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三百零三章 武圣山,王程

第三百零三章 武圣山,王程

  (求支持,求票票,双倍开启,大家有票别藏着了呀……看到不少人都开始加更了,我也不能掉队不是?定个新规矩,单日月票满五百就加更一章……哈哈哈哈……大家不要骂我无耻呀……要报复我,就用月票砸我吧……)

  夜色很黑,没有】

  王程将手上的伤口包扎好了之后,并没有离开自己家老房子所在的小区,就在原地位置继续开始练拳,甚至连几米外的德川元一的尸体都没有去看一眼。

  经过这一场危险的战斗,王程对这门张氏太极拳的领悟更为的深刻了,已经算是初窥门径的境界了。

  刚才对战德川元一,他能一次次地以张氏太极拳来击中对方的刀背,不只是这门拳法精妙,更是王程本人的思绪反应速度和视线强悍的原因,这是常人所不具备的。

  其他的宗师级武者,就算是杨祐德来了,即便肯定能轻松地击败王程,也肯定会击杀德川元一,但是他也不能如王程一样每一拳都击中德川元一的刀锋。

  钢铁兵刃,终究不是人体凡胎所能轻易地硬抗的。

  呼呼呼……

  王程的动作变得很是缓慢,和刚才最后一击的快速绝伦截然不同。只见他每一步,每一拳,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再次双脚移动之下,自然而然在地上划出一个太极图案。

  东星月也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地坐在轮椅上,一双眼睛定定地看着练拳的王程。

  如此诡异的画面。一直持续到了天色将明的时候。两人之间只有王程微不可闻的脚步声和出拳的声音。

  这时。王程突然停下了动作,看了看天色,发现已经是一晚上过去了,也再没有其他人找到这里来,看来对方的确是放弃了。

  “我还期待会有更厉害的人,可惜。”

  王程淡淡地说了一句,随后将手中包扎伤口的衣服袖子撕了下来,伤口已经结疤。看了一眼东星月,道:“等会儿我还是送你去医院。”

  东星月神色稍微有些疲惫,一晚上都没说话,身体也没什么动作,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现在也只是点点头,移开了视线,她不愿意和王程对视。

  不过,她眼底深处闪过一丝震动。

  她思考了一夜,就在刚才王程那一句话当中,心中的诸多疑惑瞬间解开了。

  他是故意的。

  故意来此。想引出高手来和他交手。

  他在寻找可以毫无顾忌地全力出手的对手来练武。

  当王程转过身去拿出电话来的时候,东星月眼神惊讶地看向王程的背影。

  好嚣张自信地中国少年。她自认自己在日本年轻一辈当中也算是足够霸道自信了,但是和眼前的王程比起来,还有所不如。

  王程拿出电话打给了孙清,脚下来到了德川元一的尸体边,伸手捡起了落在他身边的唐刀,此时电话也拨通了。

  “王程,这么早?”

  孙清的声音还有些模糊,显然还没睡醒,现在天才刚刚亮。

  王程笑道:“孙局长,你是睡的舒服了,可是我忙了一晚上没合眼。”

  孙清的声音瞬间变得清晰了,清醒了许多,急忙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东星月怎么样了?”

  没有人比孙清更加重视东星月这个日本女子的安全,昨天晚上就有日本警方给江州市政府打电话了,要求务必保护好东星月,而且对方已经连夜派人过来了,今天早上就会到。

  王程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的东星月,淡淡地道:“她还没死,不过有人死了,你亲自过来一趟吧,在我家老房子这里,记得带上收尸体的。”

  “你杀人了?”

  孙清惊讶地问道。

  “嗯。”

  王程肯定地回应。

  “杀了几个?”

  孙清语气凝重。

  “这里只有一个,昨天在路上还杀了几个,不过现在应该被他们自己收拾了。”

  王程如实回答。

  孙清沉声道:“好,你在那里别动,我马上就过来。”

  “嗯,我等你。”

  王程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将手中属于德川元一的唐刀随手一丢,噌的一声插在了东星月的轮椅旁边,道:“这把刀送给你了。”

  东星月皱眉,冷冷地道:“德川元一的刀,在江户道馆有备注。如果我拿回去,必定会受到江户道馆无穷无尽的挑战,直到我死亡,或者交出这把刀。”

  王程楞了一下,还有这回事?他自然是不知道日本武术圈子的那些事情,当下无所谓地笑道:“那你等会儿可以交给警察。”

  东星月看了王程一眼,没有说话,伸手将身边的刀锋拔了出来,在靠近刀柄的位置上赫然有一个德川家族的印记。

  王程也看到了,耸耸肩,不再理会,转身继续练拳。

  过了二十分钟左右。

  天色大亮,小区终于有人出现了,都是急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并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角落的王程和东星月。

  这时候,警车也疾驰而来。

  孙清带着几辆警车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派人将小区周围都搜查了一遍。然后他看到了德川元一地尸体,对王程苦笑道:“昨天的事情我还在解决,你马上又给我找了更多的事情……哎……”

  王程将受伤地手伸出来给他看,也是无奈地叫苦道:“孙局长,你可要说良心话,这家伙拿刀劈我,我能不还手?还有,这些人是冲着东星月来的,我昨天晚上准备把东星月送回医院去的,在我家不方便。可谁知道半路上碰到这些人要来杀她?我只能尽力保护她咯,不然你也不好交代不是?你不用这么看着我。不用谢我。只是顺手而为而已。”

  看着王程无赖地笑容。孙清伸手无奈地指了指王程,然后确认了东星月没事之后,才说道:“行了,你少叫苦了,等会儿跟我回去录个口供,再有东星月小姐给你作证,应该没事儿。”

  “嗯,行。我肯定配合孙局长的工作。”

  王程赶忙保证,满脸严肃,手掌伸到耳边,敬了个礼标准的礼。

  孙清拿王程没辙,收拾好现场之后,就带着王程和东星月回警局。此时小区和周围的人才知道这里出事了,纷纷来围观,可也看不到什么了,只能目送警车离开。

  几辆警车迅速的回到警局,此时刚刚好到了正常的上班时间。大部分的警察们现在才来上班。

  就在王程和东星月下车的时候,几辆黑色商务车快速的从路上开过来。猛然停在几辆警车旁边,差一点就撞上了,随后一个个面无表情地黑衣人就严肃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十五六个黑衣人下车之后,迅速在最前面的一辆商务车门口排成了两队整齐的队形,随后车门才打开,一个年轻男子和一个中年人走了下来。

  王程等人也都站在了门口,看着这突然出现的一群日本人,看到这些扑克脸的黑衣人,他就知道是日本人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日本黑、社会打上门来了,周围的警察一个个都的确是有些紧张。

  “师妹,你没事吧?”

  那年轻男子看到东星月,急忙跑过来关切地问道:“听到你受伤的消息,我和师傅都很着急。我们没想到德川家族的人会亲自出手,师傅连夜派我和大师兄过来保护你,确保你安全回到日本。”

  东星月挪动轮椅,拉开了和年轻男子的关系,淡淡地道:“我没事,你们不用来,我也会安全的回去。”

  如果是以前,东星月或许会对伊贺道馆派来帮忙的师兄很是感激。可是现在,她已经看透了这件事的本质,背后这不过是两大武道馆的明争暗斗罢了,斗争的核心就是她身后的东星家族。两大武道馆,都想掌控东星家族,增加自己的实力和底蕴,而她本人,就是争斗的核心关键所在。

  因为,她爷爷东星武在来中国江州挑战三大宗师的时候,就似乎害怕有去无回,所以立好了遗嘱,遗嘱上明确地写着,东星家族九成的产业都会归她东星月名下。

  所以,江户道馆要杀了她,才能掌控东星家族。而伊贺道馆,就要保护她,毕竟她是出身伊贺道馆的,在伊贺道馆拥有名牌的高手,算是自己人。

  经过这么多事情,加上和王程的接触,东星月心中更为坚定,她知道,只能相信自己。

  “八嘎,德川家族的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只会耍阴谋诡计。中国的警察和那些高手也都是废物吗?竟然会让你受伤?”

  年轻人感觉到东星月的疏远,心中恼怒,扫了孙清等人一眼,立即就毫无顾忌地开口喝骂起来。

  王程和孙清以及周围一大早天刚亮就被叫出来出勤的警察都是面色一变,纷纷都变得不善起来。

  “伊贺清流,闭嘴!”

  东星月也冷着脸沉声呵斥一声,眼神扫过王程一眼。

  “清流,退下。”

  后面的中年男子走了上来,严肃地呵斥一声,随后对孙清等人平静地说道:“抱歉,各位,鄙人伊贺鸣承,这是我师弟伊贺清流,因为他年纪尚幼,所以说话有些冲,如果有所得罪,还请包涵。”

  说是道歉,可是他却是语气硬邦邦的,显得毫无诚意。后面的伊贺清流也是依旧面色带着怒火和嚣张,目光扫过王程等人。

  王程当下淡淡地道:“如果脑子发育不足,就别带出来,不然丢人现眼是小,惹了不该惹的麻烦才是大。”

  伊贺清流一双眼睛瞬间冒出杀气,瞪着王程,沉声道:“八嘎,小子,你说什么?”

  “看,人话都不懂。”

  王程看着伊贺清流,无奈地不屑道。

  伊贺鸣承也盯着王程,保持着平静。一把抓住了似乎就要冲动的伊贺清流。正要说话的时候。

  孙清上来严肃地道:“各位请出示证件。”

  伊贺鸣承这才收回目光。也没有继续说话,面色阴沉地对身后的黑衣人挥挥手,三个黑衣人上来出示了日本警察的证件,和负责调查这次案件的手续。

  看完证件,孙清这才点点头,让周围紧张戒备地下属们放松下来,然后看着伊贺清流和伊贺鸣承,沉声道:“两位。这里是我们的地方,请你们配合我们,不要做过分的举动。”

  伊贺鸣承也点点头,他也看了孙清的证件,严肃地道:“孙局长放心,我一定会遵守你们的规矩。”

  “如此最好。”

  孙清看了这些日本人一眼,不再说话,带着几人走了进去。

  王程对伊贺清流不屑地笑了一下,跟着孙清走了进去。

  这时候,东星月开口道:“王程。你推我进去。”

  王程头也没回,摇头淡淡地道:“推不动。”

  东星月瞪了一眼王程。后面的伊贺清流急忙上前来要推东星月的轮椅,却是被东星月一把推开,然后自己双手撑着轮椅的轮子跟在王程的身后。

  伊贺清流面色更为难看,低沉地道:“师妹,你受伤了,我来吧。”

  “那也不需要你来管我,伊贺清流,记住你是我的手下败将。”

  东星月冷冷地道。

  伊贺清流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感觉到了满世界的巨大恶意。他跟在后面走了上去,眼神闪烁着狠辣的光芒,然后突然伸出手掌一把就抓向王程的肩膀,手掌五指张开,指节青筋隆起,明显是比较狠辣的擒拿手。

  啪!

  一声响动,后面的伊贺鸣承看到这一幕,并没有阻止,也没说话。不过注视的东星月稍微有些意外,因为王程动也没动,任由伊贺清流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在东星月的认识里,王程是绝对不会如此简单的被人抓住肩膀的。

  伊贺清流抓住王程的肩膀,眼神闪过一丝不屑,随后手掌就是瞬间发力,想给王程一点教训,让他知道大日本武士的厉害。

  可是,当他全力施展贺道馆的空手道独门擒拿手想要卸下王程的胳膊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手掌好像捏住了一团一根根钢铁一样,王程的骨骼非常的坚硬,超出他的想象,关节骨骼更是在他全力之下也是没有动静,依旧完好无损。

  这怎么可能?

  伊贺清流瞪大了眼睛,他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虽然不是东星月的对手,但是在日本武术界年轻一辈当中,也是属于顶尖行列,现在竟然无法重伤一个对自己毫无防备的中国少年?

  后面看到这一幕的伊贺鸣承也是惊讶不已。

  王程这时候才停下了脚步,依旧任由伊贺清流的手抓住自己的肩膀关节骨骼,看着伊贺清流瞪着眼睛发愣的表情,冷哼一声,淡淡地道:“如何?说了你发育不全,你还不信?看来,你不只是智商发育不全,身体发育也很有缺陷。我站着不动给你任意施为,你也奈何我不得,力量和蚂蚁一样小,如此实力,也敢来我江州嚣张?也敢对我出手?谁给你的勇气?”

  伊贺清流浑身颤抖,深呼吸一口气,手掌再次发力,却是发现王程的肩膀一抖,骨骼错动,从他的手心当中滑了出去,让他这一下的力气施展了一个空,只是抓了一下王程的肩膀肌肉,双眼闪烁着无法掩饰地惊骇,声音都微微抖动地道:“你,你是谁?”

  如此强大的抗击打能力,以及对身体骨骼肌肉的如此强悍的控制力,他在日本听都没听说过。

  这需要极度高明的内家功夫,而且,还要是内家横练功夫!

  伊贺清流瞬间想到了是谁,想到了江州武术界的信息,双眼闪烁着亮光地看向王程,脚下急忙就要后退。

  可是,王程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更不会让他想退就退,手掌伸出,一把抓住对方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接着力量爆发,他猛然一拉,咔嚓一声,直接将伊贺清流的一条胳膊给拉的瞬间关节脱臼,发出一声脆响,对方整个人也都颤抖了一下。

  “啊……”

  伊贺清流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已经感觉不到胳膊的存在了。

  王程冷哼一声,再次一拳击中他的另一边肩膀,又是一声骨骼咔嚓的脆响,这条胳膊的关节也被打的脱臼,整个人也被打的蹬蹬蹬倒退出去。

  后面的伊贺鸣承和几个黑衣人急忙上前去将踉跄后退的伊贺清流扶住,看着伊贺清流已经无力垂下来的两条胳膊,伊贺鸣承目光冷厉地看向王程,沉声道:“小兄弟,就算这里是你们中国人的地方,你也不能如此欺负我们日本人吧?”

  他却是将刚才伊贺清流先出手的事情自动的选择性遗忘了。

  孙清和几个下属也都停下来,纷纷皱着眉头看着这几个日本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王程为何要出手。不过,他们虽然都没看到刚才的经过,可是都肯定相信王程不会无缘无故地出手,必然是因为对方过分了,才会如此,所以都站在王程身边与对方的十几个人对峙。

  王程冷笑一声,毫不示弱地看着伊贺鸣承的视线,不屑道:“我欺负你们日本人?你们的眼睛都长在脚底下去了吧?没看到他刚才对我出手了?我没杀了他就算他运气好了,智商不足,身体也发育不全,这样的人你们也带来丢人现眼,我很佩服你们的勇气。”

  说着,王程声音一顿,然后再次盯着阴沉地伊贺鸣承和愤怒地伊贺清流,淡淡地道:“再说了,就算我欺负你们了,你们又能如何?”

  “八嘎!”

  伊贺清流要疯了,喝骂一声,双眼都几乎要冒出火来,满脸通红地就要冲上来和王程拼命,可是被两个黑衣人抓着胳膊没法挣脱。

  “住嘴。”

  伊贺鸣承上前一把按住了挣扎着要冲上去拼命的伊贺清流,看着王程和孙清,冷冷地道:“这就是你们和我们合作的态度吗?我很失望,而且现在是我师弟受伤了,你完好无损。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完美的交代,我可以控告你们故意伤害我师弟,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就此结束。”

  孙清笑了笑,站出来道:“伊贺先生,我不觉得我们有合作的必要。而且,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们需要看监控吗?我相信我朋友不会主动出手的。”

  王程也看了看上面的摄像头,对伊贺鸣承笑道:“对嘛,我们是法治国家,讲究法律和证据,有录像在。还有,你不是他大师兄吗?不服气,也可以对我来出手试试,久闻你们伊贺道馆是日本传承最久的几个武道馆之一,只是希望你不要和你这个发育不全的师弟一样,让我失望。”

  伊贺鸣承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没有看孙清一眼,只是盯着王程,沉声道:“你是谁。”

  “我叫王程。”

  王程平静地道。

  “你师傅是谁?”

  伊贺鸣承继续问道。

  “武圣山,长鹤。”

  王程依旧淡然地说道,眼神也直盯盯地看着伊贺鸣承。

  听到武圣山长鹤,伊贺鸣承和伊贺清流都是浑身一震,两人都变得凝重无比,愤怒地伊贺清流也冷静下来。(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