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太极缠丝手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太极缠丝手

  (求票,求支持!月中了,大家应该都有票了呀,别留着了,我更新这么稳定,大家也支持一下是吧?大家多多给力一些,下月我就恢复两更了呀,给咱一些动力,到时候好爆发呀……废话不多说,就是求票,求支持,谢谢大家……)

  张绍云也规规矩矩地上前行礼,然后老老实实地站在师傅王程的身后。【】

  看长鹤道士的情况,也是刚刚晨练完毕,身上还冒着一股热气,可以看到身周地气息好像在升腾。

  “你们昨天在老杨那里见过了?”

  长鹤道士看着王程,语气平淡地问道。

  王程扫了许天智等人一眼,随后点头,道:“不错,昨夜我和许前辈在杨氏武馆见过一面。”

  “你抢了许家本来打算定亲的媳妇?”

  长鹤道士又问道。

  王程也是点头承认,笑道:“也算不上抢,青语本来就喜欢我。”

  许天智在一边突然开口说道:“老道,这件事都是造化弄人,你就不要追究王程的不是了。”

  长鹤道士眼神看向许天智,淡淡地道:“我何时说我徒弟的不是了?你许家小子喜欢青语丫头,明着去追就是了,你何必要抓着祐德当年说的话不放来逼迫于人?我徒弟和青语丫头两情相悦,你们横插一脚,做那棒打鸳鸯的事情,应该是你们许家的不是吧?”

  一番话下来,许天智和许家几人都是面色难看起来。尤其是许庆堂和许天智,两人作为当事人。都感觉面色滚烫。许庆堂还想说话。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而且他也不觉得这个听都没听过的老道士有什么可怕的。

  可是,许庆堂刚一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就被发现的许天智急忙一把按住了孙子许庆堂的肩膀,一股微弱的劲道勃发,让许庆堂浑身一震,没有说出话来。

  许天智按住许庆堂,看着长鹤道士,挤出一丝微笑。道:“老道说的也对,的确是我们的不是。我这老头子也是不该参合小辈的事情,平白让我和祐德,还有老道你之间多了一层隔阂,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几个许家小辈都是神色微微一变,他们平时看到的许天智都是不可一世的,谁都不敢在其面前说个不字,在许家是绝对的威严,其他的武学家族,也都不敢对许家放肆。

  而现在。面对这个老道士,竟然有些惧意。直接服软了?

  一瞬间,许家几人都低调下来,呼吸都变了一些。只有那王程没见过的陌生年轻人神色一直都很严肃,显然是认识长鹤道士的。

  长鹤点点头,目光平静地扫过许家几人,道:“隔阂倒是不至于,只不过这些小辈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就好,你一把年纪去参合本就不好。追人家杨家丫头,有本事就要光明正大的去。你们以为我徒弟得到青语丫头的青睐,可能是用了多少手段。”

  “可事实上却不是如此,我说的不错的话,肯定是青语丫头追的我徒弟,小程,是不是?”

  长鹤眼神带着得意,看向王程问道。

  王程面色尴尬不已,这事儿他实在是不愿意说。感情的事情,如果非要分出个主动被动和谁对谁错,都是对其中一方的一种伤害。

  可是,看着师傅那得意的眼神,王程只能满足这老道的恶趣味和炫耀的心思,当下硬着头皮点头道:“嗯,青语昨天去我家找我的……”

  老道眯着眼睛笑道:“看嘛,现在的年轻人追姑娘都要靠魅力,不要弄那些什么婚约之类的去约束人家……”

  许家几人都尴尬的不行,可是知道老道身份不简单,没人敢随意插嘴说话。

  许天智开口道:“老道,不说这个了,我和老杨又定了一门亲事,也算是了了成为亲家的心愿。我这次来找你,是有其他的事情的。”

  长鹤老道拿捏着架子点点头,问道:“什么事?”

  许天智看了王程一眼,道:“巴勒上个月找我了。”

  老道顿时神色一震,然后严肃下来,沉声道:“他找你?”

  “不错,他去北河找我了。”

  许天智也语气严肃而肯定地说道。

  “他找你做什么?有本事就来我面前说道说道。”

  长鹤冷哼一声,眼神不屑,呵斥道。

  “他知道我们这边举办了一场官方的比武大会,他们想也想参合一下。”

  许天智语气凝重地说道。

  “他们想如何参合?当年我就不该信了他们,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老道冷哼一声,语气当中满是杀意地说道。

  王程也微微皱眉,他很少听到老道说出这么杀意明显的话来。平时老道的涵养还是很不错的,保持着一派宗师的威严,虽然王程是知道老道肚子里的墨水是没有几滴的。

  “巴勒说,等我们决胜出冠军的时候,他们派出一个年轻一辈的弟子来和我们的冠军比武。他们要是胜出,就要我们原谅他们当年的事情。”

  许天智语气低声说道。

  砰!

  老道猛然站起,一巴掌排在桌子上,顿时周围一声乍响,好像晴天霹雳一般,整个木制的八仙桌都被强悍的劲道拍碎成为了木制大小的碎屑,随着气流朝着四周激荡出去。

  许家几人,除了许天智,其他人都忍不住被激荡的气流冲击的后退了几步才站稳,身上狼狈不已,一个个都是面色惊骇不已地看向刚才还安静如得道高人的老道士。

  怎么突然就爆发了?一掌之威,强悍如斯?

  几个许家弟子顿时都变得老老实实地,即便是神色都很老实下来,不敢表现出丝毫的不满等等会引起误会的情绪。

  王程也被惊了一下。一把按住了徒弟张绍云的肩膀。让其没有被推出去。可是这小子也被激荡的面色通红。体内气血翻滚。

  武圣山天罡之拳,可不是一般的霸道强悍。

  “他还有脸说这个?他敢站在我面前说,我就一拳毙了他。”

  老道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的呵斥道,声音滚滚荡荡,在整个小院子内回荡,每个人的耳边似乎都有回音在不断的回荡。

  许天智面色没有丝毫的意外,显然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这件事几乎是老道当年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起因就是相信了人心。谁提出来,那就要承受这种怒火。

  “老道,你冲我发火没用。”

  许天智无奈地说道。

  长鹤冷哼一声,再次坐下来,双眼如电一般地扫视,许家几人没有一个人敢与其对视,开口低沉地道:“他还说什么了?”

  “就是说和我们的冠军比试一场。如果他们赢了,我们就原谅他们当初的选择,承认他们做的对。我们赢了,他就亲自上武圣山来给你跪下道歉。并且回去之后,他发誓终生不会离开大雪山一步。”

  许天智急忙将事情的所有信息都说完。

  “哼。他本来就应该过来给我们跪下道歉!”

  老道冷哼一声,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并且要自杀谢罪,才能弥补他们的罪过。”

  许天智都不太敢在老道的气头上说什么,只是点着头赞同。

  “这件事,你告诉他,我答应了。不管其他人答不答应,我答应了……”

  长鹤肯定地说道:“到时候,我看他跪在我面前会如何说。”

  许天智踌躇地道:“老道,这事儿,我没那么大的面子去参合。但是,我想问问,你有必胜的把握?”

  “我听说,北边那些人最近这些年也调教了不少厉害的弟子,成立了两个门派。他们不像我们,我们这些年还经历了许多动荡,损失不小。要是到时候我们输了,那就等于是我们承认他们当年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了!”

  长鹤眼神一瞪,沉声质问道:“我中华大地无数武者,还比不上他不毛之地的几个叛徒?”

  “这个,谁也说不准。”

  许天智面色为难地低声道,眼神躲闪着,不敢和老道对视。

  长鹤又是冷哼一声,自信地道:“这次比武冠军,必定是我徒弟王程。我相信王程能击败任何同辈对手,巴勒他们几个人的徒弟算什么?他们就算有再厉害的弟子也不是我徒弟王程的对手。”

  一直安静当着观众的王程,听到师傅这话,看到许天智等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和神色,不自然地对几人笑了笑。

  他心中却是郁闷不已:师傅,您老人家能不能不要说的这么白?

  就算您再自信,咱能装在心里不?

  这中华大地,年轻高手这么多,有叶群生那样的人,就保不准还有更厉害的,到时候你徒弟我输了呢?拿不到冠军呢?

  王程苦笑着,心头吐槽了一大堆。

  老道都把话说到这里了,要是到时候他拿不到冠军,或者拿到冠军之后,没能赢了那个巴勒提出的比武,他都无颜回来。

  “王程!”

  老道却是没有想过要放过徒弟王程,立即又喝道:“你说,有没有信心?”

  王程上前来,低声道:“师傅,我……”

  老道士当即又打断了王程的话,瞪着王程,喝道:“你就说有没有信心,能不能帮老道我挣回这一口气!”

  王程心中一口气提起,眼睛看着老道微微发红的眼神,也掷地有声地道:“有!”

  许天智看着王程,露出一丝苦笑。

  老道士沉声道:“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王程使劲地点点头,心中压力巨大无比,可是他必须要承受这些。

  站在后面的张绍云也感觉到了一股压力,不知道自己以后是不是也要像师傅这样这样?

  许天智凝视着王程,转移了话题,问道:“昨天我对你出手。今天你的伤势如何?”

  王程摇摇头。淡淡地道:“多谢许前辈当时手下留情。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老道对你信心很足,我也知道你实力不凡,可有信心和我许家弟子比试几招?”

  许天智依旧看着王程说道。心中微微震惊王程的内家修为,他虽然的确手下留情了,可也自信会让王程伤个十天半个月,而这才过了一天,就好了?

  伤势到底好没好,试试就知道了。

  王程看向师傅老道士。老道当即就点头道:“也好,王程,去和晚辈过过招,记得点到即止。”

  许天智稍微楞了一下,随后迅速明白过来,王程可不就是辈分高一些吗?老道和他算是同辈,那王程就和他儿子同辈,比他的孙子辈就要高出一辈。

  许庆堂等几个年轻许家弟子都是面色古怪而难看,平白矮了一辈。许庆堂想到以后当着王程的面还要行晚辈礼,就郁闷的想吐血。

  王程点点头。得到师傅的话之后,没有迟疑和客气。他直接一步迈出。面对着许家几人,抱拳道:“请指教。”

  许天智对身边那王程没见过的年轻人点头道:“庆伟,你去和王程过几招。”

  许庆伟的眼神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王程身上,得到爷爷点名,露出一丝有些激动地微笑,上前一步,看着王程,眼神满是跃跃欲试,抱拳道:“在下许庆伟,早就听说武圣山之名,请指教。”

  王程不以为意,面色轻松地点头道:“你是我晚辈,我如果击败你也胜之不武。那我不进攻,只防守,你可以全力出手,只要让我退一步,就算我输。”

  许家几人同时面色一变,不只是因为王程真的拿捏辈分,更因为王程这话里对许家根本没放在心上。

  只防守,不进攻?

  许天智盯着王程,沉声道:“王程,你当真以为我许家无人?”

  许庆伟也面色难看无比,盯着王程,语气冷漠地道:“爷爷,您放心,我会证明我许家的实力不是任何人能小看的。”

  王程神色不变,平静如水,和许天智的视线对视,微笑道:“许前辈说笑了,许家有你在,怎么会无人?”

  许庆堂等晚辈都皱眉盯着王程,恨不得一起上去将王程狠揍一顿,证明他们的存在。

  “好了,都是练武之人,哪里来的这么多话?动手吧。”

  老道见到似乎要吵起来的迹象,急忙皱眉呵斥道。

  刚要说话的许庆伟也闭嘴不语了,只是凝视着王程,上前一步,突然就出手了,毫无征兆,一步迈出,就是一招犀利无比的炮拳。

  这许庆伟可不是为了杨青语而来的,这次跟着许天智来,也不是想要旅游走一趟的,其目的本来就冲着武圣山的王程而来的。

  最近一段时间,王程的名头在国内武术界算是传开了。各大地区的高手几乎都听说了,武圣山长鹤道士又收了一个关门弟子,名叫王程,乃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实力高强,医术神奇!

  练武之人,谁想默默无闻?谁不想成名天下知?

  现在想要成为天下有名的高手,有两个途径,一个是挑战成名高手,并且胜利;还有一个就是参加即将举办的比武大会,夺取冠军。

  许庆伟两个都想要。

  所以,他这一拳绝对是不留余地的。

  既然王程这么托大,承诺只防守,那么他也不会客气,心中就想让王程输的彻彻底底。

  轰,一声炮响。

  可是。

  当许庆伟的炮拳接触王程的拳头,炮劲爆发的时候,眉头就是一皱。

  因为,他发现自己拳头上的炮劲几乎瞬间就消失了四分之一左右,被王程施展的诡异太极拳消弭于无形之中了。

  王程既然说出了这番话,肯定就会有绝对的信心。

  此时他的道门无为心境已经彻底领悟稳固了下来,以此为基础,每天对张氏太极拳的掌握都会是一个全新的境界。

  砰砰砰砰砰……

  而许庆伟也毫无保留的施展了自己全部的实力。他不只是会炮拳,同时形意拳的几大拳法都施展的极为纯熟,几种劲道也都是差不多的凝聚,内家修为更是到了化劲中期的巅峰,只差一步就进入化劲后期,比之杨无忌还要稍微高出一点点。

  可是,许庆伟的杀伤力和战斗力,绝对远在杨无忌之上,这就是形意拳的特质,只有进攻!

  只进攻,不防守。

  而王程,却是只防守,不进攻!

  两人交手之下,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激烈,不过王程脚下的确没有退一步。

  炮拳,崩拳,横拳,钻拳,劈拳!

  形意五行拳,在许庆伟手中信手拈来。

  王程心中也稍微惊讶,年轻一辈的高手当中,许庆伟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将形意拳的五行拳练的如此平衡的。即便是专门北上去学习正宗形意拳的刘超英,也因为家族原因而偏向于炮拳。

  看来,这许庆伟心中也是图谋不小,想要将形意拳练到大圆满境界,冲击国术武学的至高境界!

  想到此,王程看着许庆伟的眼神稍微正视了一些,脚下步伐更为灵活,双手拳法也更为轻柔,每一招都不离许庆伟的拳头。

  这乃是张氏太极当中的缠丝手,是王程今天早上刚刚领悟出来的,以无为心境为中心施展出来,威力会越来越大。

  就如杨氏太极的缠丝劲一般,粘着对手不放开。只不过王程的这门缠丝手防御方面威力更大,而且也没有进攻能力,几番下来,实力强大如许庆伟,一双手臂也被王程的双手黏住而不能挣脱了。

  呼呼呼呼……

  王程双手交缠,来回旋转画圆,牵引着许庆伟的双手而动,将其整个人都带动随着自己的步伐而动,自然而然地带着许庆伟走了一个圆,在地上以四只脚画出了一个太极图案。

  现场的许家所有人都是面色震动不已,就算强悍如许天智这样的大宗师,也是眼神震惊。

  许庆伟在年轻一辈可是绝对的强悍,在北河少有对手,如此实力,都被王程以纯防守的太极拳制住了?以缠丝手来黏住而不能脱身?

  这是多么强大的缠丝手?以守代攻?

  王程呼吸平稳至极,神色也依旧如水平静,好像自己平时行走坐卧一般的状态。然后他突然提起一口气,双手猛然一挥,将满脸通红,奋力挣扎的许庆伟甩了出去,如被牵引转圈的物体突然失去了离心力一样。

  这一股力道极其凝聚而柔和,将许庆伟牵引的双脚走出了四步,脚下踩出一个半圆,才稳住身形,呼吸依然是急促不已,满脸通红,双眼惊骇地看着王程。

  “你这是什么拳法?”

  许庆伟不可思议地看着王程问道。

  王程脚下已经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身周是一个太极图案,他站在中心,符合了太极的居中要义,淡淡地道:“太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