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二十章 你娶我吧

第三百二十章 你娶我吧

  热门推荐:

  (求票票,求支持,大家都不要不投票呀……)

  之前,王程看着当时周伟宏的眼神,就知道此人不会轻易结束这件事。W他以为下次来港岛的时候,或许还会遭遇周家的为难。

  只是,他是万万没想到,此人会是如此的丧心病狂,直接前后脚开着车来路上就想截杀他们。

  因为,周伟宏是带了枪械的,而且不止一把枪。显然他绝对不是来说两句狠话就会收手,或者是来和谈的!

  所以,王程也没有说丝毫的废话,体内气血瞬间就暴动起来,心中猛虎肆虐,一声虎啸凭空乍起,身上的安全带当先被崩断。然后,他一脚踢开了车门,一拳呼啸而至,拳头就来到了那刚刚举起手枪的年轻人面前。

  吼……

  砰……

  虎啸和车门破碎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随后,周伟宏身边一个举枪的年轻人就被王程一拳击中肩膀,胳膊当场咔嚓一声脆响,筋骨碎裂,然后手枪飞了出去,整个人也撞在后面车上,将车身撞的摇晃不已。

  “开枪,杀了他,快!”

  周伟宏神色一变,出现了一丝惊怒。他没想到王程会一言不发首先出手了,所以急忙大声喝道。

  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了一切,有四把枪在手,占据了绝对优势,可以先羞辱王程一番,然后再杀人。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和他预想的剧本完全不一样。

  可是,王程的动作和行动太果断太快。一眨眼就解决了一个。

  而车内还有两个人拿着枪械在下车。

  “找死!”

  听到周伟宏的声音。王程冷哼一声。又是迅速一步跨出,绕过另一个年轻人的枪口,直接就来到了周伟宏的身边,然后才一把抓住面前拿枪的年轻人的后颈,紧接着瞬间发力。

  咔嚓!

  又是一声脆响。

  可这一声脆响不只是骨骼碎裂了,而是生命的消失。

  后颈有玉枕穴,乃是人体要害,王程发力也是不留余地。所以这周氏年轻人什么都没干,直接就这么倒了下去,已经没有了气息。

  呼……

  王程一把抓住了受伤的周伟宏,转过身来,面对下车的两个拿着枪械的年轻人,喝道:“你们敢开枪,他就要死。”

  周伟宏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小辈,一死一伤,浑身都颤抖着,嘴唇哆嗦地喊道:“王程。没想到你身为武圣山道门弟子,手段如此狠辣。”

  霍有文和张绍云也都急忙下车。两人浑身都狼狈不已。此时他们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急忙冲向那两个拿着手枪的周氏年轻人!

  王程手掌捏着周伟宏的后颈,语气冷漠至极地道:“你要杀我,却怪我手段狠辣。周伟宏,是不是我坐着不动任你打骂杀死,才算是好人?哼……你这逻辑也当真可以做世界霸主了。”

  周伟宏感觉到了王程声音之中的冷意,身体又颤抖了一下,沉声道:“你要是杀了我,我周家和你武圣山就会成为死敌,不死不休。”

  “哦?那你认为,你如此行为,我会放过你们周家?”

  王程不屑地反问道。

  周伟宏也不屑地道:“你武圣山只有几个人。”

  “我一人足以灭你周家!”

  王程也是自信地喝道。

  看着周伟宏被王程抓在手中,两个周氏年轻人都不敢动作。迟疑之下,两人就被冲上来的霍有文和张绍云迅速的制服,抢夺了枪械。

  现场也一下子被王程彻底地掌控住了。

  从霍有文的车被撞,翻滚之后停下来,再到现在王程抓住周伟宏控制局面,只是过了不到三秒钟而已。霍有文和张绍云都没有做任何事情,就是从车上下来,然后抓住两个没有反抗的周氏年轻人。

  “这是一次误会,我刚才只是一时想不通,我愿意向你道歉。王程,我们周家和你武圣山以前关系是不错的……”

  周伟宏看到事不可为,急忙声音急切地辩解。

  王程毫不理会周伟宏的话,对张绍云淡淡地道:“绍云,打断他们的手脚。”

  周伟宏和四个周氏年轻人都是浑身巨震,紧接着神色露出一丝惊恐。被霍有文和张绍云抓住的两个年轻人急忙想要反抗,两人实力也都是不弱,国术拳法几乎就要达到化劲的内家境界。可惜,他们终究还不是化劲高手,刚刚想有所动作,就被霍有文这位真正的化劲高手制服了一个,两招擒拿手就卸掉了胳膊关节,腿上也被踢了一脚,倒在了地上,无法动作。

  而张绍云实力还是太弱,被周氏年轻高手反手就是一招擒拿手抓住了胳膊,返身就想用他来威胁王程。

  可是。

  王程这时候突然一把放开了周伟宏,然后一步追出,虎啸再次乍起,一拳击中了刚刚准备转身想开口说话的周氏年轻人的背心。

  砰的一声闷响。

  这位周氏年轻高手直接被王程这一拳结结实实地打的飞出十几米远,摔在了道路中间,被疾驰而过的一辆车毫不客气地碾压了过去,然后那辆车也没有停下,加快速度地跑了。

  而这位周氏年轻高手也躺在了马路中间,没有了动静,显然也没有了气息。

  “王程,我要杀了你!”

  周伟宏心中的恐惧和愤怒同时爆发了,眼见两个小辈弟子死在面前,不顾伤势和局势,爆发全力冲向了王程,一拳袭向王程的后心。

  王程不屑的冷哼一声,身体一侧,硬是用肩膀承受了周伟宏这一拳,只是筋骨刺痛了一下,呼吸之下。就已经暂时恢复。最多两三天就能彻底恢复劲道留下的暗伤。

  周伟宏全盛之时。王程还有些忌惮,现在受伤的周伟宏,他是一点也不怕。

  “从你今天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个结果。我王程自问从没主动招惹过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是你竟然欺上门来了,当真以为我武圣山不敢杀人,以为我武圣山都是吃斋念经的出家人?”

  王程沉声说道。一把抓住了周伟宏的拳头,毫不犹豫地就是爆发强大的力道,将其拳头骨骼经脉全部捏的粉碎。

  巨大的力量之下,受伤的周伟宏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发出一声惨叫,一只手的骨骼被全部捏碎,然后被王程的擒拿手按在住,倒在了地上。

  “我说了,这是一场误会……”

  周伟宏大声的喊道。

  “你骗小孩子去吧,你们开车专门来撞我们的车。还带着枪下车,这是什么误会?”

  霍有文上来喝骂道:“周伟宏。这件事我也回回去告诉我爷爷,我们霍家和你们周家也不会再有往来。”

  张绍云也面色严峻地站在师傅身边。

  王程一脚踢在周伟宏的后颈上,周伟宏挣扎的身体瞬间一颤,随后四肢就跟着抽搐了两下,接着他就安静地躺在了地上,浑身都僵硬下来,只有眼珠和面部肌肉还在动。

  “你,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周伟宏语气颤抖,面色恐惧至极。

  王程毫无情绪地看着他,居高临下的姿态,淡淡地道:“没什么,就是断了你的筋脉而已,你下半辈子都会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不过你不会死。我不杀你,不是我怕了你周家,而是我想让你睁着眼睛,看着你招惹了我和武圣山的下场;让你睁着眼睛看着你们周家,总有一日会在我手下消失。”

  周伟宏和几个周氏的年轻人都是神色惊恐不已,王程的手段和反应,都超过了他们想象的极限。

  他们周家在南洋也是一路打拼发展出来的,可是也从没见过王程如此狠辣果断,不留余地的人。

  事前,周伟宏都计划好了。首先开车上来撞翻王程的车子,然后下车就侮辱王程一番,再开枪杀人,杀完就上车走。

  可以说,他的计划是很不错的,就像是电影电视里的剧情一样,如果成了,就会很流畅潇洒。可是,他们却是找错了对象。王程的反应速度绝对超过他们的想象,更不会像电影电视里的受害者一样会各种迟疑;也不会被车子困住;更不会和他们吧啦吧啦浪费一堆废话。

  王程发现敌人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直接动手,不给他们丝毫反应过来开枪的时间。

  所以,周伟宏等人都没有开一枪。

  “绍云!”

  王程冷喝道。

  张绍云急忙上前,道:“师傅。”

  “打断他们所有人的手脚,然后丢到马路中间去,是死是活看他们运气。”

  王程不容置疑地说道。

  张绍云经历过几次类似的事情,现在他没有迟疑和怠慢,直接上前就对着地上的周氏年轻人动手。

  咔嚓,咔嚓,咔嚓……

  一声声骨骼脆响,也伴随着一声声惨叫。

  霍有文都不忍继续看,也不敢劝说此时暴怒地王程。他只能转过身去,选择眼不见为净,心中却是已经在盘算着如何善后了。

  王程马上上飞机就走了,善后的事情肯定是要他霍家来做了。

  还好的是,这里是高速路上,人比较少。而且这一段路也没有摄像头,这就给了他们操作的空间。

  反正,现场有诸多的证据,还有枪械,都是对周伟宏他们很不利的。只要叫韩时非过来,应该就能摆平一切了。

  现场,不一会儿的时间,三个周氏年轻人就被张绍云打断手脚晕了过去。周伟宏也在恐惧,愤怒,绝望等等情绪的刺激下,跟着一起晕了过去。

  然后,张绍云按照师傅王程的吩咐,将三个周氏年轻人丢在了路中间,才神色严肃地回到师傅身边。

  王程点点头,对张绍云的表现很是满意。然后他直接上了还能开的车,对霍有文平静地说道:“有文。我们走。去机场。飞机时间快到了。”

  霍有文心中怪异而震惊。因为他看到王程的神色和声音都是异常的平静,好像面前发生的一切都和他们无关一样。

  这……

  霍有文不知道该如何说了,只能语无伦次地答应道:“哦,好好,绍云,上车,我们去机场。”

  张绍云也是面色严肃而怪异地和霍有文一起上车,绑好安全带。

  霍有文也再次发动车子上路。从后视镜上看着神色平静地王程,开口道:“王程,他们怎么办?”

  张绍云也是神色疑惑。

  王程拿出电话来,平静地道:“看他们的运气和造化,不过应该已经有人报警和叫救护车了。我打电话给韩队长说一声,有文你到时候也出面一下。”

  霍有文点点头,心道有王程给韩时非打电话更好一些,当下就不再说话。

  王程的电话已经打了出去。

  韩时非也立即接听了,那边有些吵闹,应该还在黄氏武馆应酬。

  “王程。上飞机了?”

  韩时非以为王程上飞机了和他打电话道别。

  王程微笑了一下,道:“还没到机场。路上遇到一些事。”

  韩时非顿时无奈地道:“你来港岛,八成都会给我找一堆麻烦,这边阮诚的事儿还没完,又来了,算我上辈子欠你的。说吧,什么事儿,严不严重?”

  “周伟宏刚才带人开车在路上堵截我们,撞了我们的车,还好有文开的不快,车子只是翻了一下,没出大事。不过,周伟宏带着人和枪,想杀我们,所以现在被我解决了。位置在机场路上,距离机场不到五公里,你有时间的话,去处理一下。”

  王程轻描淡写地说道。

  听的另一边的韩时非却是浑身冷汗。他知道王程说的越是冷静,那么事情就越是严重。不过,听到周伟宏在擂台上吃了亏,事后就去追杀报复,韩时非心中也很是不齿,当下立即答应道:“好,这事儿我来处理。那一段路应该没有监控,你和绍云放心回去吧,完事儿了我给你电话告诉你结果。”

  王程点点头,微笑道:“好,告诉于sir和黄师傅,都别喝太多酒。下周我不一定有时间过来,他们要注意保护身体平衡,气血不能过猛!”

  “好,我会告诉他们。”

  韩时非答应一声,已经在起身离开武馆了。

  王程随后就挂了电话。

  张绍云面色严肃,看起来好像很平静,可是手指其实还在微微发抖,可见心中不是很平静,抿着嘴唇没有说一句话。

  “王程,祝你比武大会上获得冠军!”

  王程上飞机的时候,霍有文真心地说道。

  王程笑道:“好,我会尽力。”

  张绍云也对霍有文严肃地点头,因为心中沉重而没有说话。

  飞机起飞之后,霍有文才转身离开,面色也逐渐严肃下来。他能感觉到,王程最近有些变化无常。

  时而平静如秋水,无为如万年磐石;时而霸道如猛虎,狠辣如索命无常。

  霍有文自己都感觉有些惧怕王程起来。还好的是,他能确定一点,王程是不会主动去惹别人。所以,他只需要真心和王程保持良好的关系就可以了,如此就永远不会站在王程的对立面。

  韩时非迅速地叫了几个交好的同事赶到现场,发现这里已经被交警和救护车包围起来了,一个个医生护士在急救伤者。

  周伟宏和几个周氏年轻人都已经清醒了过来。可是他们现在一个个都是面色惊恐,说话也说不清楚。只有周伟宏还稍微保持了一些理智,可是如此情况下,他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现场有枪械,上面有他们的指纹,都是对他们不理的证据。唯一还好的是,因为当时来不及,所以他们没有开一枪,枪械里的子弹都是满的。

  “周伟宏,你很不错。”

  韩时非来到周伟宏的担架面前,声音低沉地说道:“我没想到,你来到港岛,来了我的地盘,还敢这么嚣张,持枪杀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周伟宏急忙辩解道:“我没有,韩时非,你不要血口喷人。”

  “哼,王程已经给我打电话了,这件事到底如何,我很清楚,你狡辩都是无用的。”

  韩时非毫不客气地揭穿了周伟宏无力的辩解,沉声道:“周伟宏,这件事不算完,我一定会秉公处理。”

  周伟宏面色漆黑不已,忍不住愤怒而惊恐地大吼道:“我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韩时非不屑一笑,冷冷地道:“你这这样是谁造成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而已,你自己做的事情,那就要付出代价。”

  “韩时非,你……”

  周伟宏面色狠辣地又要开口。

  韩时非直接就打断了:“你不需要威胁我,没用。我说了,我会秉公处理,我说到做到。看看你做了些什么,非法携带枪械,谋杀未遂,扰乱公共交通,五年不算长吧……”

  说完,韩时非让人给周伟宏戴上了手铐,不再多和他废话。

  周伟宏已经感觉不到四肢了,更是无力反抗。

  另一边。

  王程和张绍云师徒两回到江州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而当师徒两拒绝了来接他们的车子,靠着双脚走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色笼罩了。

  一路上,王程都在感悟着无为心境,步伐,呼吸,都完全融入张氏太极拳。而张绍云,也听从师傅的指导,以跃马桩和猛虎九式来交替着赶路。

  快到家的时候。

  远远地,王程就看到别墅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当下他提起一口气,急忙带着几乎有气无力地张绍云快步来到门口,看到确定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笑道:“青语姐,你怎么来了?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去坐坐?”

  来人,正是让王程有些意外,又似乎有些当然的杨青语。

  夜风中,杨青语身着一袭白衣,配合淡然清丽的容貌,和清冷的神色,看的张绍云都不敢直视。

  杨青语点点头,眼神也有些不敢看王程,神色却是依旧平静,低声道:“找你有些事,看你家里人都在忙,我就在门口来看看你回来没有。”

  “进去坐吧。”

  王程也感觉到一丝怪异,点头招呼杨青语进客厅坐下来。

  王程的父亲王建海和陈阿姨都在看电视,一大一小两个小姑娘在那边练拳打闹。看到王程带着杨青语回来了,都过来招呼。

  而这时,杨青语刚刚坐下来,就开口道:“王程,你娶我吧!”

  刚刚起身的王建海和陈阿姨都愣愣地看过来。

  打闹的两个丫头也都愣住了。

  张绍云则是长大了嘴巴,心中无比佩服师傅的魅力。

  杨青语有多厉害?有多漂亮?在张绍云心中是想都不敢想的存在,是只能远观的仙子般的存在。

  此时却是主动给师傅送上门求师傅娶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