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752章 真龙之体的神奇,东星月之心

第752章 真龙之体的神奇,东星月之心

  人体复杂无比,之中蕴含的奥秘无穷无尽,并不比宇宙奥秘来的少。

  王程之前一直对所谓的真龙之体抱有怀疑情绪,之前安娜修炼武圣山武学也有表现出太出格的资质,和王媛媛王晓琳几人相差不多,虽然也算是天才资质,可是并没有逆天的表现,和传说中的真龙之体并不相符。

  可是,现在,他相信了。

  看着安娜在那里沉入在熊拳真意当中的姿态,他很是震动。

  这才是真正的天生武者。

  天生就是修炼五禽宗拳法的武者。

  相比而言,其他所有的天才武者都显得不值一提。

  仅仅凭借一本残缺不全的高深拳谱,就能修炼出拳法真意,而且她似乎还凭借这的领悟将这门拳法补全了,刚才修炼的桩法明显比王程翻译出的残缺拳法更为完整和高深。

  王程做不到,那少林寺被称作千年一出的悟慧也做不到!

  想到此,王程缓缓地走了出去,步伐轻微,仿佛一片落叶一般。

  这就是他最近的进步,肺脉逐渐强大起来,起到的最明显效果,那就是轻身之术更加厉害,肺脉可以容纳更多的气息,也可以让身体各处容纳更多的气息。

  所谓内家轻身秘法,实际本质上都是从肺脉着手的。

  几步来到安娜的身后,相距不到几米,安娜也没有发现师傅王程的到来,依旧沉浸在熊拳当中!

  呼呼呼……

  安娜呼吸沉重,每一次呼吸都好像如大地脉动一般,带有极其特殊而高深的韵律,和王程的大地呼吸有一丝相似,不过火候浅了许多,但是其内在意境不差丝毫,只要她修炼下去,短时间内估计就有大成的可能。

  一转身,她终于看到了师傅王程就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她。

  “啊!”

  安娜被惊了一下,发出一声惊叫,接着就急忙收住了拳法,内家气息出现了一丝紊乱,可随后就迅速地被她的呼吸约束了下来,没有岔气的现象,好像已经修炼到了收发自如的境界。

  可实际上,她仅仅修炼这门拳法一周多而已。

  这,或许也是她身体的天赋。

  “师傅!”

  她看着王程,尊敬的喊了一声。

  王程点点头,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查看脉象和气血脉动,一边问道:“你修炼的是我上次给你的熊拳?”

  安娜眼中闪过一丝炙热的光晕,纯阳气血也进步不小,身上自然地带着一股厚重的气势,如一座火山,炙热而稳重,点头道:“嗯,师傅上次说这门拳法是专门给我的,我就好好研究了一下,修炼之后,效果很好!”

  王程感受到了安娜淳厚的气血脉动,很稳,没有任何不对之处。

  当下,他松开了安娜的手腕脉搏,问道:“你修炼这门拳法,可有什么特殊的感受?”

  安娜的声音也变得中气十足起来,肯定地说道:“感受特别舒服,我修炼起来,就感觉每天都有明显进步,一练拳,浑身都很有力气,气血更加舒畅,一些残缺的呼吸方式,好像都能自然的出现更完整的!”

  王程的心中极其震惊。

  残缺的内家呼吸,可以自然的出现完整的?

  那也就是说,安娜修炼残缺的熊拳,可以自然的演化出完整的熊拳出来?

  这是何等天赋?

  还是说,这黄帝武学本身就是给她准备的?

  相隔五千年的传承?

  王程有些不相信,那太神奇了。

  王程的眼中精光闪烁,低声说道:“那你修炼的熊拳,和我给你的残缺拳谱不一样?”

  安娜想了想,才说道:“开始是一样的,可是修炼到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师傅,这样是好,还是坏?”

  王程嘴角溢出笑意,赞赏地说道:“这当然是好事,我就说过,你的体质很特殊,和我们常人不一样。这门拳法几乎就可以说给你准备的,你这两天好好修炼,把你领悟出的完整呼吸秘法和拳法都写下来交给我,到时候我再给你另外一门拳法,等你把几门五禽宗拳法都修炼了,就算是入门了!”

  王程心中喜悦,似乎找到了一种能尽快翻译出五禽宗黄帝武学的方式。

  安娜就如一根纽带一般,链接了现在和上古武学,让他可以很快地拿到五禽宗黄帝武学拳谱。

  “可是,师傅,我领悟出来的是对的吗?”

  安娜还有一丝担忧地问道。

  她毕竟是国术入门,之后才进入王程门下,对古拳法的认识程度不高,所以对自己领悟出的东西不够自信。

  王程很肯定地说道:“安娜你放心,只要是你自然领悟出来的,那就是正确的,你好好修炼就对了。”

  “好,我听师傅的!”

  安娜浑身轻松起来,答应下来,表现出了对师傅的绝对信任。

  可以看出,她最近修炼的时候估计也是提心吊胆的,害怕会出现不好的结果,现在得到师傅的肯定答复,才敢继续放心的修炼下去。

  只怕,世界上谁都想象不到具有真龙之体的安娜到底具有什么样的能力,再修炼了五禽宗黄帝武学之后有什么变化。

  如果,他们知道安娜的真龙之体修炼黄帝武学有这种作用,只怕以黄九的年纪和见识,都会忍不住来抢夺安娜,让安娜帮他尽快拿出黄帝武学的完美翻译版本。

  毕竟,能依靠武学见识和文字造诣完美地将上古黄帝武学翻译出来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不管是自信的王程,还是身为黄帝传人的黄九都不例外,毕竟上古文字,和现在相差太多太多了,一个简单的符号翻译出来估计就有数十上百字才能说清楚,还不一定能解释正确。

  全世界,恐怕只有安娜一人可以做到完美翻译这些黄帝武学,或者可以说,安娜本人就是一本活着的五禽宗黄帝一脉的武学秘籍!

  师徒俩又聊了几句,王程指点了一下安娜在武圣山武学方面的关窍之处。对于黄帝武学,他就没有任何可以指点的了,以后就安全靠安娜一个人自己去修炼领悟了,就算王程以后修炼了黄帝武学,估计在造诣上也无法与安娜相比。

  还是那个原因,安娜天生就是五禽宗武者,其以后的武学成就,王程也无法揣测,只能说不可限量!

  不一会儿,师徒俩各自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安娜就过来将自己写好的熊拳拳谱交给了王程,很是用心,也有些想表现的心思。

  “师傅,这是我昨天连夜写出来的,您看看!”

  安娜带着一丝忐忑说道。

  王程没有出去练拳,最近有时间就是坐在藏经阁看书,一边搬运内家呼吸。

  他最近的修炼方式就是如此,不会去太大的消耗,就是主修内家呼吸,锤炼脏腑,修复心脉。

  拿过安娜的拳谱,王程也带着一丝期待地看了下来。

  拳谱不厚,王程很快就看完了,比他翻译的拳谱的确是完整了许多,看起来就是一门完整的武学,以他的武学见识也找不到什么不妥之处,似乎这门拳法本身就是这样的。

  “嗯,你继续修炼就可以了。这是我翻译出来的另一门拳谱,也不全,你拿回去试试能不能领悟出什么,有什么领悟,都记下来。”

  王程将鹤形拳拳谱交给了安娜,这本拳谱对他最重要,所以他很期待。

  安娜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拿着师傅王程给她的鹤形拳拳谱,转身就迅速地离开了:“是,师傅……”

  不一会儿,李肃就来到了藏经阁,开始了誊抄黄帝武学的拳谱,王程将原本的拳谱交给他,就离开了这里。

  因为,他看到了外面有一个人影来找他。

  他直接离开了藏经阁,朝着外面走去,让李肃都有些不明所以,两人都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老头子不由地摇摇头,自顾自地誊抄起来。

  王程直接来到后山一处树林内,看到了那道白色身形,其手中提着一个方形箱子。

  呼!

  白色身影手提箱子,转身冲向王程,带着一片白光。

  那是一片刀光,冷艳的脸上却是没有一丝杀气,刀光也没有多少冷意。

  叮!

  刀光眨眼间来到了王程的面前,王程动也没有动,就是这么看着对方,平静地开口问道:“你怎么来山上了?”

  刀光停在了王程的面前。

  东星月的脸上满是杀意,显然心中有许多怒火,直接就将手中的盒子丢在了地上,冷冷地说道:“你差点都死了,我不管你是不是在山上,我就是要来看你。我以后会帮你报仇,这个是帮你收的利息,罗家树大根深,可是总部就在澳洲,他们跑不了,我迟早会把罗家上下全部杀光,让他们知道敢伤害你的代价!”

  王程神色微微一愣,心中的责怪却是说不出来了。

  因为,地上那盒子当中滚出来了一个血迹已经干涸凝固的人头!

  那人头的面部,王程可以清晰的认得,正是在比武大会时期,和他交过手的罗家年轻顶级高手罗清盛。

  当时罗清盛的实力比起王程也只差了一线,绝对是年轻一代当中的翘楚。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这家伙的实力进步必然不会落下太多,虽然必然比不上王程的进步速度,可是也不可能被东星月如此简单的击杀了吧?

  王程的神色上下打量着东星月,心中微微震惊,因为东星月的内家气息有了长足进步,浑身气息浑圆如意,竟然也有了一丝道家真意。

  这……

  这简直有一丝不可思议。

  王程压住心中的震惊,开口说道:“罗家的事情,我迟早会去解决,我们武圣山和罗家是世仇。你就不要参合这件事了,免得让伊贺道馆的人怀疑你。”

  东星月摇摇头,一手紧握刀柄,看着天空,冰冷地说道:“伊贺道馆以后都不会再怀疑我了!”

  此刻,东星月站在那里,就如一把刀,冰冷而无情。

  可是,王程是她心中的破绽,因为王程是她的情之所在。

  一旦面对王程,她的实力就会下降一半以上。

  不然,以她此刻强大起来的内家气息和在刀法上的造诣,未必不能击败现在的王程。

  王程看着东星月,心中也软了下来,和声问道:“为什么?我听说你去美国了,结果如何?”

  东星月浑身散发着强烈的锐气,道:“昨天我刚回日本,今天一早就来了中国见你。美国之行,我们最后胜出,再过不久伊贺道馆就会开到美国去。我也正式成为了伊贺道馆第一继承人,不出意外,三年内我就会成为伊贺道馆的馆主!”

  “也是几百年来,第一任女馆主!”

  东星月深呼吸一口气息,感受着自己强大的力量,看向王程,眼中没有了丝毫的杀气和冰冷,只有一片似水的柔和,声音也轻缓了下来,道:“谢谢你帮了我。”

  王程心中想着杨青语,摇头说道:“不必多谢,我帮你也是为了报答你。其实,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以后你成为伊贺道馆的馆主,和我之间就会成为敌人!”

  武圣山长鹤道士和伊贺长生之间的仇恨还没有解决。

  所以,王程有预感,自己将来和东星月或许会是死敌。

  双方不管是师门,还是民族之间,都有血海深仇,不可能调和!

  东星月上前两步,速度极快,直接双手抱住了王程的肩膀,将脸颊紧贴在王程的脸上。

  王程刚才身体本能的差点出手,可随后就忍住了,被东星爷抱住之后就忍不住身体僵硬了一下,感受着脸颊上的一丝清香,低声不满的叫道:“东星月……”

  东星月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息,似乎将心中压抑的思念之情都释放了出来,脸颊在王程的脸上轻轻地蹭了两下,接着干脆地转身就走了,似乎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从后面小路走下山去,留下一句话:“王程,我永远不会和你为敌。我说过,我会为你做任何事,哪怕我以后成为伊贺道馆的馆主,我的心也不会变。”

  说完,她的身形就消失在山路上,只留下了那装着罗清盛人头的盒子。

  王程站在那里楞了一秒之后,没有说话,只是将那盒子重新装好,就地两拳打出一个坑洞出来,直接就将这盒子埋了起来。

  罗家失去了罗清盛,估计也是很不平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