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美、人恩重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美、人恩重

  (求票,求支持!)

  江州,江边别墅。≧

  偌大的别墅内,此时一片安静,只有电视出一阵吵闹的声音。

  其他人,一双双眼睛都看向语出惊人的杨青语。在场的人,包括王程在内,都没想到过平时性格如此清冷的杨青语,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青语姐,你这是……”

  王程也楞了一瞬间,随后急忙苦笑着问道。

  王建海也反应过来,急忙上来招呼道:“姑娘,你快进来坐,坐下说。”

  陈阿姨也是亲热地笑道:“就是,姑娘,别站着了。刚才就让你进来坐,你非要出去等,现在小程回来了,你们都坐下来说。”

  小姑娘王媛媛脸色不好看,狠狠地坐下来,对杨青语哼了一声,冷着脸不再说话;小丫头王晓琳还不太懂生了什么事情,疑惑地看了看所有人,然后看着姐姐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也有样学样地绷着小脸坐在姐姐身边,用一双大眼睛瞪着杨青语。

  杨青语还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并没有依言没有坐下来,就是一双眼睛看着王程。

  王程心领神会,当下对父亲和陈阿姨说道:“爸,阿姨,你们别管了,去看电视就好了,我和青语姐出去走走。”

  王建海顿时板着脸就要呵斥王程,如此终生大事,我们做父母的能不管?

  陈阿姨急忙拉扯了一下王建海,示意他别说话,然后笑道:“好好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过小程你也是大人了。别让人家杨家姑娘委屈了。知道吗?”

  王程难得的面色一红,点头道:“阿姨,我知道了,你们别管了。”

  “行,我们老了,不管你们年轻人的事了,老王,看电视去。”

  说着。陈阿姨拉着不太情愿地王建海看电视去了。

  王程看着张绍云,一直呆的张绍云顿时反应过来,当即讪讪一笑,摸了摸脑袋,笑道:“那,这个,我也去练拳了。师傅,师娘,你们慢慢聊,出去走走。外面很黑的……”

  “废话多,快滚。”

  王程也当下就对张绍云呵斥一声。张绍云赶忙就跑去楼上练功房去了。

  杨青语微微低下头,不敢看房间内的眼神,然后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步伐很轻巧,几乎没有声音。

  王程跟在后面,心中在猜测究竟生了什么事。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山坡上,看着夜色中的江面,过往的船只两者耀眼的灯光,杨青语开口道:“王程,你是不是很意外?”

  王程点点头,无奈地道:“肯定意外,是不是杨老出事了?”

  杨青语的面色露出一丝恍然,然后微微好奇地道:“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你这么聪明?”

  王程一愣,随后笑道:“我也不知道,天生的吧。”

  “对呀,天生的,也就是天才,听着就很厉害。可惜,我没你那么聪明,不然也不会这样了。”

  杨青语有些惆怅地说道,语气之中也罕见的有了一些愁绪。

  “究竟怎么了?青语姐?”

  王程皱着眉头,低声问道,他印象中的杨青语可不是这样多愁善感的。

  “前天,我爷爷旧伤复了。我们家就我和我哥杨无忌在练武,我哥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上次和我爷爷大吵一架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现在,我们杨家太极一脉的担子就在我身上了。我怕我做不好,我以前从来没想过要嫁人,自从我爷爷上次在武圣山上说要招你入赘的时候。我就觉得你很好,嫁给你是最好的选择,嫁给其他人,我都不愿意。”

  杨青语看着江面,声音轻缓地说道:“所以,我感觉承担不了的时候,我就来找你了。要是你能娶我,做我杨青语的相公。就算以后我爷爷气血亏虚,实力不在了,也没人敢欺负我们杨家。”

  王程静静的听着,面色也逐渐严肃起来。

  从杨青语的语气之中,他听到了信任和托付。对一个女子来说,这已经是她能付出的最珍贵的东西了。尤其是对杨青语来说,王程从小就认识这位杨氏太极传人,她也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现在却想要将自己和家族的未来都托付给了他王程。

  王程脑海中只想到了一个词——美、人恩重!

  “我爷爷说,你是个天才。他一直后悔没有早点把你收入门下。可是,我们谁都没想到你能把自己的先天之疾治好。我以前还一直替你可惜,我从小看着你,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了不起的人;我知道如果你身体是完好的,以后肯定会是个很厉害的人。”

  杨青语似乎要一口气将心中许多话都讲出来,语气越来越轻松,也越来越轻快,没有了平时的清冷和严肃,好像普通的少女向心上人述说着永远也说不完的悄悄话一般:“我小时候也很贪玩,不喜欢练武,更不喜欢做辛苦的事情,我爷爷那时候也没想过让我练武来传承杨氏太极。直到我见到你了,可能你也没有现,我一直都在有意学着你的样子——喜怒不形于色,做事有始有终,任何时候都始终不放弃希望,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王程听着这些话,一下子呆住了,有一股将杨青语拥入怀中的冲动,可是他忍住了,只是眼神定定地看着杨青语变得柔和的侧脸。

  “青语姐……”

  王程语气复杂地叫了一声,杨青语转头看向王程,沉默下来。王程继续说道:“我还是去给杨老看看吧,他的伤严不严重?”

  杨青语此时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些什么,面色瞬间变得通红,低下头不敢再看王程一眼。低声道:“都是以前的伤。我爷爷说。这是治不好的,就和刘老的伤势差不多,只能维持身体消耗,以后气血会越来越虚弱……”

  杨青语没有继续说下去,可王程明白后果是什么。

  到时候,杨祐德可能会变成和刘武中一样,成为一个普通的老人家,寿命也将会走到尽头……

  “走吧。我还是去看看吧。”

  王程站起身来,说做就做,朝着市区走去。

  杨青语也起身跟上,步伐变得轻快,一下子说出了许多心里话,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轻松许多。

  “王程,我刚才说的事情,你不要和我爷爷说。”

  杨青语低声说道。

  王程点点头,也忍不住露出一丝微笑,道:“我知道。只是,我没想到青语姐很早就注意到我了。呵呵。”

  “你不要得意。”

  杨青语羞恼地说道。

  “我知道,我不会得意的。”

  王程肯定地说道,可是眼中的笑意明显不是这个意思。

  杨青语第一次女儿态的哼了一声,然后声若蚊蝇地道:“那你答不答应我?”

  王程心中也轻松下来,忍不住想逗逗这位由冰山功夫少女变成害羞少女的杨青语,笑道:“答应什么?”

  “你!”

  杨青语顿时瞪着王程,看到王程眼神的笑意,随即扭过头去,道:“反正你知道。”

  王程也转过头去,看向这夜色中的道路。这条路晚上基本上没有车,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快地走向市区。

  “青语姐,你知道我今年才满了十八岁的吧?”

  王程开口缓缓地地说道。

  说实话,面对从小就认识的杨青语,王程没有一丝心动是不可能的。可是,还是这句话,他年纪还小。暂时而言,他还真的没想过这等终生大事。他心中只想着好好练武,提高实力,期望有朝一日能踏上武者巅峰。

  所以,面对学校的张璇,王程也是各种含糊。

  男人,有时候就是这么贱。面对喜欢自己的优秀女子,是个男人肯定都舍不得放开,可又会有一些各方面的顾忌,如此就会显得很犹豫。

  杨青语面色稍微黯淡下来,低着头道:“我知道,我比你大三岁半。”

  “青语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王程见杨青语似乎误会自己的意思了,急忙说道:“我是说,我还小,还不到成家的年纪。”

  “我可以等。”

  杨青语立即坚定地回应道。

  王程心中一软,不忍拒绝,道:“那我们过几年再说,好不好?”

  “好,只要你会娶我,我会一直等你,多少年都可以。”

  杨青语依旧语气坚定不移地说道,眼神熠熠生辉地看着王程。

  王程有些不敢看这个眼神,视线稍微移开了一下,心中一动,开口道:“青语姐,我传给你两门内家呼吸法门吧。我知道国术内家拳法在内家方面很薄弱,我希望能帮到你,你学武天赋很厉害,也算是天才了,就比我弱一些而已,比你哥杨无忌都要厉害!”

  “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不过我不在乎这些。你给我的内家法门是武圣山的?”

  杨青语眼神亮地看着王程,步伐移动,身体靠近了王程身边,两人胳膊都挨着了,立即同时身体都僵硬了一下。

  “嗯,你记住不要外传,也不要告诉其他人。”

  王程心中有些悸动,急忙开口说道,然后稍微拉开了和杨青语的距离。

  杨青语当下就是心中一喜,听到王程将武圣山的独门武学都传给自己,脸上露出了笑容,没有计较王程的小动作,喜悦地答应道:“好,我肯定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呵呵,那你仔细听好了。”

  王程呵呵一笑,当下就开始讲述了起来,算是成功的转移了话题。

  他传给杨青语的这两门呼吸法门其实并不是武圣山的传承武学,而是他从于君那里得到的来自印度婆罗门的秘法,以及张三丰独门太极的呼吸法门。

  选择这两门内家秘法,王程是经过仔细考虑的。杨青语出身杨氏太极一脉。本身就是太极传人。和张三丰的太极虽然不一样。但也有许多密切的联系,传给她张氏太极的呼吸法门和她本身的武学最是契合。

  而印度婆罗门秘法,则是王程真正在意的,能传给杨青语,也说明了他的一部分心意。练成这门呼吸法门,不断的强化肺部,时间久了,肺脏就会变得强大无比。和心脉配合,就会展示出强势的内家威力。

  可以说,有这两门呼吸秘法,杨青语以后必然会成为中华大地上的绝顶强者。王程也是有意将两门呼吸秘法传给杨青语,让她以后可以独立起来,成为独当一面的高手,将杨氏太极扬光大。

  两人一路走到市区的时候,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多了。而这两门呼吸秘法都极为的复杂,以杨青语出色的天资和不浅的武学底蕴,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也只是掌握了太极呼吸秘法的四分之一而已。她要想将两门呼吸法门全部熟练的掌握,没有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的。

  “记住呼吸变化和你的太极桩法配合的节奏。”

  “我觉得这门呼吸好像和太极拳很融洽。就是比我们杨氏太极的内家呼吸复杂了太多。”

  “呵呵,太极拳本来就是内家拳法,肯定和内家呼吸都有一些融合。我武圣山内家武学天下第一,呼吸变化肯定很复杂。这只是四分之一,你最近几天先熟悉一下,过几天我再传给你剩下的……”

  “好,我会好好练的。谢谢你,王程。”

  “不需要谢!”

  “嗯,反正你将来要娶我,那我不谢你了。”

  看着杨青语脸上一本正经的样子,王程一下子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沉默以对。

  这时候,两人也来到了杨氏太极拳馆门口。此时已经是很晚的时间了,可是门口的灯火还很亮,而且停着几辆车。

  杨青语神色微微一变,低声道:“有人来了。”

  王程以前也在太极武馆呆过一两年时间,知道武馆门口在晚上是很清静的。当下他也是面色微微严肃下来,随着脚步加快地杨青语走进了武馆。

  杨青语打开武馆侧门,几个杨氏太极门下的弟子都还没睡。

  “青语你回来了。”

  一个中年人急忙上来低声道。

  杨青语皱着眉头,神色恢复了平时的清冷,点头道:“七叔,怎么了?”

  “王程也来了,要不你们先出去走走吧,等会儿再回来。”

  中年人看到王程,眼睛一亮,急忙说道,神色有些迟疑。

  “七叔,听说杨老身体不好,我是来看看杨老的。”

  王程微笑着说道。

  “哦,老爷子在里面……”

  中年人刚开口。

  这时候,里面大堂走出来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看到杨青语,立即惊喜地道:“青语你回来了,杨爷爷,青语回来了。”

  走出来的中年人也微笑道:“青语回来了就好,正好大家都在,过来当着老爷子的面都说说清楚。”

  七叔面色难看起来,对杨青语和王程打了个眼色,示意两人离开最好。

  杨青语却是对七叔点点头,然后直接一把抓住了王程的手,手掌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后就紧紧地握着王程的手,步伐坚定地拉着王程走了进去,道:“我去朋友家了,不知道家里来客人了。”

  王程楞了一下之后,就明白过来,心中也很复杂,知道从这时起,杨青语是真的将自己当做了自己人,脚下配合地跟着她一起走了进去。

  那门口的中年人和年轻人看到两人手牵手,都是面色微变。

  “青语,这位小弟弟是谁?”

  年轻人一步上前,挡在了大门口,神色冷然,声音带着质问,眼神不善地看着王程。

  王程也毫不示弱地看向对方,两人视线碰撞,谁都没有退让。

  杨青语一把毫不客气地推开了年轻人,跨步走向里面,依旧紧紧地拉着王程的手,冷冷地道:“他是谁,我需要向你解释吗?”

  年轻人神色变得阴沉下来,给杨青语让开,然后突然出手。他一出手就是形意拳擒拿手抓向王程的胳膊,想要卸掉王程的胳膊,沉声道:“那这位小弟弟就给我解释一下。”

  那中年人微微皱眉,神色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没有出手阻拦,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王程眼神微微一眯,肩膀随意一晃一抖,就从对方的擒拿手当中滑了出来,并没有让其得逞,淡淡地道:“我也不需要给你解释什么。还有,你不要叫我小弟弟。”

  “你们!”

  年轻人神色变得难看无比,被两人都无视了。只见他面色变得微红,手掌顺势一变,擒拿手变成了一记横拳,呼啸而起,朝着王程的肩膀切过来。

  这一拳劲道极其凝聚,空气都出一声破空之声。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凝重,如此实力,这年轻人的国术拳法比之霍有文都不弱多少了。

  不过,王程还是没有动手。他随着杨青语走进大堂,手臂再次一滑,以太极拳的卸力技巧躲开了对方这一招横拳,没有让其横劲爆出来,只是一拳扫在了空气当中。

  大堂内,杨祐德高坐在上面,旁边还坐着一个老者;下面两边的椅子上坐着几个中年人,一个个都呼吸悠长深沉,显然都是内家修为不弱的练家子。

  听到门口的动静,一双双眼睛都看了过来。

  年轻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对一个少年接连两次失手,立即显得有些恼怒,双眼通红地对王程低喝一声:“你有本事别躲!”

  然后他就是全力一招出手,乃是一招炮拳呼啸而出,劲道爆,出一声炮响。

  王程身体立定,这次并没有躲。(未完待续!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