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一十章 天山雪鸡

第三百一十章 天山雪鸡

  ps:看《医鼎》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求支持,求票,今天一更,持续到月底,多谢大家支持!)

  霍有文开着车朝着于君的住所而去,给王程介绍廖元江,李成珑与黄德林的关系。【】

  “我听师傅说过,以前他们从内地逃出来的时候,在我们武馆住过一段时间,那时候我师傅比我现在还小。最后他们都没有留在港岛,一起去了南洋。当时和他们一起的,有我师傅的叔叔……”

  霍有文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王程笑了笑,不以为意,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凝重。

  看来,老道士的敌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多,不说举世皆敌,却也是差不多了。

  一路来到于君居住的小区,王程带着张绍云和霍有文刚走进小区,就看到于君在中间的树下练拳。

  韩时非和另外一个中年人,以及一个年轻人站在旁边安静地看着。

  看到王程来了,韩时非急忙上去迎接,低声道歉:“∫王程,真抱歉,这两天事情太多,没去接你。”

  王程微笑着摇摇头,目光落在练拳的于君身上,无所谓地道:“韩队长有公务在身,不需要道歉,有文接我也一样。看于sir的状态,很不错,比上次又好了许多。”

  韩时非也露出喜悦的笑容。看着于君笑道:“不错。于sir现在已经能发力凝劲了。你的医术真是没得说。”

  韩时非对王程竖起大拇指,发自内心的称赞。

  王程呵呵一笑,其实相对于于君,他觉得自己的收获应该更大一些。

  最近,他修炼道门纯阳和张氏太极拳,其他的武学都暂时放下了。唯独从于君这里交换得到的婆罗门呼吸法门没有停下过,他知道,这门特殊的呼吸法门对自己的价值可能还在龙象拳法之上。

  龙象拳法只是弥补了地煞拳法的一些气血搬运之法的不足。属于锦上添花。而婆罗门的独门呼吸秘诀却是开启了另一个动力核心——肺脏;等王程将这门呼吸之法练至大成的时候,肺脏强大起来,与强盛的心脉配合,效果绝对是壹加壹大于二的。相比于别人,就相当于有了两个强力的发动机。

  到那时,王程一瞬间的爆发力将会无人可挡。

  而于君的伤势之所以能这么快就有了起色,王程的治疗是重要的一方面,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修炼的这套呼吸法门。

  于君修炼这套呼吸法门多年,肺脏已经强盛无比,能依靠肺脏来带动心脏。从而维持全身的血液流动,延续生命。可见有多强势。

  经过王程的几次治疗,他的心脉开始恢复,同时他的肺脏也解放了出来,所带来的效果是惊人的。

  即便是于君自己,此时都已经被震惊到了。当年他没有受伤的时候,这门呼吸法门并没有修炼大成,现在他依靠这门呼吸法门维持生命这么多年,才逐渐修炼到快要大成的境界,他自己都没想到此时的肺脏会有如此强势的爆发。

  呼呼呼……

  于君一套独门太极施展完毕,动作行云流水,快慢之间如意转换,手臂甩动之时,鞭劲爆发,已经能发出一声声空气爆响。

  收拳站立,吐出长长的一口气息,于君看向王程,哈哈笑道:“王程来了,我算算时间就知道你快来了,今天必须在我这里吃晚饭。来来来,我给你介绍我的一个老老伙计,这是阮诚,前天才从缅甸过来,以前我们不少次合作抓人,我救过他的命,他也救过我的命。”

  阮诚身材稍微矮小一些,不到一米七,只有一米六八左右,是在场几乎最低的,比王程还矮了半个头,四十岁上下,对王程微笑道:“王程你好,于sir的伤我以为没人能救了。没想到被你治好了,你们中华大地果然卧虎藏龙,谢谢。”

  王程心中一想,从于君的话里就知道这个阮诚是于sir的同行,也就是警察,不过不是港岛的,而是缅甸的警察,当下笑道:“阮先生客气了,我以前算是行医之人,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

  两人握了握手,随后就轻飘飘地松开了。不过,两人却是都心中有数了,知道对方不是简单之人。

  “这是老阮的徒弟,阿莱,当年我和老阮打打杀杀的时候,还没有这小子,哈哈,现在他都收徒弟了,我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于君的心情很好,介绍阮诚的徒弟阿莱的时候,又笑了起来,可见他和阮诚当年的关系是真的很好。

  阿莱很年轻,约莫二十五六上下,和王程认识的杨青语差不多的年纪,面色有些倨傲,也是上前和王程握手,点头语气僵硬地道:“你好。”

  王程眉头稍微一皱,知道来者不善,不过还是礼貌地伸手和对方握了一下,淡淡地道:“你好。”

  两人手掌接触的一瞬间,阿莱就发力了,呼吸变得凝沉,双脚不着痕迹地扎了一个马步,手臂微微一震,五指发力,紧握着王程的手掌。

  可是,王程却是岿然不动,身形如一座泰山,面色也保持着平静,任由对方将自己的手掌使劲地捏着。以阿莱的力道,并不能对现在的他造成什么威胁,只需要保持自己的气血顺畅,就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阿莱的面色变得通红起来,手臂骨骼已经紧绷,体内憋着一股气,使劲地瞪着王程,眼神有些震惊。显然是已经尽了全力。却是依旧奈何不得王程。

  “阿莱先生可能没吃饭。练武之人不吃饱可不行,不然会没力气。”

  王程淡淡一笑,手掌一动,就从对方全力紧握的手掌当中滑了出来。

  这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却是让在场的人都是眼睛一亮,因为这需要极其高明的卸力技巧和对肌肉骨骼的控制才能做到。

  在场几人当中,可能只有于君全盛时期能做到,因为他练的太极。

  “那你逃什么?”

  阿莱盯着王程。语气不屑地说道,一开口还喘了两口粗气才缓过来。

  王程也看着对方,淡漠地道:“我需要逃?只是不想浪费时间罢了,再给你一天的时间,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胡说八道,你不逃,我能让你这只手废掉。”

  阿莱面色涨红,急忙争辩地呵斥道。

  张绍云立即就不干了,就要上前去给这个阿莱好看,不过被王程按在了原地没动。只是一双眼睛狠狠地等着阿莱。

  于君和韩时非面色都不好看,他们可不想怠慢了王程。阮诚急忙呵斥道:“阿莱。住嘴。”然后,他看向王程,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不冷不热地道:“王程,抱歉,我徒弟脾气有些不好。”

  王程摇摇头,不再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阿莱,同时也感觉到了这个阮诚的恶意,当下看向于君,道:“于sir,我还是先给你治疗吧,你知道我这次事情比较多。”

  于君点点头,也是不满地看了阮诚和阿莱一眼,随后面色冷漠下来,然后对王程笑道:“好,明天你和叶群生的比武,我一定准时到,给你助威。最近叶家太嚣张了,你要是能打击一下叶群生的锐气,很多人都乐于看到。”

  于君和韩时非都对王程充满信心,以王程能和击败周节均的实力,对付叶群生应该不难。

  王程呵呵一笑,对于君的话不置可否,心道自己和叶群生的比武,只怕整个港岛武术界的人都知道了。

  一行人上了楼。

  阮诚和阿莱没有上去,和于君说了一声就先行离开了。

  韩时非这时对王程低声道:“阮诚是缅甸的警察,身份不低,还在国际刑警组织里面工作了五年,前年才离开国际刑警回缅甸继续任职,这次他来港岛是抓一个缅甸逃犯的。”声音顿了顿,继续道:“于sir当年不受伤的话,也去当国际刑警了。”

  于君转身摇头道:“那里面请我去,我也懒得去。都是一帮世界各地的老外,一个个眼睛都长在天上,他们最看不起的就是我们亚洲的同行。不过,听说最近几年好了一些,小韩有机会的话,可以去混几年,镀个金再回来,就不用在那个位置上挪不开了。”

  韩时非在现在的位置上已经干了不少年头了,挪不开位置不是因为资历等原因,主要是因为他的脾气,还有一小部分原因是因为港岛警署只有他能震的住人。让别人来和港岛这些武术界的人打交道,只怕都要吃亏。

  “他们来求我,我也不去。”

  韩时非当即就摇头,坚决地表态了。

  上楼之后,王程就开始了给于君的治疗,也继续用羊脂玉制作的针来行针治疗,效果同样是很好。

  于君的心脉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一左右,配合强大肺脏的爆发力,其实他现在基本上已经有和化劲初级的国术武者差不多的实力了。等他全部恢复,就会直接成为化劲巅峰武者,触摸抱丹宗师,配合肺脏的爆发,可能在抱丹之下没有对手。

  治疗完成。

  王程忍不住赞叹了一句:“于sir的脏腑很强盛,等你心脉恢复,进入抱丹之后,只怕在同境界当中,少有人是你的对手。”

  强势的肺脏配合康复的心脉,于君的确有这个底气,王程是一眼就看出了于君最大的优势。

  同时,王程在心底也更加重视这门婆罗门的独门呼吸法门了,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再好好的钻研一下,尽可能融合成为身体本能来修炼。

  这种单纯的内家呼吸法门,没有完整的桩法拳法配合,就需要天长日久的修炼。才能见效。一天两天内几乎见不到什么。可是一两年乃至是十年八年之后再看。就会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于君摇摇头,眼中也闪过自信,笑道:“那我也是拖了你的福。”

  “呵呵,不敢。”

  王程谦虚了一下。

  当下,于君就起身去了厨房,道:“你谦虚也可以,但是必须留在我这里吃饭。前段时间我专门叫朋友帮我弄了一些野味和海味,都是新鲜的。还有十八年的好酒,咱们这次一定要喝一杯。”

  王程也是浑身轻松,给于君治疗完成了,他这次来港岛的任务也就结束了。如果不是因为明天和叶群生的比武,他现在就能回江州了。

  “哈哈,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王程爽朗地一笑,对于君说道。

  厨房里,于君真的是弄了不少好东西,龙虾螃蟹都是最大个的。还活蹦乱跳的,还有海参鲍鱼什么的。王程不太认识,却是看到了几块新鲜的驴肉和两只还活着的雪鸡,顿时眼睛一亮,笑道:“于sir果然出手不凡,都是好东西。”

  于君有些得意,将绑这翅膀和双脚的雪鸡提起来,也笑道:“这是我一个月前就托人从西北抓回来的,那边当地都要一两千一只。在港岛这里,没有两万拿不下来,我朋友带了十只回来,给我送了两只,剩下的不到一小时就卖光了。”

  “现在这种好东西,基本上都找不到了,当地的牧民都是碰运气,一两个月都不一定能抓一只。”

  王程听了认同地点点头,现在这种珍贵的东西是真的很少了,而且雪鸡已经属于珍惜保护动物了。

  雪鸡是生活在西北山脉里的野鸡,属于野鸡,却不是普通的野鸡。其实鸡肉味道一点都不好吃,但是却极其的珍贵。因为这种雪鸡生活在雪山上,以雪地里的珍贵药材为食物,吃的最多的就是野生雪莲,也就是小说中吹的神乎其神的天山雪莲。

  现实中的野生雪莲没有小说里那么神奇,可也属于珍贵药材,一两年的野生雪莲花就能卖几百上千块了,可想而知这种吃着雪莲花长大的雪鸡有多珍贵。

  所以,这种雪鸡个头一般都不大,肉也不多,肉质还很难吃。但是药用价值比之山参雪莲还要高一些,可谓浑身都是宝贝,最珍贵的莫过于骨头了,泡药酒对身体有极大的好处,比之虎骨也弱不了太多。

  于君熟练的三两下将雪鸡杀掉洗干净,剁成块配合几味药才就丢在锅里开始炖了。

  王程在厨房看了一会儿就出去和韩时非聊了起来,从韩时非这里得知最近港岛有多乱。不只是南洋和欧美的武者来了许多,观看内地政府组织举办的官方比武大会。还有许多身份敏感的人也乘机来到了港岛,比如阮诚追捕的逃犯,就是看中了这个时机才逃来港岛的,准备从港岛偷渡到非洲去。

  而阮诚找到于君这里,也是为了给韩时非施压,让韩时非尽力配合,让他能尽快抓捕到犯人。

  “那个阮诚和他徒弟差不多,都一个鸟样,自以为牛的不行,到我那里竟然直接给我下命令。如果不是看在于sir的面子上,我根本不理他,他敢对我废话多,我就给他几拳头。刚刚我给他了一些消息,就让他自己找去了。”

  韩时非语气不屑地说道,眼神时不时地看向厨房门口,显然不希望于君听到这番话。

  王程呵呵笑了笑,也是不置可否。虽然他也不喜欢这一对师徒,但是既然是主人家的老朋友,他自然是不能随意去评价的。

  等了两小时左右,于君才弄出了一大桌子饭菜,主要是要炖汤,所以忙活了这么久。

  “开吃,哈哈,王程来坐,绍云,有文,都别客气,就当在自己家,来我这里都别客气,好酒好肉绝对管够。这两坛女儿红是我女儿给我送过来的,绝对正宗的十八年的女儿红,大家喝,别客气……”

  饭桌上,于君很是豪爽。经过王程几次治疗之后,他心脉逐渐恢复,已经可以适当的少量饮酒了,所以他今天很是高兴。

  王程微笑着端起酒杯,今天他也不客气。喝酒就喝酒吧。张绍云在得到师傅王程的点头之后。也兴奋地拿起酒杯喝起来。

  韩时非自然也是不落后。

  只有霍有文苦着脸不能喝酒。一个人默默地吃着肉,因为他等会儿要开车。

  王程吃了几块雪鸡肉,感觉苦涩难吃,韧性也太足,很难嚼碎下咽,不过喝了一口汤,却感觉很好,当时就感觉浑身燥热。可见雪鸡的药性大部分都煮在汤里面了。当下他忍不住多喝了两口,虽然比不上上次黄德林的虎骨酒,可也算是上乘补品了。

  经过数次实验之后,王程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一个秘密,那就是对药性的吸收特别的好。所以他上次喝虎骨酒,气血会那么敏感,刚才喝了一碗汤,也立即就浑身燥热,气血运转速度加快了两倍有余。

  如果不是领悟道门纯阳心境,对气血控制更为完美强势。王程可能都不太敢吃太多。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经很晚了才结束。桌子上的海鲜野味都被几个大胃王吃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骨头,两坛女儿红还剩下一坛,看来都对酒的兴趣不大。练武之人本就血气方刚,如果再爱喝酒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糊里糊涂地失手出事了。

  饭后喝了杯茶,王程就起身向于君告辞了。

  于君也没有多留,亲自将王程三人送到楼下。

  目送王程的车子消失,于君低声对韩时非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韩时非若有所思,语气不太肯定地道:“他变了。”

  “呵呵,不错,看来你也有进步,变了什么?”

  于君欣慰地笑了笑,继续问道。

  韩时非眼睛精光闪烁,思考着刚才和王程接触的感觉,惊异地道:“猛虎真意消失了,现在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修为有成的道士。”

  “不错,他现在像一个道士,平和了许多。如果是以前的王程,今天阿莱敢如此挑衅,可能已经断手断腿了。现在他心境内敛,猛虎消散,可能已经凝聚道门心境了,看来武圣山百年之后又要成为天下第一了……”

  于君语气复杂地说着,语气一转,又说道:“对了,几个月后,东海市有一场拍卖会,有一座白玉猛虎要拍卖。你到时候留意一下,有钱的话,多少价钱都可以买下来。”

  韩时非没关注过这些,疑惑地问道:“为什么?”

  “那白玉老虎身上就有强烈的猛虎真意,而且我叫人查过,那个东海市的拍卖会老板就是江州市人,和王程认识。”

  于君转身上楼,肯定地说道。

  韩时非浑身一震,又是惊异地道:“于sir,你是说,王程散去猛虎真意,融入白玉老虎当中?”

  于君笃定地点头,两人一起上楼,心中都对明天的比武期待起来,散去猛虎真意的王程,还是现在的叶群生的对手吗?

  霍有文稳稳地开着车子,朝着半岛酒店而去,一路上随意和张绍云聊着天,没有打扰后面闭着眼睛的王程。

  而当车子快到半岛酒店,霍有文将车速降低的时候,旁边路上突然冲出来几个有些惊慌的黑衣大汉,几把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前排的霍有文和张绍云。

  “都下车,快!”

  其中一个大汉沉声喝道,抖动着手中的枪口,有些紧张。

  另一个身形彪悍地中年人将后面车门打开,将枪口对准了王程,也呵斥道:“下车。”

  一阵急促地脚步声响起,后面十几个人影急匆匆地追了上来,其中赫然就有阮诚和阿莱,其他人都是港岛的警察,纷纷举着手枪和这几个大汉对峙。

  阮诚在前面喊道:“都别动,察虎,你们跑不掉了,放下枪投降。”

  王程神色平静地面对着枪口,按照对方的话,不慌不忙地下了车。中年大汉用手枪指着王程的脑袋,旁边是被枪指着的霍有文和张绍云,两人也都没有惊慌,和王程一起面对着十几个警察。

  他们身后一共有五个歹徒。

  带头的就是王程身边的中年大汉,他对阮诚等人喝道:“我有人质,你们都别动,不然我就开枪杀人了。阮诚,你最好听我的话,不然死了人,你也要倒霉。”

  阮诚身边的阿莱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低声道:“师傅,是他们。”

  阮诚也点点头,神色冷然,目光在王程三人身上扫过,表示看到了。

  中年大汉看到阮诚等人不动了,以为人质有效果了,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继续喝道:“现在给我们一艘船,快,不然他们都要死。”

  阿莱阴沉地看向阮诚,这时阮诚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旁边的十来个配合他们的港岛警察都没发现阿莱缓缓地扣动了扳机。(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