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叶氏咏春寸拳

第三百一十七章 叶氏咏春寸拳

  热门推荐:

  (求票,求支持!)

  港岛,黄氏武馆内。

  如上次黄德林和袁成清的比武一样,中间的擂台已经搭建好了,作为主场的黄氏武馆门下弟子一个个都身穿正装站在周围,场面很严肃。

  中间一张张大圆桌旁坐着一个个神色或是严肃,或是轻松,或是闲谈的客人。

  当霍有文带着王程几人进入场中的时候,现场本来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现场一双双眼睛都看向门口,目光扫过韩时非和于君的时候大多数人都闪过诧异,而之后,他们的目光就都落在了王程的身上。

  王程神色如常,面对一双双精气神饱满的目光,也是怡然不惧,目光反而和所有人都对视一眼。他一眼间扫过场中所有人,发现今天来的人比上次黄德林与袁成清比武的时候多了许多。

  “王程,你来了,快来坐。韩队长和于sir也来了,稀客,真是稀客。好久没见过于sir了,看你气色不错,王程的医术果然厉害。呵呵,都进来坐。”

  黄德林穿着崭新的唐装,上来热情地招呼王程等人坐下来。

  王程点点头,从在场诸多人身上收回目光,对黄德林抱拳笑道:“黄师傅,今天打扰你了,呵呵。”

  叶群生指名道姓挑战的是武圣山王程。按理说是要在武圣山的场地去比武的,在黄氏武馆摆擂台,就的确是麻烦了主人家黄德林。

  黄德林急忙摆手,不好意思地笑道:“别,王程,你这样说的话,可不把我老黄当自己人了,下次可不给你好酒喝了。”

  “哈哈,那王程下次来港岛直接去我哪儿,绝对好酒好肉管够,不理老黄了。”

  于sir当下就接口说道。

  “于sir,你还是这么不厚道。哈哈,好了,不说了,快来坐。”

  黄德林哈哈一笑,和于sir碰了一拳,然后招呼大家坐下来。

  王程和张绍云,以及韩时非和于君,一起坐在了中间的一张桌子旁。周围有几个王程认识的人,马家义,袁成清就在其中,可见港岛的诸多高手应该都是到齐了,在场足有四五十人,每个人都气息悠长,神态饱满。

  来了这么多人,这不只是黄德林的面子大;更是因为王程武圣山出身的名头很有吸引力。当然,也是因为叶群生最近闹出的动静比较大。

  最近五年来,叶群生在港岛就几乎是风头无人可以阻挡。不只是年轻一辈当中无人可敌,即便是一些老一辈的高手都不是其对手。而这位叶家的年轻天才更是将叶家咏春拳的内家缺陷逐渐的补足了起来,虽然还无法与三大内家拳比拟,但也堪称惊采绝艳。

  许多人都期待,期待叶群生会成为叶家历史上第一个神话宗师,会将叶家咏春彻底完善起来,成为可以和三大内家拳比肩的第四门现代国术的内家拳法,届时,叶群生就会成为与李洛能,董海川,杨露禅相提并论的现代国术第四位神话宗师!

  可以说,港岛和南洋的许多国术高手都对叶群生抱有巨大的期望。

  而王程却是突然横空出现,并且一出现就表现的很强势。年纪比叶群生更小,只有十八岁,同时还是出身于江州武圣山长鹤门下。

  仅仅长鹤这个名字,在南洋武术界就可以掀起一片腥风血雨。更何况,王程不只是击败了新晋的抱丹境界宗师周节均,还表现出了极其高超的医术。

  这样的少年,也堪称传奇。

  如此两位年轻俊杰,在全世界华人圈子当中,能与之相比的,不超过双手之数。现在,这两人就要擂台相见了。只要是知道这个消息的,绝对都会来到现场亲眼目睹这一场或许会名留青史的擂台赛。

  王程坐下来的时候,周围看着他的目光有冷漠的,也有善意的,更多的是无所谓的漠视。

  “阁下就是王程,长鹤道长的关门弟子?”

  旁边的桌子上,一个中年人对王程神色期待地问道。

  王程点点头,微笑道:“不错,我就是王程,家师正是武圣山长鹤道长。”

  “呵呵,失礼,在下钟盛。当年我父亲承蒙长鹤道长不杀之恩,道长近来可好?”

  中年人换上笑容,关切地问道。

  王程心下不自觉的松了口气,总算遇到一个不是老道士敌人的人了,当下笑道:“多谢钟先生关心,我师傅长居武圣山上,身体一直都安好。”

  “那就好,长鹤道长乃是神仙中人,武圣山道门内家功夫天下无人能比。希望道长能长命百岁,他日我一定亲自上山拜访道长,拜谢大恩。”

  钟盛神色声音都很诚恳地说道。

  王程笑道:“多谢先生如此想,我也希望我师傅能再活一百年,这些都只能看造化了。”

  “对呀,看造化了……”

  钟盛感慨地说了一句,随后摇摇头,语气一转,道:“王程先生,听闻你刚刚拜入长鹤道长门下三月有余,就参加了全国比武大会?”

  “不错,师命难违。”

  王程点点头,神色平静。

  “那我祝贺先生旗开得胜。这次叶群生来者不善,而且,也不知他一个人。你要多加小心了。”

  钟盛语气无奈地说道,有些为王程担心。

  张绍云低声道:“多谢钟先生关心,不过我师傅定然能取得胜利。”

  王程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

  这里周围的人可都听着呢,他自己要是夸自己,可不好听。

  “希望你等会儿还能笑出来。”

  钟盛对面的一个中年人看着王程淡淡地说道。

  王程看了对方一眼,随意地道:“我想笑,自然就能笑出来。”

  “就怕你到时候,不想笑。”

  中年人继续不屑地说道。

  王程只是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不再和对方争辩什么,继续说下去,平白显得自己格调低下。当下目光一转,他看向了对面一张桌子上的几个人,其中就有昨天晚上和他交过手的抱丹宗师黄磊,另外还有几个中年人和几个年轻人。

  其中,一个气势极盛,和霍有文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如标枪一般的坐在那里。那年轻人一双眼睛如利剑一般地看向王程,和王程的视线碰撞之后,只是微微点头,眼神依旧冷漠如剑。

  “他就是叶群生!”

  韩时非在王程身边低声说道。

  于君微微感叹了一下,神色复杂地道:“我当年以为未来十年会是叶家的。现在看来,未来百年都会是武圣山的,王程,你不要让我失望。”

  “呵呵,于sir多虑了。未来不会属于我,也不会属于叶家,而是天下高手的。到时候必然也有你于sir的一席之地。”

  王程笑了笑,目光从对面那叶群生身上收回来,对于君说道。

  这是王程的真心话。天下间他没见识过的高手多了去了,谁也不敢说自己能怎么样。可是不管别人如何,于君和他本人,显然都有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这个优势就是来自印度婆罗门的秘法,假以时日,两人都将这门秘法练至大成的时候,在中华大地上,就会少有人能敌了。

  而于君在这条路上还走在了前面。王程可以肯定,只要于君心脉的伤势一好,实力就会瞬间飞跃。当他跨入抱丹境界之后,整个港岛和南洋武术界,估计就只有几个老一辈的顶尖高手能与之一战。

  或许,于君本人现在都对这些不太清楚,王程也没有说的那么详细,点到即止就好。到时候他自己就知道了,那样对他来说还是巨大的惊喜。

  于君摇摇头,不自信地笑道:“王程你可不要抬高我了,我都一把年纪了,心脉受损这么多年,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重新练拳,已经被当年的同辈高手落下许多了。”

  “不出五年,于sir你就可以击败他们。”

  王程肯定地说道。

  韩时非倒是认可这个答案,点点头没说话。

  黄德林这时候走上了中间临时搭建起来的擂台,面色严肃地对周围所有人说道:“大家好,时辰已到。感谢大家赏脸来我黄氏武馆观看武圣山传人王程先生,与叶家传人叶群生的比武。两人都是我华人年轻一辈当中的年轻俊杰,是华人武术界未来的希望。所以还请两位都能点到即止,不要造成不必要的伤亡,不然任何一人受损都会是我华人武术界的巨大损失!”

  现场一些中立人士都点头,认可黄德林的话,他们都认为这两人以后成长起来以后,会成为华人武术界的领导人物。这样的代表性高手自然是越多越好,如此能提高华人武术界的地位,对抗国外高手也能更有凝聚力。

  其他有各自立场的人,自然就是不以为然,他们都希望自己支持的一方能大败对方,打废打死对手最好。

  黄德林不再多说,当下大声道:“好,我宣布,比武开始!”

  周围的人都纷纷轻轻地鼓起掌来,掌声一闪即逝,并没有持续多久,可是声音很响亮,其中还夹杂着进到爆发的声音。可见现场都是高手,最弱的都是化劲初期境界的国术武者。

  坐在王程对面的叶群生首先起身上了擂台,双脚一步步地走上了擂台,并没有跳上去,或者是一步跃上去。他神色眼神都异常平静,整个人如一柄入鞘的宝剑一样的不露锋芒,却给人很危险的感觉!

  而王程,此时也是站起身来。只见他对周围所有人都微微一抱拳之后,才缓步走上擂台,步伐轻松而和谐,极有韵律,刚好和对面的叶群生一起站在擂台上,不先不后,不急不缓,如道门无为。

  “武圣山,王程。”

  王程抱拳,严肃地对叶群生说道。

  叶群生也是满脸严肃地看着王程说道:“叶氏咏春门下,叶群生,请。”

  现场一片安静!

  叶家武馆那边的许多人都是神色有些不可捉摸。因为伴随着两人这样的开场白,就代表者武圣山和叶氏武馆,在将来一段时间,都会是对立的局面。

  不过,在叶家旁边坐着的南洋周氏门人都露出一丝笑容!

  擂台上。

  王程和叶群生都没有立即出手,两人自报家门之后,都平静地看着对方,身体任何一个部位都没有动作。

  王程眼神之中只有平和,心中一片无为。在这比武擂台上,他没有再次施展猛虎九式,而是依旧保持着还没有完全练成的道门太极,这是他的坚持。

  “我要出手了。”

  叶群生突然开口说道。

  台下许多人都是瞬间郁闷不已,感情你们两人在擂台上对视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还不动手,就是因为没有都没说话?

  这样不够激烈呀!

  你们不应该是剑拔弩张,势不两立,你死我活的吗?

  显然。

  王程和叶群生表现出的平静态度,就让现场许多人很是意外了。几个南洋周氏的高手都皱起眉头,面色不喜。

  面对叶群生的话,王程也淡然点头,简单地道:“好。”

  也只有一个字。

  叶群生瞬间整个人气势一变,变得锋芒大盛。如果说刚才他就是一把入鞘的剑锋的话,此时他就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不,说是拔出的长枪更准确一些。

  叶群生主修叶氏咏春,同时融合形意拳和太极拳,整个人已经开始领悟国术内家劲道奥秘,对大枪的造诣显然也绝对不低。

  呼……

  叶群生出手了。

  身体如离弦之箭一般的冲了出去,双拳化作两杆长枪,呼啸而起,刺向王程。这不是纯粹的形意拳,也不是普通的太极,而是带着一些形意拳真意的咏春!

  快!

  快!

  快!

  王程眼前一花,叶群生就已经到了面前,无为心境瞬间自然而然的施展出了道门太极,身体也霎时间随心而动。

  砰砰砰砰砰砰…………

  叶群生的拳头几乎化作一片幻影,每一拳的劲道都极为凝聚强势,招招都直取王程面门和心脉要害。

  现场很多人看到这样的拳法,都是面色一变,尤其是霍有文等同辈弟子被打击的最大。因为他们都看到叶群生现在比以前更强了,他们也失去了挑战叶群生的可能。

  可是。

  王程的表现却是让他们大多数人更为吃惊。

  只见王程面色如秋水一般,双脚一动不动。他只是双手在面前不断划出半个圆,一双拳头也化作道道虚影,只能看到一个个半圆汇聚成太极。可是,王程如此简单的拳法,就是将叶群生猛烈的双拳都抵挡了下来。

  两人的拳头不断碰撞,一道道劲道爆炸开来,将空气激荡的逐渐涌动起来,现场也慢慢地出现了一股股微风。

  大家吃惊的不只是王程能挡住叶群生突然全力爆发的咏春拳,更是因为王程施展的拳法,绝对不是他们所熟知的武圣山拳法。

  “这不是地煞拳法。”

  “不是大地锤法!”

  “看起来像是武当太极。”

  “对,不是国术太极,是武当一脉的道门太极。”

  现场的都是高手,目光和见识都何其老辣?稍微一想,他们就看出了王程这门拳法的路数,纷纷都是惊讶不已。

  于君和韩时非都是如此,显然没想到王程会以道门太极来应战。而且看情况,王程的道门太极造诣竟然不低,叶群生一时间拿王程没辙。

  叶群生面色杀气凌然,一顿咏春乱拳打完之后,后退了一步,盯着王程,沉声道:“你看不起我?”

  王程摇摇头,没有说话。

  “那你为何不用武圣山拳法?”

  叶群生低沉地问道。

  “我想用什么拳法,是我的自由吧?”

  王程淡淡地说道。

  “哼,好,是你的自由,那我就让你再更自由一些!”

  叶群生冷哼一声,面色杀气更为浓郁。

  王程面色依旧平静,面对周围诸多高手的惊奇和质疑,他心中也是一片平静。在巨大的压力,以及心中猛虎的压抑之下,他还能做到如此,绝对不容易。

  轰……

  叶群生说完话,双脚猛然同时在地上一跺,整个人就冲了上来,面色显得通红,显然是瞬间爆发了全力。他只是一步跨出,一拳就冲刺出来,如长枪,也如剑锋,拳头刺穿空气,划出一声尖锐的呼啸!

  咏春寸劲!

  王程眼神一凝,心中丝毫不理会被刺激而变得蠢蠢欲动的猛虎真意,还是保持平和的无为心境。面对叶群生这一拳的危险,他依旧保持着无为!

  这一刻。

  道门太极的诸多奥秘都在王程的心中一一流淌而过。

  无为心境第一次本能的动了,占据了王程的心田。

  方寸之间,叶群生爆发出极其强悍,号称国术短时间短距离内的最强爆发的寸拳寸劲。王程在这一刻也双手交叉而出,乃是如国术太极缠丝劲一样的卸力技巧,纠缠上了叶群生的拳头。

  轰!

  一股巨大的劲道就在这一刻陡然爆发出来,根本不给王程卸力的时间和空间。

  王程身体一震,浑身气血都震荡起来,一瞬间双手就失去了知觉。

  好强大的劲道!

  好强势的寸劲!

  王程没想到,这个叶群生竟然是抱丹初期境界的绝顶高手!

  年轻一辈的抱丹宗师?

  王程第一次遇到。

  不过,这又如何?

  你强任你强,我自无为。

  王程眼神古井无波,被这一拳打的双脚离地,飞出一米远。落在地上的时候,他面色依旧平静地看着对面冲过来的叶群生。

  道门无为,在这一刻真正的被王程领悟道了,不再需要他刻意地去保持心境,无为心境自然而然时刻存于心中。

  道门太极,也真正的在王程的手中开始展示出威力。R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