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王程你赖皮

第三百二十六章 王程你赖皮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最近有些忙,也有些累,求大家的票票多一些,月中了,有票的童鞋不要留着了,我月初说的加更计划一直都有效呀,票票达到目标,就会加更哦!)

  听到王程的回答,许天智等人也都皱着眉头。W

  这是太极?

  不错,这的确是太极。在场许家的人都是行家,眼光不会看错。

  但是,王程施展的这种太极有一些诡异。不是他们平常见到的任何流派的内家国术太极,因为没有凝聚劲道,甚至没有一丝的攻击性。

  王程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淡定地对许庆伟抱拳道:“承让。”

  许庆伟面色有些灰败,没想到会被王程以这样一种方式击败。他宁愿被王程一拳强势的打败,而不是这样被对方以守代攻的击败。

  “武圣山果然名不虚传,多谢指教。”

  许庆伟面色有些苍白,低声说道,保持了一些风度。

  许天智看向长鹤道士,淡淡地问道:“老道,王程这门拳法有些像是武当山的太极?”

  老道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容置疑地道:“是,也不是,天下太极都出自道门一家,所以都是一脉相承,和武当山的太极有些像也不奇怪。而我武圣山这门太极拳法,乃是我武圣山祖师爷几百年前无聊之时,根据武当山张三丰的太极创造出来的,专门用来防御,出自道门无为而为的道家心境,所以和武当山太极拳很像。”

  许庆伟等许家的二代三代弟子都是听的云里雾里的。他们不知道什么道门无为心境之类的,只是听出了这门太极是武圣山自创。都心中有些震动。

  只有许天智听出了其中的味道,微微震惊地道:“武圣山武学,果然博大精深。可惜老道你当年悟性差了点,不然当年也不会如此。”

  “哼,我要是再有所突破。当年我一人就杀上大雪山,把那群叛徒全部都抓回来问罪,推到菜市去斩头。”

  老道冷哼一声,揭过话题,将这门太极拳的问题掩饰了过去。

  王程来到师傅身后安静地站着,心中有一丝好笑。他知道老道士虽然看不太懂道门经书。但是装装门面还是可以的。这一番话下来,就将这门太极拳归属于武圣山武学了,想来到时候即便武当山的人知道了,也不好说什么,因为他们也不能证明这门拳法是属于武当山的。

  这时。门外又传来动静,然后杨祐德带着杨青语,以及杨无忌走了进来。

  杨祐德面色严肃,眼神带着得意地笑意,后面跟着杨青语和杨无忌兄妹两。

  杨青语今天神色也显得有些和平时不一样,少了一丝丝安静,多了一些活泼和灵动,眼神在王程身上看了一眼。然后又急忙躲开视线,低下头看着地上。

  而杨无忌,估计是杨家爷孙三人当中心情最差的了。妹妹杨青语喜欢王程。也得到了王程的承诺,算是得偿所愿。爷爷杨祐德希望把王程拉到杨家来,也是得逞了,顺便还给杨无忌定下了一门亲事,用成家来将他绑在了家里,也和许家走的更近了。

  杨祐德和杨青语都收获很大。

  唯独杨无忌。平白被人卖了,要娶一个不认识的许家女子。并且还会被限制行动自由!

  所以,这家伙此时是黑着脸的。一双眼睛溢出煞气,狠狠地在许家几人身上扫过,带着明显的不善。

  “老杨来了。”

  许天智松了口气,上来笑道。

  杨祐德点点头,诧异地看了看被打成粉末的八仙桌,随后不以为意地就在许天智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微笑着摇头道:“来晚了,老道发火了?我就知道,巴勒那些人,当年的确是太过分了。可惜我没赶上,不然以我的暴脾气,当年拼了命也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老道士盯着杨祐德,沉声道:“你少说风凉话,当年你那点实力,去了也是白送。当初你还和我抢徒弟,现在又用孙女把我徒弟勾引走了,老杨,你也不厚道。”

  王程和杨青语都同时脸红起来,对视了一眼,又急忙移开了视线。

  “老道士,就算你厉害,也不能乱说话。小程小时候可是在我太极拳馆待过几年的,说起来就算他后来没有拜在我门下,那也算是我半个徒弟。现在他和我孙女青语两情相悦,本来就是好事。我白白丢了一个乖孙女,都没说什么,你徒弟占了便宜,你反倒来说我的不是,真是倒打一耙……”

  杨祐德对老道士可不客气,当下就开口反驳了。

  “爷爷,您别说了……”

  杨青语在后面拉了杨祐德一下,声音羞涩地低声说道。

  杨祐德当即无奈地道:“好好好,我不说了,女生外向,还没嫁人就帮着外人了,我算是白养这个孙女了。”

  杨青语一跺脚,干脆地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不敢看任何人。

  看着杨祐德表面很是无奈的样子,长鹤道士知道这老小子心里肯定是笑出声了,当下哼了一声,道:“我不管这些,不过你们家青语丫头和我徒弟要完婚的话,就要经过我的允许。而且,在完婚之前不能同房,这是我武圣山的规矩。王程,你和青语都要注意一下。”

  “年轻人,气血旺盛,一定要克制一下,不要一时冲动,气血上头就做了错事。”

  咳咳……咳咳……咳咳……

  王程急忙咳嗽了几声打断了老道士的话,然后满脸通红的低声道:“师傅,我知道了。”

  而另一个当事人杨青语更是几乎将脑袋埋到地上去了,如果地上有缝隙的话,估计她就钻进去了,太羞人了。

  杨祐德和许天智都同时露出一丝古怪之色。不过却都没有说什么。两个老家伙都只是眼神怪异地看着长鹤道士,让长鹤道士一时间也变得面色古怪。

  长鹤扫了几人一眼,板着脸说道:“好了,你们年轻人去到处走走,我们老家伙有话要说。”

  王程点点头。开始尽主人家的责任,带着许家几人和杨青语杨无忌朝着道观走,打算过去转转,带大家游览一下武圣山。

  “王程,你昨天为什么不告诉我?”

  杨青语走在王程身边,低头不语。而杨无忌上来低沉地对王程问道。

  王程心头好笑,装作诧异地道:“什么不告诉你?”

  “你少装糊涂,我爷爷和许家给我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亲事。你当时就在场,昨天晚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杨无忌满脸郁闷地质问道。

  王程摇摇头,笑道:“我以为你知道。”

  “哼。你肯定是故意的。”

  杨无忌冷哼道:“我明天就走,我不可能去许家娶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喂,你就是杨无忌?”

  另一边,许庆伟上来看着杨无忌面色不善地问道。

  杨无忌点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道:“不错,我就是。”

  “好,那你听好了,你说话好听点。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许庆伟沉声喝道。

  刚才杨无忌几句话,已经让许家几人都不高兴了,一个个都怒视着他。

  “呵呵。对我不客气?来呀?我早就想会会你们许家的人了,你是谁?许庆伟?”

  杨无忌不屑一笑,随后问道。看来他也对许家比较了解,两家毕竟是世交。

  许庆伟沉声道:“不错,我就是许庆伟。杨无忌,来。你出手吧,让我看看你有什么嚣张的资格……”

  王程急忙上来站在两人中间。将两人分开,大声道:“两位。两位,各退一步,海阔天空。给我个面子,别在这里打架,都是误会一场,都是误会。你们看,许前辈和杨老都已经把婚事定下来了,你们谁反对都没有用。所以到时候你们肯定都是一家人,现在别伤了和气,免得到时候尴尬。”

  许家几人都安静下来,纷纷都看向许庆伟,即便是两个中年人都不例外,可见许庆伟在许家的地位。

  而许庆伟和杨无忌却是同时都看向王程,眼神闪烁着精光,然后同时一点头,瞬间一起朝着王程出手了。

  砰,呼……

  两个拳头,一快一慢,一招崩拳,一招太极,从前后两边一起攻向王程的后背和腹部。

  周围许家的人和杨青语都同时一惊,诧异不已!怎么刚才还在争吵着要动手的许庆伟和杨无忌两个人,突然就变成了队友,一起朝着王程出手了?

  王程心中也不明白,可是动作却是丝毫不慢。在两人向他出手的一瞬间就心中有所感觉,身体同时随心而动,脚下旋转踩出半圆,双拳也划过,同时接触了两人的拳头,然后缠丝手就自然而然的施展出来了。

  “王程小心!”

  杨青语急忙担心地出声,甚至想要出手。可是她看到王程丝毫不乱的应对,就稳住了身形,并没有冲上去。

  砰砰!

  前后两个拳头和王程的手臂接触,劲道爆发,发出一声闷响,可是并没有对王程造成多大的伤害,下盘稳重如山。

  反而是杨无忌的一只手臂被王程的缠丝手粘住了,一时间无法挣脱。因为他的太极拳本身就被王程克制的厉害。

  另一个拳头自然就是许庆伟的崩拳了。他发现王程的缠丝手,一时间无法攻击到王程的身体,就果断急忙抽身而退,因为走的快,所以他没有被王程黏住。可是,看到杨无忌被王程黏住一时间无法挣脱,许庆伟又冲了上去,沉声道:“王程,今天你要是真的能击败我们两人,我今天就服了你。”

  王程一只手黏住杨无忌的手臂,手臂随着身体而动,脚下踩着太极,一边淡淡地说道:“那我就要试试了。”

  试试就试试。

  杨无忌浑身一震,猛然爆发出一股凌厉的劲道从王程的缠丝手当中挣脱出来,拳法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赫然是正宗八极拳的震劲以及冲劲。

  王程面色微微一惊,杨无忌何时学会八极拳了?

  “嘿嘿,没想到吧?王程,你以为就你是天才?我五年前就在练八极了,你的太极对我杨氏太极克制太厉害。那我就用八极。你可要小心了,不要在武圣山上被我们收拾了。”

  杨无忌嘿嘿一笑,随后很是嚣张地说道。

  王程面色平静如水,心中无喜无悲,淡淡地道:“好,那就让我来领教一下你们两人的联手。看来你们早就认识。你们来者是客,我就防守不进攻,只要你们能让我出了这个圈子,就算我输。”

  两人的确小时候就认识,当年关系还不错。只是多年不见了。所以两人见面的时候还有些陌生,再次确定认识之后,第一时间就朝着王程出手了,可见两人心中对王程的怨气都不浅。

  周围许家众人看到王程脚下有一个三米直径左右的圆圈,都露出一丝恍然。

  杨青语双手紧握在身前,脸上很是担忧,动了动嘴唇很想说话。可是看着哥哥杨无忌和心上人王程,一时间没说出来。因为她不知道到底应该支持哪一边。

  而场中三人却是已经激烈的打了起来。

  “狂妄!!!”

  许庆伟听了王程的话,低喝一声,就冲了上去。他双拳交错。一手崩拳,一手炮拳,毫不客气地就冲向王程。

  杨无忌也是直接就是八极拳施展而出,完全不再用太极,拳风呼啸而起,和形意拳一样。直打直进,招招直指王程身周要害。

  呼呼呼……

  一时间空气涌动。三人周围出现了一丝旋风。

  王程脚踩太极,双手也随之而动。面对两人怡然不惧,双手来回旋转,将太极的卸力技巧以及缠丝手的粘人技巧几乎施展到了一种巅峰境界,只差凝聚劲道了。只可惜,这门张氏道门太极拳法的拳谱上也是不凝劲道的。

  只见许庆伟和杨无忌虽然实力强大,此时施展的拳法也都是刚猛至极,可他们就是无法打破王程一双拳头的防御招式,即便是王程每一拳都和他们硬碰硬,拳拳到肉,劲风呼啸不停。他们也没能将王程打出这个圈子,三人一直都在圈子里来回腾挪旋转。

  周围许家的人和杨青语都是内家拳法行家,一双双眼睛都看的直了,甚至有些微微地激动。

  场中是三人将形意拳,八极拳,以及独特的太极拳都施展到了一种他们没有领悟的境界,让他们都是眼界大开。

  攻防之间的较量持续了足足两盏茶的时间才结束。

  许庆伟和杨无忌都齐齐后退,喘着气息地盯着王程,并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两人面色都有些难看。

  众人看向王程的脚下,发现王程的双脚还在那个圈子里,虽然踩在边缘,可依旧没有出去。

  也就是说,王程赢了!

  杨青语低低地欢呼了一声,看到哥哥杨无忌凝重的神色,还是没说话,只是眉宇之间充斥着喜悦。

  “你这门太极太赖皮了,这次不算。”

  杨无忌盯着王程沉声说道。

  许庆伟这是第二次领教了,看着王程也是无奈地道:“是呀,比乌龟壳还要乌龟壳。”

  王程收拳站立,呼出一口气息,自信地微笑道:“这就是我的太极。”

  “算了,不和你说了。等我八极拳和太极融为一体,刚柔并济,到时候让你知道再硬的乌龟壳,只要不会进攻就是白搭。”

  杨无忌摆摆手,觉得被王程打击的不轻,转身就朝着小院子走去,想去看看老家伙们聊完了没有。

  许庆伟也是叹了口气,面色闪过一丝失败之色,神色复杂地看了王程一眼,然后也转身跟着走了过去,低声道:“无忌,我爷爷要许配给你的是我五妹。你可不要不知好歹,你不愿意我还不愿意呢,我五妹还在上学……”

  杨无忌不耐烦地挥手,道:“许庆伟,不要和我说这个,不然我翻脸了。”

  “你翻脸也没用,有本事和老家伙翻脸去,你还嫌弃?你不娶就不娶,我还觉得你配不上我五妹。”

  许庆伟不屑地道。

  杨无忌顿时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走着。

  王程和杨青语走在后面,两人相视笑了一下,然后两人都微红着脸低下头。因为两人都同时想到了长鹤老道士刚才说的话。

  一行人来到小院子,三个老家伙也说完了悄悄话,许天智和杨祐德已经准备起身告辞了。

  “老道,我就先走了,等王程凯旋归来,巴勒负荆请罪的时候,我再来找你喝一杯。”

  许天智对长鹤抱拳严肃地说道。

  长鹤道士点点头,严肃地道:“好,到时候喝一杯。”

  许天智又重重点头,眼神看向杨祐德。

  杨祐德对老道也说道:“老道,那我也先走了,和老许去商量一下我们两家的婚事。”

  长鹤看了杨无忌和杨青语一眼,淡淡点头,微笑道:“去吧,结成亲家也好,后人们也不会忘了你们是一起经历生死的兄弟。”

  许天智和杨祐德都笑了一下,很是安慰。

  可是杨无忌却是苦着脸。他昨天晚上回家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就一直想走,可是却一直被杨祐德盯着,根本走不了。本来他想拖一拖再走,反正不成亲就没事儿。现在看来,不是这么简单的,两个老家伙是想把这事儿定下来的样子。

  杨青语对王程点点头,随后转身跟着大家一起离开了。

  一转眼,刚才还很热闹的小院子,就剩下了王程,张绍云,和长鹤道士武圣山一门三代。

  “王程,你可知道我为何要禁止你和青语行房事?”

  老道士看向王程,突然开口说道。

  张绍云一下子想笑不敢笑,憋的满脸通红。

  王程也尴尬地低声道:“不知道。”

  “那你知道我为何一辈子没有子嗣?”

  老道士突然面色古怪地问道。

  王程和张绍云同时一愣,随后师徒两都是变得怪色古怪起来。尤其是张绍云这小子,几乎是憋的浑身颤抖!王程也是嘴角一扯,有些想笑。

  老道士没有奇怪和生气,他知道会是这样的,很是平静地继续说道:“不错,你们都猜到了,老道我活了一辈子,快一百年了,也没有行过房事。”

  噗!

  张绍云忍不住一口气息没憋住,喷了出来,然后急忙双手捂住嘴巴,没让自己笑出来,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

  活了快一百年的老处男?

  张绍云真的第一次听说,而且还是听当事人亲口说出来。

  王程使劲地瞪了这小子一眼,体内无为心境压住躁动的心情,尽量平静地低声问道:“师傅,可是因为我们师门的原因?”(未完待续)R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