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735章 心脉尽碎,依旧强势

第735章 心脉尽碎,依旧强势

  王程感觉到了一股自心底的寒冷。≯

  似乎,全身都被一股万年坚冰包裹了起来,全身每一处似乎都被猎物盯上了,下一刻就会撕咬上来将自己撕碎。

  轰……

  刹那间,一道巨大的破空之声袭来。

  王程看到了从天而降的罗源,那黑影眨眼间就来到了自己的面前,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应时间,十几米的距离仿佛不存在一般。

  轰!

  罗源一拳结结实实地击中了王程的胸口!

  随后,紧随在罗源身后的黄九也是一拳击中了罗源的后背,将罗源也一拳打的飞了出去。

  王程飞出十几米之外,摔在地上一动不动,刹那间气息也消失了。

  不过,罗源早有防备,所以身体在空中翻滚了几下之后,稳稳地落在了几十米之外,身体摇晃了一下,随后就站稳了,强忍着背部的刺痛,看向黄九说道:“黄老怪,你拦不住我的,我要杀这个小子,谁能阻拦?”

  说着,他看向那边已经倒在地上,没有了丝毫气息反应的王程,沉声说道:“千年不遇的天才?今日也死在了我的手中,武圣山,注定要断绝在我爱新觉罗氏的手中。”

  场中一片安静。

  所有交手的人都停了下来。

  十几个围攻王程的高手都看向那边一动不动,恍若尸体的身影,气息没有了,心跳也没有了。

  李斯特和老鹰也站在了罗源的身边,两人神色轻松,带着一丝喜悦。

  黄文龙和黄月容站在黄九的身后,每个人能的神色都是极其的严肃,以及一些悲哀。

  武圣山,难道注定要断绝希望?

  黄九盯着罗源,沉声道:“你爱新觉罗氏也注定不会有好下场!”

  “王程!”

  颜玉的眼神中是一片疯狂,大喊一声,然后不顾后果的爆气血,虎形拳将一个高手击退,身体化作一阵风一样的冲向王程。

  她扶起王程沉重的身体,感觉到了那种温度,可是体温在下降,又仔细探查了一下脉搏,脉搏几乎没有了,气息如游丝。

  她看到王程的背心已经被打的凹陷,那一片骨骼尽碎,心脉也完全破碎,脊椎都已经受损……

  说实话,被罗源这种高手一拳打了一个结实,没有骨骼筋脉尽碎就已经很是难得了,说明王程的身体的确强悍!

  换做其他除了黄九之外的任何一个人,哪怕是黄文龙,都担心自己的身体会被打的破碎。

  “王程,你没事吧,王程?”

  颜玉轻轻地按了一下王程的胸口几处穴位,没有心跳!

  周围其他人都是神色各异,李斯特那边的人自然都是欣喜。颜玉周围的人也有对此开心的人,其他人也是心情复杂,有喜有忧。

  可是!

  咳咳!

  下一刻。

  王程突然身体颤抖,传出了一声咳嗽,一股气息重新焕出生机,将一口口粘稠的鲜血吐了出来,睁开了眼睛,眼神之中光晕暗淡!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向王程,每个人都有一丝不相信。

  心脉尽碎,也能活?

  “王程,你醒了?”

  颜玉惊喜地看着王程,一只手抚摸着王程的胸口,心中却是一片冰凉,因为,她依旧没有感觉到王程的心跳!

  心跳没了!

  那人还能继续活着吗?

  颜玉心中一片悲观,不知道王程还能活多久。

  董涛,孙东虎也急忙跑了过来。

  罗源和李斯特等人都是神色大变,笑容统统都消失不见了。

  罗源偷袭出手,竟然都没有击毙王程,还有一口气?

  这怎么可能?

  罗源身心一震,踏出一步,浑身气息爆,周围凭空出现一声爆响,一股猛烈的气流从他身周冲积出去,眼神之中依旧是凝如实质一般的杀意,他还想出手,确定击毙王程。

  可是,黄九也是毫不迟疑地站在了王程和颜玉的身边,盯着罗源,冷冷地说道:“罗源,今日你想杀王程,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你会拼命,我也会!”

  罗源神色忌惮,气息漂浮不定,看着黄九也是冰冷地说道:“黄老怪,你确定要帮武圣山?”

  “哼,你一个蛮夷之族懂什么?我帮武圣山,就是帮我自己!”

  黄九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

  李斯特看着王程醒了过来,神色之中有一丝惊恐,大声开口道:“罗源不惜代价出手杀了王程,现在,马上!”

  呼!

  罗源转身瞪了李斯特一眼,沉声说道:“李斯特,记住了,你没有资格给我下命令,别惹我!”

  李斯特也是浑身紧张,被罗源强大的精气神压制的动也不敢动,深呼吸一口气息之后,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的确不敢招惹罗源!

  这种全世界也没有多少个的级高手,随手一招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他可没有王程那种抗击打能力和顽强的生命力!

  咳咳!

  那边,王程依旧在咳嗽,没有开口说话,似乎气息虚弱的不足以支撑出声音。

  黄九看到罗源被自己震慑住了,转身迅地查看了一下王程的情况,当即也是现了王程没有了心跳。他眉心瞬间皱起,摸了摸王程的脏腑,现依旧在运转,出一丝热量,不过却是以肺脏为核心在运转,心脉只是起到了一个传到气血的作用,不再提供维持生命的动力。

  如此,虽然也维持着生命机能,但是肺脏比起心脉却是弱了许多。

  所以,王程现在极其的虚弱,这一口气随时都要断!

  黄九看着王程,淡淡地低声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还修炼了印度婆罗门秘法,激活肺脉动力保住了你一命。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生存之道,你现在身体强悍,每时每刻都有巨大的消耗,肺脏刚刚开始修炼,还不够强大的足以维持你的身体!”

  王程又吐出了两大口鲜血,将脏腑之中的淤血都清理了出来,感受着身体的虚弱和刺痛,以及那种无力感。他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对黄九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情况!

  董涛和孙东虎都是神色复杂,没想到王程会变成这样的下场。而一仑和神夜,以及司徒龙飞和戴右年几人都是眼中闪过一丝欣喜,浑身好像都轻松了一点,似乎压在他们身上的巨大压力都消失了!

  心脉没了!

  以后还会是他们的对手吗?

  当然不会!

  他们都不相信王程还能崛起,哪怕王程修炼了所谓的印度秘法,维持了生命,可那也仅仅是维持了生命而已,根本不能继续强势的施展实力!

  心脉乃是人体动力之源!

  李斯特也盯着王程喊道:“王程,今天你命大,下次就是你的死期。”说完,他带着老鹰等人转身就走。

  因为,罗源告诉他,中国特勤部门的高手们来了,如果他们再不走,估计就要被围住了,那样他虽然依旧能在罗源的帮助下跑路,可是会损失很多高手,所以先走一步是最正确的选择。

  李斯特一开始本想依靠罗源和诸多高手战决抢夺黄帝武学,没想到竟然没成功。他走的时候很是懊恼和后悔,后悔前段时间应该从欧洲和美洲寻找更多的合作者才对,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他这辈子也没有机会染指黄帝武学了!

  不过,没了黄帝武学,还有炎帝武学!

  他心中已经开始谋划了。

  王程又咳嗽了一声,疏通了肺脏血脉,强忍着心脉刺痛,扶着颜玉的肩膀站了起来,身体依旧挺拔,哪怕背后脊椎骨骼也是一片刺痛,也没有阻挡他站起来的决心。

  他盯着李斯特,喘着气息地说道:“李斯特,我说过,我会杀了你清理门户,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李斯特转身狠狠地瞪了王程一眼,没有说话,带着人迅地离开了,留下了地上的七八具尸体,其中有一具尸体是王程这边李家高手的,最开始他就受了重伤,然后就被对方一招击杀,也是王程这边唯一损失的人,其他人就是王程伤势最终,心脉破碎!

  “王程,你没事吧?”

  颜玉盯着王程,很是担心地说道。

  可以说,她心中真心将王程当做了自己的至交好友,一起追寻武术巅峰道路的同道,也是她越追寻的目标。

  王程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开了她的搀扶,自己稳稳地站住了,强行咧嘴笑了笑,摇头道:“放心吧,我没事!”

  黄九和黄文龙仔细地凝视着王程,感觉出王程的生命力的确在逐步增强,气息越来越有力,看样子是稳住了,暂时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

  这时,远处走过来一群气势汹汹的高手。

  领头的,可以说是王程的仇人——阳平真人!

  他身后带着十几个高手,后面的树林里还有一些人影在晃动,可见周围还有埋伏。

  阳平神色严肃,上来就盯着王程沉声说道:“王程,你们是什么意思?盗取国家文物,这可是重罪!”

  场中一片安静。

  颜玉和董涛,孙东虎等人都是疑惑不已,面面相觑。

  盗取国家文物?

  怎么牵扯到这种罪名上来了?

  当然,名义上来说,他们的确是在盗取上古黄帝文物,可是这是江湖中人的事情,肯定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吧?再说了,陇西黄氏可是这个黄帝传承名义上的所有者。

  看着美国中情局的人欺负他们,然后安然离开,不帮忙就算了,还过来追究一个这么个莫名其妙的罪名?

  “盗取文物?”

  黄九看着阳平,不屑地说道:“龙虎山已经堕落到了这种地步?大是大非不顾,为了一己私利,可以做任何事情?”

  阳平气息凝重,看向黄九说道:“黄前辈,我代表的是国家,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有质疑,可以去投诉!”

  “呵呵,投诉?”

  黄九呵呵一笑,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身形不见任何动作,就是一道龙形罡气轰然而起!

  昂…………

  一道罡气冲击过去。

  阳平几人当即就被冲击的后退了几步,每个人都狼狈不已,而这是黄九手下留情的结果,不然黄九完全可以杀了阳平!

  过来的十几个高手都凝重不已,显然几乎所有人都没有见识过黄九这种绝世高手。

  阳平神色难看,看着黄九沉声道:“前辈,你真的要对抗国家?”

  黄九神色依旧不屑。

  “你能代表国家?”

  王程看着阳平,当先开口问道:“当日是谁在我去大雪山的路上截杀我们?阳平,你有什么资格代表国家?我想,你们刚才已经到了一会儿了吧,故意不出来,还不是为了让我们死伤惨重,你们好出来坐收渔翁之利?然后你们放任李斯特他们离开。呵呵,你凭什么代表国家?阳平,你这种无耻之人,凭什么还能活在世上?”

  阳平被王程当场揭穿了这些事情,脸上也是挂不住,再次上前两步,看着王程喝道:“我行事需要向你们解释吗?我做什么,自然有我的理由!”

  “所以你就是个无耻之徒,公器私用,自私自利,是非不分!”

  王程再次呵斥道。

  “王程,你心脉破碎,还敢如此嚣张辱骂与我,你真以为黄家的人能保你一辈子?”

  阳平看着王程,毫不客气地说道,言语之中也是满含着杀气:“你那日在东海市破坏我龙虎山武馆,不是要找我吗?我现在来了,就站在你面前,你来吧,可有勇气和我交手?只要你今天击败了我,我二话不说,马上带人转身就走!”

  说着,他浑身气息蒸腾,显然也是纯阳气息!

  “阳平,你现在离开,我就当没见过你!”

  黄九看着阳平,不容置疑地说道。

  颜玉几人看着阳平也极为不齿,明知道王程重伤几乎死亡,竟然还说这种话,显然是故意欺负人。

  阳平也是看向黄九,强势地说道:“黄前辈,我想是你没搞清楚情况。我现在代表的是国家特别行动组织,这里的一切现在都已经归于我们管理,你们谁都没有资格进去。我现在以国家特别行动组组长的名义,让你们交出所有这里的地图,和钥匙,这里的一切现在都归属于国家财产!”

  好一个大义名分!

  黄九都是气息澎湃,差点忍不住将阳平一拳击毙。其他人也都是怒目而视,可是想到其背后的确代表的是国家特勤组织,一时间都是不敢动手,即便是黄九也不例外,陇西黄氏的根终究是在国内,也不能离开这片土地,所以黄氏一直以来都很低调。

  可是,有人敢。

  咳咳!

  王程咳嗽了一声,婆罗门秘法爆,配合着金刚密经和龙象拳法,突然爆出了一股气息,身形冲向阳平。

  轰!

  王程带着一股破空之声,直接冲向阳平。

  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包括黄九和阳平等顶级高手在内都是如此。

  王程心脉破碎,能活着就是奇迹了,现在竟然还能爆如此强势的冲击力?

  这根本不可能!

  每个人心中都是第一时间不相信。

  可是,下一刻王程就已经来到了阳平的面前,度之快,几乎不下于巅峰时期。

  阳平心中的震惊一闪即逝,然后霎时间毫不客气地出手,眼中带着一丝杀意,龙虎山拳法完全爆,低声道:“你自己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他不相信,心脉尽碎的王程,竟然还能和自己交手?

  这是一个击杀王程的机会。

  事后他有一万个理由让长鹤道士等人无话可说,有龙虎山和国家机构做后盾,谁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吼!

  阳平一拳带起一声猛虎气息,冲向王程而去,选择了主动出击。

  眨眼间。

  两人交手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