也看向师傅老道士。他收徒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些,所以当时也没在意,心中奇怪为何当时老道士不提醒自己。

  老道士淡淡地看了张绍云一眼,然后说道:“你此时才练武,还想达到武道极限巅峰?”

  张绍云面色僵硬了一下,随后有些落寞地点头道:“是,师公,我明白了。”

  王程也是看着张绍云叹息了一声,他收下张张绍云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徒弟这辈子八成是没有巨大的成就,只要成为一个普通的内家高手就可以了。

  想来师傅当初也是看的明白,所以才没有阻止说明这些。

  王程当下又问道:“师傅,不说绍云的事情了。您说的达到一定的境界之前都要保持纯阳之身。这个境界是什么境界?还有。绍云已经不是纯阳之身,会有什么影响?他能走到哪一步?”

  张绍云神色缓和过来,又是竖起耳朵关心地听着。这是和他休戚相关的事情,没有人希望还在前进的道路上的时候,就听到自己前路不多的话。

  老道士自嘲地笑了笑,也是感慨地说道:“这个境界说起也简单,也很难。老道士我一辈子都没有达到,可是我又不想放弃。所以一直都保持着纯阳之身,却是难以触碰纯阳门槛。也就是你刚刚领悟不久的道门纯阳,我听我师傅说过,道门纯阳大成,浑身气血旺盛,阳刚之气浓郁至极,到时候就有机会领悟和现在国术境界抱丹一样的内家气血境界。”

  王程神色微微一惊,心中震动,好奇地问道:“也是气血凝丹?”

  张绍云则是满脸疑惑,有些云里雾里的。他现在连气血究竟是什么都还没搞明白。

  老道士点点头,又继续严肃地说道:“不错。和气血凝丹差不多,但是也大不一样。国术内家拳法的气血凝丹,就是单纯的气血凝聚而已,这相对来说简单一些。我们武圣山道门的凝丹,乃是人体内的精气神三宝凝聚唯一,结成一点,而不只是气血。在我道门境界,这便是传说中的金丹大道,我们武圣山两千年的历史上,历代祖师爷当中,也就只有寥寥几人修炼有成。”

  “只要练成金丹大道,那么继续修炼我道门武学,就会水到渠成,身体通透无比,毫无瑕疵。地煞,天罡,周天三大拳法,在有生之年都必定能练成,到时候就能成为天下有数的绝顶高手。而在今天,王程你要是能练到这样的境界,全世界只怕都没人是你的对手。”

  说着,老道士带着一丝希冀地看向王程。王程就是他的希望,他没有告诉王程,那几位传说中凝聚道门金丹的武圣山祖师爷都是一千年前的存在。最近一千年内,武圣山没有出现过一位这样的绝顶高手。

  王程神色凝重严肃,迎着师傅的目光,点头道:“我会努力的,师傅。”

  “王程,你自行领悟我武圣山道门纯阳心境,已经算是入门,再加以坚持,必然希望极大,所以我今天才会专门提醒于你。至于绍云,你自行练武,自行生活就可以,不需要有什么禁忌,因为你不是你师傅。”

  老道士也是点点头,对王程和张绍云一起说道。

  王程看了张绍云一眼,也是点头。

  而张绍云则是苦笑了一下,随后也是点头表示明白。不过心中失望的情绪少了许多,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师傅那样的天才。什么道门金丹这样玄之又玄的东西,他是想也不敢想,他只想能有师傅王程十分之一的实力就好。

  再次和老道士聊了一会儿,王程想要了解更多的关于道门金丹境界的信息,可是老道士自己也是不知道,只是从武圣山的典籍当中看到的一些只言片语的信息,转述给了王程而已。过了一会儿,王程就带着张绍云起身向师傅告辞了。

  离开师傅的小院子,王程并没有直接下山回家,而是去了前面的藏鼎观翻看了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道门典籍。最近他领悟道门纯阳和道门无为心境,彻底算是踏入道门大门,心中自然而然地明白了许多道门奥秘,此时已经可以翻看一些高深的道门典籍了。

  张绍云也逐渐感觉到了武圣山武学的博大精深,所以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也学着师傅的样子,仔细翻看一些基础易懂的道门典籍看起来,以此来增加自己的学识和修养。

  看到中午时分,王程才带着张绍云下山回家。

  没想到,师徒两走到山脚下的时候,有些意外地看到了站在一棵树下看着两人的杨青语。

  王程神色有些惊讶和感动,他和张绍云在山上待了一上午,没想到杨青语一直都在这里等他。

  而张绍云那就是羡慕嫉妒恨了。他是从花花纨绔大少走过来的,各种美女绝对是碰的已经免疫了。可是如杨青语这样无论是美貌,还是性格。还是身手都毫无一丝缺点的女子。他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位如出尘仙子一般的美女,竟然倒追自己的师傅。

  还有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比师傅大几岁!

  这样美好的事情……

  他没敢想下去……

  张绍云笑着说道:“师傅,看来你是佳人有约了,那我先走回去了。”

  王程瞪了这小子一眼,略微稚嫩的面孔上出现了一丝红晕,强行板着脸呵斥道:“要走快走,别忘了注意呼吸。”

  “哦。我知道了。”

  张绍云答应一声,也不当电灯泡了,就加快脚步朝着江边别墅的方向走去。

  王程也快步来到树下,看着低头不语的杨青语,低声问道:“青语,你等我好久了?”

  杨青语双手绞在一起,依旧低着头不敢看王程,声音轻缓地道:“嗯,我让我爷爷他们先回去了,在这里等等你。”

  “不好意思。我在山上看了会儿书……”

  王程低声抱歉地说道。

  “嗯,那我们一起走回去吧?”

  杨青语没有追究王程干什么去了。她不在乎自己等了多久,仰起头,双眼明亮地看着王程说道。

  王程笑了笑,心中透亮,点点头,很自然地就抓起杨青语地手,两人一起朝着市区走去。身为男人,自然是要将女方送回家,然后自己才能回家,如此才能彰显风度。

  两人都是练武之人,一路上虽然拉着手,看似卿卿我我,可实际上两人却是没有说多少侬言软语,都是在聊武术的事情。

  王程继续教她昨天晚上没有讲完的呼吸法门。他打算将这门道门太极内家呼吸法门完整的传给杨青语,到时候再将印度婆罗门的呼吸秘法也传给她。有这样的两大内家基础,只需要时间的积累,杨青语必定能成为内家高手,王程以后也就不需要为她担心了。

  走到江州市区的时候,王程也将道门太极的呼吸法门传给了杨青语一半。杨青语暂时能强行记忆下来,和她本身的杨氏太极拳法融为一体,不过需要修炼几天才能真正的掌握下来。

  “这门呼吸好复杂。”

  杨青语控制着呼吸,惊讶地说道。明亮的眸子看着王程,有温柔和惊喜,她知道这绝对是一门极其高深的内家呼吸法门。

  比现代国术修炼的主流三大内家拳的内家法门复杂了好几倍都不止。

  这样的内家法门绝对珍贵至极,即便是那些强势的武学家族拥有了这样的呼吸法门,也绝对不会轻易的传出丝毫。

  可是,王程却是很轻易地就传给了她,这让她心中很是满足。

  王程笑着点点头,道:“这门呼吸有七十二种呼吸变化,你修炼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要出错。等你完全掌握了,和你杨家的太极拳应该会很契合!”

  “为什么?”

  杨青语歪着脑袋看着王程,语气不解。

  王程不会说因为这本身都是出自道门太极一脉,当下只是笑道:“内家气血强势了,对你的拳法自然就会有加成,到时候你哥都不是你的对手。”

  这时,一辆车突然停在了两人身边,车窗上露出来的脑袋正是王程才提到的杨无忌。

  杨无忌挥挥手,狠狠地瞪着王程,沉声道:“青语,王程,上车。”

  王程无视这家伙的敌意,皱眉问道:“干什么?”

  “你们参加了比武大会,今天有官方的人过来收集资料和报名。我们江州市只有三个人,除了你们两,还有刘诗成。”

  杨无忌淡淡地说道。

  王程点点头,表示知道了,于是和杨青语一起上了车。两人坐在一起,杨青语默默地感受着呼吸变化,仔细地修炼王程传给她的呼吸法门,所以一直都没有说话。

  这让杨无忌很郁闷,自己的亲妹妹都不和自己说话了,于是更是恶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

  “你怎么不报名?”

  王程又对杨无忌问道。

  杨无忌开着车,黑着脸道:“一家只能有一个人报名。”

  他当初离家出走了,杨祐德才把杨青语叫回来了。所以他一直不太敢面对自己的妹妹杨青语。因为如果不是他的离家出走。杨青语也不用承担这些。现在还在学校里享受普通年轻人的轻松生活。

  王程看了看专注练呼吸的杨青语。心中也是有些莫名的情绪。心想,如果自己不练武,是不是也会在学校里过着普通少年的生活呢?每天无忧无虑?

  那也不一定,如果不练武,可能自己就快死了。

  王程摇摇头,不再去想。

  杨无忌地车子一路来到市政府门口才停下来。

  “走吧。”

  杨无忌当先下了车。

  王程和杨青语跟在后面。王程并不是第一次来市政府了,好奇地看向了唐强民办公室所在的位置,并没有看到人。

  “这次比武大会上面很重视。”

  杨无忌一边走。一边淡淡地说道:“长鹤道长和牛局长都是举办发起者之一,另外还有少林掌门,武当掌门等等许多老一辈的高手,算是全国高手都出面了。”

  “总之这次比武非同寻常,每个练武之人都在注意,很多武术界之外的人都盯着。你们到时候上擂台的时候,都小心点。”

  杨无忌看着杨青语,关心地说道,并没有多看王程一眼。

  两人都点头表示知道。

  三人来到市政府大楼后面的一个比较偏僻的办公室门口,然后杨无忌推门走了进去。里面已经坐着好几个人。

  而江州报名的三人当中的刘诗成已经在里面了。

  王程和杨青语站在门口看着刘诗成,现在的刘诗成比以前稳重成熟了许多。没有了当初的张扬和嚣张跋扈。

  “刘诗成,你爷爷是刘武中。”

  当中,一个气息沉稳地中年人问着刘诗成。

  刘诗成点点头,道:“不错,我爷爷是刘武中。”

  “你们家刘超英在一个月前因为杀人而逃逸?”

  另一个中年人又问道。

  刘诗成面色稍微难看了一些,不过还是点头,道:“嗯。”

  “好了,那你回去吧。我们决定取消你们刘氏武馆的报名资格,你也没有了参加比武大会的资格。”

  当中的一个中年人将手中的表格随手丢在了一边,语气很严肃地宣布道。

  刘诗成面色露出焦急,急忙问道:“为什么?是因为我爷爷,还是因为刘超英?”

  “我们这次比武大会选拔的人,都一定要身家清白。你们刘家已经被我们列入了黑名单,你爷爷刘武中当年就因为杀人而逃亡,现在又出了一个刘超英。事实上,我们正在考虑取消你们刘家武馆的营业资格。”

  中间的中年人威严地说道,眼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刘诗成。

  “这不可能,我们刘家不会答应的。”

  刘诗成瞬间语气坚定地说道,双眼怒视着中年人。

  中年人呵呵笑了笑,不屑地看了刘诗成一眼,淡淡地道:“你们不答应也不行,这就是规矩,谁知道你们刘家后面会不会继续出现违法乱纪的人?我们必须要严禁这种事情发生,从根源上取消你们刘家人练武的资格。好了,你可以走了,回去等通知吧。”

  刘诗成面色有些苍白,也有些无助,呼吸急促起来,双拳紧握在一起。他不知道自己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爷爷的话,爷爷能不能承受得住。

  王程和杨青语,还有杨无忌,看到这一幕,都是面色有些难看。

  三人虽然过去和刘家多少有一些摩擦,可是终究都是江州人,而且刘武中和杨祐德,长鹤道士的关系都还不错。最近江州三大武学之地也没有了一丝摩擦,好像一家人一样关系密切起来。

  此时三人心中都有些同仇敌忾起来。

  杨无忌认识那中年人,所以最先开口,眼中精光闪烁,上前一步就沉声道:“董队长,你这样做不厚道吧?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公报私仇?为董家报仇,故意打压我们江州刘家武馆?”

  王程和杨青语,以及刘诗成都是面色出现一丝恍然,同时看向那中年人,原来这个带队的中年人是董家的人,那就难怪了。

  房间内的其他人都面色严肃地看向杨无忌几个年轻人。

  坐在中间的董队长眼中闪过一阴霾,面色依旧保持着严肃,冷冷地看着杨无忌,淡淡地道:“杨无忌,是你。你们杨家报名的是杨青语,谁让你进来的?”

  杨无忌皱眉,也是语气冷漠地道:“我带我妹妹来报名。”

  “那好,你已经带到了,出去吧。”

  董队长点点头,淡然地说道。

  “我不会出去,你也不能剥夺刘家的报名资格和武馆资格,这件事牛局长都不会同意。”

  杨无忌沉声说道,气势丝毫不让。

  董队长不屑一笑,道:“你算什么?也敢说牛局长?出去吧,你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你爷爷杨祐德来了还差不多。”

  杨青语瞬间也是俏脸上煞气浮现,冷哼一声就要上前说话。

  王程一把抓住杨青语的手,将其拉了一下,然后又松开。他自己上前一步,挡在了杨青语的身前,和杨无忌,刘诗成并排而立,看着这个董队长,语气平静地道:“董队长,我想,你的工作只是收录报名资料吧?谁给你判定报名资格的权力?”

  董队长看着面前地三个年轻人,目光落在王程身上。(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