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三章 晨练

第二百九十三章 晨练

  第二天,王程就随着父亲王建海和陈阿姨去了医院做了一个全方面的检查,得出的结果是很健康。【】这让一家人都很高兴,王建海和陈阿姨总算是踏实下来,回到家甚至都哭了出来。

  第三天,王建海带着一家人又去了仁和堂拜访了李牧山,留下一些礼物;接着又马不停蹄地上武圣山拜访了藏鼎观的长鹤道士以及长虚道士,也留下了一些礼物。

  这个过程,王程是被忽略的,就是跟着跑来跑去。主要是父亲王建海和陈阿姨一直在和李牧山,以及长鹤道士各种寒暄和感谢。

  而长鹤道士和李牧山两人当时都是面色微红,心中惭愧无比的。或许外人看来,他们的确是帮了王程这个少年。可是他们自己知道,王程基本上没有靠他们什么,反而是王程帮了这两位老人家大忙。

  杨新水的事情,李牧山一直都谨记于心的,每次见到王程都异常的客气。所以王程最近去仁和堂少了许多,就是不太习惯李牧山的客气,如此反倒是感觉到了生疏和距离。

  至于王程的师傅长鹤道士,光说一个,王程把武圣山传承了下来,让长鹤道士心中无愧于武圣山列位祖师爷这一条,对长鹤道士来说就几乎是再造之恩。不然,长鹤道士都不敢死,因为无颜去见祖师爷们。

  当然,王程不会去计较自己给了别人什么,他心中一直都记得别人对自己的好,所以也是真心实意地带着父亲去道谢。

  只不过。当父亲和阿姨要去学校感谢班主任的时候。王程还是尽力的劝住了。

  学校这些年对王程还真没啥帮助。除了给王程自由,没有管过他,他也没有记住学校其他的好。

  剩下的事情,王程也就不在意了,把自己治病赚的钱都交给了父亲王建海,也还有几千万。让王建海又是不敢相信,他一直都还是怀疑不已,自己的儿子真的能治病赚几千万上亿?省城大医院都赚不到这么多钱吧?

  当周一王程又带着徒弟张绍云去港岛的时候。王建海稍**了一些,不过还是不太肯定。

  直到这天文家的人上门了,才彻底地打消了王建海和陈阿姨的疑惑。

  这天一清早,王媛媛就独自来到别墅门口的草地上练拳了,小脸绷得紧紧地,小拳头和步伐配合的很完美,已经真正的入门了。

  王程在旁边看着,微微点头道:“不错,再加油,过几天我再传给你一门拳法。如果能在过年之前练熟了,过完年。我就传给你一门真正的厉害拳法。”

  小姑娘王媛媛依旧绷着脸练拳,看也不看哥哥王程一眼。而且脸蛋还一鼓一鼓的,显然是在生气。

  因为,上次王程去港岛的时候没带她,这是哥哥王程第一次出门不带她,也是她从小和哥哥王程在一起以来,分开时间的最长一次。这对她的打击很大,当天晚上就是哭着睡着的,而且这几天也都闷闷不乐的,脸上几乎就没看到过笑容。

  王程看到小姑娘这样子,知道这丫头在生气,看到她认真练拳,也就不管了,因为这是必须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家里人都回来了,小姑娘王媛媛肯定要跟着家里人在一起生活,而不是跟着他到处跑。

  “绍云,过来,我看看你的桩法练的怎么样。”

  王程挥挥手,招呼在那边跑步活动的张绍云过来。

  张绍云急忙答应一声跑了过去,笑道:“师傅,我觉得我已经能学习新的拳法了,跃马桩和猿啸九式我都练熟了,您什么时候教我更厉害的拳法?”

  “练熟了不能说明什么,跃马桩你能一步跳多远?”

  王程淡淡地问道。

  张绍云当下就摆出架势,双腿蹲下,施展出了跃马桩,身体上下起伏了两下,又呼吸变化了几下,蓄力完成,接着双腿突然发力跳了出去,身体如一匹马一样跃出,立在了三米之外。原地跳远,跨出了三米多远的距离,这对普通人来说,已经可以说是吓人的成绩了,可以参加奥运会了。

  以前的张绍云最多也就能立定跳远两米四左右,拜入王程门下仅仅一两个星期的时间,就有如此长足的进步,让他很是得意,觉得自己很厉害了,可以学习新的施展拳法了。

  王程看着满脸得意的徒弟,没有回答他,而是对小姑娘王媛媛挥挥手,道:“媛媛,你来跳一个。”

  小姑娘王媛媛虽然生气,可是对哥哥王程的话还是不敢违背的,还是绷着脸,停下拳法,呼吸两下,然后直接以跃马桩跳了出去,小小的身子如轻盈的雨燕一般,越过了四米远的距离。

  张绍云脸上得意的笑容瞬间僵硬下来,神色尴尬不已,眼睛瞪的大大地看着这个小师姑。

  从门口跑出来,刚刚起床还揉着眼睛的小丫头王晓琳看到这一幕,立即双眼一亮,来了精神,摆着手掌,欢呼道:“哇,姐姐好厉害。”

  王程看着张绍云,淡淡地道:“你还觉得自己可以了?”

  张绍云不敢说话,只是尴尬地讪讪一笑,然后开始继续练跃马桩和猿啸九式,不敢再说自己已经可以学新的拳法了,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地开口道:“师傅,那您能一下子跳多远?”

  王媛媛再次扎着马步,也眼睛好奇地看向哥哥,她也不知道哥哥王程一下能跳多远。

  小丫头王晓琳也跑过来起哄,笑道:“哥哥加油。”

  王程笑了笑,道:“跃马桩不只是用来跳的,任何桩法和武学都不只是一个用途。尤其是基础桩法,练的纯熟无比了,能融入生活中的任何地方。当你把跃马桩融入身体行走坐卧的时候。才算是大成了。你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走的那么快?看仔细了!”

  王程说完。一步走出,看起来平平无奇,每一个动作都看的很清楚,可是一步却是跨出了将近两米的距离。

  为什么?

  张绍云和王媛媛都看的傻眼,小丫头王晓琳甚至惊讶地张着小嘴。

  “师傅,您,您怎么做的?”

  张绍云瞪着眼睛,声音都卡壳了。

  王程淡淡地道:“桩法融入步伐。并不需要双脚来发力,走路的时候一只脚发力也可以,我练了很久才慢慢掌握技巧的。”

  张绍云和王媛媛都鄙视了王程一眼,你拜师入门才三个月,能练多久?

  只能说,人与人的差距还是挺大的,也就是俗话说的,人比人得死。

  不过,张绍云还是好奇:“师傅,那你全力双脚起跳能跳多远。多高?”

  王程最近心境平和,近日来因为家人团聚也让他心情很好。教徒弟也颇有耐心。听了徒弟张绍云的话也不生气,只见他转身深呼吸一口气,也不见其他的任何前奏动作,双腿弯曲下蹲之后猛然伸开,就见到他整个人如一片树叶一般的飘飞了出去,从张绍云的头顶上越了过去,落在了别墅客厅的门口。

  一步跳出了将近十米的距离!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跳了,要称作是飞。

  小丫头王晓琳仰着小脑袋,眼睛跟着空中的哥哥走,当哥哥落地的时候,她也原地转了一圈,立即拍着手,发出一声惊呼:“哇,哥哥好厉害,哥哥,我要学,我要学,我也要飞……”

  说着,小丫头就跑上去,双手抱着王程的大腿就不松手了,小脸上很是兴奋和迫切。

  小姑娘王媛媛看到这一幕,又是闷哼了一声,转身继续练拳去了。

  张绍云张大嘴巴楞了一小会儿,发现嘴巴酸了,才砸吧砸吧了一下,问道:“师傅,我要练多久才能有你一半厉害?”

  他不敢说达到师傅王程的地步,只奢求有一半就好了。

  王程将小丫头王晓琳的手挣开,瞥了一眼张绍云,道:“看你自己的悟性和资质,五年内有可能吧。”

  得!

  张绍云不再多问了,害怕更受打击,要练五年才有师傅练了三个月的一半的成绩……还是老老实实的吧,当下就调整呼吸开始专心练跃马桩和猿啸九式。

  而王程将缠人的小丫头抱到小姑娘王媛媛身边,低声道:“跟你姐姐学,她也会。”

  小丫头转而开始缠着王媛媛,搂着王媛媛的腰就满脸地祈求地看着姐姐,柔声道:“姐姐教我嘛。”

  王媛媛本来绷着脸的,可是被这小丫头缠着也是没辙,总不能不答应不是?而且,她知道哥哥王程是有意让她们姐妹两多接触的,以后哥哥王程走了,就是她们一直在一起了,她以后也要给妹妹教武术,所以只能说道:“好好好,教你,教你,放开我,跟着我学。”

  王晓琳立即眉开眼笑起来,跟在姐姐王媛媛的身后一板一眼地慢吞吞地学着动作。

  小丫头王晓琳也是上周刚刚办理了入学手续,王程和王媛媛也才知道,这活泼调皮的小丫头以前没上过幼儿园,因为父亲王建海把钱都存下来了,不过好在小丫头很聪明,从一年级开始也是毫无压力。

  只是,上周第一天去上学,跟着哥哥王程和姐姐王媛媛一起走路去学校的时候,把小丫头累的不行。路上都是哭哭啼啼地走到学校的,甚至坐在地上打滚耍赖不走,王程背了她一段路才到学校的。

  可是,让小丫头单独去上学,她又不愿意。所以上周几天上学,兄妹三人都是一起走过去的,小丫头王晓琳基本上都要哭上半条路。

  楼上,刚刚起床不久的王建海和陈阿姨看到楼下这一幕,都露出喜悦的笑容。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在他们眼里比什么都重要,比这栋别墅以及王程卡里的几千万都要重要。

  不过,王程的武术还是让他们都很惊讶的,离开几年,他们似乎一下子不认识自己的孩子了。

  嗤!

  这时。两辆车在别墅大门口停下来。

  文城桦和文城琳从车上走了下来。身后跟着戴着面纱的文欣;另一辆车上走下来两个面色严肃的中年人。以及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肃穆老者。

  王程看到他们,知道是到了给文欣治疗的时间了,可是看看现在的时间,还是早上,自己家都还没吃早饭,只能说明他们昨天就来江州了。

  “文先生,你们今天来的倒是很早。”

  王程上前微笑着说道,将几人带入别墅。

  此时地王程给文家几人的感觉就是如一块温和的玉石一样。君子如玉。

  文城桦笑道:“小欣的伤一直都是我们家的心病,所以见到有治疗的希望了,我们肯定会全力配合王医生的。”

  文欣眨着大眼睛看着王程,突然脆生生地说道:“王程哥哥,我想拜你为师。”

  王程楞了一下,如果是以前,他估计都直接皱眉头了,而现在却是笑道:“哦?小欣为什么要拜我为师?”

  文城桦和文城琳都笑容僵硬了一下,给文欣打眼色,让她别说了。

  可文欣看着王程继续说道:“因为我想成为会治病又会武术的人。可以打大坏蛋,也可以给病人治病。”

  “呵呵。小欣的想法很好呀,以后你可以努力,可惜哥哥不会收徒了。”

  王程笑呵呵地说道。

  文欣不满地道:“可是你都已经收徒了,再多收一个也可以呀。”

  “对呀,我已经收徒弟了,所以短时间内,不会再收徒了,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教徒弟了。”

  王程很有耐心地解释道。

  文城桦急忙道:“小欣,好了,别说了,先让你王程哥哥给你治伤。”

  文欣点点头,眼神黯淡下来,不再说话。

  然后文城桦向王程介绍身边的老者:“王程医生,这位是我七叔,文剑丞,他这次来主要是想见见你。”

  王程保持着微笑,心思思考着,对这位文剑丞老先生点点头,道:“王程见过文老先生。”

  文剑丞摇摇头,面色有些一本正经地严肃,露出笑容也是感觉到僵硬,可见他平时肯定是不苟言笑的,道:“不用客气,我只是来见识一下医术奇高,武术也厉害非凡的少年天才。”

  王程有些微微皱眉,问道:“文老先生见过我出手?”

  这位文剑丞的语气,明显不是道听途说的样子,而是亲眼所见的笃定。

  文剑丞呵呵笑了笑,没有回答王程,而是他身边的文城琳说道:“王程医生看来最近没有关注过网络,可能我们中国没见过你出手的人已经没有几个了。”

  王程满脸疑惑,不过先招呼他们进客厅坐下。

  王建海和陈阿姨见到来客人了,也都收拾好了下来招待客人,双方又是一番礼貌的见面礼仪,文家的人还很有心的给王程的家里人都准备了小礼物。

  这时候文欣将自己的平板电脑递给了王程,道:“王程哥哥看看这个,你看上面是不是你?”

  张绍云和王媛媛,以及小丫头王晓琳也都站在王程身边好奇地看了起来。

  王程拿过平板电脑,只见上面打开的是一个视频网站,网站首页点击量排在前几个的视频都写着红红的热点大字。

  “真正的中国武术!”

  “我告诉你们,武术没有没落。”

  “谁来告诉我,这位高手是谁?”

  “武术原来这么厉害,我要拜师。”

  “我要拜师,我要学武!”

  “这是我师傅,谁都别和我抢。”

  点击量前十的视频,全部都是和武术有关的,这让王程来了一些兴趣,心中也稍微高兴,说明大家都重视武术了。

  可是点开第一个进去看了之后,王程面色就严肃下来。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

  这是王程上次在东海市的酒店楼道里和陈太平,郭子中,以及郭明三人交手的短暂视频,画面稍微有些模糊,而且没有看到王程和郭子中的脸,陈太平和郭明的面目也有些模糊,没有放大的情况下看不清楚。

  可是,王程知道,那就是自己。这一场交手,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忘,就是那一场交手,彻底促成了他当时心中霸道的猛虎真意。

  视频的发布者很用心,真实交手的过程只用了不到两秒钟就结束了,过程很快,根本看不出什么。就看到三个人晃了一下,随后郭明就撞在栏杆上身受重伤双臂脱臼,郭子中被抓住了,陈太平被打的跌落下了台阶。

  视频的后面,又调慢了时间重复了一遍,将两秒钟的视频慢放成了十秒钟的长度。这才能看清楚过程,看到这个过程当中,王程一人独自面对三人是如何的强势,动作是有多快。

  王程的神色冷峻下来,看了看点击量,眉心又是一跳——五千四百多万,发布时间是一周前,刚好就是事情发生的第二天。

  “王程医生,这里面那个人是你吗?”

  文城桦在旁边低声问道。

  王程没有说话,面色严肃不已,继续看向视频下面的评论。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我们都被那些练了一下假把式的人骗了,以为武术是假的,其实高手在民间。”

  “狭路相逢,这几个人应该都是高手,只是那个最瘦小的最厉害。我们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对拼了几下子。但是你们注意看被撞的栏杆都变形了,被打的后退的那个人,踩碎了两个台阶才停下来。如果这个视频是真的,想想就好吓人,普通人随便挨一拳都要当场死亡!”

  “你们去看看下面另一个视频,才知道这些民间的高手有多牛,那个视频的主角我怀疑和这个是同一个人,他们都穿的一样的衣服。”

  王程看到这条评论,瞬间眼神一凝,退出这个视频,点开了第二个点击也高达四千八百万的视频。(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