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医鼎 > 第二百九十章 开山大弟子

第二百九十章 开山大弟子

  (求票,求支持!)

  王程拉着王媛媛站在一边安静地看着,没有说话,心中对郭泰安也有些佩服。【】

  就算是面对救命恩人,也不是谁都能说跪下就可以跪下来的。

  这种心胸,难怪能让一个当年差点被灭的家族,发展到了现在的程度。

  坐在椅子上的长鹤道士依旧喝着茶,面色没有变化,淡淡地道:“你认为,来我面前跪下道歉,就能将此事揭过?”

  郭泰安等郭家的人都是心中一震。

  “道长和王程兄弟如果还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郭家能做到,就算是散尽家产,我们郭家上下也绝对不会二话。”

  郭泰安面色一变,伏在地上,急忙再次大声说道。

  郭子中和郭明等人心中都疑惑,王程这个当事人不是已经接受他们的道歉,原谅他们了吗?为什么现在还要如此?

  只能说,这些人想的太简单了。

  郭泰安想的更多一些。老爷子他是害怕王程和长鹤道士都只是暂时不计较了,可是心中始终都会留下芥蒂,以后要是郭家再遭遇了什么大难,这师徒两稍微推一把,他们郭家就会万劫不复。

  所以,郭泰安想的是完全的修复和武圣山的关系,彻底的消除和王程之间的不愉快。为此,他不惜付出任何代价。

  天下间,郭泰安忌惮少林,忌惮武当,可那只是忌惮。但是他会惧怕武圣山。

  王程拉着王媛媛来到师傅跟前。低声道:“师傅。我已经接受他们的道歉了。”

  长鹤道士淡淡地点点头,道:“起来吧,此事就算揭过了,日后你郭家和我武圣山井水不犯河水。”

  郭泰安面色不甘,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甚至奢望将郭家弟子拜入武圣山门下。

  现在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长鹤道士说话了,他知道此事就绝无更改了。

  “是。多谢道长原谅。”

  郭泰安神色落寞,狠狠地瞪了郭子中和郭明一眼。

  郭子中和郭明也是忐忑地站起来,低着头还是不敢看其他人,其他的郭氏高手也是如此。

  郭家几人都站了起来,郭泰安又说道:“多谢道长原谅,他日有闲暇,还请道长和王程兄弟到我郭家来做客,我郭家上下一定会竭力招待道长和王程兄弟。”

  长鹤道士看了他们郭家几人一眼,随后道:“好了,你们走吧。”

  郭泰安不敢再多说。害怕引起长鹤道士的反感,当下就带着郭家所有人齐齐再次鞠躬行礼。这才严肃地道:“好,那我们告辞,道长保重。”

  然后,他们才转身离开,郭泰安的神色很是难看和不舍。

  有郭家的人演了这么一出,张潮海和张绍云都紧张起来。他们设想了许多见到王程师傅时候的情境,就是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出。

  郭家那些人,他们都知道是高手。东海市的郭氏运动中心,张潮海很了解,当初也让张绍云去拜过师,不过被忽悠了两下就拒绝了。

  郭家的老家伙面对王程的师傅都要下跪认错,最后却还被狼狈的赶走了,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张潮海上前恭敬地抱拳道:“在下东海市张潮海,带犬子张绍云拜见道长。”

  张绍云紧张不已,直接跪了下来,大声道:“张绍云见过前辈,我是来拜师的,希望拜王程先生为师,还希望前辈允许。我从小就追求武术,我可以吃苦,任何苦我都能吃,请前辈让王程先生收下我……”

  说完,这家伙就脑袋撞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可见这一下力道绝对不小。

  长鹤道士稍微楞了一下,看向王程,王程也低着头不说话。

  张潮海一看,知道有戏,急忙挥挥手,让身后两个保镖将那个黑色箱子拿来,亲自打开送到长鹤道士面前的八仙桌上,恭敬地道:“道长,这是我在东北收集的两株千年老参,希望道长能收下,熬成药汤,滋补身体。”

  长鹤道士在两支已经变成人形的人参上扫了一眼,随后看着张潮海和跪在地上的张绍云身上,露出一丝微笑,道:“你们可知道我们这一门派是什么门派?”

  张潮海点点头,道:“听闻过,叫做武圣山。”

  长鹤道士摇头道:“那是我们的山名,你们没有将少林寺叫做少室山的吧?我这一门,乃是传承两千年的藏鼎观,拜入我弟子门下,以后要当出家当道士,你们也愿意?”

  张潮海楞了一下,皱眉思考起来。而张绍云急忙抬起头来,额头上是一片泛红,激动地大声道:“师傅师公你们放心,只要我入门成为藏鼎观弟子,我就一定会遵守门规,当道士也可以。”

  张潮海神色复杂地看了儿子一眼,随后郑重地对长鹤道士道:“不错,他只要入门,那自然遵守门规。”

  长鹤看了王程一眼,道:“王程,你怎么说?”

  王程心头汗颜,低声道:“师傅,我才入门三月,不知道能不能教徒弟。”

  长鹤眯着眼睛,淡淡地道:“我收第一个弟子的时候,已经五十有余,尚且教不好。你现在的实力的确是有收徒的资格,说起来,你已经在把媛媛当做弟子来教了,目前看来,效果不错。不过,我不会干扰你收徒,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你只要记住一点,你以后是我武圣山,藏鼎观的传承人,你的徒弟也必定不能简单随意。”

  这话说的很严肃郑重。

  小姑娘王媛媛听到长鹤道士提到自己,对老道士笑了笑,因为她知道这是在夸自己和自己的哥哥。

  王程眼神一直都定定地看着张绍云。看着这家伙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神色凝重起来。道:“绍云。”

  张绍云一愣,呆呆地道:“是,师傅。”

  王程微笑道:“给我倒杯茶。”

  张绍云疑惑地看了看茶壶和茶杯就在王程面前的桌子上,怎么还叫自己?愣愣地叫了一声:“啊……?”

  张潮海一喜,顿时笑起来,上来一巴掌就拍在张绍云的脑袋上,笑骂道:“给你师傅倒茶,这叫拜师茶。懂不懂?”

  张绍云瞬间明白过来,满脸都是狂喜的笑容,急忙答应道:“好好好,我马上来。”赶忙起身跑到桌子前拿起茶杯,对长鹤道士和王程都傻呵呵地笑了笑,随后倒了一杯茶递给王程,道:“师傅,请喝茶。”

  站在他身后的张潮海又是一巴掌扇在儿子的后脑勺上,喝道:“跪下双手递给你师傅。”

  张绍云哦了一声,赶忙直接双膝跪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再次双手高举茶杯递给王程。恭敬地道:“弟子请师傅喝茶。”

  王程点点头,接过了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点头道:“好了,算你入门了,简单一点就好,再给你师公倒杯茶。”

  张绍云呵呵直笑,急忙又倒了杯茶跪在长鹤道士面前,双手递上,恭敬地道:“徒孙张绍云请师公喝茶。”

  长鹤道士面色平静地点点头,接过茶杯一口喝了个干净,他也说不出有水准的话来,只是简单地道:“以后听你师傅的话。”

  张绍云狠狠地点头:“我一定听师傅都话。”

  长鹤微微点头,不再说话。

  张绍云知道这算过去了,心中兴奋难当,总算是入门了,总算是真正的拜师了,总算是可以学武了,想到自己未来可以成为高手,就又傻笑起来。

  王程严肃地道:“你先别高兴,到时候有你的苦头吃。你资质一般,练武也这么晚,必须比别人更努力数倍,才有可能追上。”

  张绍云收敛笑容,看着王程和长鹤道士,郑重地道:“师傅师公放心,我一定会百倍努力,听从师傅的教诲。”

  长鹤道士还是微微点头,不置可否,心中其实不太看好张绍云在武学上的发展,毕竟年纪这么大了,根骨也一般。

  不过,他说到做到,王程的事情,他真的不管,只要这个弟子不伤天害理就可以。

  王程收下了弟子,就带着张绍云父子两在藏鼎观转悠了一圈,参观了一下这座千年古刹,领会了一些华夏古代文明的气息。

  随后,王程就和师傅长鹤道士聊了一会儿,到午饭的时候,就和师傅长鹤道士,以及刚收下的徒弟张绍云一起在道观吃了一顿饭。

  下午黄昏时分,王程才告辞师傅下山而去。

  “师傅,我们还走回去?”

  张绍云稍微郁闷地问道,他现在双腿肌肉还有些疼。

  王程肯定地点点头,理所当然地道:“那自然,我师傅脚踏实地八十余年,我也学习我师傅,从我拜师起,能走路的,我都会靠双脚。而你是我的徒弟,自然也坚持这个传承。从今日起,除非你是回东海,其他的都靠双脚,不能坐车。”

  “等你以后自己收徒弟了,也要把这个传统传下去。”

  张绍云心中一定,心道原来是本门传承,当下严肃地道:“是,师傅,我一定谨记于心,坚持下去。”

  “嗯,等你真正领悟的时候,就知道了。”

  王程淡淡地说道。

  他自己也是前不久才领悟其中奥妙的,也从其中领悟了地煞拳法的真正核心奥秘。

  大地,是根基。不只是武圣山弟子的根基,更是所有练武之人的根基。

  走在一边跟着下山的张潮海看到王程如此年纪就已经一本正经地开始教导自己儿子了,俨然有了一派宗师的威严,也彻底放下心来,对王程有了绝对的信任,对张绍云就是严肃地道:“今后你一定要听你师傅的话,如果让我知道你违背你师傅的话,我首先就不会饶了你。”

  张绍云低声道:“爸,我知道了,我肯定会听师傅的话。”

  张潮海对王程笑道:“先生。以后这小子就麻烦你了。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你就随便折腾,我对先生绝对信任。”

  王程笑道:“张总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张潮海不再说话,下了山就坐上车先朝着王程的别墅开去。他订好了明天一早的机票,今天在王程家再住一晚上。

  而张绍云只能跟着王程和王媛媛再次徒步返回别墅。

  这一路,又花了两个多小时。

  路上,王程就开始了履行当师傅的义务,开始给张绍云教授内家呼吸和步伐规律。将马步融入生活之中等等的技巧。

  张绍云的确有些聪明,同时心中对武学也很是执着。所以他很是用心,学的很快,一路跑回别墅,比上午轻松了许多,只是感觉浑身疲惫,并没有像上午过去的时候一样已经感觉不到全身了。

  回到别墅。

  王程并没有让张绍云马上去躺倒休息,而是直接就开始教他武圣山的基础桩法之一,猿啸九式。

  “这是猿啸九式,我武圣山的基础桩法之一。是你最近要练的。”

  王程严肃地看着张绍云说道。

  初为人师,王程其实心中也有压力。很想快点将张绍云教出来,所以收徒第一天就开始正式传授了。

  对此,张绍云当然是高兴不已。能早点学武,他是真的什么苦都能吃,什么都能做,当下就跟着师傅王程开始扎马步。

  小姑娘王媛媛也在一边慢慢地练着,做个示范,也是她自己的修炼课程。

  只有张潮海和两个保镖在一边看着。这位老总看了看别墅除了他们就没别人了,只能让两个保镖开车去市里买一顿大餐回来,今天是他儿子张绍云拜师的日子,他作为父亲,绝对不能小气了,所以直接给了五十万的预算,什么贵就买什么。

  十亿的极品翡翠玉石都送出去了,两株数千万的千年老参也送出去了,一顿饭真的没什么。

  周末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王程也多了个徒弟。

  张绍云从拍卖会上当众给他下跪拜师,到后面化身牛皮糖各种磨人,其实也慢慢得到了他的认可,所以这次才会顺水推舟的收下来。

  周一一早,王程带着王媛媛和张潮海一起去了机场,新收的大弟子张绍云也自然跟着。

  “先生,那我就先回东海了,有什么事,都可以打我电话。不管是这个臭小子不听话了,还是需要我张潮海帮忙,都直接告诉我,我绝对都会尽力。”

  机场,张潮海上飞机前,对王程郑重保证地说道。

  “爸,你快走吧,我会听师傅的话。”

  张绍云倒是先有些不耐烦地催促老爸。

  王程笑了笑,只是对张潮海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

  张潮海无奈瞪了儿子一眼,随后再次对王程挥挥手,才上了飞机。

  “走,我们也去港岛。”

  王程立马转身带着王媛媛和张绍云就朝着自己的专机走去。

  王媛媛已经习惯了,张绍云倒是好奇地问道:“师傅,港岛那几个每周都请你去治疗一次,给多少钱?”

  王程淡淡地道:“忘了。”

  张绍云心道果然,随后郁闷地道:“师傅您这么厉害,还要练武,而且还要上课,时间多宝贵?每个星期一小半的时间都耗费在这个上面了,价钱低了,我都觉得不值。”

  “所以我已经说了,不再接受新的病人了。”

  王程来到飞机前,肯定地说道。他心中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去治病,不如多花些时间来练武,看看师门典籍,增加知识和修养。

  手中这几个病人结束了,他就不会在当行医了,除非有特殊情况非要他出手。

  张绍云笑道:“就要这样,师傅您是世外高人,请你出手,可不是谁都有资格的。钱是最次要的,你这么有钱,我家里也有钱……”

  “废话多,上飞机。”

  王程呵斥骂了一句。

  张绍云嘿嘿一笑,等王媛媛上了飞机,也赶忙跟了上去。

  让张绍云无奈的是,师傅王程自己看道家典籍的时候,还非要他也看,看不懂就问,问了不懂也要坚持,让他痛苦了一路。

  飞机降落在港岛机场的时候,张绍云急忙跑下了飞机。

  霍有文依旧如往常一样来接王程,同时来的还有何家的人。王程已经结束了给霍白星的治疗,按理说和霍家没什么关系了。可是霍家为了保持和王程的关系,坚持继续派出自己的专机给王程用,继续每次都让霍有文来接送王程,酒店定下的房间也一直都给王程准备着。王程也没有推辞,反正都是需要的,他也治好了对方的病人,所以也坦然接受。

  这次来港岛给病人治疗,多了个张绍云,王程本人无所谓。但是霍家,何家,杨家,黄德林,以及韩时非,于君等人却是更为的看重。

  尤其是同为练武之人的黄德林,韩时非,以及于君。

  因为,这是王程的第一个弟子,可谓是开山大弟子。同样也是武圣山门下,不说这个弟子以后能不能有所成就,就是其这一层身份,就不容让人轻视了。

  所以,张绍云也想到了诸多的尊重,这让他也更清楚了自己师傅和自己的师门所代表的意义,心中也更为的沉重。

  有了光环,如果以后没有什么成就,他就会被人嘲笑。

  如此的压力下,张绍云在港岛这一点时间,也是很努力的练武,有时间就会请教师傅王程一些气血搬运上的问题。

  结束了在港岛的治疗,回到江州的时候,王程再次迎来了几个客人,其中有一个是他没想到的人。

  牛大海!(未完待续。。)

  ...