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六章 名刀断海

第三百零六章 名刀断海

  (求票,求支持,最后一天了,大家有票就要清仓了,再不清仓就没了……谢谢大家的支持……)

  江州市武术界最近有些风起云涌的架势。

  东星武来江州挑战三大宗师之后去世,然后东星家族后辈上门挑战报仇。随后日本两大武道馆高手接连出现,江户武道馆高手德川元一死于王程之手,而伊贺武道馆伊贺长生座下大弟子伊贺鸣承也在王程手底下吃了亏。

  一时间,武圣山长鹤道士门下王程的名声随之传了出去,在武术界算是正式有了这么一号人物了,因为是击败日本高手而扬名,所以颇有些威望的样子。

  这天一早。

  王程独自一人来到了武圣山上。

  长鹤道士此时正在院子里练拳,身形如苍松劲柏,拳脚沉稳而飘渺,隐约间带有了一些道门心境的气息。

  这是长鹤道士上次见识了王程领悟的武圣山武学的纯阳心境而有所感悟的原因,可惜,他还是没能自己领悟出道门纯阳。所以只是隐约间有些气息,如此也只是让其拳法更为沉稳圆润,而不能真正将整个境界提升一个档次。

  师傅不能理解徒弟的境界,发生这样的事情,长鹤道士这个师傅估计也是武圣山有史以来最憋屈无奈的⌒,.一个师傅了。

  王程就这么安静地站在院子当中看着师傅练拳,三大基础拳法,地煞拳法,都在师傅手中一一完整的演练了出来。

  虽然领悟了道门纯阳心境。可是王程还是能从师傅的拳法上学习到诸多的东西。尤其是在地煞拳法上。

  而当长鹤道士将地煞拳法练完之后。整个人猛然变得正气凛然,如青天白云一般,脚下马步也变得大开大合,比之地煞拳法更为刚猛直接,拳法招式也是如此,每一招都好像带着居高临下的姿态,好像代表者正义审判邪恶!

  王程双眼凝视,心中微微震撼。面对师傅如此气势,竟然心中不自主的滋生出不敢直视的感觉。

  他知道,这就是武圣山另一门绝顶内家拳法天罡拳法。

  可以凝聚罡气劲道的绝世武学拳法,拳法的威力和复杂程度还在地煞拳法之上。

  长鹤道士整个人都好像如气球一样的一伸一缩。他的每一拳,每一步,都很是凝重,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是用尽全身力气才能继续下去。

  呼……

  三十六招。

  长鹤道士练了三十六招之后,浑身热气腾腾,头顶能看到丝丝热气冒出,长长的吐出一口白色匹练办的气息。然后闭着眼睛调息气血。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看着王程,语气有些虚弱,略微惭愧地道:“天罡拳法一百零八招,我只能施展三十六招。”

  王程神色严肃不已,眼中闪过一抹伤感,注视着师傅,低声道:“师傅,您不必如此勉强。”

  “我自有分寸,活了这么多年,已经够了。”

  长鹤道士缓步来到桌子跟前坐下来,如往常一样倒了两杯茶,自顾自地喝了一口,继续说道:“我师傅当年能将天罡拳法练至大成,行走之间可踏罡布斗。在他老人家一百二十岁去世的时候,他就亲口预言我无法练成天罡,最多能将地煞练成,也只是练成,无法真正把地煞练到完美境界,因为我悟性不足,不能真正入道门。”

  说着,长鹤道士又长叹一口气,苦笑道:“用你们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就是智商是硬伤呀。老道我从小就属于愚钝之人,道门典籍都看了十几年也不懂几本。其实,三十年前,我就差点死在对手手中,可我心中有一口气。我还没有找到真正的传人,我还没有练成天罡拳法,所以我坚信我不会死,后来我真的没死。”

  王程眼中惊骇之色一闪即逝,能将师傅差点打死的高手,那是有多厉害?

  只能说,很厉害,他暂时没办法想象具体有多厉害!

  “天底下的高手很多,武学流派更多。我武圣山被称作是华夏大地传承最久的武学流派,可也只是最久的而已,而不是最强大的。看看这山上有几个真正的练武之人?除了我,就只有你小子了。”

  长鹤道士无奈地叹道,眼神很是落寞。

  武圣山,可以说是在他手中败落的。

  少林,武当等等门派都已经成为天下皆知的名门大派。

  而他武圣山呢?

  除了少数当年认识的高手,其他大部分的练武之人都不曾听过。

  王程当下抱拳道:“师傅您放心,我有生之年一定将我武圣山发扬光大。”

  长鹤落寞地笑了笑,一口将茶水喝了个干净,随后看着王程,笑道:“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你的天资和悟性,都是我平生仅见,天下间能和你比的,我是没见过。”

  王程坐下来喝茶,没有接话,谦虚一些好。

  长鹤说起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道:“德川家族的高手,你的确要注意一些。当年战场当中,德川家族的人最是不择手段,只要能达到目的,他们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江户幕府是日本最后一个幕府将军时代,他们从不曾放弃过重新崛起的希望,所以野心很大,行事狠辣高调。”

  “我会小心的。”

  王程肯定地说道,眼中闪过杀意。

  “不过,我还活着,他们暂时没胆子再来江州。那个德川元一敢来,是冲着东星家族来的。没人敢来江州针对我武圣山门人,但你经常出去,切记要小心了。”

  长鹤道士凝重地说道。

  王程也稍微放心,只要对方不来江州,他就无所谓。因为这不会危及他的家人。在外地的话。他就毫无顾忌了。反正是孤家寡人,他巴不得对方来高手给他练手。

  “我听闻你和伊贺鸣承交手了,此子当年就悟性奇高,二十年前就曾去南洋挑战我华夏高手据说只失败过一次。是伊贺长生的大弟子,不是天才他不会收下,你以后和伊贺家族的人接触也要小心了。”

  长鹤道士今日话变得多了起来,絮絮叨叨的,好像一个普通的老人家和自己的后辈聊天一样。希望一口气将自己知道的注意事项讲完,让自己的后辈能生活的更好。

  王程心中暖暖,点点头,肯定地道:“师傅你放心,我知道自己不是伊贺鸣承的对手,下次再碰到,我一定注意。”

  “嗯,你是年轻人当中,最有自知之明的,我不担心你会莽撞。”

  长鹤道士点点头。神色很是放心,随后伸手从旁边的长椅上拿出一个被丝绸包裹的物件。看顶端,赫然是一个刀柄。

  丝绸掀开,果然是一把刀,只有刀锋,并没有刀鞘。

  看形状与唐刀类似,却不是唐刀,刀锋弧度更小一些,似刀又似剑,不过是单刃,所以还是刀,只是形状酷似剑。刀背上有一道血槽,可以增加杀伤力,让伤口不能愈合,刀锋也比一般唐刀长了一掌左右。

  长鹤道士将刀锋放在王程面前,面色闪过一丝自豪,笑的很灿烂,郑重地道:“这就是当年我从伊贺长生手中抢过来的那把刀,后来我知道,这是伊贺家族的传承之刃,是日本名刀,名叫断海!这把刀,自从我拿到手到现在,没有擦过一次,也没有养护过。”

  王程神色惊讶,大半个世纪过去了,没有擦拭,也没有养护的一把钢铁兵刃,竟然崭新如初?看着锋刃依旧锋锐,闪烁着寒光,没有谁会以为这是一把古董吧?这和大街上刚打造出来的崭新的兵刃几乎差不多。

  “这是一把宝刀,也是一把名刀,更是伊贺长生的刀。”

  长鹤道士看出王程的心思,微笑道:“所以,我留下来了。当时在战场上,日本武术界十大高手都出动了,第一高手是用剑的服部剑雄,也是当时服部家族的半藏,在我中华大地肆虐五年才被击败,失败之后他就回日本了,再也没有踏入我中土半步,十年前已经去世。”

  “第二高手是用拳的丰臣阳二,也败于战场,丢了一条胳膊之后,也回了日本,到现在还活着,也不曾渡过海峡。”

  “第三高手就是伊贺长生,当时败于我手,并且是被我空手夺走了兵刃,如果不是因为这一项战绩,只怕我后来也坐不上高位。”

  “而当时战场上的日本第四高手就是德川秀原,也是江户武道馆的开创者,刀法高超,战死在战场。”

  “日本十大高手,只有前三的服部剑雄,丰臣阳二,和伊贺长生活着回了日本,剩下的七个人,全部死于战场。”

  “可惜,我们当时击杀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死了三个同等级的高手。这是一段不被记载的历史,也是无人知道的。”

  长鹤道士长叹一口气,声音有些悲凉。

  他当年主持清扫的时候,为何冒着给自己埋下祸根的危险,对那些南逃的武者没有赶尽杀绝?

  就是因为许多人都是他在战场上的兄弟朋友,战场上的生死情义让他下不去手。所以他只是清扫了一些罕见叛徒,其他人几乎全部都安然逃走了。

  不然,现在港岛的武者数量至少要减半,南洋的武者数量要少五分之一。所以,港岛那些老一辈高手对长鹤是又恨又敬,恨此人赶他们离开家乡,同时又尊敬老道士给他们一条生路。

  王程只是安静地听着,没有开口,心情也很沉重。他不知道如何开口安慰师傅,缓缓伸出手起了桌子上的伊贺家族的传承之刃,名刀断海。

  拿在手中,王程顿时感觉到了不一样,很重,很沉,森寒之气逼人,整个手掌都冰凉至极,重量上也比东星月那把刀重了三倍,可是体积却是只大了十分之一左右。

  密度大了三倍左右!

  王程微微惊叹,日本人也不是一无是处的。

  长鹤道士缅怀了几个呼吸的时间,收回了思绪。目光复杂地看向王程。低沉地道:“这把刀。现在我就交给你了。”

  “给我了?”

  王程诧异地道。

  长鹤肯定地点头道:“不错,我已经时日不多了,就交给你保管吧。日后伊贺长生必定会上门来讨要,你要加油了。”

  王程倒吸一口凉气,瞪了一下眼睛,然后看了看手中的刀锋。

  让自己去面对伊贺长生?

  当年伊贺长生就是日本第三的高手,现在过了大半个世纪了。十年前,第一高手服部剑雄死了。只有第二高手丰臣阳二还活着,那伊贺长生就是现在的日本第二高手?

  伊贺鸣承,就让王程感觉到亚历山大了,以后要去面对其师傅?

  王程心中沉重,但却是没有开口拒绝和逃避,只是双手重重地握住刀锋。这是一份师门和民族的传承和责任,他必须接受,并且必须要胜利。

  “十年前,我听说服部剑雄已经去世。当年的日本十大高手,就只有丰臣阳二和伊贺长生还活着。而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两人现在的身体情况。寿命也绝对都不超过五年。所以,你最多还有四年的准备时间。”

  长鹤道士缓缓地说道,嘴角溢出一丝笑意。

  王程眼神坚定地点头,郑重地道:“是,师傅,我一定会胜利,击败来犯日寇!”

  “哈哈哈,好!不过,在伊贺长生之前,他的弟子必然会先来找你,这把刀,也算是我提前给你的一个出师考验。”

  长鹤道士哈哈一笑,随后严肃地说道。

  王程用丝绸将刀锋重新包起来,凝重地道:“师傅,那丰臣阳二呢?”

  “他不需要你管,我和他的确交过手,当时不分胜负,但我和他没有大的过节,最多就是民族之争,我最大的敌人是伊贺长生。丰臣阳二必然也会重新踏上我中华大地,不过与你无关,他会去找另一个人。”

  长鹤道士淡淡地说道。

  王程神色稍微轻松了一些,他还以为自己要面对日本两大绝顶高手,就算给他四年的时间,他的信心也不是那么的足。

  四年的时间能干什么?

  最多能将地煞拳法练成,前提是他能在一年内将道门纯阳练至大成。

  当年伊贺长生败于地煞拳法,如今过去了大半个世纪,王程对地煞拳法的信心不是那么足。

  同时,他也有些好奇,到时候那丰臣阳二会去找谁呢?

  “好了,今日让你来,就是此事。记得回去多加勤奋练拳,现在你的道门武学已经走在了我的前面,我已经不能给你什么指点了,以后你成龙成蛇,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长鹤道士感慨而严肃地说道。

  上次王程收弟子张绍云的时候,才入门三月,还不算出师。可是现在,王程是真正的算是出师了,从拜师到出师也才三月多一点。

  不过,按照长鹤道士的考验,他必须要彻底击败伊贺家族的来犯之敌,才算是出师,所以几年内都不太可能了。

  有这样的弟子,是当师傅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对师门是大幸,对个人是大不幸。

  王程微笑道:“师傅您放心,我心中有数。”

  “好了,那无事你就可以下山了。”

  长鹤道士略微疲惫的地说道。

  王程站起身来,拿着丝绸包裹着的日本名刀断海,对师傅恭敬地抱拳行礼,随后才转身离开,一路下山,心中都很是沉重。

  日本十大高手,听着就有些高大上的感觉,亚历山大。他最多只有四年的时间,或许明天伊贺长生就杀上门了也是可能。

  叮铃铃……

  路上,王程手机老土的铃声响了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我在机场要上飞机了。”

  电话里,传来一声清冷地声音。

  王程稍微一愣,随后想到这是东星月的声音,看了看手中刀锋,淡淡地道:“慢走。”

  “下次我会比现在更强。”

  东星月冷冷地说道。

  “好,我很期待,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王程依旧淡然地说道,好像很无所谓。

  刚刚在山上,师傅才给他找了一个现在日本第二高手当敌人,所以现在面对其弟子东星月的挑衅,他还真的不太看在眼里。

  听到王程发自内心的不在乎,东星月只是冷哼了一声,直接就挂了电话。

  王程也随手将电话放入口袋,并不放在心上,快步朝着家里走去。

  第二天。

  王程带着张绍云,坐上了去港岛的专机。

  飞机上,张绍云面色郁闷的拿着一本道门初级典籍,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看着。这是他师傅王程给他布置的学习任务,每周必须仔细研读一本道门典籍,读完了,到时候还要写一篇自己的感悟出来。这简直比杀了张绍云还难受,他当年上大学,作业和毕业论文都是花钱找学霸写的,现在让他写五百字的小学作文都不一定写的出。

  “师傅……”

  张绍云又凑到王程身后,低声祈求地道:“我看就好了,感悟什么的,能不能……”

  “不写你就回东海去。”

  王程视线没有离开手中的道德经,淡淡地说道。

  张绍云叹了口气,只能郁闷的坐回去,继续仔细地看起来。之前,王程让他看典籍,他也就是应付一下,可现在要写作业了,他不认真的话,就写不出作业了。他知道师傅说得出,就更能做的出,到时候真的把他赶走了,可就郁闷了。

  王程心中一片空灵,什么都不想,领悟道家无为,眼神只是无意识地在手中的道德经上面看着一个个字迹。

  黄庭内景经如果说是道门养生武学总纲的话,那么道德经就是道门典籍当中养性的总纲。所以,王程现在随身携带这两本道家典籍,每天都会阅读两遍,然后以此为基础去研读其他的道门典籍。

  一路上,王程整个人好像在那里消失了一样,毫无存在感。空乘人员甚至时不时地会故意路过王程的身边,确认这个少年还在不在,发现他依旧拿着一本古书在看,才松了口气。

  呼呼……

  飞机降落在港岛机场。

  王程的状态才发生了改变,如一潭死水一般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波动,然后收拾东西随着徒弟张绍云下了飞机。

  霍有文如往常一样,早就等在这里了,上来帮忙拿东西,对张绍云也很是客气。

  “王程,这次你去我师傅那里,可能有些麻烦。”

  坐在车上的时候,霍有文语气严肃地对后面的王程说道。

  王程眼中闪过一丝思索,问道:“是叶家的人,还是袁家的人,还是南洋周家的人?”

  和自己有过节,又和黄德林不对付的,就只有这三家人了。

  “叶家,昨天送来了拜帖,指名要挑战你。”

  霍有文语气凝重地道。

  王程神色平静,好奇地道:“是谁?”

  “叶群生!”

  霍有文严肃地说道。

  这是港岛武术界年轻一辈第一高手,压的霍有文都没脾气的年轻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