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张绍云的颤栗

第二百九十九章 张绍云的颤栗

  小山丘脚下。±頂點小說,

  王程看着躺在自己脚边,双眼紧闭,浑身武士服已经脏乱的东星月。见她还有呼吸,也稍微松了口气,蹲下来看了看,王程发现她的大腿上一片血迹,应该是受了伤,其他的地方似乎都还好。

  “师傅,他们来了。”

  旁边,徒弟张绍云看着走上坡上跑下来的一群日本人,紧张地提醒道。遇到师傅王程以来,张绍云就几乎是不断的遇到战斗,此时心中也有些兴奋,这家伙从小就好武,可见本身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

  王程也听到了脚步声,所以心里清楚,但是没有太在意。给东星月把了把脉,确定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他才站起身来,看着站在十步开外的东星太郎,以及东星辰,还有后面十几个黑衣人。

  “王先生,请你把她交给我,她是我们东星家族的叛徒,我们会感激不尽。这次来中国,都是她一意孤行要来报仇,其实我们是不赞同的。我们爷爷东星武的身体本来就不好,并不能说是因为在中国受伤而死。”

  站在前面的东星太郎对王程严肃地说道。他嘴上虽然说的客气,可是一双眼睛却狠狠的盯着王程,眼底深处闪烁着杀气。

  太郎,在日语里就是老大的意思。东星太郎,字面意思就是东星家族的大儿子的意思。老二就会被叫做东星二郎或者东星次郎。

  可三人的名字实质上并没有什么联系。东星太郎。东星辰,东星月。

  那么说明,三人肯定不是一个父母,不是亲兄妹,只是出自一个家族的亲属关系而已。所以出现这样互相残杀的事情,也就不奇怪了,不是一个父母,那么就会有不一样的利益。尤其是东星武已经去世。东星家族内部现在必定是一片乱象。

  王程皱着眉头,看了看地上双眼紧闭的东星月。本来他是不想管这些日本人家族的事情,可是想到东星武,再看这个冷的如冰块一样的东星月,发现她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不喜欢对面东星太郎的眼神和语气,所以轻轻地摇摇头,淡淡地道:“你们走吧,我就当没遇到你们。”

  张绍云紧张起来。知道估计要开打了,手中紧握着那把属于东星月的唐刀。

  东星太郎等人都神色戒备起来。十几个黑衣人甚至齐齐上前了一步,被东星太郎一挥手挡住了,然后他看着王程沉声道:“王先生,你确定要和我们东星家族为敌?”

  “你这么说,难道我们以前是朋友?你们以前是救过我的命?还是我以后需要你们东星家族救命?”

  王程突然很好奇地问道。他小时候看电影和看电视的时候就经常看到有反派这样威胁正派,可那些正派大部分都会傻傻的妥协,似乎怕了一样。

  这个疑问,王程埋在心底很久了,不知道那些正派在怕什么。此时这个东星太郎也如此威胁自己,他不能忍了,所以就问了出来。

  双方已经注定不会是朋友了,还会害怕成为你的敌人?成为敌人又如何?

  王程神色不屑。

  东星太郎和东星辰都楞了一下,随后就知道王程是不可能妥协了,杀气顿时直接出现在了脸上。

  只见东星太郎突然右手摸向腰间,后面东星辰也用日语喝道:“一起上,杀了他们。”

  王程的动作却是更快,在东星太郎的手有动作的时候,就突然冲了出去。就如他给徒弟张绍云展示过的跃马桩一样,一步跨出,就跃出了四五米,两步就来到了东星太郎的身前,带着一股呼啸和急速的气流,一把抓住了刚刚抬起手的东星太郎的胳膊。

  东星太郎这时才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枪,枪口带着一截消音管。

  而王程其实早就看透了这一切,因为他刚才查看东星月伤势的时候,就发现她大腿上的伤是枪伤。

  咔嚓!

  东星太郎的瞬间被王程的手掌捏的骨骼碎裂,手臂当场就失去了行动能力,手中的手枪也掉在了地上。虽然,王程放下了猛虎九式和地煞拳法,但他只是凭借现在的道门境界以及内家修为,不需要任何招式,只依靠速度和力量就能碾压这两个日本武者了。

  速度太快,力量太大。

  此时东星太郎才发出一声惨叫。

  东星辰和周围十几个黑衣人也都冲了上来,东星辰的一把刀和其他人的十几个拳脚就冲着王程而来。

  王程冷哼一声,一脚将地上的手枪踢的老远,再随手将东星太郎丢了出去,任其躺在地上惨叫。然后他独自一人就冲向了对方的十几个人,脚下踩出一个个圆弧,双手也划过一个个圆,赫然正是他在武圣山上和东星月交手所施展的张三丰太极拳。

  啪。

  东星辰的刀锋被王程双手夹在中间,随后他猛然一抽,就轻易地将其刀锋夺了过来。

  身后,十几个黑衣人冲上来,眨眼间大部分人的拳头和腿脚攻击在了王程的身上。

  可是,王程的下盘稳重如山,夺走东星辰的刀锋的时候,硬是用身体承受了七八个人的拳头和重踢,只是闷哼了一声,双脚都不曾移动。接着他将东星辰一掌推出之后,就转身开始对付这十几个黑衣人。

  虽然他暂时放下了地煞拳法和猛虎九式,以及龙象拳法而专心修炼道门纯阳,可是地煞拳法和猛虎九式以及龙象拳法对身体的锤炼效果可没有消失,他的抗击打能力绝对还是一流的。

  砰砰砰砰……

  只见王程的步伐精妙至极,在一个个黑衣人当中来回穿梭。每次出手。都将一个黑衣人的拳头抓住。用力卸掉了其胳膊关节,然后将其撞倒在地上,让其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所以,几个呼吸的时间,十几个黑衣人就倒下了一大片,一个个都躺在地上惨叫不已。

  双方之间的实力相差太大,这些黑衣人也就是那些社团打手级别的实力,除了一股狠劲。就没有其他的了,出手几乎没什么章法,在王程面前与普通人无异。只是让他再次增加了张氏太极拳的实战经验而已。不过也幸好是张氏太极拳,如果王程是以大地锤法来出手的话,只怕现在这些人都是非死即残了,如果是施展猛虎九式,那绝对无一活口。

  “师傅……我来帮你……”

  张绍云从头到尾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在师傅王程冲上去的时候,他也急忙提着刀锋冲了出去。

  可当他冲过去的时候,师傅王程就已经站在那里不动了,周围那些日本人也都倒在了地上。

  张绍云神色尴尬。吞了一口唾沫,心道这些人还真的是找死来了。竟然敢对师傅出手。

  呼……

  王程吐出一口气,几乎没有多少消耗,转身瞥了一眼东星太郎和东星辰,淡淡地道:“你们该庆幸,我最近心情不错。”

  这句话,张绍云绝对认同,如果是在东海时候的师傅,这些人现在不死才怪了。

  东星太郎坐在地上,面色狰狞不已,捂着筋骨碎裂的肩膀,疼痛刺激的他面色通红,对王程大声喝道:“可恶,你一定会死,八嘎,我们东星家族不会放过你。”

  王程不屑一笑,喝道:“绍云。”

  张绍云急忙答应道:“在,师傅。”

  “去掌嘴。”

  王程淡淡地道。

  张绍云又是一愣,疑惑地道:“师傅,您说什么?”

  “你腿脚不行,耳朵也聋了?我让你去张嘴。”

  王程瞪了一眼这小子,呵斥道。

  张绍云哦了一声,急忙跑到东星太郎的身边,问道:“师傅,是掌他的嘴吧?”

  东星太郎面色一变,一边挣扎着后退,一边大声骂道:“八嘎,你们敢……”

  “你等什么。”

  王程看着还没动手的张绍云,又是呵斥骂道。

  张绍云一狠心,一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东星太郎的脸上。因为被师傅王程呵斥的心虚了,所以他一狠心,这一巴掌几乎用了他的全部力量。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东星太郎整个人都翻滚在地上,两个大牙飞出老远,一口鲜血吐出去。

  东星辰也是挣扎着站起来,喝道:“八嘎……住手……”

  王程看着东星辰,冷冷地道:“继续掌嘴,换他,谁放狗屁,就赏他大嘴巴。”

  张绍云现在有些兴奋起来,打人的感觉很爽,手中提着唐刀,冲向东星辰,气势汹汹的样子,让东星辰急忙后退逃跑,一边跑还一边喊道:“你们这是犯法,我要告你们……”

  张绍云追不上东星辰,停了下来,听了这家伙的话,也是担忧地对师傅王程说道:“师傅,咱们这样是不是不好?”

  王程无所谓地笑了笑,看着躺了一地的十几个黑衣人,这些日本人一个个都不敢说话,躲闪着他的眼神,很老实的躺在那里,做着一个符合的龙套小弟。

  然后,来到张绍云身边,王程伸出手,道:“把刀给我。”

  张绍云心中忐忑,不知道自己刚才是不是做错事说错话了,急忙老老实实地将手中的无鞘刀锋递给师傅。

  王程看着远处继续奔跑的东星辰,手中的刀锋直接扔了出去,刀锋划出一声呼啸,直直地插在东星辰的小腿上。

  啊……

  东星辰一声惨叫,然后摔在地上,因为山丘坡度的原因,捂着小腿就滚了下来,非常的狼狈,刀锋直接将小腿刺穿,一路翻滚下来之后,更是拉扯了伤口,让他的惨叫声几乎就没停下过。

  一直滚到张绍云的脚下,东星辰才停下来,面孔已经扭曲。小腿伤口的鲜血洒了一路。几乎血肉模糊了。

  张绍云面色不忍。眯着眼睛不太敢看。

  王程淡淡地道:“绍云,你以为,身为武者,每天只需要练武就好了?”

  张绍云面色一震,低声道:“师傅……”

  王程没有理会他,看着地上惨叫的东星辰,继续不带丝毫情绪地淡漠地说道:“对你的敌人,你不需要有太多的情绪。你心里时刻要记住一点,如果你倒下了,你就要死。所以,当他们倒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不需要任何怜悯和不忍,你要做的就是让他们记住你的狠,记住你的力量,让他们再也不敢在你的面前叫嚣。”

  张绍云面色又是愣住了,随后明白过来,面色惭愧不已。低下头,低声道:“是。师傅,我记住了,我错了。”

  王程点点头,不再看这些人,转身走向躺在那边依旧昏迷的东星月,留下一句:“打断这两个人的四肢,然后报警。”

  东星太郎此时已经不敢嚣张地叫骂了,只是神色震撼且惊恐地看着王程,这个少年颠覆了他对中国人的认识。他的印象里,中国人不都是懦弱而心软的吗?中国人不都是胆小怕事的吗?中国人不都是奉行中庸之道,讲究忍让的吗?

  为什么这个少年这么狠辣?

  张绍云深呼吸了两口气,一把将东星辰小腿上的刀锋拔了出来,又将其伤口拉扯开了,鲜血飙射出来。他看着又发出惨叫的东星辰,心中回荡着师傅王程的话。

  打断他们的四肢。

  打断!

  四肢!

  四肢……

  张绍云一脸严肃,神色紧绷,深呼吸了三口气,才猛然抱起旁边的一块石头,然后狠狠地砸向东星辰另外一条完好的腿。

  砰!

  一块石头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没砸中。

  因为东星辰躲闪的快,连滚带爬地躲在了一边,石头擦着他的裤子砸在地上的,让他浑身都颤抖不已。

  “我们错了,别伤害我。我错了,我认错,我道歉,我赔偿,我可以给你们钱,不要伤害我……”

  东星辰急忙语无伦次的对张绍云和王程大声说道,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张绍云呼吸急促起来,神色踌躇,看着祈求地东星辰,又看向师傅王程,可是看到师傅根本没在意自己,也没有在意求饶的东星辰以及东星太郎,更没有说话,显然师傅是不会改变心意的。

  咬咬牙!

  张绍云突然一脚狠狠地踢在东星辰受伤的小腿上,让其顿时再次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然后他迅速搬起石头,用尽力气地砸在了躲闪不及的东星辰的另一条小腿上。

  咔嚓一声脆响。

  东星辰的另一条小腿骨头也当场被砸断了,顿时仰头发出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

  王程只是略微瞥了一眼,就没在意,而是来到东星月的身边,蹲下身体,再次摸了摸东星月的脉象,发现她气血依旧稳定,心中断定大腿上的枪伤应该没有伤到动脉。当下,王程双手来到东星月受伤的大腿上,沿着伤口周围的肌肉穴位和筋脉按摩起来,一丝丝鲜血从伤口流淌出来。

  啊~

  这时候,东星月突然发出一声轻呼,然后整个人身体一震,猛然睁开了眼睛,眼神依旧冰冷,手掌迅捷的劈向她面前的王程,如刀锋一般,竟然也带着一声呼啸。

  这个日本女子,已经将刀融入了自己的生命,身体任何部分都可以变成自己的刀锋。

  王程也微微赞叹了一下,一只手依旧按住东星月大腿的伤口,另一只手也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东星月劈过来的手腕,如铁钳一样,让其不能挣脱丝毫,看也没看她一眼,淡淡地道:“别动,我给你把子弹拿出来。”

  她这才看到面前的人竟然是王程,刚才还以为是要杀自己的东星辰和东星太郎。不过,她眼神依旧清冷,感受到大腿伤口的刺痛,眉宇之间竟然也没有丝毫情绪,可见这女子不是面色神经坏死就是对情绪的控制几乎达到了变、态的地步。

  看着王程,东星月冷冷地道:“你为什么救我。”

  王程松开了她的手腕,双手按住她的大腿穴位肌肉,突然发力了一瞬间,然后伤口飙射出一股鲜血,鲜血中裹着一颗子弹掉落在地上。然后,王程也没有理会东星月的话,自顾自地将其手臂拿过来,用力撕掉了她手臂上的一截袖子,用袖子的布条包扎了大腿上流血的伤口,这才开口道:“我没有救你,我只是不想让他们得逞而已。”

  东星月看向那边躺在地上的东星辰和东星太郎,眼中闪过一丝庆幸,如果没有王程出现在这里,她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张绍云此时已经是面色狠历狰狞,他用同一块石头已经砸断了东星辰的四肢,正抱着石头走向东星太郎,而东星辰现在也直接晕了过去,四肢鲜血直流。

  东星太郎看到这一幕,已经是被吓的肝胆俱裂了,挣扎着站起来就要跑。

  王程抓起地上一块石头,随手手腕一抖,石头呼啸而出,击中了东星太郎的小腿关节,整个人再次狼狈扑倒在地上。

  张绍云步伐沉重地走了过去……

  砰,砰,砰,砰……

  四声闷响,伴随着四声惨叫,然后东星太郎也浑身抽搐地晕厥了过去。

  张绍云做完这一切,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脸上也都是血液,双眼赤红地来到师傅王程面前,声音低沉而沙哑地道:“师傅。”

  王程只是看了他一眼,随后站起身来,就朝着自己家别墅的方向走去,平静地道:“你做的不错,你记住现在的感觉,记住,对敌人的感觉。面对敌人,你可以有任何情绪,就是不需要有怜悯和害怕。”

  张绍云点点头,狰狞之色逐渐消失,声音沙哑地道:“是,师傅,我记住了。”

  “好,打个电话报警,跟我回家。”

  王程没有在晕厥的东星太郎和东星辰身上看一眼,直接走了过去。

  十几个躺在地上的黑衣人更是寒颤若噤,根本不敢吭一声。

  张绍云拿出电话,一边跟着师傅走,一边手指有些哆嗦地按了报警电话。

  坐在地上的东星月终于微微皱起了英气的眉头,对王程的背影喝道:“王程,你不管我了?”

  王程回头看了她一眼,好笑地道:“我为什么要管你?我已经帮你解决了他们,还帮你取出了子弹,包扎了伤口,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王程继续走了出去。

  东星月双眼狠狠地盯着王程的背影,情绪再一次有些失控了,大声喝道:“王程,我一定要杀了你。”

  “随时恭候。”

  王程留下四个字。

  张绍云拨通了电话,声音微微颤抖地道:“喂,我要报警……”(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