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就是我,东星月

第二百九十七章 我就是我,东星月

  杨青语在王程身边,低声道:“她昨天对我和刘诗成都说了一模一样的话。”

  刘诗成也低声道:“除了名字,其他的字一个都没变。”

  王程对这两个小心眼的家伙点点头,看着东星月,摇头道:“我对东星武先生的去世也很心痛,不过你不应该把东星武先生的去世怪罪在我们的头上。人各有命,东星武先生回到日本的时候,身体都还好。”

  东星月紧握着刀柄的手掌一动,一截刀锋就从刀鞘之中显露出来,那是一种隐晦的寒光,不刺眼,却更为让人心惊。

  “任何解释都是懦弱的表现。”

  东星月对王程不屑地说了一句,看也不看其他人,就朝着山上走去。

  她身后的两个年轻人也都对王程几人不屑地看了一眼,然后带着一大群黑衣人一起跟着东星月走了上去。

  王程呵呵笑了笑,他也喜欢这句话,解释是弱者的行为,强者只会征服。所以他也不理会这个东星月了,对刘武中笑道:“刘老,最近身体还好吧?”

  刘武中比起杨祐德,整个人的精气神上都差了许多,不过还是笑的很爽朗,显然心情很不错,也对这次的比武没放在心上,道:“还★,.好,王程你最近弄的动静可不小。”

  杨祐德也点头道:“不错,王程,现在找你拜师的人没有一亿,也有八千万了。”

  王程稍微疑惑了一下,随后瞬间就想到了昨天文欣给自己看的视频。心中明白过来。知道在场的人应该都看过了。这几人对自己都很熟悉。自然能看出那视频当中的主角肯定就是自己了。

  无奈笑了一下,王程平静地道:“都是意外,我迫于无奈也收了一个徒弟,绍云,见过杨前辈和刘前辈。”

  张绍云上前恭敬的抱拳行礼问好。

  杨祐德和刘武中都在张绍云的身上审视着,武圣山的弟子,其身份本身就不一般了。只是,片刻之后。两人眼中都有一丝失望,显然都不太看好张绍云,比起王程差远了,比杨青语、杨无忌、刘超英等人都有不小的差距。

  “还没恭喜你收徒,拜师三月就自己收徒,你也是武圣山历史上的第一个。”

  杨祐德淡淡地说道。

  王程一边走着,一边说道:“收徒和拜师,都是机缘,缘分到了,自然就可以了。就和姻缘一样,都是强求不得。提前也不会知道。”

  刘武中呵呵笑了笑,点点头表示同意这个说法。他一辈子都想栽培一个出色的传承人,好不容易出了一个刘超英可以承载他的希望,却是又出现了意外,让刘超英走上了和他年轻时候一样的老路。

  只能说世事无常,造化弄人。

  来到山顶。

  东星月带着一群人直接嚣张的穿过藏鼎观,引来许多道士的围观。来到长鹤道士的住处外,她站在门口大声道:“东星月拜见长鹤道长。”

  长鹤道士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进来吧。”

  东星月这才带着人进了院子,虽然她很是强势嚣张,可也知道在这里要守规矩,同样也知道有些人是她不能招惹的,长鹤道士就是其中之一。

  王程和杨刘两家的人跟在后面走进来。

  “师傅。”

  “师公!”

  王程和张绍云上前和长鹤道士打了声招呼,就站在老道士身后不说话了,面对着前面一大群东星家族的人。

  而杨祐德也带着杨青语和两个杨家高手站在另一边;刘武中带着刘诗成刘青等几人又站在一边,纷纷与东星家族的人对峙。

  场中四方势力,都是毫不示弱。

  不过,全场只有长鹤道士一个人悠闲的坐着喝茶,与周围的紧张气氛显得格格不入。

  “你是代表你东星家族,还是代表伊贺道馆?”

  长鹤道士看着东星月,平静地问道。

  东星月气势不让地看着长鹤道士,语气依旧冰冷地道:“我代表我自己。”

  “你师傅是谁?”

  长鹤道士问道。

  “我三岁师从伊贺长生,十岁出师,至今没有再拜师。我十八岁时,已在伊贺道馆拥有名牌,所以,我代表我自己。”

  东星月冷冷地说道。

  她身后的两个年轻男子,以及其他的所有黑衣人都是神色崇拜地看着东星月的背影。

  伊贺道馆在日本是几大武道馆之一,与王程在东海市知道的武田道馆差不多,也是历史最悠久的武道馆之一。最开始是幕府时代的伊贺家族开创,其后收容了不少高手和武术流派,从家族武道馆发展成为了一个代表大流派的武道馆,如中华的大门派一样。

  而要在武道馆拥有自己的名牌,就首先必须出师,然后要经过一系列残酷的考验证明自己的实力,最后还要得到武道馆的前辈认可,才能有资格拥有名牌挂在武道馆上。从此也正式成为武道馆的核心成员,也拥有了开馆授徒的地位。

  长鹤道士对这些很清楚,所以稍微诧异地仔细凝视着东星月,淡淡地道:“伊贺长生还活着?”

  东星月点点头,冷声道:“他自然还活着,我做他弟子的时候,听他说起过长鹤道长。”

  “他怎么说我?”

  长鹤道士好奇而严肃地问道。

  半个世纪前,两人是战场上的对手,多次交手,都奈何不得对方。

  东星月如冰湖一般的眼神终于露出一丝异样,也是严肃地说道:“他说,天下间只有道长你可以抓住他的刀。”

  长鹤道长站起来哈哈大笑,回忆起了许多画面。

  那是抗战的最后一年,他带着队员去突袭一个敌方司令部的时候。碰到了之前有过多次交手的伊贺长生。当时长鹤道士地煞拳法有成。所以硬是以手掌将伊贺长生的刀锋抓住。夺走了对方的长刀,将其击败,也带领队员一举捣毁了那一处敌方司令部,让对方损失惨重。

  可惜当时他没能杀了伊贺长生,让其逃走了。

  此时,长鹤道士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笑容消失不见。当年他如果不是硬抓这一刀,伤及手掌筋骨。也不会放下大地锤法而专心钻研坤元三十六式,不是他不想加大攻击能力,而是拳头无法完美发挥。

  不过,能让伊贺长生这位当年日军排名前三的高手将这件事记一辈子,视作平生耻辱,长鹤道士也很开心了。

  “好,伊贺长生能记住就好。”

  长鹤道长笑道:“当年伊贺长生就是我的手下败将,现在他的弟子也必定不是我徒弟的对手。”

  东星月眼神微动,在王程身上扫过一眼,冷冷地道:“我已经出师。所以现在不是伊贺长生的弟子。我就是我,我是东星月。我们开始吧。爷爷是我从小开始心中唯一的挂念,为他报仇,也是我心境当中唯一的缺憾,只要弥补这一点,我心中就只有手中之刃!”

  “所以,今日我必定会胜利!”

  噌!

  纤细修长的手掌一动,东星月腰间的长刀跳出巴掌长的刀锋,这次闪烁着刺眼的寒光。

  一直不曾说话的杨祐德开口道:“我们是练拳的,肉掌和你的刀兵想比,肯定有弱势,所以你用刀,对我们不公平。”

  东星月不曾变化的扑克脸出现了一丝不屑地冷笑,扬着下巴,淡淡地道:“那我就让你们杨家和刘家好了,对你们,我不拔刀。但是,对武圣山之徒,我必定全力以赴。当初我爷爷出刀之下也输给了长鹤道长,据说道长硬抗我爷爷的刀锋而毫发无损,希望道长的弟子不要让我失望。”

  长鹤道士没有回答,而是看向王程。

  王程平静地点头,看着东星月冰冷的眼神,自信地道:“你可以用你最擅长的任何方式来和我过招。”

  “我很期待。”

  东星月淡淡地回了一句,然后看向杨青语和刘诗成,道:“你们谁先来,久闻中华太极拳和形意拳都是强势无比的杀人拳法。我在日本也见过,可惜都不是正宗,威力有限,希望你们别让我失望。”

  刘诗成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杨青语,心中咬咬牙,对爷爷刘武中点点头,上前一步,道:“我先来吧。”

  王程,杨青语,刘诗成三人当中,所有人都知道刘诗成是最弱的一个。刘诗成本人也知道这一点,当初刘超英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因为他不是杨青语以及杨无忌的对手,所以拳馆一直被太极拳馆压制着。

  刘武中微微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自保就好。”

  刘诗成的步伐一顿,面色凝重地点头,表示知道。

  其实,刘武中对刘氏形意拳的希望还是寄托在刘超英的身上,因为他知道刘超英肯定没死,那么就能完成他的心愿,不管身在何处,都是他刘氏的弟子。

  至于江州的刘氏一脉,刘武中只要求刘诗成能将这一脉传承下去就足够了。

  刘诗成来到场中,对着东星月抱拳道:“请。”

  东星月一挥手,身后所有人都急忙后退,将场地让了出来。不过她却没有立即出手,而是看向长鹤道士。

  这里是武圣山,长鹤道士是最大的公证人。

  长鹤道士点点头,道:“开始吧。”

  如此,东星月才看向刘诗成,微微弯腰,冷冷地道:“请。”

  刘诗成深呼吸一口气,发挥了刘氏炮拳的风格,选择了主动出击,所以瞬间双脚发力,直接就冲了出去,整个人如炮弹一般,拳头呼啸,带起一声炸响。

  和普通练武之人相比,刘诗成绝对算得上是天之骄子了,看其劲道和气息都已经稳稳的进入了化劲境界,对炮拳炮劲都有独特的领悟,威力绝对不俗。

  可是。在场和他并列站在一起的。就没有一个普通人。王程拜师三月就让他看不到背影了。杨青语退学专心练武之后,也进步飞速。所以他心里其实也很苦,不是他自己不行,而是其他人太行。

  东星月遵守了自己的诺言,面对刘诗成并没有拔刀,但是却是将连刀带鞘一起拔了出来,劈向了冲过来的刘诗成。

  呼……

  刘诗成呼吸沉稳急促,眼神凝重。面对东星月的这一刀,并没有躲闪,因为他躲不开、对方的刀法的确是门道颇多,速度极快,凌厉而且让人感觉被锁定,所以只能硬碰硬,炮拳直接与刀鞘实打实的碰撞。

  啪!

  刘诗成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拳头几乎一瞬间失去了知觉,好大的力道。

  东星月也不好受,她毕竟不是专心练拳的。虽然也练有内家功夫,但是绝对比不上专注形意拳的刘诗成。所以她手臂震动了一下。刀鞘被反震之力震荡的微微扬了起来。

  可是,她呼吸变化之下,调整力道,手腕翻转,脚下也转了半个圈,刀鞘顺势借住了刚才那一下的反震之力,呼啸着再次劈向刘诗成。这一刀,比刚才那一刀更为凌厉,更为有力,因为她在借力。

  王程和杨青语都看的很认真仔细,心中对这个东星月很是看重,此时看到对方的实力,就更为惊讶了,这种借力技巧很精妙。

  刘诗成接连几招都是刚猛的炮拳,双拳此时已经失去了知觉,可是他依旧不断的在出击,因为他想要击败对手。

  东星月也展示出了强大的武学基础,那就是沉稳的下盘,灵活的步伐,顺畅的内家呼吸,高明的借力技巧以及纯熟无比的刀法。

  那把连鞘刀锋几乎和她的双手融为一体了一般,似乎如手臂的延伸,任意施为。

  这还是她没有拔刀的情况下。

  要是她拔刀的话,王程估计,刘诗成可能接不下两招。

  好强。

  王程凝视着东星月。

  刘诗成此时也被东星月逐渐压制住了,因为东星月接连几招都在不断借力,每一刀劈下来,力道都比上一刀更为沉重,气势和力道都大的惊人。刘诗成已经不敢去硬碰硬了,想找机会想近身和东星月硬拼,可是东星月根本不给他机会。

  呼……

  一声风声响起。

  东星月突然身体再次一个旋转,带鞘的刀锋呼啸着劈向刘诗成的太阳穴,见其冰冷的神色,和继续加大的力道,可以看出她绝对不会停手。

  这一刀如果劈中了,刘诗成不死也要半死。

  轰……

  突然,长鹤道士站了起来,他忍不住出手了,凭空一声呼啸,拳头伸出,骤然停在身前,一道透明拳罡冲出,快如闪电,眨眼间就击中了东星月已经距离刘诗成只有一尺的连鞘刀锋。

  在场除了王程和交手的两个人,其他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出拳如罡的境界,可是武者传说中的境界,那些日本人更是长大了嘴巴,纷纷觉得不可思议。站在后面的张绍云更是好像看神仙一样地看着师公,感觉他心中的武者天空极限又被刷新了。

  啪!

  一声脆响,拳罡与连鞘刀锋碰撞。

  东星月身形一震,双手急忙紧握住刀柄,脚下踩着精妙的步伐卸去这一道拳罡的大部分力道,才没有被冲击的松开手,可是整个人也倒退四步才稳住身形,也失去了重创甚至击杀刘诗成的机会,一双凌厉的目光射向长鹤道士,冷冷地道:“道长……”

  刘诗成额头渗出了汗珠,他刚才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可是对方的刀锋速度太快,他根本躲不开,此时浑身都被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好重的杀气,好强的气势。

  这东星月,是真的带着杀人的目的来的。

  长鹤道士也是老脸微红,语气却是依旧平静地道:“你赢了,只此一次,下次我不会再出手,是死是活我都不会管。”

  东星月冷哼一声,不再说话,也不理会刘诗成,转身两步再次来到场中,呼吸调整之下,已经顺畅无比,面色再次恢复清冷,连鞘刀锋也再次挂在腰间,目光看着空旷的天空,冷冷地道:“还有谁,怕死可以跪下来认输!”

  刘诗成恼羞不已,双拳紧握,就想上去拼命。

  刘武中感激的对长鹤道士点点头,然后急忙看着刘诗成呵斥道:“诗成,下来,不要输不起。”

  刘诗成深呼吸两口气息,压制了心中的怒火,满脸通红地对东星月抱拳道:“多谢指教。”然后转身下场来到刘武中身边,低着头,不敢看其他人。

  东星月淡淡地应了一声,看也没看刘诗成一眼。

  杨青语迈着沉稳的步伐来到中间,面对东星月,抱拳清冷地道:“请。”

  东星月眼神凝重起来,微微弯腰,道:“请。”

  两人都是女子,而且性格也相仿,都如冰块一般,寻常人看着她们都会心中发愣。只是杨青语没有东星月那么重的杀气,反而有一股平和的气息,这是练太极拳的效果,说明她太极造诣很深。

  王程突然笑了笑,心中觉得好玩,好像两座冰山相撞了。

  他身后的张绍云也跟着笑了笑,也觉得好玩,师徒两这时候倒是想到一起了。可是王程立马板着脸转身就对张绍云哼了一声,示意他严肃一些,让张绍云委屈不已,心道师傅你先笑的,我才跟着笑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