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敢动我朋友?

第三百一十三章 你敢动我朋友?

  (求票,求支持!上一章标题数字的三百写成了三把,抱歉,这个标题是改不了的,大家见谅!)

  阮诚倒在地上,浑身刺痛不已,双手也被拷着,呼哧呼哧地剧烈的呼吸着空气,显示出了极其高深的内家修为,只怕距离气血搬运小周天也不远了。【】他一双眼睛依旧满是赤果果的恨意,直盯盯地看着王程。

  “我记住了,王程,江州武圣山,我发誓,你一定会死在我手上!”

  阮诚咬牙切齿地,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道。

  显然,阮诚并没有听过江州武圣山,只以为是个小小的武术门派。

  王程居高临下地看着阮诚,又扫了一眼他旁边昏迷不醒的徒弟阿莱,肯定地道:“好,我很期待你以后还敢面对我,到时候希望你还能有现在的勇气。”

  几个港岛警察急忙过去将阮诚扶起来,他们的上司马上就要到了,看到这种场面绝对会处罚他们的。

  阮诚却是没有接受这几个警察的帮忙,而是挣脱了几个警察的手,自己强行提起一口气,靠自己站了起来。他看了周围几个警察一眼,沉声道:“你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是给我们警察这个职业抹黑,你们是我们警界的耻辱,我会如实向你们上司反应刚才的事情。”

  几个警察都楞了一下,随后就是面色大变。

  刚才他们可以说什么事情都没做,本着不参与,不管看。所以不知情的原则。但是说出去这就是不作为。纵容歹徒的行为。

  “哼,阮警官,那你就去告吧。我也会如实把这里的情况反应上去,你下属阿莱向人质开枪,你打断人质的胳膊,这些我都会写到报告里。”

  领队当下冷哼一声,后退一步,拉开了和阮诚的距离。毫不示弱地说道。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是在港岛。你一个缅甸的外勤警察,也敢来嚣张威胁本地警察?别说你曾经是国际刑警,就算你现在还是国际刑警,又如何?

  现在哪个地区的警察会乐意配合国际刑警办事?

  几乎没有了,即便是国际刑警本部所在的英国伦敦的警察同行,估计都不会很待见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强势的国际刑警。

  阮诚呼吸平稳下来,眼神也逐渐冷静下来,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王程带着张绍云和霍有文也站在一边,等待着这里的事情解决了就走。至于张绍云和霍有文的枪伤。有王程在,自然是不用去医院。子弹已经取出来了。两人都是血气方刚的练武之人,这么十几个呼吸的时间,血液已经几乎不流了,相信再过一会儿血液就可以凝结了。

  几辆救护车停下来就立即开始救治伤员,将受重伤的伤员抬到车上去。另外几辆警车直直地来到王程等人面前,十几个警察急匆匆地冲了下来,一个个都是全神戒备的样子,腰间都配了枪械,显然是听说这里发生了枪战。

  “都怎么样?”

  一个中年人下车就带着几个人朝着领队急切地问道,目光落在阮诚身上,皱眉道:“阮警官怎么带上手铐了?还受了伤?”

  领队紧忙说道:“黄sir,伙计们都伤的不是很重,暂时没有人死亡。至于阮警官,他和他的下属刚才做了一些不当的行为,所以我暂时让他冷静一下。”

  黄sir面色一正,当即就沉声道:“胡闹,什么不当的行为?你们知道阮警官是谁吗?快给他解开手铐。”

  “黄sir,他下属刚才对着人质开枪,他本人也对人质出手,打断了人质的胳膊,这些都是我们亲眼所见。”

  领队如实说道,他身边的几个队员也都点头,表示这些都是真的。

  可是,黄sir瞪了领队一眼,却又是呵斥道:“你懂什么?人家阮警官抓捕的犯人不计其数,救过的人质也多的数不清,他肯定不是故意这么做的,快给阮警官解开手铐。”

  阮诚哼了一声,没有说话,神色也高冷了起来。

  领队没有和黄sir继续争吵,他知道吵下去自己吃亏,所以按照吩咐将阮诚的手铐打开了。

  黄sir立即上前和阮诚握了握手,微笑抱歉地道:“阮警官,抱歉,这些人肯定都不知道你的事迹,让你受委屈了。我可还记得当年你和于sir合作抓捕几个大毒、枭的事情呢。你这伤势是怎么回事?这些歹徒这么厉害,还能让你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

  看到阮诚身上的伤势,黄sir显然也是不懂具体的。但是他知道阮诚的实力可是不弱的,在国际刑警组织当中都少有人是其对手,一双拳头普通人是沾者非死即伤。

  阮诚面色牵强地对黄sir笑了笑,随后冷冷地看向王程,道:“就是他们打伤了我。他们是刚才的确是被察虎挟持了,可是他们也是察虎一伙的歹徒。察虎临死前把重要的证据交给了他,可是他却不交给我们,这就是证据之一。”

  黄sir看向王程三人,面色也是严肃下来,眼神审视着王程三人,淡淡地道:“阮警官说的是真的?你们袭击了阮警官?还藏了歹徒察虎的证据?”

  王程也是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这个黄sir身为港岛警署当中的官员,竟然像是阮诚的狗腿子一样。

  身为执法人员,最大忌的就是个人崇拜这一套,这是心智不坚定的重要表现,作为文员无所谓,可是作为破案的人员,绝对不可取。这家伙竟然对这个阮诚如此崇拜,还能爬上领导位置,显然不是靠业务能力成功的。

  面对黄sir的质问,王程并没有回答,也阻止了张绍云和霍有文说话。而是看向刚才的领队。他自己此时并不想说话。因为现在他心中的猛虎依旧蠢蠢欲动。容不得挑衅,害怕一说话引起误会。

  领队心领神会,想起了韩时非,急忙道:“黄sir,刚才……”

  黄sir立即瞪了领队一眼,呵斥道:“我问你了?你和他们是什么关系?你没听阮警官说,他们都是歹徒的同伙,藏匿了歹徒的证据?”

  “阮警官说的也不一定是对的。”

  领队反驳了一句。

  “那你说的是对的?”

  黄sir又是喝道:“你知道阮警官抓了多少国际犯罪分子?你有资格质疑阮警官的话?”

  “这里是港岛!”

  领队用王程的话回答了一下。

  可立即又被黄sir打断了:“对。这里是港岛,所以这里最讲究法律和证据。你们搜查一下他们身上,看看他们身上是不是有歹徒的证据,如果有,那就是证据确凿。”

  阮诚活动了一下筋骨,调整气息之后,冷笑着看了王程一眼,也是附和道:“对,黄sir说的有道理,我们都是警察。要讲究证据。搜查一下他们的身上,我敢保证。证据绝对在他们身上,找到证据之后,我看他们还怎么狡辩。”

  开始的几个警察和领队都没动,面色踌躇,张了张嘴还想说话。

  可黄sir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阮诚面前表现一下了,一挥手,就让自己带来的几个队员上去搜查:“你们去搜一下他们的身,看看有什么可疑物品。”

  霍有文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上前一步,沉声道:“不可能,我们不可能让你们搜身。”

  “你要证明清白,就要搜身。”

  阮诚立即呵斥道。

  王程虎目一扫,看的阮诚浑身发冷,淡淡地说道:“谁都不能搜我们的身,我也不需要向一个缅甸人证明清白。如果想证明,你还是先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你们向人质开枪,对人质动手,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歹徒同伙,请先拿出你的证据来,才能证明你的清白,不然那你开枪杀人质在先,这个应该如何说?”

  “狡辩!”

  阮诚面色一慌,急忙不屑喝道。

  王程冷笑一下,问道:“那阮警官解释一下,我狡辩什么了?你现在要搜身,证明我们是歹徒同伙,那你们开枪的时候有证据吗?还是说,仅凭你自己的一点点猜测就敢开枪杀人?”

  黄sir一想,也是这个理,眼神疑惑地看向阮诚。

  阮诚急忙喊道:“黄sir,你不要被他们弄糊涂了,他们本来就是歹徒的同伙,是歹徒找来开车来接应的。你不相信,只要搜身,绝对就有证据!”

  “什么证据?”

  王程冷声问道。

  “歹徒临死前给你的证据,你不要装糊涂,王程,你敢不敢让我搜身!”

  阮诚质问道。

  王程冷笑一下,道:“你不怕死,就来动我一下。”

  这一下还真的是震住了阮诚,他是真的不敢上前去碰一下王程,王程刚才那种猛虎威势,让他现在都心有余悸,还不敢看王程的眼睛。

  可是,黄sir敢,他是无知者无畏,一挥手,喝道:“听阮警官的,上去搜一下他们,把身上所有东西都搜出来。”

  王程看向黄sir,喝道:“你敢!”

  前面那领队也出来说道:“黄sir,韩队长就要过来了。”

  黄sir楞了一下,随后就是大怒,不只是愤怒王程说话的语气,还愤怒这领队用韩时非来压他,喝道:“我是警察,我有什么不敢?韩时非来了也不能挡我正当执法,上去搜身。”

  几个警察当即就走了上去,他们都没有将王程三人放在眼里。一个少年,两个年轻人而已,而且还是内地来的,搜个身又如何?

  你们谁敢反抗?

  几个警察都带着冷笑,心中似乎还期待着王程三人反抗一下,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用点刺激的手段了。

  可是,当他们靠近王程身边的时候,王程身形一动,没有动手。也没有动脚。就是呼吸一变。身体随之震动了一下,然后就是凭空一声虎啸传出。

  吼……

  一声虎吼冲击出来。

  几个警察都被吓的一愣,随后面色惊恐的后退两步,看着怒目圆瞪,浑身气势惊人的王程,一时间不敢再上去。

  黄sir大吃一惊,骂道:“你敢打人?”

  王程冷冷地道:“我动了吗?”

  黄sir和几个警察都楞了一下,随后都清醒明白过来。知道刚才王程的确是没动,可是那一声虎吼是哪里来的?

  难道是录音机?收音机?手机?还是什么?

  黄sir面色有些羞红,觉得自己竟然被一个内地来的小孩子吓到了,有些丢人,当下大声骂道:“你们都吃什么的,怕什么,一个十几岁的小子,你们怕什么?给他们都带上手铐带回去再说,问问他们有没有身份证明,是不是偷渡过来的。”

  几个警察也是反应过来。随后就是大怒,气势汹汹地走向王程。

  开始一直在的领队和几个队员都是皱着眉头。看着王程那压制着愤怒的平静面色,预感到可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可他们真的不太敢太过得罪黄sir。

  “老实点!”

  “别动!”

  三个警察对王程呵斥一声,纷纷都拿出手铐就要去抓住王程三人。

  在一个警察的手掌用简单的擒拿手抓住王程的肩膀的时候,王程心中的猛虎真意终于是忍不住爆发了。

  吼!

  又是一声呼啸凭空乍起。

  王程的肩膀一抖,抓他肩膀的警察顿时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冲击的后退出去。另外两个警察瞬间一惊,都急忙换了目标,一起抓向王程的肩膀。可是,却被王程一招猛虎摆尾,手臂甩出,将两人都打的飞了出去!

  砰砰!

  两人齐齐的摔在地上,狼狈不已,浑身都刺痛,神色惊怒不已。

  黄sir和他身边的几个队员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王程竟然真的敢对他们出手。而且,还是一出手就有如此的威势,两个大活人被打飞了?这是什么力道?

  那领队和几个下属神色皱眉,显然不想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绍云和霍有文都急忙上前两步,想和王程一起出手面对这样的事情。可是他们被王程一只手挡住了,对两人平静地说道:“站着别动就好。”

  当下,两人只能选择站着不动,他们都不想违背王程的话。

  在场的,只有阮诚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一直刺激黄sir,就是想制造两人的矛盾,然后爆发出来,造成王程袭警的事实。经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的一只手已经能活动了,乘着这个机会,立即抓向腰间的配枪。这时候就算他开枪击毙了王程,在法律上,他也没有一点点的责任,反而是救人的行为。

  啪!

  阮诚刚刚将一直挂在腰间没开过一枪的手枪拿出来,王程就早有防备的一步来到了他的面前,毫不讲道理的就是一拳击中了他拔枪的胳膊,将其手枪打的飞出老远,胳膊骨骼也被打的碎裂,当场发出一声脆响。

  啊!

  阮诚飞了出去,摔在地上,发出一声惨叫,狼狈不已,神色稍微惊慌地看着王程,喊道:“王程,你真的不把我们警察都当人?想打就打?太无法无天了,黄sir快开枪杀了他,不然我们都有危险,他是歹徒的同伙,他想杀了我们就逃跑,快开枪……”

  咔咔咔……

  果然,黄sir几人都被吓坏了,再加上阮诚的话,几人都急忙拔出了配枪。

  王程看到这一幕,眼中凶光大盛,看着黄sir沉声道:“你已经不配当警察了,被一个外人随意指挥,弱智!”

  吼……

  说完,他带着一声虎啸,又是一步跨出,眨眼间就来到黄sir面前。扑面而来的猛虎威势将黄sir几人都吓了一跳,有两个队员颤抖了一下将手枪都掉在了地上。

  而王程虽然心中杀意沸腾,可是依旧强行克制。只见他只是将黄sir和两个持枪的队员手中的枪械打落在了地上,并没有伤到两人。

  嗤……

  不远处,一辆霸气的黑色越野车急促地停了下来,韩时非终于赶到了。

  黄sir几人这时候都是面色剧变,手枪都被人打掉了。他们发现自己等人在这个内地少年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一个个眼神闪过惊骇,可随之而来的就是惊怒。

  “你找死,都开枪,杀了他!”

  黄sir大喊了一声,对着后面的几个队员挥了挥手。

  后面还有七八个站在警车旁边的队员都急忙拔出了手枪冲了过来。

  韩时非面色难看不已,快步冲了过来,大吼道:“都住手,谁敢开枪我打死谁。”

  韩时非的这一声威势也不小,在这喧闹的现场也震慑住了在场的黄sir和他的队员们。地上狼狈躺着的阮诚更是面色漆黑,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和不甘,他知道自己彻底失去了拿回东西的希望了。

  韩时非大跨步冲出,几步就跑了过来,上来二话不说,就是一巴掌带着呼啸声扇向黄sir!

  黄sir后退几步拉开了和王程的距离,转身本来正要对韩时非解释。可是他还没张嘴,就被重重的一个耳刮子扇在了脸上!

  啪!

  黄sir整个人都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几个牙齿当场就飞出老远,一口鲜血也吐了出来,顿时满脸怒火地看向韩时非,他本就和韩时非不是那么和睦,所以刚才听到那领队提起韩时非,就已经发怒了!

  而韩时非首先指着他的鼻子,瞪着眼睛就大骂道:“老黄狗,你敢动我朋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