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们私定终生

第三百二十二章 我们私定终生

  (求票,求支持!)

  心中的心境依旧是无为,王程的身体也没有动。

  当那年轻人这一招极其刚猛的炮拳就要打在他身上的时候,王程身体一震,被击中的一侧肩膀极有韵律的晃动了几下,一缓一抖,就将对方这一拳的劲道消弭于无形,甚至还将对方顶的后退了一步。

  这是张氏太极拳的独门秘法。

  这门拳法乃是纯粹防御拳法,自然不只是有防御招式,还有身体挨打的时候运用的各种卸力技巧。

  同时,还有一些借力打力的技巧,这是任何一门不同传承的太极都会有的。

  一拳下来,王程身体只是晃动了一下,脚下纹丝未动。

  而那出拳攻击的年轻人反而被自己的劲道震荡的后退了两步,体内气血也被震动的沸腾起来,面色变得更加的红润,一双眼睛看着王程,其中的怒火几乎要喷射出来。

  高下立判。

  “这次我没有躲吧?你是没吃饭,这么没力?”

  王程平静地反问道。

  那中年人,以及大堂内坐着的所有人都眼神惊异地看着这一幕,同时那些陌生人也都对王程的话有些皱眉。

  “啊……”

  年轻人大喝一声,终于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了,瞬间失去了理智,然后一步冲出,双拳齐出,乃是和刘氏炮拳的双响炮差不多的炮拳技巧。

  双拳炮劲爆发,与空气摩擦,发出一声尖啸。

  哼!

  王程轻哼一声。眼神闪过一丝轻蔑。他跟着刘武中学过几天炮拳。对炮拳不可谓不了解。差点都能凝聚炮劲了。当下,只见他拳头似缓实快地缓缓伸出,好像平平无奇,可却很精准的在空中和对方的双拳同时接触了一瞬间。

  这是刘氏双响炮技巧的一个暗中破绽,不是内行人,绝对看不出。

  啪啪……

  两声脆响。

  年轻人的两个拳头上的炮劲同时被王程这一拳破坏了,劲道提前爆发了。随后王程任由这两个拳头击中了自己的肩膀,肩膀轻微一晃。就将劲道已经散的差不多的拳头晃开,同时手臂一带,将其顺势扔向前方。

  蹬蹬蹬……

  年轻人脚下根本止不住,一直冲出好几步才停下来,然后瞬间转身,满脸愤怒地还想冲向王程。

  “好了。”

  这时,大堂内终于有人说话了。

  那坐在杨祐德对面的老者威严地开口道:“庆堂,退下。”

  年轻人停下了动作,神色还很是愤怒,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随后很不服气地退后两步,站在一边。呼吸哼哧哼哧的。

  杨青语眼眸清亮,看也没看那叫做庆堂的年轻人一眼,拉着王程来到当中,然后松开王程的手,抱拳道:“青语见过爷爷,见过许爷爷。”

  王程也跟着抱拳道:“王程见过杨老前辈,见过许前辈。”

  杨祐德的神色比之前王程印象中要虚弱一些,眼神之中的精光少了许多,唯独精神还不错。看着王程和杨青语,他点头道:“嗯,我就知道青语可能去找你了。王程,你此去港岛可还顺利?”

  王程微微一笑,自信地道:“还好。”

  “叶家小子的确也是天才,不过我觉得和你比起来还弱一些,如果给你十年时间,绝对比他厉害多了。”

  杨祐德也知道王程在港岛和叶群生比武的事情,语气肯定地说道。他心中依旧有些后悔惆怅,如果王程十年前就跟他学拳,此时只怕已经将杨氏太极练到登峰造极的境界了。

  另一位许家老者眼神凝视着王程,开口道:“你就是武圣山长鹤的关门弟子,王程?”

  王程点头,不卑不亢地看向对方,道:“不错,家师正是武圣山长鹤。”

  “长鹤归隐多年,没想到收了个关门弟子火气倒是不小,看来他这么多年也没看几本道家经书。”

  许氏老者看着王程,神色淡漠地说道。

  王程皱眉,随后微笑道:“呵呵,这个倒是不劳前辈你操心了。前辈要做的是好好管教一下自己门下的年轻人。今日也是碰到我最近修生养性,不然只怕就不是这么轻易的结果了。”

  “哦?你还要如何?”

  许氏老者眼神犀利起来,看着王程,语气不善地问道。

  那年轻人许庆堂也冷哼一声,眼神狠狠地盯着王程,想说什么,可是想到自己出手在先还被王程打的没脾气,实在是没脸再说话,只能沉默下来。

  王程毫不示弱地和许氏老者的视线对视,然后突然身体一转,猛然一拳冲向那许庆堂。他这一拳,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除了杨青语。

  许庆堂神色一变,此时想要躲开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王程的拳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他只能急忙抬起双手防守,然后就被王程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的后退了两步,本就没有平复的气血又震荡起来,面色潮红不已。当他想要还手追击的时候,王程已经后退两步站在了杨青语的身边,让他一时间不好再出手,只能愤怒地大声喝道:“小子,你干什么?”

  王程却是看也没有看许庆堂一眼,而是看向面色难看的许氏老者,开口道:“前辈现在以为如何?”

  许庆堂和几个中年人楞了一下,都是神色疑惑,不知道王程这一出是干什么。可是,也有大部分人都明白过来,许氏老者和杨祐德心中更是清楚不已,所以神色各异。

  王程这是在用实际行动来回答许氏老者的话。

  你许氏许庆堂可以先出手打我,然后你反而来说我的不是,那我先出手呢?你现在如何说?

  许氏老者面色有些尴尬难堪。盯着王程。沉声道:“好。好一个武圣山之徒,你比你那些师兄们都强多了。不过,却会死的更早!”

  王程瞬间眼中闪过一丝杀意,杨青语也是面色变得不善起来。

  杨祐德神色也微微一变,然后急忙开口笑道:“好了,老许,都是认识的,何必如此。王程向来是不主动惹事。但是如果谁欺负他,他绝对不会客气。你们要是看他年纪小就以为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刚才大家都不认识,算是不打不相识,现在过去了就都别计较了,给我一个面子。”

  然后,他看着王程和杨青语:“王程,你和青语都坐吧。”

  王程点点头,然后首次主动抓起杨青语的手。杨青语瞬间眼神闪过一丝温柔,随后眸子里都是笑意。随着王程一起坐在末尾的两把椅子上。

  杨祐德继续说道:“王程,这位是许天智。当年和我一起打过仗的老伙计。家住北河。和你师傅长鹤道长也是老熟人。”

  王程了然地点点头,并没有起身,平静地对许天智点头道:“见过许前辈。”

  许天智微微皱着眉头,心头很不爽。如果这里不是杨祐德的地方,他可能已经要发作了,当下语气淡淡地道:“前辈不敢当,你可知道我今日来找老杨所为何事?”

  王程老实地摇头道:“不知道。”

  杨祐德眼神在王程和杨青语的身上扫过,随后神色依旧平静地喝茶,任由许天智看着杨青语继续说道:“青语,十年前我见过你,那时候你还不喜欢练武。没想到过了十年,你已经成为了年轻高手,可能庆堂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杨青语也没有起身,依旧和王程拉着手,面色淡然,平静地道:“多谢前辈夸奖,青语不敢当。”

  许天智神色又难看了一分。

  而许庆堂则是眼神略微炙热地看着杨青语,眼中满是霸占的欲、望。

  许天智稳住情绪,又说道:“当年我和你爷爷在战场上算是一起经历生死的兄弟。我们之间有一个约定,就是有生之年一定会给我们后辈年轻人定一门婚事,让我们许杨两家成为亲家。”

  杨青语和王程同时看向杨祐德,杨青语眼神是带着责怪,王程则是带着询问。

  杨祐德轻轻地对两人点点头,然后讪讪一笑,对许天智开口道:“老许,我们还没死,这亲事不着急。”

  许天智转头盯着杨祐德,严肃地道:“老杨,我们都老了,这一点我们都很清楚,你也知道我说话很直,不拐弯抹角。今天,我来找你,就是想替我孙子庆堂向你们家青语提亲的,你就说个话,同意还是不同意,当年你说的话到底还算不算数。”

  杨祐德面色更加尴尬起来,这的确是当年他亲口说的话。要是现在让他拒绝,他一张老脸还真的放不下。可是,他也明显看出杨青语是不可能答应如此的亲事。所以,杨祐德现在一一时间是进退两难。

  杨青语虽然表面保持着平静,可是听到这样的事情,被王程抓着的手紧张地僵硬了一下,一层汗珠在手心凝聚,眼神看向王程。

  王程知道这时候又是要自己站出来了,当下松开杨青语的手,毫不犹豫地起身,对许天智抱拳道:“许前辈,这门亲事,只怕杨老和青语都不能答应。”

  许天智和几个许家之人都瞬间眼神犀利地看向王程。他们早就看王程不顺眼了,因为杨青语一进门就拉着他的手。

  “小子,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出手教训你?这是我许家和杨家之间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来做决定了?”

  许天智盯着王程,眼神冰冷地呵斥道。

  王程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可还是掷地有声地说道:“如果是其他的事情,我自然没有资格开口。可是事关青语的终生大事,我肯定要插手。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我和青语已经私定终生。所以这就不只是你们许家和杨家的事,还是我的事情。许前辈提出的亲事,我和青语都不会答应。”

  王程刻意控制了声音,让声音洪亮如洪钟。在大堂内回荡。每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每一个许家的人都面色难看不已。许天智面色阴沉下来。许庆堂更是带着杀意看着王程,恨不得上去和王程拼命,这对他来说这几乎就是夺妻之恨了。

  许天智眼神冰冷如霜,手掌紧握着椅子把手,青筋隆起,可见他心中的愤怒。不过,他还是忍住没动手,而是转头看向杨祐德。沉声道:“老杨,你怎么说?”

  杨祐德也眼神复杂地看着王程,语气凝重地开口道:“老许,现在是新时代了,婚姻大事肯定要他们年轻人自己做主,看青语自己如何选择。不过,我当年说的话肯定算数……”

  说着,杨祐德看着杨青语,问道:“青语,王程说的可是真的?”

  杨青语脸上出现一丝红晕。看了王程一眼,声音坚定地道:“嗯。他说的是真的,我这辈子非他不嫁。”

  杨祐德顿时神色一变,伸出手指指着杨青语,气愤地道:“你还有没有把我这个爷爷放在眼里?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和我说?你现在让我怎么和你许爷爷交代?”

  可是,王程和杨青语都能从这老家伙的眼底看到一丝笑意。

  指不定杨祐德现在心里有多得意呢,他当初就想将杨青语许配给王程的。可是现在他当着找上门来的许天智,还是要做做样子。

  杨青语站起身来,低声道:“可是,我的事情,我想自己做主。”

  许天智倏然站起身来,沉声道:“好了,老杨,青语,你们都不要说了。既然青语和这个武圣山的小子私定终生了,那我就要考校一下,这个小子有没有资格配得上青语。”

  许庆堂也是低沉地开口道:“爷爷,我不同意他们在一起。”

  许天智瞬间转头瞪了给自己丢脸的孙子许庆堂一眼,呵斥道:“闭嘴。”

  许庆堂顿时不敢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依旧狠狠地瞪着王程。

  王程的目光直视着许天智,强势地道:“许前辈是多管闲事了吧?我和青语能不能在一起,需要你一个外人来决定?杨老都没说什么,你有什么资格?”

  “哼!”

  许天智冷哼一声,气息爆发,整个大堂内的空气都震荡了一下,仿佛凭空出现一声炸雷,双眼如长枪一般刺向王程,沉声道:“小子,你说什么?”

  现场的气氛凝固起来。

  王程额头出现一层汗珠,压力巨大,好像站在一门随时都会开炮的大炮口上,可面对这门大炮,他依旧大声道:“我说,许前辈你没有资格管我和青语的事情。”

  许天智的身形陡然暴涨,一步迈出,一眨眼就来到了王程面前,一拳毫无征兆地乍响,如炮弹一般袭向王程的胸口。

  王程早有防备,急忙身体侧开,双手化作太极,接触到许天智拳头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炮劲冲击过来,两人之间随后出现一声炸响。王程双臂震颤了一下,筋骨出现刺痛,心中震惊于许天智的实力,绝对是抱丹后期的巅峰高手。

  不过,许天智这一拳不是全力。

  王程脚下还是没有退,心中一片无为,拳法丝毫不乱,将许天智强大的炮劲逐渐消弭在身体之中,忍着刺痛,将爆发的炮劲顺着身体四肢筋骨传入地下。他脚下的地板刹那间出现一丝震动,咔嚓一声,几块地板同时裂开,几块碎片甚至被巨大的劲道震动的飞了出去。

  好强大,好霸道的炮拳!

  许天智的炮拳实力比之刘武中绝对只强不弱。

  王程眼神闪过一丝精光,正要后退卸力的时候,却是看到许天智突然拳势一变,不再追击他,而是冲向旁边的杨青语。

  这一变化,在场的谁都没有想到。

  杨祐德神色一变,瞬间起身,可是却也来不及做什么,只能大声喝道:“老许你敢!”

  可是,许天智的拳头丝毫未停,已经来到杨青语面前。

  杨青语俏脸也出现一丝诧异和凝重,然后双手旋转,施展出杨氏太极的缠丝劲来抵挡这一拳,因为她也来不及移动步伐躲闪。

  “吼……”

  这时。

  大堂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声凌厉的虎啸,距离较近的许庆堂都感觉耳膜被震荡的嗡嗡作响,眼睛瞪的大大地,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只见刚刚被许天智一拳逼退的王程此时并没有退,而是双脚强行发力,将本就裂开的地面踩出一个坑。然后他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刚才那无为如顽石一样的状态变成了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看到这一幕的许庆堂都不敢直视,害怕自己下一刻就会被其吞吃。

  呼……

  一拳带起呼啸的风声,瞬间来到许天智的面前,同时王程的身体也携带着猛虎下山之势,一步来到杨青语的面前,挡在了杨青语和许天智当中。

  砰砰……

  两声闷响几乎不分先后的同时响起。

  王程用肩膀硬接下了许天智这一拳,肩膀骨骼咔嚓一声脆响,关节当场脱臼,筋骨也刺痛不已。可是,他的一拳也结实地打在了许天智的胳膊上,将其打的停下了脚步。而王程,则是直接被对方这一招炮拳打的飞了出去,接着还撞在后面的杨青语身上,两人一起飞向了后面。

  身在空中,王程心思转动,急忙腰身一扭,还能动的胳膊一把搂住了杨青语,将其拉到自己正面来,搂在自己怀里。他不能让杨青语先着地,他身上还有许天智的炮拳所残留的炮劲,在着地的那一瞬间这股劲道就会爆发,要是杨青语在后面,绝对会因此而受伤。(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